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一章
    忙了这些天, 甭管身体累不累, 精神都特别渴睡。

    阿宝失去了对信的兴致, 打开窗帘, 露出别墅群南边的夜空。

    弯弯的月亮斜挂在几颗淡星的边上, 懒洋洋地散播清辉。他拉着印玄上床,不由分说地将自己塞到他的怀里, 又抓过胳膊抱住自己,两人的脸一前一后,正好对着大落地窗。

    .

    印玄以为他在吸收月光精华,提醒道:&quot;要不要出去吸收?&quot;

    阿宝身体向后靠了靠,让两人贴得更近:&quot;这样就很好了。&quot;

    休整一夜,醒来又是忙碌的一天。

    曹煜起得最早。当初为了陪伴三元, 他吞枪自杀, 变成鬼使后,一边在幕后遥控庞大的曹氏经济王国,一边在印玄、阿宝身边当管家。

    这位曾经的曹氏天骄、商业巨头、富家公子曹煜经过几年的磨砺,在业务上,彻底成长为管家中的楷模、标杆。天蒙蒙亮,就约了营养师过来准备早餐;找了整理师为印玄和阿宝重新收拾了一套出行的行李;还叫园艺师打理花园,插好花瓶……

    等阿宝、印玄下楼,一切准备妥当。

    用完早餐后,阿宝准备出发, 问三元是留下来还是一起去。

    曹煜在没有网络信号的常乐村待了几天,积了一大堆的事, 自然希望留下来,但听三元斩钉截铁地说了一起去,也只能跟随。好在这次去的地方不太偏僻,信号应该是有的。

    有三元和曹煜这两个老司机在,阿宝这次选自驾出行。

    出发前,他去超市大采购,要不是考虑到公路安全,几乎想买个炉子在路上吃烧烤:&quot;不然旅途太无聊了。&quot;

    印玄默默地掏出一沓符纸给他。

    阿宝试图装死,被镇压,无奈地坐起来,趴在为进餐而买的小桌板上,生无可恋地说:&quot;其实,我觉得我的作用不是战斗,而是承伤,会挨打就行了,不需要学这么多。&quot;

    没见他游戏里面的定位都是张飞、吕布、程咬金这样耐打的壮汉吗?

    印玄说:&quot;但我不能看着别人伤害你。&quot;

    ……

    还有啥说的,拿起笔来就是干!

    阿宝燃起前所未有的学习激情,趴在小桌板上奋笔疾书。

    车在中途休息了一次,阿宝连笔都没放,刷刷刷得画着符下来,又刷刷刷得画着符上去。

    三元都露出了难得的感动:&quot;大人难得这么用心。&quot;

    曹煜见缝插针地说:&quot;其他人的用心你没看见吗?&quot;

    三元说:&quot;这里只有印先生是其他‘人’吧。&quot;

    ……

    曹煜眼里泛着泪光。

    三元:&quot;?&quot;

    曹煜默默地别开头:&quot;我是喜极而泣。&quot;

    多少年了,柏高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和他开过玩笑。虽然下定决心,就算耗尽人间流连的一百年守候他的原谅,也无怨无悔,但是,如果……如果能够将期限缩短,那么剩下的时间里,是不是能够重新回到曾经被忽视、如今最怀念的时光?

    三元侧头看了他一眼,嘴唇微动,久久才无声地吐出一口叹息。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已近傍晚。

    导航出了错,曹煜开着车在村庄里兜了三圈没找到地方,当地的村民都说没听过这个地方,最后找到了村长,村长领着找老村长,才算有了眉目。

    老村长耳背,来来回回吼了五六遍,才听明白:&quot;那地方现在没的了,拆掉了,都拆掉了。你看,我们要建别墅,新房子。&quot;

    阿宝想,四喜当了神仙也忒不靠谱,连地方被拆了都没算到。但来都来了,不能啥也不干就回去,坚持要老村长点明位置,他们过去看一眼。

    老村长怀疑他们的用心:&quot;那个老房子,没什么花头的,你们去做什么啦?&quot;

    阿宝说:&quot;我们是这个……记者,想过来找点资料。&quot;

    记者的名头还是颇好用。

    两位村长的态度立刻热情许多,不但亲自领他们过去,还沿途介绍了一下村庄新气象,希望能够上新闻美言几句。

    四喜给阿宝的地址就是村庄里的一座老宅,现在老宅拆了,就剩下一片废墟。

    村长还在介绍政绩,说这里以前如何如何破败,以后如何如何繁荣。

    印玄看那废墟旁边有一口井,就问:&quot;这井也是老宅里的?&quot;

    老村长说:&quot;是的。是他们家私人的井,有时候能打上水来的,有时候什么都没有,还有人把垃圾扔下去,夏天很臭。等房子建起来的时候,都要填掉。&quot;

    阿宝见印玄找到了线索,以他们需要安静地拍摄照片,寻根溯源为借口,将人打法走了。

    村长们一走,印玄就拿出四喜给他们的那根竹筷,插在井边的地上,用火点燃。那看筷子一点就着,烧得比香还快,不消片刻,就升起一团青烟,飘入井口。

    阿宝趴过去看,里面黑森森的,深不见底。

    突然一个东西窜上来,擦着阿宝额头往上跳。

    阿宝额头一凉,吓了一跳,身体后仰,站在他前面的印玄一手扶人,一手抓住了那跳出来的东西。

    那东西到印玄手里犹自蹦跶,嘴里还嚷嚷道:&quot;你们好生无礼,快放开我。&quot;

    阿宝等人这才看清是一条通体金桔色的鲤鱼。

    阿宝受了它的惊吓,有意找回场子,用手指戳了戳它的鱼鳞:&quot;五月封海,正缺海鲜,送上门的美味,不吃白不吃呀。&quot;

    鲤鱼精嗤笑道:&quot;我们长在江河里,人类封不封海与我们何干!&quot;

    阿宝说:&quot;既然鲤鱼长在江河里,你怎么会从井里跳出来?&quot;

    鲤鱼精说:&quot;不是你们烧了传讯的筷子,把我招过来的吗?你们有什么事赶快说,我有亲戚大老远从太白湖赶来看我,我还要回去招待他们。&quot;.

    印玄将四喜的信给它。

    鲤鱼精一看信封上的地址就摇头说:&quot;这封信送不出去。&quot;

    阿宝吓唬它:&quot;你知道写信的人是谁吗?&quot;

    鲤鱼精无奈说:&quot;天王老子我也没办法。收信的地方用结界封了,别说我一条小小的鲤鱼精,就算天兵天将来了……那没准能进去。&quot;

    阿宝理清了鲤鱼精在里面起的作用:&quot;你就是个快递代收站啊?&quot;

    鲤鱼精不服气说:&quot;哼,要不是有我,你们的信想送也送不出去咧。&quot;说着,尾巴一甩,就想突袭印玄,跳回井里,但印玄并不吃这一套,一手放开,又用另一手抓住。

    鲤鱼精生气地问:&quot;你们还要做什么?&quot;

    印玄说:&quot;带我们去那人所在的地方。&quot;

    鲤鱼精说:&quot;那人?哼哼,那是天上的神仙,哪里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想见就能见的。&quot;

    阿宝说捋起袖子,到提起它的尾巴说:&quot;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在村子里找个小饭馆,叫厨师把它糖醋了吧。反正留着也没用场。&quot;

    鲤鱼精说:&quot;你们好大的胆子,我是鲤鱼精,一脚踏进龙门,也可以说是龙的预备役,你们杀了我,一定会受天谴的。&quot;

    阿宝说:&quot;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尸帅。&quot;

    鲤鱼精嫌弃地皱眉:&quot;没听说过。&quot;

    阿宝换了个说法:&quot;我上一个揍哭的神叫什么来着?哦,好像叫尚羽。&quot;

    ……

    那,那来头好像有点大。

    鲤鱼精不甘不愿地说:&quot;你们不放开我,我怎么带路?&quot;

    印玄收起鲤鱼精,阿宝收起三元、曹煜,然后印玄抱着阿宝,根据鲤鱼精的指点,从井口跳了下去,下面是水潭,入水刹那,印玄拿出分水珠,如一个气泡将他们裹在里面,与水分离。

    以为能趁入水刹那逃脱的鲤鱼精见状死了心,又想,能有这样的宝贝,来头果然不小,自己不如卖个人情与他,日后说不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它主动说自己变回原体,可以载他们过去。

    印玄将它放出来。它信守诺言,变成了一条三米多长的大鲤鱼,让阿宝与印玄骑在自己的背上,像潜水艇一样地顺着地下水系,一路往前冲。

    阿宝坐在上面,只觉得流水不断从四面八方涌过,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冲出水面,来到一处广袤的静湖上。

    此时,天已经全黑了,隐约能看到远方人家的灯火。.

    鲤鱼精又带着他们在湖上行了一段,直到湖心一座漂浮的木屋前停下。&quot;不能再靠近了,再靠过去,就会进入迷魂阵,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去了哪里。&quot;

    它显然吃过好几次亏,语气十分谨慎。

    阿宝说:&quot;你知道里面是谁吗?&quot;

    鲤鱼精说:&quot;听说是天上一位极厉害的神仙,下来之后,还时不时有神仙下凡,与他喝酒。我曾远远地看过一次,来吃酒的人的确是从天上飘下来,又飞回天上去的。&quot;

    阿宝说:&quot;你不知道他的名字,怎么知道我送信给他?&quot;

    鲤鱼精一脸&quot;你当我白痴啊&quot;的表情,将信封拿起,指着上面的字说:&quot;不是望月小筑吗?&quot;

    阿宝抬头看那木屋,门匾上写的果然就是&quot;望月小筑&quot;。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