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二十六章
    四喜说:&quot;蟠桃树结不出蟠桃王, 旗离多年算计成空, 一定对我恨之入骨, 大概会一天二十五小时盯着我报仇。我还要回地府托关系让郭宛江转世, 抽不开身, 有个事情只能拜托你们去做。&quot;

    阿宝不以为然:&quot;他是麒麟,又不是痴汉。&quot;

    四喜说:&quot;你知道凡人为什么喜欢把麒麟的雕像放在家中镇宅吗?&quot;

    阿宝说:&quot;长得不常见?&quot;

    &quot;因为他盯住什么东西, 就不许别人拿走。&quot;

    &quot;这不是貔貅吗?&quot;只进不出。

    四喜说:&quot;貔貅见了麒麟得叫叔叔。&quot;

    &quot;……&quot;

    四喜乱棒打得阿宝头晕眼花之后,又及时送上春风般的温暖:&quot;请你们帮的忙非常简单,只是送一封信。&quot;

    阿宝说:&quot;送信和送命只是一字之差。&quot;

    四喜说:&quot;所以,大人要信命啊。&quot;

    阿宝:&quot;……&quot;

    虽然过程各种曲折离奇,但结果总算圆满——鬼循环终结于罗亮女友的及时获救,郭庄也将在郭宛江投胎之后回归正常。

    而搞风搞雨的黎奇, 最终只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阿宝将朱美翠的魂魄放出锁魂袋, 让四喜送去地府。

    四喜怕郭宛江执念太深,洗不去前尘,无法投胎,想安排商璐璐与他见个面,断个念。

    阿宝掏出了商璐璐写的那封信。

    四喜问了阿宝一样的问题:&quot;我可以看吗?&quot;

    阿宝说:&quot;贴到学校公告栏都没问题。&quot;

    四喜看完那十二个字,叹气道:&quot;如果郭宛江看信后暴怒,我也只好采取正当防卫,直接打死他了。&quot;

    阿宝:&quot;……&quot;幸亏自己早早上岸,成了尸帅, 不在地府管辖范围之内,就算不小心死了, 也是眼睛一闭,魂飞魄散,不用走地府这一遭。

    黎明来临,分别在即。双方依依惜别,场面相当感人。

    四喜说:&quot;大人一定要保重自己,让信平安地送到对方手里。&quot;

    阿宝说:&quot;你也是。不管环境多么险峻,抛弃尊严也要苟延残喘地活下去。&quot;

    四喜:&quot;……&quot;

    四喜说:&quot;大人,万一遇到危险,撑住最后一口气,把信送出去。让我知道你的噩耗,我会为你报仇。&quot;

    阿宝:&quot;……&quot;

    说完场面话的两人都感觉离别的情绪得到了很好的舒缓,可以友好地挥手说再见了。

    从郭庄下山,路过郭庄老酒时,阿宝想起那壶打包的桃花酒放在房间忘了拿,也懒得回去,又进去买了两瓶。

    店家上次被&quot;鬼伞&quot;吓破了胆,这次也不敢多说,见他们提着行李,立刻搞了个桃花酒买一赠一的活动,权当常乐村的土特产。

    双方又惜别了一番。

    店家还殷勤欢迎他们改日再来。

    阿宝含笑不语。

    从常乐村到王家镇,已是下午一点二十几分。

    阿宝归心似箭,不想再坐大巴折腾,揣着鑫海宾馆坑来五千块钱,财大气粗地叫了辆车,四人两鬼坐上刚好。路过派出所,看到王警官从里面出来,阿宝赶忙叫停车,下去打招呼。

    王警官见到他们很是意外,特别问起黎奇,言辞之间,对这位急公好义、古道热肠的推理小说家颇为钦佩想念:&quot;黎老弟给了我很多想法,都很实用。能够把陈杰逮捕归案,他出力不小。我跟上头说过了,怎么着也得给他弄个表扬什么的。&quot;

    阿宝说:&quot;陈杰抓住了?&quot;

    .

    王警官如释重负地笑了笑:&quot;细节不好说,但人证物证都有,很确凿了。你有黎老弟联系方式吗?我给他打手机始终没人接。&quot;

    阿宝眼珠子一转说:&quot;我也有他的手机号,但打不通,你说说那号,我看看对不对。&quot;

    王警官不疑有他,报了个手机号,阿宝默默记下,笑道:&quot;一样的。那没办法了。&quot;

    王警官和同事约了午饭,赶着出去,阿宝也着急回家,两人留了联系电话后就分开了。

    商璐璐好奇地问:&quot;你以后还要回王家镇?&quot;

    阿宝说:&quot;不,我只想听听陈杰后来的下场。&quot;看故事得有始有终,怎么可以错过大结局。

    车驶离王家镇,上了高速,看公路两旁景色飞速倒掠,紧绷了几天的阿宝终于渐渐放松下来。车里闲来无聊,他一会儿拨弄印玄的手指,一会儿又找连静峰、商璐璐他们说话,实在没话可说了,就翻出桃花酒来,偷偷摸摸地尝了一口。

    第一次没吃郭庄酒宴就直接喝酒,带着淡淡桃花香的酒味有些冲鼻,他喝了两口就放下。但酒劲上来,有些困意,靠着印玄的肩膀睡着了。

    梦里,他又到了山里。脚下是一处缓坡,绿草茵茵,有兔子不怕生,吧嗒吧嗒地跳到他面前,仰头看他。阿宝低头去抱,那兔子又敏捷地跳开,撅着肥墩墩的小屁|股跑了。

    它跑的方向有一座竹屋,外圈围着篱笆,篱笆上缠着绿叶,叶上开着牵牛花。

    阿宝走到篱笆前,推门而入。一只黑狗威风凛凛地扑出来,到面前,屋里传来一声清冷的低喝声:&quot;吉祥。&quot;那狗止了步,伸头嗅了嗅,收起气势,乖乖低下头,在他脚下蹭。

    竹屋被推开,印玄穿着宽袖长袍出来,漆黑的发丝犹如飞流直下的石油,又黑又亮。他冲阿宝招手:&quot;愣着做什么,可去镇上将东西买齐了?&quot;

    阿宝本想问什么东西,可手一伸,竟提着大篮子,柴米油盐酱醋茶……装得下的、装不下的,尽能从里面拿出来。

    印玄说:&quot;叫你买的符纸呢?&quot;

    阿宝交不出东西,心里急,脱口道:&quot;淘宝买了,快递正在路上呢。&quot;

    印玄点点头,竟接受了这个答案:&quot;去洗洗手,进来吃饭吧。&quot;

    阿宝熟门熟路地走到水缸边,用瓢舀水,两只手互换着洗了洗,就匆匆进了屋。

    屋里饭菜都是现成放好的。

    印玄正在给他盛汤。

    阿宝坐下,喝了口汤,只吃出了酒味,却还是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下去了。

    印玄说:&quot;一会儿将昨天新学的几个符画出来我看看。&quot;

    阿宝想不起什么符,又不敢问,吃的心不在焉。

    吃完饭,印玄使了个清理术,碗盘就干净了,阿宝将碗盘放好,认命地跑去画符。他画的都是自己平日里擅长的,竟也过了关。

    印玄满意地点头,说带他去个地方。

    此时,外面天黑了。

    阿宝被印玄牵着去了山林深处,星星点点的萤火虫从四面八方飞出来,如满天星、如蒲公英,密密麻麻的,叫人挪不开眼睛。.

    阿宝想:果然是做梦。现实中的萤火虫哪里有这么密集。

    印玄突然从后面搂住他。

    阿宝又想:真是个美梦。

    印玄说:&quot;衣服怎么破了?&quot;

    阿宝低头一看,衣服前襟竟然被撕了个大洞,自己穿了这么久,竟没发现。

    印玄说:&quot;晚上先将衣服换了,我明日和你一起去镇上买针线,回来将它缝好。&quot;

    阿宝说:&quot;我不会缝衣服。&quot;

    印玄轻叹了口气,带着些许宠溺,柔声道:&quot;自然有我。&quot;

    晚上印玄与阿宝回到屋里,两人相拥躺在床上,窗户开着,正好能看到月亮。.

    阿宝看着月亮:&quot;今天的月亮真亮真好看。&quot;

    印玄看着他:&quot;嗯。好看。&quot;

    一闭眼一睁眼,天亮了。

    阿宝只好起床,回头一看,印玄头发花白地躺着,面容也有些苍老,只是睁眼看他时,眼神温暖依旧。

    阿宝心想:即使祖师爷老了,我也依然这么爱他。我果然不是一个只看中颜值的肤浅男人。

    他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印玄伸手搀扶了他一把,两人晃悠悠地出去,一起舀水洗漱,然后去后院鸡窝摸了一个鸡蛋。鸡蛋煮熟,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分着吃。

    说去镇上,都提了拐杖出来。

    怕对方摔着,彼此的手牵得极紧,生怕一个松手就不见了。

    正想着,两人脚下一松,平地出现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双双陷入进去……

    阿宝猛然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地看四周。商璐璐坐在前面,没发现后面的动静;连静峰靠着另一边的车窗熟睡;印玄倒是醒着,只是面带询问,不懂他哪来这么大的反应。

    阿宝说:&quot;我做了个梦。&quot;

    印玄摸摸他的头:&quot;噩梦吗?&quot;

    阿宝回味梦境,摇头:&quot;说不上是好是坏,只是觉得……如此一生,倒也值得。&quot;生同衾,死同穴,白首偕老,还有什么遗憾?

    这句话印玄在大战郭宛江的时候、在蟠桃树下说过,大概能了解他的心境。他将脚边的桃花酒提起来,道:&quot;不可多饮。&quot;

    郭庄桃花林里种着蟠桃树,这酒又是用桃花林的桃花酿制的,难保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作用。

    掉坑那一下让阿宝心有余悸,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回到市中心,已经是晚上八点,连静峰与商璐璐在一家四星级宾馆门口下车,准备住一晚再走。阿宝和印玄直接回了家。

    由于曹煜坚决要求保障鬼使的隐私权,印玄又购置了一套偏离市中心的别墅。别墅分三层。阿宝印玄住在最高层,曹煜与三元住在二楼——但两人一个住东一个住西,曹煜虽然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如果不答应,三元便要搬到一楼去。

    到家的五个小时前,曹煜已经打电话通知钟点工提前打扫房间,所以,此时房子各处一尘不染,丝毫看不出主人曾外出了半个月。

    进了别墅,各回各屋。

    阿宝先进浴室洗澡,出来时,发现印玄将四喜让他们转交的那封信拿出来,就放在保险柜外面,似乎打算缩进去。阿宝说:&quot;这信你看过吗?&quot;

    印玄说:&quot;没有。&quot;

    阿宝将信拿起来,对着灯翻来覆去地看:&quot;神仙的信为什么和凡人一样用纸,一点都不高级。&quot;

    印玄弹出一朵火苗,落在信纸上。

    阿宝吓一跳,正要掸掉,就见那信封上出现两个金色的字:别闹。

    ……

    阿宝改口:&quot;还是挺高级的。&quot;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