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1 章
    阿宝抓着印玄的袖子:“突然想打电话问候老爸。”

    印玄说:“父亲节还没到。”

    阿宝说:“不, 我就想问问我们家最近的经济情况。”虽然走着灵异戏的路线,但保不齐后院失火,突然拿到富家子弟家道中落,需要历经劫难、东山再起的剧本。毕竟,司机坐在那里, 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印玄转头问曹煜:“我有多少钱?”

    曹煜说:“古董价值连城,黄金储备丰富,非常有钱。”

    印玄摸摸阿宝的头:“都是你的。”

    阿宝看着他无限宠溺的笑容, 突然想:自己走的也可能是偶像剧。

    他们交流的一段小时间,已经让面包车司机等得不耐烦了, 连按了好几声喇叭,引起路人侧目。

    后面公交车到站, 司机比手势,让他们有话上车再说。

    阿宝等人上了车, 刚关上车门, 面包车就如离弦之箭,嗖的一下飞射了出去。

    ……

    阿宝抓着把手,冷静地说:“人总要高山低谷, 起起伏伏, 最要紧的是,保持平常心和三观。”

    司机对着后视镜微笑:“好久不见。”

    阿宝坦率说:“前几次见到臧公子, 都不是太愉快的经历, 希望这次能例外。”

    这位臧公子, 臧司机名叫臧海灵, 是阿宝、印玄的老熟人,诡术宗掌门之子,剑法高超,曾经因为印玄拿走了诡术宗的镇宗之宝——赤血白骨始皇剑而追着他不放。后来在对付尚羽、大镜仙的战役中出力不少,双方算是化敌为友。

    后来赤血白骨始皇剑真的变成了白骨,恩恩怨怨也就一笔勾销。

    臧海灵说:“我这次只是司机。”

    阿宝说:“看得出来,嗯,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说说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脚踏实地、勤劳致富的道路的吗?”

    臧海灵说:“因为所有的人里面,只有我的驾照是B1。”

    ……

    阿宝看了下面包车座位的数量,显然达到了中型客车的标准。

    印玄问:“‘所有人’是指谁?”

    臧海灵说:“所有在万贵山上的人。司马掌门没有对你们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阿宝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不会是把我们骗过来,再开一场□□大会吧?”

    为了剑,曾经参与□□印玄大会的臧海灵心虚地别开了目光。

    阿宝盯着后视镜,咄咄逼人地说:“我说中了?”

    臧海灵说:“不是。”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是漏的?”

    臧海灵干咳一声,微微提高嗓门来加强自己话语的可信度:“不是,这次主要是为了地府……”

    “小心!”

    曹煜突然叫起来,整个人出现在副驾驶座上,伸手要转方向盘。

    面包车的前方,一辆装满木材的大型货车迎面冲过来。

    臧海灵眼不眨,心不跳,单手挡开曹煜伸过来的手,脚下油门一踩,对准货车撞了过去。

    简直是车毁人亡的节奏!

    曹煜回到三元身边,撤下他们身上的黄符,变回了鬼体,等待车毁。

    然而,面包车与货车碰撞的刹那,穿了过去。

    明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可以再受伤害,依旧习惯性地抱住自己与三元脑袋的曹煜,呆呆地看着货车从自己的身体里错过去,一时没有回神。

    还是阿宝解开了他的疑惑:“那辆货车是鬼车,是鬼造出来的幻觉。如果普通人看到,很可能因为躲避而造成车祸。”难怪出租车司机不敢来。

    他顿了顿,问臧海灵:“哪个缺德鬼在这里找替死鬼?你不管管吗?”

    臧海灵说:“这里离万贵山太近,受鬼气影响,才产生了鬼象,不是有鬼作祟。”

    印玄说:“能够造成鬼象,万贵山起码有上万个鬼。”

    臧海灵说:“何止上万只。”

    阿宝按捺不住好奇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臧海灵说:“自从地府关闭之后,寿终正寝的亡魂无处可去,四处游荡,使阳间许多地方鸡犬不宁。为了维护两界秩序,藏经世家家主刁玉与吉庆派掌门潘喆研究决定,暂时将鬼魂收容到万贵山。”

    阿宝咋舌:“世界每天死亡人数是十几万,除掉意外等因素,剩下的人数也依旧很庞大,万贵山能收容多少?”

    臧海灵说:“世界太大,管不了全部,力所能及之地,每天差不多两万左右。”

    每天两万,这都几天了?

    阿宝说:“万贵山是不是什么什么大山脉的别称?”

    臧海灵说:“万贵山已经鬼满为患。”

    阿宝说:“听起来一点都不意外。”

    臧海灵说:“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将鬼魂送到地府去。”

    阿宝眨了眨眼睛,摩拳擦掌说:“这次集结是为了……攻打地府?”

    臧海灵失笑道:“怎么可能?当然不是。”

    他从后视镜看到了阿宝略显失望的眼神:“???”地府哪里得罪他了?

    阿宝想起四喜留下的烂摊子,就想把他的铁饭碗给砸了。

    重新平静下来的曹煜看面包车越开越黑,越开越偏,忍不住问道:“这辆车是专门来火车站接人去万贵山的吗?”

    臧海灵说:“偶尔接点人的活,大多数时候都接的鬼,由吉庆派专门安排。”

    阿宝看了看曹煜和三元:“也可能又是人又是鬼。”

    臧海灵转头,看了看他:“也可能是人不人鬼不鬼。”

    阿宝:“……”

    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了万贵山下。

    阿宝打开窗,车外迷雾茫茫,连头顶的月亮都不见了,到处都弥漫着阴森森的鬼气,连阿宝都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这地方的鬼气比浆糊还浓郁。”

    曹煜与三元倒是如鱼得水,虽然没有化作实体,却若隐若现,仿佛随时能变换出一具新的躯壳。

    臧海灵将车开到半山腰的一个空地,然后下车。

    车外有成群结队的鬼魂摇来晃去,有些想好奇的凑近来,又因为某种震慑而害怕得躲了开去。

    阿宝双眼冒光:“我刚好缺鬼使。”

    曹煜眉头一皱,飘到他面前:“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阿宝莫名其妙:“你是祖师爷的鬼使,又不是我的。”

    曹煜说:“印先生说过,他的都是你的。”

    ……

    这么讲讲好像也很有道理。

    阿宝说:“难道你不想多一个人分担你工作负担吗?”

    曹煜说:“完全不需要,我游刃有余。”

    阿宝说:“我觉得你应该问问三元的意见。”

    曹煜摆出委屈、可怜的表情,看三元:“我不想有其他鬼插足我们之间。”

    阿宝幸灾乐祸地说:“三元的名字里都带‘三’,一定很喜欢这个数字。”

    三元说:“二也挺好的。”

    “……”

    没想到这么快被打脸的阿宝一时接受不了现实,脑袋出现当即状态。

    印玄拖着他走了一段路,见前面带路的臧海灵走得太快,这样跟容易掉队,干脆打横抱了起来。

    阿宝双手自然地环住他的脖子:“说实话,这个姿势挺舒服的。”

    印玄笑了笑。

    阿宝突然凑过去亲了亲他的下巴。

    印玄扬眉,低下了头。

    阿宝以为他要说什么,正洗耳恭听,就见他半天不动,以为只是换了个姿势的时候,却听到他说话了:“这个角度应该够得到了。”

    阿宝重新伸长脖子亲了上去,正好印在嘴唇上。

    打算告诉他们目的地就在前方的臧海灵飞快地将头转了回去。

    走在最后的曹煜羡慕地看着前面抱作一团的两个人,别有深意地感慨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能这样。”

    ……

    三元加快脚步,走到臧海灵旁边去了。

    曹煜:“……”看来,螺丝虽然松动,离掉下来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臧海灵带着他们到了山上。那里盘踞着密密麻麻的帐篷。帐篷外面挂着的露营灯,点亮了整个营地,也照出了帐篷里各式各样的影子。

    司马清苦率先出来,刚好看到阿宝从印玄怀里跳下来:“……”十几年的徒弟,不会真的要改称呼吧?

    他忐忑地走到阿宝面前,正纠结怎么开场,就听对方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师父,突然气就顺了,思路也通了,说话流利:“这里的事,海灵跟你说了吗?”

    阿宝说:“没说什么,只说到把鬼魂送到地府。”

    司马清苦说:“这不就全说了吗?”

    阿宝说:“但他没有说怎么送。”

    司马清苦说:“这还用问吗?你送啊。”

    阿宝:“……”

    阿宝说:“是这样的,师父,你可能对我最近的生活状况不太了解。我傍大款了……”他勾住印玄的胳膊,得意洋洋地说,“所以暂时不提供快递服务。”

    司马清苦说:“不需要你送快递,只要当芝麻就好了。”

    ……

    阿宝说:“是‘芝麻绿豆大的事’的芝麻吗?”

    司马清苦说:“是‘芝麻开门’的芝麻。”

    阿宝没反应过来:“什么?”

    司马清苦说:“虽然地府的门现在关闭了,但是,你每个月不是要去地府排放煞气吗?到时候把这里的鬼魂偷渡进去就好了。”

    阿宝:“……”原来他就是张通行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