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二十四章(VIP)
    黎奇从台阶上一步步地走下来, 高高在上的气势, 仿佛压倒一切芸芸众生。

    阿宝一脸无辜地问:&quot;知道什么?&quot;

    黎奇盯着他, 那双眼睛发出来的仿佛是X射线, 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地将阿宝的脑袋看了个遍, 须臾,笑容恢复了以往的和蔼可亲:&quot;我是说, 郭庄藏着一个祸害村民的鬼。&quot;.

    阿宝说:&quot;这事我们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收鬼这事必须收费,而且……&quot;

    &quot;我先开支票给你。&quot;黎奇顿了顿,&quot;不放心的话,我可以跟你去镇上,把钱直接从账户上转过去。&quot;

    阿宝露出&quot;高山仰止&quot;的表情:&quot;你贴钱?&quot;

    黎奇说:&quot;我来村里收集了不少写作素材,这些就当作是素材费吧。&quot;

    十万块钱的素材费, 那是相当壕了。

    阿宝笑眯眯地正要开口, 就听印玄说:&quot;这桩生意我们不接。&quot;

    黎奇笑容一收:&quot;为什么呢?&quot;

    印玄说:&quot;有急事要赶回去。&quot;

    &quot;什么急事这么着急?&quot;

    &quot;结婚。&quot;

    结婚?!

    &quot;结婚?!&quot;

    同样的震惊,来自不同的两个人。只是阿宝在心里激动的呐喊,而黎奇直接喊了出来。他抿了抿唇,挤出一个笑容:&quot;那真是要恭喜你们了。不过这个时间去王家镇也赶不上回去的班车,不如再住一晚吧。&quot;

    根据惯例,多住的一晚必然会发生许多事情。

    理智上说,&quot;残忍拒绝,无情离去&quot;才是上策,但是……

    阿宝说:&quot;好啊, 正好聊聊。我很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写《鬼循环》。&quot;

    黎奇笑道:&quot;那当然要从我们在水池边发现前村长尸体开始……&quot;

    三个人各怀鬼胎,虚以委蛇地聊了一会儿, 都因看对方面目可憎,无法继续对话,十分自然地分别。

    阿宝回到房间,就跳到印玄背后,笑眯眯地说:&quot;结婚?&quot;

    印玄说:&quot;权宜之计。&quot;

    阿宝笑容垮下来。

    印玄见不得他难过,又补充了一句:&quot;怎好如此仓促。&quot;

    阿宝开心得犹如吃了鸡。过了会儿,又叹息道:&quot;明知对方心中有鬼,还要糊着砂纸不肯戳穿,真累!&quot;

    印玄说:&quot;为什么要留下来?&quot;

    阿宝顿了下才说:&quot;我们不知道他的底细,万一反抗得太剧烈,引起对方心理上的不适而产生生理上的反弹,那就不好了。&quot;

    印玄说:&quot;他不会。&quot;

    &quot;小心驶得万年船。而且,&quot;阿宝顿了顿,&quot;我也很想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quot;

    黎奇大概是卖药的新手,手里揣着新货就臭显摆,还不到两个小时,就按捺不住地露了馅。

    它是从气味上被察觉的。

    攻击性极强的臭味从窗户外面弥漫进来,熏得人精神抖擞却生不如死,连身为尸帅的阿宝都承受不住。印玄虽然没说,但脸色也极其难看。

    阿宝忍无可忍地推开门,跑到黎奇房间门口:&quot;大作家!我知道你们文人视钱财如粪土,但是,你也太有钱太招摇了吧!&quot;

    黎奇推开窗户,表情也是一言难尽:&quot;不是我。&quot;

    他开窗一瞬间,臭味就叠加数倍。阿宝闻得脸都绿了,捂着鼻子说:&quot;你否认的时候,良心不会痛吗?&quot;

    黎奇说:&quot;是我的朋友。&quot;

    正说着,窗户那里又弹出一个脑袋。

    阿宝到了极限,实在撑不住了,压根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匆匆留下一句:&quot;祝你们臭味相投!百年好合!&quot;落荒而逃。

    回到第二进院子,那臭味淡了不少。

    阿宝如获新生,用力地深吸了口气。

    正觉得臭不可闻的印玄见状一愣。

    阿宝察觉自己的做法很令人遐想,忙解释道:&quot;我不是,我没有。&quot;

    印玄说:&quot;这种臭味我闻过一次,颇像黄鼠狼遇敌时散发的味道。&quot;

    阿宝说:&quot;可能是黎奇研发的新武器?他也真是不挑。&quot;

    正说他,他就出现了。

    黎奇手里捧着一串大蒜,像极了准备收僵尸的道长。

    身为僵尸一员的阿宝内心十分复杂:&quot;……&quot;看来,是时候亮出自己的帅者级别了。

    黎奇说:&quot;我朋友给你们的礼物。&quot;

    阿宝看着明显没有经过任何烹饪加工的大蒜:&quot;你朋友是北方人?&quot;

    黎奇说:&quot;应该算……南方人。他说大蒜闻多了,能习惯他的味道。&quot;

    阿宝接蒜的手微微一抖:&quot;习惯?&quot;

    还想他们闻多久?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好吗?

    阿宝委婉地说:&quot;非常感谢你朋友的热情馈赠。但是,我们现在要去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大蒜回来再闻吧。&quot;

    &quot;出去吗?去哪里?&quot;

    看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观众,大概能够从黎奇说这句话的表情上,找到安嘉和的影子。

    阿宝靠在印玄身上,汲取体温来减轻与变态对话的压力:&quot;去你‘朋友圈’的外面。&quot;

    黎奇微笑道:&quot;早点回来。&quot;

    &quot;好的。&quot;

    黎奇补充了一句:&quot;一定要回来。&quot;

    &quot;……当然。&quot;想到他朋友的威力,阿宝回答得不那么确定。

    黎奇话题一转,说:&quot;我和我朋友晚上准备去桃花林看一看。你们要不要一起去?&quot;不等阿宝和印玄回答,又自顾自地加了一句,&quot;对了,我朋友不懂事,又请了两个准备回家的朋友……好像你们也认识的,一位姓连,一位姓商。&quot;

    阿宝的脸色顿时变了。

    印玄依旧波澜不惊的模样,只是周身的气场冷凝。

    看着黎奇带着&quot;人质在手,天下我有&quot;的志得意满离开,阿宝胸口的一口恶气快要爆裂了:&quot;黄鼠狼怎么放臭来着?&quot;他要冲着黎奇和他朋友放回去!

    印玄说:&quot;用□□。&quot;

    阿宝无语:&quot;类似放屁这种事,为什么你也能说得那么……那么发人深省。&quot;

    解救人质需要从长计议,冷静思考。

    臭气熏天的郭庄显然不是个好地方。

    阿宝和印玄在黎奇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离开。

    一出庄,阿宝如获新生,几乎要跪下来膜拜外面的新鲜空气:&quot;第一次知道楚留香的鼻炎不是病,是技能!&quot;

    印玄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如释重负的表情也算难得一见。

    两人往山下走。

    走到郭庄老酒,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里面扑出来,情深意切地来抓阿宝的手。

    阿宝毕竟是名草有主的人,而且草主还在旁边看着,自然不好与旁人拉拉扯扯,非常机警地闪开了,并迅速给了一个&quot;请你自重&quot;的眼神。

    眼神到对方眼里,误解成了不屑,内心更苦:&quot;大师!你这次一定要帮帮忙啊!你大慈大悲,大发慈悲。把你从宾馆里赶出去是村长的意思,我也是没有办法呀。&quot;

    要是他不提醒,阿宝还真没认出自己被赶出鑫海宾馆的时候,他在围观人群中。

    阿宝说:&quot;有话好好说,别拉拉扯扯。&quot;

    那人忙陪笑道:&quot;成,成,我说,我们宾馆闹鬼。&quot;

    .

    阿宝说:&quot;你们村里的鬼可多了,来你宾馆闹一闹也不稀奇。&quot;

    不仅是字面上意义的鬼,还有人心里的鬼。

    那人急了:&quot;那不行呀!宾馆闹鬼怎么住人呀。大师,你开价,你说,多少钱,多少钱你肯摆平,你说就是了。&quot;

    阿宝就说了:&quot;十万。&quot;

    那人扭头就走了。

    翻脸之快,态度之果断,与刚才的苦情人设判若两人。

    店家在旁边感叹:&quot;不愧是大宾馆的老板啊,看生意的眼光就是毒辣。&quot;性价比低、没利润的生意,谈都不要谈。

    他又问阿宝:&quot;大师真的不去看看吗?十万块是太高了,但是两三千肯定没问题的。大小是笔生意,蚊子肉也是肉,有的赚别嫌弃呀。&quot;

    阿宝一口拒绝,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救连静峰与商璐璐,哪有闲工夫管别人的鬼事。

    印玄突然轻轻地拍了他一下。阿宝正要抬头,就听到一声熟悉清冷的&quot;大人&quot;在不远处响起。

    阿宝霍然坐起,朝来路看去。

    三元穿着一身他烧给他的定制白衬衣,含笑站在路中央。边上,曹煜还替他撑了把伞。

    阿宝惊喜站起来,刚要打招呼,就见店家惊骇地看着浮在空中的那把伞,大喊一声&quot;鬼啊&quot;,屁滚尿流的跑了。

    ……

    阿宝问:&quot;鑫海宾馆闹的鬼,不会是你们吧?&quot;

    处于鬼魂状态、没有现形的曹煜说:&quot;我们刚从那里过来。印先生之前用了那个宾馆的电话,我以为你们住在那里。&quot;

    不管怎么样,久别重逢,令人欣喜。

    尤其是,从今以后,他再也不是没有鬼使的御鬼派传人了。

    阿宝喜形于色:&quot;走,去把我们的三千块钱拿回来!&quot;

    到了鑫海宾馆,阿宝当着老板的面,从魂体的曹煜手里接过那把伞,收了起来,果然迎来一片崇敬的喝彩。他们不知道鬼与人的关联,只以为大师用甚深法力,将一把&quot;鬼伞&quot;收服。

    老板心甘情愿地给了五千块钱,还再三恳求了一张名片来,表示以后有红白事,一定关照生意。

    阿宝:&quot;……&quot;这种生意就不用关照了。

    兜里揣了热乎乎的钱,心里不免也热乎起来。两人两鬼互相问候了一番。

    曹煜与三元原本被留在家里,负责各地的生意以及对外联络,前几天打电话到宾馆,找不到人,以为出事,立刻急急忙忙地赶来。

    被宾馆赶出来只是漫长的常乐村之旅中的一个小剧情,阿宝说:&quot;这事儿说来话长。&quot;

    他们在村子里走的时候,看到有村民开着院门,里面几个村妇坐着聊天打毛衣。

    阿宝十分羡慕,找了个荒废的院子,用了个清理的法术,拾掇出几张残破的凳子来,美其名曰体验村民生活。

    曹煜对那瘸腿凳十分嫌弃,但三元已坐了,也只有将就。

    阿宝清了清嗓子:&quot;放松大脑。你们很快就要听一个复杂的连环案中案了。&quot;

    曹煜笑道:&quot;哦,有名字吗?&quot;

    &quot;有的。&quot;阿宝说,&quot;叫《鬼关灯》。&quot;他始终觉得自己起的名字要比黎奇高明一点儿。

    以邱敏之死为开头,牵扯出了一大串人杀人,鬼杀人的案子,果然听得两鬼入了神。

    等全部讲话,天色已然全黑。

    阿宝抓过印玄的手腕看表,已近九点。

    曹煜说:&quot;所以,目前是怀疑黎奇,却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quot;

    阿宝感觉到印玄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脸不红心不跳地点头:&quot;不知道。但是黎奇威胁我们的行为,根本就是不打自招。&quot;

    他听印玄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阿宝心头一紧。

    印玄说:&quot;那棵桃树是蟠桃树,黎奇意在蟠桃王。&quot;简明扼要地说了四喜带来的消息。

    阿宝说:&quot;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是不是半夜三更在房间里设了个结界,自己跑出去和别人幽会的时候?&quot;

    印玄说:&quot;你怎么知道有别人?&quot;

    阿宝舔了舔嘴唇,开始望着天空唱歌:&quot;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quot;

    其他人:&quot;……&quot;

    曹煜过滤掉所有不想要的信息,双目异彩连连:&quot;一般人或鬼吃了蟠桃王会有什么效果?&quot;

    阿宝说:&quot;可能会人不人鬼不鬼……现在的重点不是怎么把连静峰和商璐璐救出来吗?&quot;

    曹煜整理思绪:&quot;没有见到人质前,不能说什么信什么,被牵着鼻子走。如果连静峰和商璐璐真的落在对方手里,我们可以谈判,查明对方的需求。就目前来看,黎奇应该是希望你来杀死郭宛江。&quot;

    阿宝没好气地说:&quot;我杀和别人杀有什么区别?难道我背锅背得特别稳吗?&quot;

    曹煜也是抓细节强人:&quot;我记得你们交手那一次,只有你抓住了郭宛江?&quot;

    阿宝想起印玄突然冒出来的那句似是而非的情话,心中一动。

    印玄主动解释:&quot;桃花瓣的香气会刺激大脑,产生幻觉。&quot;

    阿宝说:&quot;我没有。&quot;

    曹煜说:&quot;可能这才是黎奇处心积虑拉你下水的真正原因——只有你才能杀掉郭宛江。&quot;

    ……

    阿宝双手合十,对着老天祈求:&quot;请领导收回这种特殊待遇!&quot;

    曹煜慢吞吞地说:&quot;杀掉郭宛江也不是不可行。&quot;

    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他。

    曹煜说:&quot;但是不能让黎奇拿到蟠桃王。&quot;

    简单说,你想要呗!

    阿宝觉得曹煜还是那个曹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与印玄对视了一眼,彼此明了心意。

    阿宝说:&quot;郭宛江不能杀。&quot;

    曹煜脱口道:&quot;为什么?&quot;

    阿宝说:&quot;因为我出身善德世家。&quot;为了一己私欲就跑去喊打喊杀,不用他爸动手,老祖宗都能显灵劈死他!

    曹煜惋叹。

    曹煜说:&quot;又要打神兽了吗?我们又不是奥特曼!&quot;

    三元淡淡地说:&quot;奥特曼打的是怪兽。&quot;

    别管他说的是什么,肯与自己讲话,曹煜就心里发甜:&quot;嗯,那我们就是取西经小分队。&quot;

    阿宝倒是很认可这种说法,对印玄说:&quot;你是唐僧,我是小白龙。&quot;

    曹煜很惊讶:&quot;为什么不是孙悟空?&quot;

    印玄也露出询问的眼神。

    阿宝凑到他耳边,笑嘻嘻地说:&quot;你还想骑谁?&quot;

    印玄:&quot;……&quot;

    不杀郭宛江,打不过黎奇,那他们剩下的选择不多了——捞起人质就跑。

    好在曹煜与三元应该没有暴露,黎奇不知道他们有帮手,可操作的余地较大。

    商量好联系方式与暗号,阿宝仍然坐在凳子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印玄竟也没有催。

    曹煜疑惑地看向三元。

    三元问:&quot;大人还有什么吩咐?&quot;

    阿宝说:&quot;没什么,就是不想回去。&quot;

    曹煜提醒他:&quot;早走晚走总要走的。&quot;

    &quot;……&quot;

    阿宝半挂在印玄的身上,蹒跚着……上山去了。

    迈进郭庄大门不过几秒,黎奇就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quot;正打算去找你们。我和我的朋友准备得差不多了,出发吧。&quot;

    阿宝问:&quot;我想先见见我的两位朋友。&quot;

    黎奇神秘一笑:&quot;时间到了,就会见到的。&quot;

    再美再神秘的地方只要来得次数多了,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桃花林便是如此。

    上午、中午、下午、晚上……几乎每个时段的景象都看过,已然失去了新奇。

    阿宝与印玄戴着村民小卖部买的口罩往里走时,内心毫无粉色波澜。

    倒是黎奇与他的朋友走得波澜起伏。

    将两颗蒜头当作保健球把玩的黎奇很想拉开自己与朋友的距离,但他朋友一直找他说话,两人就像被一根橡皮筋拉着,远了拉近,近了弹开。

    阿宝闷闷的声音从口罩里传出:&quot;时间还没到吗?&quot;

    黎奇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与朋友说了几句话,突然远远地退了开去。

    那朋友对阿宝说:&quot;我们做个交易。&quot;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那臭气仿佛装在喷射器上,直冲面门。

    阿宝败退两三步才站稳:&quot;什么交易,你站远点说。&quot;

    那朋友说:&quot;你杀了郭宛江,我放了你的朋友。&quot;

    阿宝扯起嗓子对着七八米外的黎奇喊:&quot;麒麟是瑞兽!你做这么多坏事,也不怕报应!&quot;

    黎奇面露微讶,有些不解自己的身份怎么回暴露,却不惊慌:&quot;我做什么了?&quot;

    前面那些事儿是抓不到他的把柄,但眼前这桩是现成的!

    阿宝说:&quot;绑架我朋友还有理了?&quot;

    黎奇的朋友立刻说:&quot;你朋友是我抓的。他什么都没有做,还劝我不要这么做。&quot;

    阿宝说:&quot;……你脑子是不是有坑?&quot;

    怪不得和黎奇做朋友,第一次见到被人卖了还数钱的傻白!这种人不骂不行。

    阿宝说:&quot;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杀郭宛江?&quot;

    那朋友说:&quot;为了拿蟠桃王。我渡劫时出了岔子,浑身恶臭无法收敛,只有蟠桃王能救。&quot;

    .

    阿宝&quot;扑哧&quot;笑出来,看着对方发绿的脸色,又觉得很没礼貌,忙敛容道:&quot;什么岔子这么严重?总不会是黄鼠狼……精?&quot;

    那朋友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豪地说:&quot;是啊,还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quot;

    既然是国家重点,身为爱国志士的阿宝当然要挽救一下,提醒道:&quot;蟠桃王可能只有一颗,但你那位朋友也想要。&quot;

    黄鼠狼精耿直地说:&quot;我知道啊。一颗可以吃好几口。他本来不想取蟠桃的,不小心透露了消息给我,我才动的手。拿到桃子之后,我以朋友的身份与他分享,不是很理所应当吗?&quot;

    阿宝:&quot;……&quot;突然想为黎奇大大的教育鼓掌,让对方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连个渣渣都不留,是何等丧心病狂的人格魅力。

    他问黄鼠狼精:&quot;他写的推理小说这么好看吗?&quot;这一定是脑残死忠粉吧!

    黄鼠狼精愣了愣,说:&quot;你不要岔开话题!你说你答不答应。&quot;

    阿宝说:&quot;我要先验货。我怎么知道我朋友是不是真的在你手里?&quot;

    黄鼠狼精觉得十分有道理,身体一扭,开始在地上挖洞,须臾就刨出了个大坑,坑里露出一口四四方方的棺材。

    阿宝眼皮一跳。

    连静峰和商璐璐都是肉体凡胎,被埋在地下这么久,不吓死也憋死了。

    黄鼠狼精依次推开棺材,露出内部环境。

    的确有两个人躺在里面,但是,因为带着氧气罩,看不清面目。

    阿宝松气之余,又要求他取下面罩,验明正身。

    黄鼠狼精认真地考虑了他的需求,正要答应,就听黎奇在八米开外的地方高声道:&quot;时间不早,我们干正事儿吧!&quot;

    事实证明,反派总在关键时刻坏主角的菜。

    阿宝摸了摸胸口,冲藏在怀里的三元和曹煜打了个暗号,然后状若不经意地看向印玄。

    印玄早在黄鼠狼精挖棺材的时候就占据了有利位置,默默地拔出准备好的小匕首,破开封印,制造混乱。阿宝看他的时候,正是封印碎裂,巨大蟠桃树现出原形的时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报告,这是第一更加第二更。

    PS:不好意思。昨天25章是误发,已修改,请买过的再看一遍吧,谢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