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六章
    曹煜也不废话, 站起来就走。

    夏巍去拦他:&quot;你走什么, 着什么急?&quot;

    曹煜手抓着门把, 斜眼看他:&quot;你觉得你说的话可信吗?&quot;

    夏巍说:&quot;我跟你透个底吧。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看我搞的这个展览——仙境传说, 一般人能搞吗?长生副丹,这东西一般人想的出来吗?你还不懂什么意思, 我上头有人。这个上头,是真正的上头。&quot;食指往上戳戳,一副要捅穿了天花板的架势。

    曹煜不为所动。

    夏巍说:&quot;再说,我骗你做好事积福,对你有什么坏处吗?你做什么好事都随你,我还能怎么害你?&quot;

    曹煜的脸色终于松动了几分:&quot;你的好处是什么?&quot;

    夏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木人:&quot;你做好事的时候, 一定要把它带在身上。&quot;

    曹煜拿起木人, 反复检查。木人背后一行小字,仔细看,竟然是一群名字不像名字,封号不像封号的东西。第一个是麒麟天君,第二个叫报喜仙子,第三个叫泰山将军。

    &quot;这是什么?&quot;

    夏巍笑道:&quot;泰山将军就是我。麒麟天君是我师父,报喜仙子是我师姐。等你好事做多了,也能有个刻着这些封号加你封号的木人。你再将木人交给你发展的徒子徒孙,他们做好事的时候, 也有一分功绩算在你身上。&quot;

    曹煜:&quot;……&quot;这不就是传销?

    夏巍丢了根胡萝卜:&quot;等你功绩累计到一定程度,就能兑换真正的长生副丹了。&quot;

    曹煜忍不住想冷笑。都快给金字塔当地基了, 还能指望挂在金字塔顶尖的长生副丹?自己脑子进水了就以为别人的脑子里也装着个太平洋呢?

    阿宝在旁边小声说:&quot;问他去哪儿兑换。&quot;

    夏巍依稀听到人声,以为外面有人,忙打开门往外看。

    .

    曹煜趁机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quot;将信将疑&quot;地说:&quot;去哪儿兑换?&quot;

    夏巍说:&quot;每月逢‘七’的日子,我们都有一场内部交流会。你去了就知道,不一定兑换东西,交朋友、交换消息都可以。孙豪也在,你们把话说开了,说不定还能合作一起做生意。&quot;

    和捅过自己刀子的人做生意?

    那他还做什么好事、积什么福?随便找棵树就能立地成佛。

    曹煜皮笑肉不笑地说:&quot;交流会在哪里开?&quot;

    夏巍一看有门,立刻掏出手机:&quot;来来来,交换个微信。&quot;

    曹煜当了鬼以后,哪里有手机。

    穿着隐身衣的阿宝悄悄把自己手机塞到他裤袋里。

    曹煜不动声色地掏出来:&quot;咳,密码……&quot;

    阿宝报了个数字。

    夏巍听到动静又往外面看:&quot;你有没有听到谁在说话?&quot;

    &quot;你不是在说话吗?&quot;曹煜随口扯开。

    夏巍扫了微信,发申请过去:&quot;你的昵称叫‘祖师爷保佑的N世祖’?&quot;

    曹煜:&quot;……嗯。&quot;

    夏巍看世界第N大奇迹般地看着他。

    曹煜淡然回看:&quot;我算不上N世祖吗?&quot;

    夏巍说:&quot;你毕业之后到底遭受了什么?失恋过几次?算了,当我没问。踩着校花、班花N条船还能游刃有余的人……&quot;.

    曹煜猛然变色:&quot;别胡说八道!&quot;

    夏巍被他异常紧张、愤怒的脸色吓了一跳:&quot;我,说错什么了?&quot;

    曹煜说:&quot;我和她们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quot;

    夏巍说:&quot;她们不都追了你好几年吗?&quot;

    曹煜偷瞄了眼三元的脸色,见他无动于衷,既放心又郁闷:&quot;那是她们自己的事。&quot;

    青春时期的那些小暧昧,谁耐烦寻根究底。夏巍原本想拍个马屁,没想到拍到了大腿上,也就不提了,只是反复劝告曹煜一定要多做好事。

    当初曹煜为了复活三元,犯下不少罪孽,后来能留在人间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要做好事,当下答应得痛快。

    夏巍发展了一个财力雄厚的下线,暗自得意,曹煜离开时,态度殷勤地送到门口,光&quot;一路顺风&quot;就说了三遍,还绞尽脑汁地称赞曹煜租来的奔驰:&quot;有品位!这车真的是……非常……嗯,低调。到你我这身家,真的,什么豪车都比不上心头好。&quot;

    等曹煜驾车离开一段路了,他还特意发了个微信语音过来:&quot;这车性能可以!我也要去买一辆。&quot;

    阿宝听完语音,问曹煜:&quot;像这样的同学,你平时是怎么忍受的?&quot;

    曹煜说:&quot;告诉自己,熬到毕业就不用再见了。&quot;

    阿宝幸灾乐祸地问:&quot;现在呢?&quot;这都毕业多少年了。

    曹煜说:&quot;死都逃不掉。&quot;

    离二十七号还有几天,阿宝决定回家一趟。回去前,他点燃了鏖乘给的那张飞鱼折纸,完全烧完时,一道彩虹门出现了,鏖乘穿着战袍从里面跨出来:&quot;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quot;

    阿宝说:&quot;我们打算回家啦,你能送送吗?&quot;

    鏖乘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事,愣了下才说:&quot;当然可以。&quot;

    阿宝说:&quot;你的事情办完了吗?&quot;

    鏖乘叹息说:&quot;还没有,她还不肯马上见我。&quot;

    他口中的&quot;她&quot;自然是妻子了。

    阿宝说:&quot;那你见到她了吗?&quot;

    鏖乘说:&quot;没有。我去后台见之前,她就离开了。&quot;

    阿宝说:&quot;就是那个米月?&quot;

    鏖乘说:&quot;其实,她真正的名字叫望月。&quot;

    阿宝问印玄:&quot;你师父叫什么?&quot;

    印玄说:&quot;萧弥月。&quot;

    三个名字都有个&quot;月&quot;字,看来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很高。

    阿宝问鏖乘:&quot;如果她变成了坏人,或是做了不好的事情,你会怎么办?&quot;

    鏖乘说:&quot;她天性善良,绝不会做坏事。&quot;

    阿宝说:&quot;我是说‘如果’。&quot;

    &quot;没有如果。&quot;鏖乘斩钉截铁地说,&quot;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别人做错了。你们是知道什么吗?&quot;

    印玄正要张口,就被阿宝用手肘撞了一下,拦住了。

    鏖乘将他们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悦道:&quot;你们是不是和阿月产生了什么误会。&quot;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不怒而威,就如森林之王对其他动物产生的威压,若非阿宝与印玄都非常人,此时怕已经匍匐求饶了。

    曹煜与三元躲在阿宝怀里,都感觉到了不舒服。

    阿宝打了个哈哈说:&quot;怎么可能。&quot;他相信祖师爷,他说萧弥月干坏事那萧弥月就一定干了坏事,绝对不是什么误会。当然,在护妻狂魔面前,他略过了这个话题:&quot;你接下来还要继续找她吗?&quot;

    鏖乘面露羞涩与幸福:&quot;当然。其实我已经有进展了。她留了书信约我见面。&quot;

    阿宝不假思索地问:&quot;什么时候在哪里?&quot;

    鏖乘婉拒:&quot;这是属于我们的单独约会。&quot;

    阿宝已经预见鏖乘被骗得渣渣都不剩的结局:&quot;感情这种事,一向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和祖师爷的关系你看得出来吧?我们是过来人,最能提供有效建议了。不如你暗戳戳地把我们带上,我们一定能帮你把人追回来的。&quot;

    鏖乘依旧拒绝:&quot;我与她在一起是两人的事,不管结局,都会以诚相待。&quot;

    不管阿宝怎么说,他油盐不进。

    阿宝无奈,只好退而求其次,约定再见的时间地点,鏖乘照旧给了他一个折纸,还叮嘱他这折纸包含神力,不要轻易浪费,遇到危险时再使用。

    不过这一次,鏖乘还是老老实实地将他们送到了家门口。

    休息的日子总是特别短暂。

    阿宝刚在家浪了两天,印玄就表示假期结束,准备开课。.

    阿宝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一副要与被褥天荒地老的架势,被印玄单手无情镇压。不过他甚至打一棒,给颗糖的道理。等阿宝认真学习一天之后,主动提议看电影。

    曹煜趁机要求与三元一起陪同保护,买票的时候,又故意两两分开。

    阿宝见三元没反对,也懒得理会他的小动作,高高兴兴地买了爆米花享受两人世界。

    他们挑的是一部灵异悬疑电影。

    气氛一度非常恐怖,影院里尖叫声此起彼伏,阿宝看着一对对情侣借着剧情迅速抱在一起,思索自己是不是应该入乡随俗。

    当电影中,女主角无知无觉地踩着木板阶梯往上走,一个恶鬼坐在楼梯底下,不怀好意地看着她时,阿宝&quot;啊&quot;了一声,投入印玄怀抱。

    印玄:&quot;?&quot;虽然不明白,但还是抱住了他。

    阿宝可怜巴巴地说:&quot;我怕。&quot;

    印玄想了想说:&quot;看来应该增加培训内容了。&quot;

    阿宝:&quot;???&quot;谁把祖师爷的纯爱剧本换成了教案?

    从影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路上行人稀少。

    他们正要开车回去,就看到一个老人突然绊了一跤,摔倒在地。

    曹煜立即将人送去医院。虽然一开始是为了洗清罪孽,不得不做好事,但时间一长,做好事已经成镌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

    等他做完这一切,夏巍送他的那个木人闪了一下。

    因为阿宝将东西挂在胸口,所以特别明显。

    不到一分钟,夏巍来电,劈头第一句:&quot;你做好事前,为什么不喊口号?&quot;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