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二十二章
    天很黑,风在吹。

    窗纱外,依稀有黑影幢幢。

    印玄睁开眼睛,侧头看了眼睡得&quot;天大地大&quot;的阿宝,轻手轻脚地挪动身体坐起来,又回头看他,见没有被惊醒,才放心地下床往外走。

    老门轴转动会&quot;吊嗓子&quot;,他出门前特意设了个结界,将门与床做了个隔音。

    等在明堂的人听到声响,笑嘻嘻地打招呼:&quot;祖师爷大人。&quot;

    印玄关上门,淡然道:&quot;不敢当。阿宝承蒙神尊庇佑,多次逢凶化吉,印玄感激。&quot;

    对方从屋檐的阴影下走出来,正是四喜。

    他也没有继续隐瞒的意思,大大方方地承认道:&quot;果然瞒不过鬼神宗宗主啊。&quot;

    三宗六派之中,唯有鬼神宗能通神御鬼,对鬼、神的感应也超出常人。尤其他当了鬼差之后,不再像以往那般谨小慎微,自然被寻出不少蛛丝马迹。

    印玄说:&quot;神尊慎言。家师尚在人间,印玄只是宗门的普通弟子。&quot;

    四喜说:&quot;令师当年做的那些事如果流传出来,早成为三宗六派的公敌,哪有面目再做宗主?不过鬼神宗如今就剩下你一个,也无所谓宗主还是弟子了。&quot;突然笑起来,&quot;难得遇见个可心的传人,又成了老婆。重了舍不得,轻了没效果,实在让人为难啊。&quot;

    他追随阿宝多年,很清楚自家大人的个性,三魂七魄齐全了之后,稍好了些,却也本性难移了。

    印玄无意与他闲聊,扯开话题道:&quot;神尊是来解释上次为何故意放走郭宛江的吗?&quot;

    亮明身份也没有获得更高待遇的四喜暗暗叹了口气:果然天庭式微,连鬼神宗传人也没有特别敬畏神明。他说:&quot;那么明显吗?&quot;

    印玄说:&quot;阿宝信你,才不疑你。&quot;

    语气中的不满,连夜风都吹不走。

    原来这才印玄不满意自己的原因。

    四喜释然。他看着阿宝长大,情谊非同一般,看印玄处处为他着想,也有一番&quot;侄子嫁得不错&quot;的欣慰感。

    他说:&quot;当然是有原因的。郭庄的那棵大桃树其实是天庭的蟠桃树,郭宛江吸收了蟠桃的仙气,才会变成这非人非鬼非仙非妖的模样。&quot;

    竟被阿宝无心之语说中了。

    印玄说:&quot;既然非仙,神尊何以包庇他?&quot;

    &quot;我不是包庇他,我是不想让别人奸计得逞啊。&quot;四喜说,&quot;你想想,蟠桃树好好的天庭不住,为何千里迢迢地跑来郭庄?&quot;

    印玄看着他。

    四喜:&quot;……&quot;

    四喜说:&quot;对话不应该是你来我往的吗?&quot;

    印玄说:&quot;你可以一次性说一大段。&quot;

    四喜:&quot;……&quot;

    四喜说:&quot;蟠桃树会到郭庄,肯定是被移植过来的嘛。&quot;

    印玄:&quot;……&quot;

    这次四喜很自觉地接下去:&quot;能移植它的,肯定是天庭的神仙,还是分量不轻、干点小坏事都没人敢揭发的大神仙。顺着这条线索,我找到了当年的那位仙农,知道了幕后主使者……这个时候你总该接一句了吧?&quot;

    印玄说:&quot;谁?&quot;

    四喜满意地说:&quot;说名字你也不认识。&quot;

    印玄:&quot;……&quot;

    扳回一城的四喜好心情地说:&quot;那个神仙犯错,被打断仙骨,唯有蟠桃树结出的蟠桃王能够修复。但是,蟠桃树的仙气被郭宛江吞噬了。想结出蟠桃王,要郭宛江将仙气还回去才行。&quot;

    &quot;怎么还?&quot;

    单口相声终于变成了对口相声,四喜高兴地看着自己的&quot;捧哏&quot;:&quot;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得他魂飞魄散。你一定想问,他为什么不亲自动手?他重续仙骨,是为了重返天庭。仙骨续成之后、回到天庭之前,会有一场雷劫。如果滥杀无辜,雷劫就会要了他的命。&quot;

    印玄一向能从一团乱麻中找到重点:&quot;如果不是无辜呢?&quot;

    四喜说:&quot;那就是替天行道,还能赚取功德。当年的邱玉如,如今的邱敏、罗亮,皆是如此。&quot;

    怪不得每当鬼魂杀了人,就会不见。朱美翠逃过毒手,是因为没有杀成罗亮女友。

    印玄说:&quot;但神尊之前说他们投胎去了。&quot;

    &quot;我这么说是免得你们继续追查。事涉天庭,剩下的还是交由我来办吧。&quot;

    四喜怕他不答应,正搜肠刮肚地想说服他,印玄毫不犹豫地说:&quot;好。&quot;

    &quot;……&quot;

    正事说完,印玄又想说私事:&quot;为什么瞒着阿宝?&quot;要不是有心避开,四喜也不必等他睡着了才出现。

    四喜说:&quot;在他心中,我是四喜,便永远是四喜吧。&quot;那么,他们曾经相处的那段时光,才是充满阳光而无阴霾算计的。

    印玄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温声道:&quot;只望神尊日后不忘此心。&quot;

    四喜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有继续玩下说,便不好再问。

    他说:&quot;你们回去的路上小心。&quot;

    印玄说:&quot;小心谁?&quot;

    四喜想了想,觉得该给的信息还是要给的,以免信息不畅造成悲剧:&quot;那个神是麒麟神兽,叫旗离。&quot;

    印玄面色微沉:&quot;黎奇。&quot;

    四喜离开后,风停了,月光洒满明堂,一地的洁白。

    印玄在月下站了站,便转身回房。

    门一打开,就看到阿宝盘膝坐在离门槛不到两尺的地方,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仿佛捉奸的怨妇。

    印玄说:&quot;你醒了?&quot;

    阿宝说:&quot;非常清醒。&quot;

    印玄走到他面前,伸手将他扶起:&quot;那继续睡吧。&quot;

    阿宝说:&quot;就是睡得太专心,才从一对睡成了一位。如今疑神疑鬼的我,无心再睡。&quot;

    印玄说:&quot;既然不想睡,就出去走走。&quot;

    阿宝这次问得很仔细:&quot;只是走走?&quot;

    &quot;还有聊聊。&quot;

    那内容就可以很丰富了。阿宝含蓄地问:&quot;……穿衣服吗?&quot;

    印玄说:&quot;加件衣服吧。&quot;

    &quot;……&quot;

    今晚月光很好,是那种啥也不干,纯牵手散步也觉得很美好的好。

    但阿宝觉得祖师爷走得很有目的,因为每次他走错了路,就会被拉回来。

    这种情况看起来有点像——

    地上摆了圈心形蜡烛;

    天上飞了捆心形气球;

    怀里抱着九十九朵红玫瑰……

    之类告白场景的前奏!

    虽然荒郊野外,缺乏物质支持,祖师爷又不像会搞浪漫的人,但是,就是这种地利人和都不佳的情况下,才有欲扬先抑的惊喜感啊。

    两人老夫老夫这么久,算算日子,很该过点纪念日了。

    看着印玄推门,阿宝调整心情,做好了&quot;瞪眼睛、张嘴巴、双手捂胸口&quot;的准备。

    印玄点起一根蜡烛,放在门口,照亮了屋里满柜的书藏。回头见他没跟上,又过来牵手。

    阿宝:&quot;……&quot;看在烛光下的祖师爷格外美丽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地接受男朋友半夜不睡觉,带自己来图书馆的郁闷吧。

    印玄抽出一本书给他。

    阿宝:&quot;!!!&quot;

    难道从今天起,祖师爷要开启传说中的晚、自、习?!

    印玄说:&quot;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一定要你接下这笔生意吗?&quot;

    阿宝反应一流:&quot;为了磨练我的意志,锻炼我的体魄,训练我的业务能力!&quot;

    印玄说:&quot;这是其二。&quot;

    阿宝眨了眨眼:&quot;……意思是这个不重要吗?&quot;

    印玄说:&quot;我来是因为,这里是我师父最后出现的地方。&quot;

    阿宝大惊:&quot;你怀疑,你师父也在这里翻船了?&quot;竟然克住了堂堂鬼神宗宗主,看来常乐村的风水不是一般的邪门啊。

    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quot;传说,你师父不是被你……&quot;气死的吗?

    印玄一眼看穿他的想法:&quot;那是为了掩饰她的行踪和我的使命。&quot;

    阿宝还有一肚子的问题,他已将书翻到其中的一页,指着上面的名字说:&quot;这便是我师父。&quot;

    阿宝接过来,对着一连串的名字无语:&quot;这,不是郭家族谱吗?你的意思是说,你师父曾经是郭庄的主人?那你和郭宛江不就是同门师兄弟……或者师伯师侄?&quot;

    这消息太震撼了。

    他忍不住瞪眼睛、张嘴巴、双手捂胸口。

    印玄说:&quot;她曾是郭庄的当家主母。&quot;

    阿宝一愣:&quot;她?主母?&quot;

    印玄点头:&quot;郭宛江应是她的后代。&quot;

    阿宝:&quot;……&quot;

    此刻,他的脑海只有一句非常应景的谚语: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打自己人。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