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章
    阿宝早饭磨磨蹭蹭地吃了两个小时, 直到印玄无奈地下了赦令, 暂时不验收遁地符的练习成果, 才欢呼一声, 丢了筷子撒欢。

    藏经世家方位成谜, 找他们并不容易。

    阿宝打电话询问司马清苦,司马清苦说:&quot;这很简单, 你过来帮个忙,我就告诉你。&quot;

    阿宝难以置信地说:&quot;我们师徒的情分,难道还需要用这种方式做交易吗?&quot;

    &quot;也对。&quot;司马清苦换了种说法,&quot;徒弟,快过来帮师父干活!&quot;

    阿宝毫不留情地刮断了电话。

    印玄疑惑地看向他。

    阿宝理直气壮地说:&quot;打错了,是中介。&quot;@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嘀铃铃——

    &quot;中介&quot;的电话又来。

    阿宝刚接起电话, 就听司马清苦在那一头咆哮:&quot;敢挂师父的电话, 你这是欺师灭祖!&quot;

    阿宝说:&quot;我是和祖师爷睡一张床的男人,你重新算算这个辈分。&quot;

    &quot;……&quot;

    对方主动挂断了电话。

    印玄似笑非笑地问:&quot;中介还关心你晚上和谁一块睡?&quot;

    阿宝脸不红气不喘地说:&quot;房产中介,想知道我们需要几间卧室。&quot;

    司马清苦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双方已经平静了心情,能够愉快地进行交流了。

    司马清苦肉麻兮兮地说:&quot;亲爱的徒弟,数月不见,甚是想念啊。&quot;

    阿宝微笑着回应:&quot;亲爱的师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数月不见,仿佛这辈子从未相识过。&quot;

    &quot;阿宝啊, &quot;司马清苦换了个语气,&quot;我们总要见面的,你好好想想,下次见面时的情景,可能会有血光之灾。&quot;

    &quot;师父啊,&quot;阿宝老神在在地说,&quot;我和祖师爷总是在一起的,你好好想想,下次见面时的情景,你到底要怎么称呼我。&quot;

    ……

    司马清苦泪流满面:&quot;祖师爷一定是夜路走多了,才会鬼迷了心窍。&quot;

    一通久别重逢的&quot;亲切&quot;慰问之后,对话终于进入正题。

    阿宝表达了自己想去藏经世家取经的意愿。

    司马清苦道:&quot;这很简单,你来万贵山,刁掌门正和我们一起打牌。&quot;

    阿宝将信将疑:&quot;你确定万贵山有刁玉,而不是钓鱼。&quot;

    司马清苦说:&quot;你连你师父也不信?&quot;

    阿宝泰然地反问:&quot;这有什么好奇怪的?&quot;

    司马清苦又把电话挂了,但发了个定位过来。

    阿宝用手机地图打开,发现那地方叫&quot;贵市&quot;。

    &quot;现在地图都会缺字吗?这是贵阳市吧?&quot;他把地图放大,发现与贵州相隔十万八千里。

    印玄问:&quot;是在众阳镇附近吗?&quot;

    阿宝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下:&quot;东边的确有个众阳镇。&quot;

    印玄说:&quot;万贵山以前叫万鬼山,曾是两国交界,发生过许多战役,留下亡魂无数,是阴气聚集、阳气难入之地。众阳镇原名钟家镇,因临近万鬼山,常年受鬼魂骚扰。后来,镇长请高人做法,将镇名改为‘众阳’,用众人的阳气克制鬼山的阴气,封印了万鬼山。&quot;

    阿宝一脸崇拜:&quot;祖师爷真是见多识广、博闻强识。&quot;

    印玄说:&quot;宗史有记载。&quot;他拿出一本老书给阿宝,&quot;技能学习之外,经验也很重要。&quot;

    历史这种书,完全可以当作故事书来看。

    阿宝喜滋滋地接过来,翻开第一页,字从上往下,自右至左:夺神术,大邪。舍其本而逐末,得之短而失久,非正道也……

    阿宝合上了书。

    印玄说:&quot;看完了?&quot;

    阿宝说:&quot;我先买本文言文字典,比对着看。&quot;

    印玄坐过来,重新翻开书:&quot;哪里不懂?&quot;

    &quot;……哪里都不懂。&quot;

    印玄摊开手:&quot;把手机拿来?&quot;

    阿宝将手机小心翼翼地送过去:&quot;我身体素质好,一般的手机砸我,死的都是手机。&quot;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印玄抓过他的手指,打开手机,飞快地按了几下,然后说:&quot;买好了。&quot;

    &quot;嗯?&quot;

    &quot;文言文字典。&quot;@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阿宝:&quot;……&quot;所以,祖师爷是放弃亲自教学了吗?

    将万贵山的地址给曹煜,曹煜很快计算出前往的路线,并迅速买好火车票,收拾行李,退房出发。

    火车一天只有两趟,他们运气好,赶上了今天最后一趟。

    上火车的时候,曹煜看到有个老婆婆一人提着大编织袋走楼梯,连忙上前帮忙,等他迈上最后一格台阶,还没来得及听老婆婆的道谢,阿宝就将夏巍的来电递了过来。

    &quot;草鱼!你是不是真的变成鱼了,三秒的记忆?我不是跟你说了,做好事之前一定要喊一句口号。‘麒麟天君派我来救苦救难’。一共十一个字,有多难?能比‘锄禾日当午’难吗?当初你语文考试是怎么过的?&quot;

    夏巍还想絮絮叨叨,曹煜就打断了:&quot;我退会。&quot;

    夏巍以为自己耳机出了故障:&quot;你等等,我换一副耳机,我刚才好像听错了。你说什么……&quot;

    曹煜说:&quot;要返厂的是你的脑子。&quot;

    四分之一的长生副丹到手,夏巍利用价值被榨干,不值一提的塑料同学情就此破裂也是顺理成章。本来曹煜还想好聚好散,但是被夺命追魂CALL骚扰了这么多次,他只想做一次爽的——

    挂掉电话,拉进黑名单,一口气做完,曹煜神清气爽。

    火车行驶了漫长的八个小时,从白天到黑夜。从火车站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车站依旧热闹非凡。

    曹煜拦了辆出租车,刚报地点,就遭遇拒载。

    反复三四次,终于逼出了曹煜的杀手锏:&quot;双倍。三倍。四倍……你开个价。&quot;

    司机很无奈:&quot;不是我不想去,实在是没法去。那个地方太邪门了,这个时间去,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路。要不你明天早上去,我收你十倍的钱,给你开一趟。&quot;

    曹煜说:&quot;一般的人找不到路,什么人能找到路?&quot;

    司机咬着嘴里的肥鸭子不肯松口,千方百计地游说他们住一天再走,连宾馆都要帮忙练习,奈何曹煜坚持。最后看在一百块信息费的份上,终于张口:&quot;出车站左拐,有个大巴站。偶尔会有万贵山夜线。&quot;

    曹煜怕错过车,问清楚最后一站的时间。

    司机说:&quot;我也不知道几点,有时有,有时没有,要碰运气。要不你拿着我的名片,要是赶不上,打电话给我,我明天给你们送过去。八倍的价格就好了。&quot;他还想挽救一下差点到嘴的肥鸭子。

    曹煜将名片随手往兜里一塞,提着行李往车站走。

    三元走在他旁边,突然伸手,将那张名片夹了出来。

    曹煜惊讶地说:&quot;你想明天坐他的车?&quot;

    三元想了想说:&quot;我不喜欢漫天要价的人。&quot;

    曹煜立刻拿过那张名片,顺手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三元沉默了会儿,说:&quot;万一错过了大巴呢?&quot;

    曹煜说:&quot;他肯去,别人也一定肯去。&quot;他看过名片,记得号码,万不得已,也能联系上人。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柏高开心。

    其实三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只是,看着曹煜一个人提着行李在前面走,路灯照着他挺拔利落的背影,仿佛精明能干的样子,却不是记忆中不可一世的曹家二少爷。突然很想和他说说话。可是说完之后,他又忍不住后悔。自己找的借口实在不怎么高明,甚至有点无理取闹。

    冷淡太久,陌生太久,好像突然失去了与他正常交流的能力。

    三元默默地放慢脚步,重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一直关注他一举一动的曹煜怎么可能没发现。但是小蜗牛好不容易重新露出了脑袋,他怎么忍心操之过急。强忍着追过去的欲望,保持着原先的步调,只能任由那距离渐渐扩大。

    好在目的地是同一个,那就只有前后脚之分,没有离别之痛。

    曹煜到达车站后,转过身来,借灯光看着三元一步步地向自己走来。

    其实,看着柏高靠近自己的感觉也很不错。

    曹煜很快找到了心理安慰。

    看过车牌,问过路人,都说不知道万贵山夜线,但是火车站附近的大巴站,又的的确确只有这一个没错。

    阿宝只好打电话给司马清苦。

    司马清苦说:&quot;就是那里,这辆大巴是黑车,车站里当然不会有。&quot;

    阿宝难以置信地说:&quot;你居然在一个黑车才能到达的地方?&quot;

    司马清苦说:&quot;等你看到开黑车的人,就能理解了。&quot;

    正说着,一辆挂着&quot;万贵山夜线&quot;牌子的白色面包车气势汹汹地驶来。

    因为司马清苦的提醒,阿宝瞪大眼睛盯着司机。

    面包车开着大灯,刺目的光线盖住了司机的面容,仅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阿宝问印玄:&quot;我好像看到一头及肩秀发。&quot;

    印玄点头:&quot;的确。&quot;

    阿宝说:&quot;我想到了一个人。但是……&quot;那个人好歹也是个宗二代,没道理落魄到当黑车司机赚钱。

    面包车的大灯突然灭了,那人的脸清晰地暴露在路灯下——

    英俊深邃,仿佛混血儿。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