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二章
    人往往有种侥幸心理:他做不到是他笨/运气不好/时间不对/姿势不雅……说不定我能成功。这种心理难听点儿叫不见棺材不掉泪, 好听点叫勇于实践。

    阿宝就是这么一名勇于实践的好青年。

    他拉着印玄从鲤鱼精身上下来, 推动气泡, 一点点地朝木屋的方向前进。

    鲤鱼精在后面唉声叹气, 觉得这年头人的脑袋还不如鱼的脑袋好使, 可见质量与容量并不成正比。送佛送到西,都到这儿了, 不妨看个大结局。

    它留在原地,坐等那气泡被突然传送得无影无踪。然而,一分钟、两分钟过去,那两人的身影依旧稳健前进。

    &quot;???&quot;

    鲤鱼精不信邪,难道是结界被撤掉了?它甩着大尾巴跟在后面,慢慢靠近……

    头一疼, 眼一花, 等清醒过来,眼前哪里还有木屋,只有一排高大的棕榈树和一群在海滩玩耍的泳装男女。

    鲤鱼精呸呸呸地吐着咸水。

    又到海里了。.

    阿宝推气泡到木屋边,印玄搂着他跃上屋前的平台。木屋紧闭的大门无声自开,一只纸折的龙虾直立着跳出来:&quot;我家主人正在闭关,你们留下话来,我自会转达。&quot;

    阿宝凑近看它。那须、那钳、那眼珠,无不栩栩如生,比自己的纸片人不知高明多少倍, 赞叹道:&quot;若涂上颜色,就与真的一模一样了。&quot;.

    纸龙虾说:&quot;你这凡夫俗子忒没见识!我是神使, 怎可与海里的劣等生物相比?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将东西拿来,便可滚了。&quot;

    阿宝站起来,刚想说你这只龙虾怎么这么没礼貌,就见印玄手指一弹,那龙虾向后一翻,打着滚儿滚回了门里。

    &quot;……主人!主人!主人!邪魔外道打上门啦!救命啊!&quot;

    纸龙虾的声音好像装了扩音器,湖面都被震出了涟漪。

    阿宝捂着耳朵:&quot;这嗓门提醒了我,又到吃小龙虾的季节。&quot;

    里面诡异的平静了三秒钟后,发出更尖锐的叫声:&quot;主人!主人!主人!您再不醒过来,您可爱的龙虾宝贝就要被可恶的人类吃掉啦!&quot;

    阿宝:&quot;……他的语气刚才明明没这么恶心。&quot;

    能收容这种脾气的,不是一丘之貉,就是深受蒙蔽。

    无论哪一种,今天这事儿都没法善了了。

    阿宝已经做好了龙虾主人蛮不讲理冲出来干架的准备。

    但里面龙虾的哭喊声从大到小,几近干涸,依旧没有所谓的主人出现。

    阿宝低声问印玄:&quot;我们把信放在这里,走吧?&quot;

    反正四喜让他们送信,又没说看着对方读信。虽然,以他们现在和龙虾的关系,这信被送到对方手里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但印玄拉着他往里走。

    迈过门槛,发现里外温差大不一样。外面还是阳春三月二十度,里面一下子就寒冬腊月近零度。

    不过阿宝与印玄都非常人体质,小意外了一下,就泰然自若地欣赏起这间屋子来。

    屋里四四方方,正中一张写意山水图,两旁挂了副对联:上天入地,只求你欢我爱。倒山倾海,不看过去未来。画前一张桌,桌上原趴着只纸龙虾,此时调转脑袋,满脸愤慨地瞪着他们。

    屋子其他三面没有门窗,除掉他们进来的那扇门,竟是个密室结构。不知龙虾的主人藏在何处。

    纸龙虾气得浑身发抖:&quot;你们竟敢擅闯……&quot;

    阿宝摊开手,一脸无奈地说:&quot;我们是来送信的,你躲在里面不肯出来,我们只好进来了。&quot;

    龙虾跳脚:&quot;谁许你们不请自入?你们这两个邪魔外道,一定心怀不轨。&quot;

    阿宝说:&quot;我们若真是邪魔外道,心怀不轨,你哪里还有机会指着我们鼻子跳脚,早被一把火烧了。&quot;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纸龙虾哪里肯认,正搜肠刮肚地想着恶毒的言辞叫对方骂出去,就听墙上一阵轻笑,一阵云雾从那幅山水画里飘出,落在地上。云雾中走出一个仙人。衣袂飘飘,面容清俊,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两颗梨涡,一脸温良。

    他一出现,屋内的温度立刻回升,回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

    纸龙虾见着了他,好比火烧屁股见到了一盆凉水,一下子扑了过去,抱着脚踝呜呜地告状。

    那仙人说:&quot;发生的事我俱知了,你无礼在先,不怪人家生气。&quot;

    纸龙虾哼哼唧唧地说:&quot;是主人闭关数个年头,我孤零零待在这里难受,难免脾气不好。&quot;

    那仙人被指责了也不生气,笑着说:&quot;都是我的不是。&quot;转头又替纸龙虾向阿宝和印玄道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

    阿宝立刻缓和脸色说:&quot;我是来送信的,不知道您在闭关,打搅了。&quot;将四喜的那封信递了出去。

    仙人看到信,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双手接过后,当面打开,印玄与阿宝见状,怕窥探到他的隐私,便说告辞,但那仙人已三下五除二地看完信,开口留人道:&quot;且慢。&quot;

    他拿着信,面露为难之色:&quot;神友之托,本不该辞,只是我有要事在身,委实分身乏术。还请两位回去之后,与神友细细解释一番。&quot;.

    &quot;要事在身,分身乏术&quot;统共就八个字,谁能告诉他,这要怎么细细解释?

    阿宝说:&quot;不用回去,我现在就能把回复告诉他。&quot;

    他走到门外的平台上,掏出纸片人,准备打开地府大门,却徒劳无功。

    仙人说:&quot;虽是凡间,这湖却自成一片天地,不通玄冥。&quot;他挥袖,撤去望月小筑周围的结界,在湖面上搭起一座木桥,桥的尽头出现一道彩虹门。&quot;从这里出去,便是你们来处。你们回来时,也可走这条路,我在此等候消息。&quot;

    阿宝和印玄从彩虹门出来,就是刚才那座村庄的北面,人烟稀少。

    阿宝施法召唤四喜。

    地府入口缓缓出现,但大门紧闭,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闭关整顿中……

    阿宝目瞪口呆:&quot;不是吧?&quot;依稀记得四喜的确说过这件事,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他问印玄:&quot;现在怎么办?&quot;

    印玄说:&quot;如实说就是。&quot;

    回去的时候,仙人果然信守承诺,等在原处,连姿势都没有变过。他见阿宝垂头丧气,担忧道:&quot;发生何事?&quot;

    阿宝说:&quot;地府系统升级,暂时关门整顿了。&quot;

    仙人愣了愣说:&quot;那又如何?啊,难道神友目前正在地府做客?&quot;

    不是做客,是做工。

    一般鬼要是当上了鬼差,的确是件面上有光的事,但四喜是神仙,这说出去跟贬官差不多,照顾到老友的颜面,阿宝含糊了过去,问道:&quot;那现在怎么办?&quot;

    仙人想了想说:&quot;神友托我两件事,另一件事我不便立刻去做,但照应两位还是力所能及的。只是要委屈两位,暂时陪我去个地方了。&quot;

    阿宝说:&quot;好端端的,照应我们做什么?&quot;

    仙人说:&quot;你们不知旗离现世的事吗?&quot;

    阿宝说:&quot;我当然知道,还与他交过手呢。&quot;

    仙人点头道:&quot;这就对了。旗离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你们若是得罪过他,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报复回来。我们在一起,彼此也好有个照应。&quot;

    印玄说:&quot;怎能连累你。&quot;

    仙人苦笑道:&quot;他若看到我与你们在一起,怕是我连累你们更多些。好在我与他尚有一战之力,再有你们相助,倒也不必惧怕他来。&quot;

    阿宝说:&quot;他托你做的另一件事是什么?&quot;

    仙人叹了口气:&quot;便是对付旗离了。&quot;

    阿宝猜到些许:&quot;旗离是麒麟,那您是……&quot;

    仙人说:&quot;我叫鏖乘,只是一条不及化龙的蛟。&quot;

    听了半天的纸龙虾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机会,高叫道:&quot;我家主人可不是一般的蛟,而是天生龙角,刚出生就被接到天庭去了。虽然没有化龙,却比一般的龙还要厉害!&quot;

    鏖乘说:&quot;莫要胡说,惹人笑话。&quot;

    &quot;本来就是嘛。&quot;纸龙虾嘀咕。

    早知道人间藏了这么多神兽,当初打尚羽的时候,全都请出来就好了,何至于这么狼狈?

    阿宝积攒了一肚子的牢骚,恨不得立刻对四喜发作一通。

    因为不能完成老友的嘱托,还反过来要阿宝和印玄迁就自己,鏖乘十分愧疚,招待得更是殷勤。不但邀请他们去自己画中结界休息,还沏了一壶纸龙虾口中的仙茶招待他们。

    纸龙虾一边倒茶,一边唧唧歪歪:&quot;你们真是走了狗屎运,这茶即便在天上也难得能喝到,据说因为产量一年不如一年,还有神仙为了争抢而大打出手。&quot;

    阿宝尝了一口,浑身上下顿时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比喝了郭庄老酒的桃花酒还要舒坦。他见印玄抿了一口,小声说:&quot;祖师爷多喝一点,说不定喝着喝着长生丹就修复了。&quot;

    印玄明知不可能,但是在他关切的目光下,仍是喝了一杯又一杯。

    惹得纸龙虾不住在心里嘀咕:果真是没见过世面。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