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二十三章
    他努力回忆自己打郭宛江的时候,有没有太过分——掐着喉咙,差点把对方掐成一具尸体算吗?

    阿宝心虚地说:“祖师爷为什么不早说?”

    印玄说:“如今也是时候。你是御鬼派弟子,也算鬼神宗传人,我以祖师爷的身份命令你,日后若遇到鬼神宗前宗主萧弥月,但有机会,便清理门户,将之除去。”

    他之前说鬼神宗宗主依旧是萧弥月,是对着外人。对着自己人,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阿宝听得目瞪口呆。

    早知道不睡觉就要知道这么刺激的消息,还不如躺在床上数羊羔。

    阿宝舔了舔嘴唇:“萧弥月是你师父……你要我杀了她,那不就是欺师灭祖?不对,她怎么能活到我杀她?”

    印玄合起郭家族谱,放回原处:“此事说来话长。”

    其实,当年想偷三宗共同掌管的至宝——凝神聚魄长生丹的人,是印玄的师父萧弥月。盗丹那日,她被印玄察觉,当场打伤了其他两宗的掌门。千钧一发之际,其中一位掌门将长生丹投入印玄口中。萧弥月夺丹失败,负伤离去。

    此事牵扯甚广,印玄本欲隐瞒。

    恰逢僵尸作祟,另外两宗的掌门便让印玄化明为暗,假意脱离三宗,暗中追查僵尸、探访萧弥月的下落。

    “直到前阵子,我才查到她曾在此结婚生子。”

    印玄开始想不通,萧弥月渴求长生不老、无上道术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怎会甘于平凡,嫁做人妇,直到四喜说这里有棵蟠桃树,才明白过来。

    以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说不定已经得到了蟠桃王。

    阿宝说:“郭宛江都一百多岁了,她要是活蹦乱跳地出土,怎么也得放首都博物馆了呀。”

    印玄说:“她一心求长生,若非得到了其他方法,是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这里有本书,记载着炼制僵尸的方法……她会不会把自己炼制成僵尸了?”说着,他在藏书阁里翻找起来。那日黎奇找得倒是挺容易,怎么他就这么难。

    印玄递了本书过来:“是它吗?”

    阿宝看到封面,如获至宝:“对对对,就是这本,什么集齐九个魂魄就能炼成僵尸。你怎么找到的?”

    印玄说:“这本书是新近伪造的。”

    阿宝:“?”他是突然丧失了理解能力吗?

    印玄解释道:“这是本故意做旧的书。”

    阿宝:“……”

    也就是,藏书阁压根没有这本书,有人故意伪造了一本放进去?

    他忍不住说:“图啥?”

    知道郭宛江占了蟠桃树的资源,成了某神眼中钉、肉中刺内幕的印玄,自然理解做法背后的原因。不外乎栽赃嫁祸,借刀杀人。

    可惜郭宛江求生欲强,他们又有四喜这个外挂,硬生生从对方缜密的阴谋里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特色道路。

    阿宝说:“那你师父怎么长生不老?总不会是吃了林子里的大桃子吧?”

    印玄不置可否:“或许。”

    阿宝意兴阑珊地打个哈欠:“你半夜三更的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印玄说:“若有一日,我不在了,便要你担起为鬼神宗清理门户之责。”

    阿宝吓得瞌睡虫全化蝶飞了:“祖师爷,好端端的说这个干嘛?你不知道现在乌鸦嘴都有英文名了,叫立flag!”

    印玄伸出手,将他拥在怀里,半晌才道:“我体内的长生丹……裂了。”

    ……

    阿宝:“!!!”

    后来发生什么事,阿宝全然不记得了。整个人处于恍恍惚惚、懵懵懂懂、傻傻呆呆的状态,任由印玄将人带回屋里躺下。

    直到第二天清晨,一双眼睛都是直瞪瞪地张着,任凭印玄说破了嘴,也听不进去一个字。

    连静峰、商璐璐与他说话,也是一样。

    印玄无奈,只好让两人先下山吃饭,自己留下来陪阿宝——知道黎奇不能滥杀无辜之后,只要不在郭庄范围之内,就无需担心安全。

    他带着阿宝,去了桃花林。

    坐在树下,闻着花香,将人搂在怀里,柔声细语地说话,几乎耗尽了一生积累的情话,偏生听的那个始终不为所动。

    印玄叹气:“只裂了一道细缝,短时间无碍。”

    “裂”字终于拨动了阿宝那根神经。他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吼道:“只……嘶,裂了,裂了一条细缝?”拳头用力地捶大腿,声音不由自主的尖锐,“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今天是一条,嘶,一条细缝,以后就是一条鸿沟!”

    一面是阴,一面是阳,真正的阴阳相隔。

    想到这里,阿宝哭得胸都拧起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想死都死不掉!”

    印玄摸摸他的脸,依旧好脾气地说:“那就把我变成僵尸陪你。”

    ……

    好像可以哎。

    阿宝红肿的眼睛终于射进了些许阳光,亮晶晶地看着他。

    印玄忍不住低头吻了吻那双眼睛。

    对阿宝高压教育,是为了让他面对任何敌人都拥有绝对的自保能力,哪怕自己不在身边,也安全无虞。可想象再美好,终究败给了“舍不下”。

    因此,就算成为自己曾厌恶的僵尸,也想留下来,陪着他。

    他终究也没有逃过爱情的私心。

    尽管有了解决办法,阿宝依旧心情低落。

    印玄陪着他又坐了会儿,见日过中天,怕连静峰他们等急了,才起身离开。

    临走前,阿宝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桃花林。

    印玄说:“怎么了?”

    阿宝拿出手机拍照,发现没电了,失落道:“祖师爷难得的浪漫,居然没有合影留念,可惜了。”

    印玄摸摸他的头:“下次还有机会。”

    阿宝抱住他的腰,用力地蹭了蹭,闷闷地说:“嗯。”

    曾经,他以为他们的下次是无限的,如今却看到了计时条。

    连静峰与商璐璐在郭庄老酒吃完饭,就回郭庄等他们。

    见了面,印玄便说邱敏系陈杰所杀,其他人系鬼魂所害。前者是警察的职责,后者已受到了惩处,此案了结。郭宛江虽然修炼百年,非人非鬼,但郭庄是他的家业,他守护家业也算事出有因,若无人委托,他们也不便强行干涉。

    连静峰是临时过来帮忙的,自无意见。

    商璐璐本就不关心自己的前世,掌门没意见,就更没意见。

    倒是阿宝,欲言又止,印玄用眼神询问时,才说:“桃花开的这么美,我想多看几天再走。”

    因此长生丹裂的事,印玄对他总有些愧疚与怜惜,当下就答应下来。

    双方当下兵分两路。

    连静峰和商璐璐很快收拾好行李,与他们告别。

    阿宝与印玄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眼见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台阶与天空的交界处,商璐璐突然又冒出来。她快步跑回阿宝面前,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信纸:“如果郭宛江作恶的话,你们就把这封信给他看吧。没有就算了。”

    阿宝总算有了几分开玩笑的心情,促狭道:“我们可以看吗?”

    商璐璐大大方方地说:“可以。不过等我走了以后。”

    她再次挥手道别。

    阿宝也信守承诺,等她完全离开了视野,才翻开信纸,上面只有十二个字:

    前世无情,今生无缘,何来执念。

    阿宝无语地说:“郭宛江作恶的时候给他看一封拒绝信,确定不是增加对方怒气值发大招吗?”

    印玄说:“至少可以争取一点技能冷却的时间。”???

    阿宝震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句包含了游戏术语的调侃居然是祖师爷说出来的?!

    印玄说:“我总要知道,是什么吸引你连作业都不做。”

    阿宝:“……”

    阿宝吞了口口水,颤声问:“之前有把游戏,有个叫‘他又没做作业’的刺客,放着法师射手不杀,成天追着我一个坦克打……那个人是你吗?”

    印玄笑而不语。

    阿宝:“……”裹紧了马甲还是觉得好害怕。

    抛开任务,以春游的心情游览常乐村,便能看到另一番景象。

    山间草木清新,鸟啼虫鸣,天空蔚蓝,没有经历任何污染,鹅卵石上流淌着清澈的溪水,倒映出路人悠然自得的模样,这是乡野独有的朴实、独有的风情。

    阿宝异想天开,想从溪里捞鱼。他颇有毅力,顶着日头,撩起裤腿站在小溪中央,兴致勃勃地守株待兔。等了半个小时,石头都穿了,连片鱼鳞都没看见。

    阿宝郁闷地用脚撩水,开始胡说八道:“水至清无鱼……我撒泼尿会不会好一点儿?”

    印玄说:“可以照镜子。”

    ……

    是撒泡尿照照镜子的意思吗?

    阿宝说:“我的眼里只有你,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美的人心灵也美,心灵美才是真正的美。综上所述,我很美。”

    印玄捧场地笑了笑。

    散心回来,初闻噩耗的郁闷散得七七八八。

    阿宝想得明白。未来不可预知,却可争取。现在不可忽略,尽情把握。

    简单一句:抓紧时间谈恋爱。

    可惜,再单纯的爱情剧也少不了反派的搅局。

    黎奇出现时,爱情剧结束了,烧脑推理剧继续——

    阿宝此时满脑子只有一个画面:

    夕阳的余晖洒在郭庄大门前高大、挺拔、沉默的背影上,那金色的光芒呀,就像是一坨会发光的shi!

    黎奇缓缓地转过身来,冲着他展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你们都知道……或猜到了吧?”

    当当当当!

    反派要摊牌。

    阿宝默默地握紧王炸——印玄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