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3 章
    司马清苦悄悄地挪到阿宝身后, 低声说:“祖师爷不是在骂我吧?”

    阿宝诚恳地说:“我希望是。”

    司马清苦:“???”

    阿宝拽住印玄的手,将错就错地说:“虽然我师父的提议不太靠谱,骂个‘我去’实属罪有应得,不过还是有一部分的参考价值,不如让我去吧。”

    印玄摸摸他的头, 然后阿宝就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阿宝:“!”

    其他人看着阿宝头顶厚厚一沓的定身符:“!!!”

    印玄说:“在这里等我回来。”

    阿宝看着他转身、一步步走远,心肝欲裂,头顶上的定身符无风自动。

    原本冲天的煞气突然扭动了一下。煞气看似冲破云霄, 其实到了三千米左右的高空就被几派联合设立的结界挡住了,好比水柱冲在玻璃上, 最后散了开去。

    但此时,煞气的顶端摇晃了起来, 仿佛龙卷风一般。

    各派见势不好,急忙分工合作。保护鬼魂的保护鬼魂, 准备迎战的准备迎战……忙得不可开交。只有阿宝与印玄留守在原地。

    司马清苦走了几步, 又折返回来,伸手将阿宝头顶的定身符扯了下来,嘴里说:“到你发威的时候了, 好徒弟, 别让师父失望!”

    话还没说完,阿宝已经拔地而起, 好似火箭一般, 冲入了煞气之内。

    司马清苦欣慰的想:自己的战前动员看来很有效。

    印玄随后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 很快消失在那漆黑的烟雾中。

    司马清苦:“……”

    总觉得,祖师爷临走前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

    冲入煞气并不是冲动的决定。被定身符顶住的时候,阿宝为了冲破束缚,调动了浑身的煞气,然后感觉到了来自那冲天煞气的吸引。

    仿佛是两块磁石,天然地寻找着彼此。

    阿宝甚至能够分辨出,吸引来自于某个具体的方位,极可能是刁玉提到过的怨魂珠所在。

    进入煞气柱的刹那,浑身上下的筋骨仿佛都做了按摩,舒服得几乎想要躺下来。阿宝凝神静气,努力摆脱精神上的侵蚀,朝着吸引自己的目标前进。

    从外面看煞气,是黑蒙蒙的一片,进来以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金色的、银色的、亮紫色的、绿松石色的小光点在空中飞舞、旋转,好似调皮的小精灵。

    越往前走,亮点越浓郁,阿宝也越觉得舒服。

    忽地,半透明的手从前方伸出来,勾了勾手指。阿宝每上前一步,它便后退一点,等阿宝停下,它也跟着停下,然后继续做邀请的手势。

    直到阿宝走到那个吸引他的地点前,半透明的手幻化做熊猫的样子,冲着他萌萌地招手。

    阿宝说:“装可爱也没用,我不吃这一套。”

    那“熊猫”直立起来,变化成印玄的样子,只是那眼神温柔得近乎贤惠,让阿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画虎不成反类犬,你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整些有的没的。”

    “印玄”温柔地笑了笑:“你对他这么温柔,对我这么凶,差别真大啊。可我还是很喜欢你,非常非常的喜欢。”

    阿宝拒绝糖衣炮弹:“你是谁?”

    “印玄”说:“我是你的未来。”

    阿宝仔细端详他的脸:“你的意思是说,我和祖师爷会受到夫妻相的影响,变成双胞胎吗?”

    “印玄”笑道:“你真风趣。我是煞气的本源,仙魂珠。”

    阿宝说:“请教一下,怨魂珠和你是什么关系?”

    “怨魂珠是世人对我的误解。”它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收集世间怨气,不叫它们为祸人间,是功德无量之举,称之为‘仙’,并不为过。”

    阿宝说:“既然不让它们为祸人间,为什么现在怨气冲天?”

    怨魂珠笑道:“怨气与煞气是不同的。怨气是怨恨之气,煞气是王霸之气,岂可一概而论?”

    阿宝说:“别绕弯子了,直说吧,你想做什么?”

    它伸出细长的手指,往天空一指,微笑道:“我想取天而代之。”

    ……

    阿宝直接摇头说不好。

    它终于收敛了笑容:“为什么不好?”

    阿宝说:“你浑身上下黑不拉几的,要是你代替了天,以后真的天昏地暗,再无光明了。”

    怨魂珠笑道:“你以为我要替代大气层吗?那有什么意思,我要替代的是天庭。”

    阿宝懊恼自己当时没有留下大镜仙的电话,不然现在一个电话把他叫过来,让他和怨魂珠好好地“讨论”一下谁才是天庭下一届的继承人,多么省事。

    话说,为什么boss总喜欢排队出现,就不能一窝蜂地来,然后内讧,最后被一锅端嘛。

    这一会让一个,一会儿一个的,忒累人!

    怨魂珠说:“天庭以凡人的信仰为支撑,如今凡人的信仰日益薄弱,天庭领土流失日益严重,稍微有本事的神仙不是去了三十三天外天,就是流落到人间,即便没有我,消亡也是迟早的事。”

    阿宝问:“天庭土地流失日益严重是什么意思?”

    怨魂珠微笑道:“好比人类的土地被环境污染,无法再居住。天庭的土地没有信仰支持,就和污染差不多,不但失去灵气,还会反过来吸收神仙的灵气。”

    阿宝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越是厉害的神仙,吸收灵气越多,需要的土地越宽广,天庭也就越难容下他们。你和你的祖师爷本领这么高强,就算飞升成仙,也一定会被他们找各种机会贬回凡间的。我就不同了,有人的地方就有爱恨情仇,就有恩怨纠葛。我以人间怨气为土,就算千年万年,也绝不会枯竭。”

    怨魂珠说到这里,终于抛出了自己的目的:“你我联盟,事成之后,我是天庭之主,你就是我的副手。我们一同管理天庭,岂不逍遥快活?”

    阿宝总算理清了思路。

    为什么四喜说蟠桃王不该出现,为什么一口咬定旗离不可能再回到天庭……以及,明明是告密者的旗离会和鏖乘、望月一起被贬下凡间。

    原因只有一个:资源贫乏,他们太占地方,于是成为了弃子。

    尽管阿宝对天庭没什么好感,但是让怨魂珠掀翻天庭显然更不合适,探了探底:“你打算怎么取而代之?”

    怨魂珠笑道:“煞气是对付信仰缺乏的天庭最好的武器。我只要让煞气入天庭,他们就会不战而败。”

    所以,结界一定要牢靠,绝对不能让它得逞。

    阿宝说:“哦,那你要我做什么呢?”

    怨魂珠说:“我的煞气虽然凝聚了万千冤魂之力,终究有限,但你是尸帅之躯,能吸收月光,转为己用。我要你在我攻打天庭的时候,助我一臂之力。”

    简单说,就是大容量的手机怕没电,预定了一个充电宝。

    ……

    阿宝想,充电宝的宝字是谁决定的?

    怨魂珠说:“你考虑得怎么样?”

    阿宝故作沉吟:“这实在是个很重大的决定。我在想,这个计划有没有什么漏洞。”

    怨魂珠似笑非笑地说:“你是在想计划有没有漏洞,还是想我有没有弱点。”

    不得不说,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像极了祖师爷,让阿宝有些心神恍惚:“嗯……当然,当然是为你着想。”

    “没关系,我不怕你不合作。”

    怨魂珠笑了笑,周遭突然飞出数百只蝴蝶,朝着阿宝身后飞去。

    阿宝下意识地跟上去,然后看到蝴蝶簇拥着又一个“印玄”飞舞。

    这个印玄表情冷凝,眼神凌厉,充满了压迫感。

    阿宝吞着口水:“你……肯定也是假的!我祖师爷不可能这么凶狠地看着我。”

    蝴蝶忽然聚成一圈,围绕着印玄的脖子。印玄居然没有躲开,仿佛失去了行动能力。

    阿宝身后,怨魂珠轻声地说:“既然你觉得是假的,我就帮你杀了他吧。反正我本来就看他不顺眼。”

    印玄眼睛一眨不眨,可阿宝明显感觉到了比刚才更森冷的气息,立刻陪笑道:“我又仔细地看了看,这俊美无双的容貌,这英挺神气的眉毛,的确是我最最亲爱、最最敬爱、最最崇拜的祖师爷印玄没错。”

    怨魂珠叹气:“既然你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吧。只要你助我拿下天庭,我就让你们团聚。”

    阿宝眉毛一竖:“你现在是在威胁我?”

    怨魂珠说:“你如此善变,我总要有个把柄拿捏住你,才能保证我们合作顺利。”

    阿宝说:“互相信任才是合作的基础,你这种做法,我很伤心。”

    “你伤心总好过我伤心。”怨魂珠顿了顿,那些蝴蝶突然聚拢,变成一只黑猫,有些凶狠地朝着东方“喵喵”地叫了两声。

    阿宝听不懂猫语,只能猜测道:“……是喂猫粮的时间到了吗?”

    怨魂珠说:“你的师父正和其他人一起摆清除怨气的大阵,令它很不舒服。”

    阿宝暗暗叫好。

    怨魂珠冷笑道:“你别开心得太早,你心爱的祖师爷还在我手里,我不高兴,他就没有性命。”

    话音刚落,一直默不吭声的印玄身上亮起一层微光,一眨眼工夫,就已经消失在原地,出现在阿宝的身后,拎起他的后领,往东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