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五章
    表演结束, 主持人介绍领导讲话。上台的就是那个中年秃头发福男, 名叫夏巍, 头衔是集团总经理。

    曹煜看着他紧追英国皇室潮流的发型, 感慨道:&quot;我们同学那几年, 他的贵族气质还没有这么明显。&quot;

    阿宝问:&quot;套套交情的话,长生副丹能便宜多少钱买下来?&quot;

    曹煜说:&quot;我们的关系不错, 大概能打个十二折。&quot;

    ……

    阿宝说:&quot;真是骨折般的交情啊。&quot;

    既然友情路线走不通,在主持人宣布正式开展后,阿宝和印玄就混在人潮中,慢悠悠地往会场走。门口排的长龙有五分之四是冲着明星来的,真正进展馆的人数不多,倒也不拥挤。

    阿宝目的明确, 直奔长生副丹的展窗。

    会场中央的玻璃窗内, 放着一个小巧的碧玉盘,上面盛着三枚银闪闪的丹药,四盏射灯从上下左右照着,铅球都能衬出仙气来。

    阿宝认识印玄那一天起,长生丹就在他的身体里了,从未见过,此时不免多看了好几眼:&quot;吃了它就能祛除百病、延年益寿啊。&quot;

    印玄说:&quot;不会。&quot;

    阿宝见玻璃被自己呵出了水蒸气,心虚地用袖子擦了擦,一时没听真切:&quot;啊, 嗯?&quot;

    印玄打了个响指,丹药中的一枚突然出现在手中。

    五鬼搬运法?!

    阿宝瞬间直起身体, 小心翼翼地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

    印玄用手指搓了搓:&quot;是铝合金。&quot;

    阿宝如窥天机:&quot;仙丹的制作方法这么不科学……不,这么科学?&quot;原来吃铝合金治百病……听起来,真是比一般的骗子还要不靠谱啊。但是,如果长生丹和副丹都是铝合金,那修补的可能性很大嘛!.

    他来不及兴奋,印玄泼下冷水:&quot;是假的。&quot;将丹药送了回去。

    阿宝总算反应过来:&quot;长生副丹是假的?&quot;

    因为惊讶,他的嗓门有点高,引起了附近诸人的侧目。

    夏巍正好在人群中看反应,闻言立刻走了过来:&quot;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啊?哪里高就?&quot;

    阿宝说:&quot;无业游民——两个问题,同个答案。&quot;

    夏巍觉得这人是存心捣蛋,语气不善:&quot;我搞展览纯属兴趣爱好,不赚钱,也不想惹麻烦。但麻烦要来,我夏某人也绝不怕。你要是想靠威胁勒索讨好处,那是找错人了。&quot;

    虽然展出的长生副丹是假的,但夏巍能说出这个名字,一定是知道什么。

    阿宝点点头说:&quot;好好好,你说的对,我是来找麻烦的,既然你不怕,那我们换个地方开天窗,说亮话。&quot;

    毕竟是自己会展的第一天,夏巍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闹事情,无异议地带他们去了自己的临时办公室。进门之前,他朝随行的保镖使了个眼色,暗示一进门就动手。

    果然。

    门关上刹那,后面就传来预料中的&quot;咚&quot;&quot;咚&quot;两声。

    夏巍冷笑着转头:&quot;我跟你们说过,我夏某人……啊?你们……怎么回事?&quot;

    预想中站着的,现实中躺下了。

    预想中躺下的,现实中不但站着,还冲着自己微微一笑。

    夏巍退后半步,两只胖手在办公桌上摸&quot;武器&quot;:&quot;你们到底是什么人?&quot;

    阿宝尽量表现得和蔼可亲:&quot;生意人,我想买长生副丹。&quot;

    夏巍想也不想地说:&quot;不卖!&quot;

    敬酒不吃吃罚酒!

    阿宝挤出了一脸&quot;横肉&quot;:&quot;那换种说法,你知道哪里能买到长生副丹吗?&quot;

    夏巍扭头:&quot;不知道。&quot;

    阿宝说:&quot;那你承认你展出的东西是假的咯?&quot;

    夏巍死不认账:&quot;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搞会展是兴趣爱好,我不缺钱,也不卖东西。长生副丹是我收来的东西,经过专家认证的,你说假的就是假的?&quot;

    阿宝想着各式各样的酷刑:

    挠脚底、挠咯吱窝、揪头发……这个大概持续不了太长时间。

    旁边的曹煜突然说:&quot;让我试试。&quot;

    阿宝对曹煜干坏事的天赋非常有信心,二话不说,退位让贤。指着夏巍说:&quot;我仔细想了想,你的话很有道理。我回去再好好想一想,再见。&quot;

    说着,也不管对方什么想法,异常潇洒地拉着印玄摔门走人。

    夏巍:&quot;???&quot;

    他踹醒躺在地上的保镖:&quot;快看看,附近有没有摄像头,我是不是遇到了整蛊节目……如果是节目的话,看看我上不上镜?&quot;

    阿宝前脚刚走、曹煜就后脚上门的话,显得太巧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所以他们出了博物馆,在镇上找了家旅馆住了一天。

    期间,阿宝尝试召唤四喜,再度失败。

    第二天,曹煜化作实体,租了辆奔驰,假装从外地风尘仆仆地赶来。

    因为昨天遇到了阿宝,夏巍怕人又闹事,今天特意守在博物馆里。

    两人一见面,空气中立刻弥漫着一股&quot;今天真是倒霉的日子&quot;的尴尬气息。

    曹煜演技一流,明明冲着对方来的,表情却笑得惊讶、纠结又虚伪:&quot;下马威!&quot;

    夏巍厚脸皮结结实实地抽搐了两下,才走过来用胳膊支着对方给了个似是而非的拥抱:&quot;草鱼!好久没你的消息,外面都谣传你已经死了……哈哈哈,果然是谣传啊。最近又得罪什么人了吧?&quot;

    曹煜笑道:&quot;要不是今天听你这么说,我还一直以为是你干的呢。&quot;

    .

    夏巍哈哈哈大笑:&quot;我哪有空管你的闲事啊。&quot;

    曹煜跟着笑:&quot;前阵子龟孙子卯足劲跟我过不去,你在背后没少挑拨吧。&quot;龟孙子也是他们的一个同学,与夏巍关系极好。每次曹煜与夏巍有矛盾,他都战斗在抗曹的第一线。

    阿宝与印玄去常乐村那一会儿,他留下来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曹氏受到攻击。

    夏巍说:&quot;千万别这么说,曹氏不还活着嘛。来,别干站着,去我办公室里坐一坐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找上门来,准没好事儿。&quot;

    曹煜笑而不语。

    夏巍走到办公室门口,故技重施,对保镖使了个动手的眼色。他的想法很单纯:昨天两人来历不明,失手情有可原,今天不可能不成功的。

    进门一刹那,&quot;咚&quot;&quot;咚&quot;又两下。

    夏巍这次没有高兴得太早,一手按着昨天刻意放在办公桌上的《辞海》,慢慢地转过身——

    曹煜微笑着坐在沙发上,两个保镖在地上躺了个&quot;入&quot;字。.

    ……

    竟也没有太意外。

    夏巍的表情非常从容:&quot;你的才艺又丰富了。&quot;

    曹煜美滋滋地想,他不是才艺丰富,是老婆给力。保镖一动手,柏高就挡在他面前,将麻烦解决了。

    他的笑容落在夏巍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quot;说吧,到底是什么风把你吹我这儿来了?&quot;

    曹煜说:&quot;听说你在收集古董?&quot;

    夏巍眨眨眼:&quot;听谁说的?&quot;

    曹煜说:&quot;你前阵子不是找了‘聚宝阁’吗?&quot;

    夏巍眉毛一挑:&quot;行啊,消息灵通呀。&quot;

    能不灵通嘛?

    聚宝阁就是印玄名下古董店之一,目前也由他打理。

    曹煜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倒没什么特别想法,但刚才想起来,又觉得事情有些蹊跷:&quot;我记得禧和集团没有涉足古董行业。&quot;

    夏巍突然拉过椅子坐下,身体微微前倾,神秘地说:&quot;你想长生不老吗?&quot;

    曹煜说:&quot;这是废话。是人都怕死,是人都想长生。嗯,你想分一枚长生丹给我?&quot;他故意将长生丹和长生副丹混淆,显出自己并不专业。

    夏巍笑道:&quot;我就知道你是冲着这个来的。&quot;

    曹煜直接掏支票簿:&quot;多少钱?&quot;

    &quot;谈钱伤感情。&quot;夏巍摆手,&quot;再说,东西现在也不在我手里。但同学一场,我可以给你提供一条门路。你知道我从小有哮喘吧?&quot;

    曹煜说:&quot;记得。我还说你上辈子一定是哮天犬。&quot;

    夏巍&quot;厚道&quot;地忽略了他的年少不懂事:&quot;我现在好了。&quot;

    穿着隐身衣旁听的阿宝此时忍不住,对印玄传音道:&quot;他一定是用了某种需要自己头发当药引的偏方。&quot;

    印玄:&quot;……&quot;

    夏巍说:&quot;我认了个师父,是师父治好我的。&quot;

    曹煜说:&quot;什么师父?&quot;

    &quot;麒麟天君。&quot;

    阿宝:&quot;……&quot;听起来很像某个老熟人啊。

    曹煜追问麒麟天君是谁,夏巍就用了一连串的精彩说辞来形容,有多精彩呢,就是怎么听都像实打实的江湖骗子。

    但夏巍说得很认真:&quot;天君导我们向善,只要我们做善事之前,说一句‘麒麟天君派我们救苦救难’,你做的善事就能传入天君耳中。你做的善事越多,天君对你的关注就越多,等你许愿的时候,天君就会满足你。&quot;

    曹煜说:&quot;什么愿望都能满足吗?&quot;

    &quot;当然。不过愿望是循序渐进的,一开始是金钱,后来是权力、名望,再来是健康,要得到长生必须是行善王者这个级别的。&quot;夏巍说得很认真,看的出是真心实意想要将老同学导入迷途。

    曹煜故意说:&quot;哪这么麻烦,你直接把长生丹卖给我,我不就长命百岁了吗?&quot;

    夏巍终于说了实话:&quot;长生副丹不在我手里。&quot;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