<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4 章
    阿宝被拎了一段路, 眼见着司马清苦等人就在前面,忙抓住抱住的胳膊:“祖师爷,留……留点面子。”

    印玄松开衣领,在阿宝落地之前,将人夹在腋下, 加速出现在清除怨气的大阵之中。

    他们出现得太突然,吓了司马清苦等人一跳,差点冲上来开打, 看清楚状况之后,司马清苦大吃一惊:“混小子怎么了?”

    阿宝无奈地伸出手挥了挥, 表示自己安然无恙。

    司马清苦瞬间掌握了情况,恢复淡定道:“祖师爷教训得好。”

    阿宝:“……”

    头可断, 血可流,面子不能丢。

    阿宝极力挽回颜面:“祖师爷怕我走的太辛苦, 才捎我一程。”

    印玄松手。

    阿宝“掉落”, 在触底刹那,一个反弹起来,翻了个跟头, 单膝跪地, 完成了个漂亮的ending。他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印玄冷淡的面色,干笑着站起来:“那可能是我误解了。”

    到底是自己的徒弟及徒婿……或者是祖师爷和祖师奶奶?总之, 大敌当前, 司马清苦不希望内部矛盾深化, 岔开话题说:“我们正在摆消怨阵。但是范围有限, 只能一点点来。其他门派的弟子还在外面,我们必须快点将人找回来。”

    “哈哈哈哈哈……”

    坏人出常的标准开场白出现了。

    一堆蝴蝶慢慢地叠出一个人的形状,站在阵法外面。

    这实在是很诡异、惊悚的画面。

    有个“人”站在那里,却看不清楚脸,只有一只只飞虫动来动去。

    司马清苦退后两步,躲在阿宝身后。

    阿宝:“???”师父,您会不会越活越回去了?

    司马清苦说:“我有密集恐惧症。”

    阿宝说:“你数钱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

    司马清苦说:“所以我努力地花掉了它们。”

    阿宝:“……”

    说话间,那片蝴蝶群一步步地靠近阵法,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它要正面硬撼,蓄势待发时,它停下了脚步,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一个真正的人从后面“走”了过来。

    “吕晓!”

    谭沐恩激动地上前一步。

    那个被喊作吕晓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唯有眼睛流露出截然相反的恐惧与紧张。

    怨魂珠说:“他死之前,将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这么多人安安全全地躲在阵法里,而自己却凄凄惨惨地死在外面。你们猜,他死后会不会因此产生怨气?哦,差点忘了,就算他产生了怨气也不要紧,因为你们清除怨气的大阵一定会消除掉的。”

    一只蝴蝶停在吕晓的咽喉上,远远地看,仿佛一只精巧的饰品,唯有当事人能感受到死亡威胁的狰狞。

    怨魂珠说:“你叫吕晓是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很想听听,你走之前,对这些看着你死亡却无动于衷的亲朋好友,有什么话说。”

    吕晓的面容突然生动起来,扭曲成极为惊恐的表情,嘴巴不停地念叨:“师兄救我,师兄救我……”

    怨魂珠好声好气地问他:“哪个是你的师兄?”

    吕晓说:“我师兄是黄符派掌门,师父最喜欢他了,他的本领也最高强。他会救我的,他一定会救我的……”和后面半段完全陷入了自言自语的状态。

    谭沐恩看着血水慢慢从蝴蝶叮着的喉咙流淌下来,忍不住往前冲。

    司马清苦早有准备,左手拦人,右手推人。

    阿宝被推得踉踉跄跄往前跑,跑到阵法边缘才刹住脚步,对着蝴蝶和吕晓摆摆手,尴尬地说:“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怨魂珠说:“你现在考虑我的建议还来得及,我们联手,天庭、人界都是囊中之物。”

    阿宝迟疑道:“可是我师父他们不会同意的。”

    怨魂珠兴奋道:“怎么会不同意?等你上了天,成了仙,就能渡他们一起飞升。到时候,大家一起寿与天齐,岂不乐哉?”

    阿宝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怨魂珠以为有戏,正要再接再厉,阿宝突然伸出手,一把拽住吕晓,将人拖进了阵法里。那只蝴蝶进入阵法的刹那就化作了灰尘。

    失去人质的怨魂珠很生气:“你骗我。”

    阿宝说:“没有啊,我还在考虑,你别太快放弃我。”

    怨魂珠这下是真的被激怒了,那根烟囱似的煞气柱像一条巨大的蛇尾,在结界内四处乱撞。布置结界的几个大佬立刻感觉到了结界的松动。

    不止如此,它还拼命地摔打阵法。

    阵法挨了两次,有几张黄符承受不住,自燃了。

    虽然黄符派拼命补救,但长此以往,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阿宝对着“娇气”的黄符摇头:“这年头连黄符都这么没骨气。”

    刁玉跑过来,对阿宝说:“必须尽快找到怨魂珠的所在,将它封印起来。”

    阿宝说:“怎么找?”

    刁玉说:“根据放射原理,怨魂珠在的地方,一定是煞气最浓郁的地方。”

    阿宝抬头看着那根灵活扭动的煞气柱子,郑重地点了点头:“放心……”突然想起祖师爷,后半句话立刻吃了回去。对着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的印玄笑了笑,说:“有祖师爷在,他一定会同意我去的。对吧。”

    印玄发不出脾气,也说不出拒绝。

    他知道自己没有发脾气的理由。

    他的担忧都来自于私心、私情。

    煞气对普通人的作用是极致命的。唯有阿宝是尸帅,煞气对他来说,就像清新的空气。尽管有精神上的隐忧,但两权相害取其轻,司马清苦他们做的决定是对的。

    “我和你一起去。”

    这是印玄能做的最大退让。

    阿宝还想说什么,被一个眼神吓退了,只好应承下来。

    刁玉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古玉,对半掰开,给了阿宝和印玄一人一个。

    阿宝吃惊地说:“结婚贺礼送早了。”

    刁玉说:“这是辟邪古玉,不能阻挡煞气,却可以保持头脑清醒。”

    真是雪中送炭。

    阿宝道谢接过。

    为免怨魂珠有所防备,阿宝与印玄特意换了个方向走出阵法。但是他们一动,怨魂珠就得到了消息,立刻赶了过来。

    数百只蝴蝶一起俯冲而下的画面既有冲击感。

    阿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终于明白司马清苦的密集恐惧症从何而来。

    印玄身上再度覆上一层微光,蝴蝶遇光仿佛飞蛾扑火,纷纷跌落下来。他趁机抱起阿宝,朝着那根煞气柱冲了过去。

    煞气柱躲闪了一下。

    这更让阿宝与印玄肯定,怨魂珠一定躲柱子里面。问题是怎么把它找出来。

    蝴蝶前赴后继地跑来找麻烦。

    阿宝解决了几波,越来越顺手,但耳边印玄的呼吸声渐渐粗重。

    “祖师爷?你还好吗?”

    阿宝扶住他。

    印玄眼神坚定:“继续。”

    阿宝说:“不要瞒我。”

    印玄说:“我还能坚持一刻钟。”

    一刻钟就是十五分钟,换算成秒,就是九百,但换作小时,只有四分之一。

    阿宝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煞气柱原本躲得很好,那欢快的小步子,几乎能看出节奏了,但阿宝铁了心,在它左挪右挪卖弄技巧的时候,他单刀直入,靠走直线冲关成功!

    煞气柱里的光点依旧密密麻麻的,看的人眼花缭乱。

    但阿宝这次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只是用内心去感受……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的。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阿宝越着急上火,越头脑清醒:“祖师爷,你自己保重。”

    印玄搂着他肩膀的手微微一紧。

    阿宝望着他:“我有分寸,信我。”

    煞气柱里的视野并不太好,偏偏整个眼色极为清晰地印入印玄的眼睛。

    他抿了抿唇,手指微抬,似乎想要摸摸阿宝的脑袋,却中途放了下来,仅简短地说了一句:“小心为上,安全第一。”固执地等到阿宝给予肯定的回答,才转身离开。

    阿宝看着印玄退出煞气柱,立刻盘膝坐地。

    他刚才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越打越精神。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打斗时消耗得煞气,在煞气柱内得到了补充。

    既然他被动都能吸收煞气,那么主动呢?

    比起从月光中转化煞气,直接吸收会不会更便捷?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进行了实验。

    与想象中的一样,煞气柱内的煞气毫无桎梏地直接进入他的体内,且源源不绝。

    “住手!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怨魂珠气得跳脚。在骂声之中,还隐藏着一丝不欲人知的惊恐。

    这种惊恐随着阿宝吸收煞气的时间越来越长、煞气柱越来越稀薄,变得越来越剧烈。

    “你要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办到。”怨魂珠求饶了。

    阿宝眼睛一睁,嘴角掀起一丝得意的笑,身体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冲了出去,一掌劈开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从里面取出一颗不安蹦跳的银色小圆珠。

    “抓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