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2 章
    说话的时候, 其他门派的人也纷纷过来打招呼。

    阿宝头顶善德世家后人的光环,脸上大写“好人”两个字,初始好感值极高,收获一大批亲切问候。

    印玄因辈分极高,且曾被误解为三宗叛徒, 遭受过各派讨伐,虽时过境迁,但是心里总留了些疙瘩, 各派迅速见礼,然后迅速消失。

    司马清苦身为阿宝的师父, 印玄的曾曾……孙,避无可避, 只好硬着头皮说:“你们先休息一下,到了后半夜起来值班。”

    阿宝说:“我已经工作了八个小时。”

    司马清苦问:“你工作什么了?”

    “坐火车……”

    “既然是坐过来的, 那就别休息了, 直接值班吧。”

    阿宝:“……”明天就去淘宝开家店,出售师父,倒贴一百块, 不退不换。

    司马清苦带着他们去了鬼魂登记处。记录员是黄符派掌门谭沐恩。

    看到他们过来, 谭沐恩当即站起来准备换班。

    阿宝将他一把按了回去,拿着登记簿感慨道:“哎呀, 谭掌门的字龙飞凤舞, 写得真是漂亮。”

    谭沐恩与他认识不是一天两天, 非常熟悉他的品性, 静静等待未尽的下半句。

    阿宝不负所望:“我的字实在不上台面。为了人类的尊严,这个登记的工作只能让谭掌门独立完成了,请务必让这本登记簿尽善尽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谭沐恩翻到了前几页那仿佛狂风刮过般的字迹。

    谭沐恩站起来,将笔塞在他手里:“加油。”

    阿宝抓着笔,在心里默默地做了个除法,摇头道:“每天要接收两万左右的鬼魂,平均每小时是八百多,每分钟就要十几个,我的手速不够。”

    司马清苦凑过来,小声说:“是遇到祖师爷之后,手速落下了吗?”

    ……

    阿宝说:“师父,你居然不是‘黄’符派掌门,真是太没天理了。”

    正要走的谭沐恩闻言又转头看了他们一眼。

    司马清苦和阿宝有志一同地抬起手,轻轻地挥舞。

    谭沐恩走后,司马清苦传授值班程序。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将鬼魂送过来,登记的时候籍贯、姓名、出生和死亡的年月日时要写清楚,其他的就不用管了。如果有不服管教的,直接用定身符定住,另外会有管理队的人过来将他们带走。

    司马清苦交代完,打了个哈欠:“没事不要打扰我,有事自己解决。”

    阿宝说:“师父,问个大逆不道的问题,你身为师父到底有什么用?”

    司马清苦毫无心理负担地说:“召唤徒弟当苦力。”

    阿宝:“……”师父出售这个业务,他可以追加一百万。

    司马清苦离开没多久,鬼魂就被送到了。

    登记的大多数鬼都很安分,偶尔不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想撒泼闹事的,被阿宝用定身符定住,摆出了各种羞耻的造型后,不堪心理折磨,都屈服了。

    登记进行得十分顺利,到第二天蒙蒙亮,火炼派弟子过来交班。

    阿宝拉着印玄,正准备蹭个帐篷睡觉,就看到前方的树林突然煞气冲天!浓郁的煞气令他整个人精神大振,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声。

    印玄按住他的肩膀,让他神志稍稍清醒。

    不远处的帐篷群被惊动,各派的人纷纷从四面八方涌出来。

    印玄准备前往一探究竟,被阿宝拉住。

    阿宝说:“我们去后面看看那些送来的鬼魂有没有受到影响。”

    印玄微怔,低头看他。

    阿宝目光左右游弋:“前线危机,更要保障后方稳定啊。”

    印玄不说话,只是温柔的目光渐露威严。

    尽管祖师爷一直将他的课业抓得很紧,可是近来后门开的多了,很多时候撒撒娇、耍耍赖便过了关,宽松许多。如今表情一严肃,仿佛回到了没谈恋爱的时候,相差了家庭教师到教导主任的距离。

    阿宝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爪子不自觉地抓住他的衣袖,陪笑道:“祖师爷说上哪儿就上哪儿。”

    印玄抬起手,难得的没有落在他的脑袋上,而是肩膀上:“你不想去,总有你的理由。但我要知道你的理由。”

    阿宝扁着嘴巴:“我说了……”

    印玄说:“你认为我分不清你的真话假话吗?”

    这顶帽子扣得太大,直接影响家庭稳定。

    阿宝不敢等闲视之,最终败下阵来:“煞气太浓郁的地方,我的情绪容易受影响。”

    印玄皱眉:“什么影响?”

    阿宝说:“像更年期晚期。”

    印玄放在他肩上的手微微一抬,捏住他的耳朵,轻轻地揉了揉:“别胡说。那你吸收月光、产生煞气的时候呢?”

    阿宝说:“看情况,有时候是早期,有时候是中期……”声音随着印玄越来越严肃的表情,渐渐地弱了下去。

    印玄说:“你从未对我说过。”

    “还在控制之内。”

    印玄抿了抿唇。当初曹煜曾经说过,邱景云掌管金店之后,深居简出,很少与外人接触,现在想来,应当也是受了少许影响。自己作为阿宝的恋人,竟然毫无察觉,实在失责以极。

    阿宝见他面露愧疚之色,忙抱住他:“真的是一点点,只是些许情绪波动,我能控制住。”

    印玄说:“如果控制不住呢?”

    阿宝半真半假地说:“反正我法术这么差,祖师爷要收拾我还不容易?”

    印玄的手终于放在了他的头顶上,轻轻地摸了摸:“永不。”

    永远有多远?

    因人而定。

    普通人的永远,不过是弹指数十年,但印玄的寿元不管长生丹完好与否,在他心里,都是天那么长、地那么久,这个永远便是真正的永远了。

    阿宝笑了笑:“如果我干坏事了呢?”虽然自己一定不会,但还是想听祖师爷亲口承认愿意“嫁鸡随鸡”,助纣为虐,展现邪恶的浪漫。

    印玄说:“把你关起来。”

    阿宝:“……”

    说好的永不收拾呢?

    把话说开后,阿宝明显轻松了许多,主动要求参与前线探查。说到煞气的影响,也信誓旦旦地表示相信祖师爷。为了表达可信度,还上交了一沓用剩下的定身符。

    “别让我做‘闻脚丫’‘双指齐抠鼻’‘咬唇露肩’这些动作就行。”

    阿宝说的这些,都是他让闹事的鬼魂摆的造型。

    印玄微笑道:“我分得清什么是房中乐趣。”

    阿宝:“……”不,祖师爷,你并没有分清。

    煞气冲天的地方,是另一处登记站。负责的是吉庆派的弟子,据他所说,鬼魂登记的时候,突然群起而暴动,互相打了起来。

    他本想用定身符定住所有鬼魂,奈何僧多粥少、双拳难敌四手,冲过去没多久,自己就被鬼魂给淹没了,再出来的时候,那道煞气已经冲天而起,让他无法靠近。

    现场不少贴着定身符的鬼魂证实了他的话。

    吉庆派本来就不擅长打斗,能定住这么多鬼魂,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吉庆派掌门潘喆对他进行了口头上的表扬。

    送弟子去休息之后,几个掌门、门中骨干与阿宝、印玄一起探讨煞气解决的办法。

    像阿宝每个月一次的流量已经会对人间产生影响,更不要说眼前这个烟囱这么粗的擎天柱。要不是万贵山周围封了好几层结界,只怕早已酿成大祸。

    一事不烦二主。司马清苦第一个想到阿宝:“你能不能将煞气一道引入地府?”

    阿宝说:“想法上,我觉得可以,行动上,我想不出怎么可以。”

    司马清苦也觉得棘手,对着那道煞气柱叹气——因为煞气太浓郁,他们几个也只能站在一百多米外的地方远远地看着。

    被阿宝惦记了一路的藏经世家家主刁玉终于出现。

    她手捧厚书,一脸从容:“我翻了以前的学习笔记,想起《杂门志异》里曾经提过,有鬼王占据万贵山修炼,搜集了万千冤魂,炼制怨魂珠。怨魂珠集万千煞气,有破云宵之能,受天庭忌惮,于是派下大神歼灭。”

    阿宝听到“神”字就眼皮直跳:“有没有说哪个大神?”

    刁玉摇头:“鬼王也没有名字。”

    阿宝说:“我现在有很多猜测。比如尚羽,大镜仙……旗离,望月。这么想想,有名的神仙都不是好……”话没说完,就被司马清苦捂住了嘴巴。

    “善德世家积了这么多年的福气不容易,你别一句话全给毁了。”

    阿宝无奈地叹气。

    实话总是伤人的。

    司马清苦说:“煞气的出现既然和怨魂珠有关,我们找到怨魂珠就好了。”

    刁玉说:“历经上千年,集合万千冤魂的煞气非同小可,普通人根本无法近身。”

    司马清苦慢吞吞地说:“那不是普通人的话……”

    阿宝知道,自告奋勇的时候到了,刚要挺身而出,就被印玄按了回去:“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