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二十章
    迎来四张毫无波澜的脸。

    黎奇自顾自的激动:&quot;书里这么说的,周女与邱女宴后争执,邱女举刀刺她,周女大喊救命,路过的郭宛江听到后赶来相救,被邱女一道杀死。不过,这案子离奇的地方还在后面,不然也不会被列入倬县十大奇案。倬县就是现在王家镇、周塘镇这一片。&quot;

    阿宝听他好不容易吊起胃口,又顾左右而言他,催促道:&quot;黎奇你倒是说后面离奇在哪里呀!&quot;

    黎奇:&quot;……&quot;突然喊自己的名字,是故意玩谐音吧。

    他扫视环境——一桥三棵树,一溪三条路。风景虽佳,却无座椅,站着聊天忒累人了。

    他提议去村里。

    阿宝怕撞上村长。拿人手短,那些旧信还在兜里揣着,多少有些做贼心虚,建议去郭庄老酒,边吃边聊。

    黎奇自无不可。

    去路上,阿宝按捺不住好奇,催促黎奇说书后面离奇的那段,黎奇反问他怎么突然来了郭庄。

    阿宝敷衍道:&quot;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东西丢了,就回郭庄来找。&quot;

    黎奇说:&quot;什么东西?找到了吗?&quot;

    阿宝说:&quot;手表,找到了。&quot;

    黎奇往他的手腕看去,光溜溜的。

    旁边的印玄伸出手来,亮出银白表带:&quot;是我的表。&quot;

    他说不说话,都自带高不可攀、生人勿进的气场,黎奇似乎有些憷他,笑着说找回来就好,转头就讲起书中提到的后续:

    &quot;两人死后,邱玉如处理了尸体,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过了两日,就有差官上门,言辞灼灼地说她杀了人。到了衙门,不仅周喜鱼的尸体被翻了出来,还有目击者目睹了案发过程。你猜那证人是谁?&quot;

    郭宛江、周喜鱼、陈孟友、邱玉如……

    统共四个人,还能怎么猜?

    阿宝便说:&quot;陈孟友。&quot;

    黎奇击掌,觉得这案子实在精彩非凡,每个人物都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关键作用,对自己写书大大有益:&quot;就是他!而且邱玉如杀人匆忙,作案时不慎遗留了手帕,可说是人赃并获,法网难逃了。&quot;

    阿宝说:&quot;你说的离奇就是这样?&quot;

    &quot;更精彩的还在后面。&quot;黎奇说,&quot;眼见自己脱罪无望,邱玉如突然反口认罪,却说主谋另有其人。那人就是陈孟友。&quot;

    阿宝说:&quot;陈孟友是证人,官差多半以为她意图诬陷,证词不足采信吧?&quot;

    黎奇反问:&quot;那你信不信?&quot;

    &quot;邱玉如一人杀两人、埋两人,的确勉强了些。&quot;阿宝顿了顿,反手一招推给印玄,&quot;祖师爷,你觉得呢?&quot;

    印玄看向黎奇。

    黎奇不等他开口,就老老实实地说下去:&quot;县官说邱玉如生性刁狡、不足以信。她原被判了秋决,但狱中煎熬,夏末就病死了。好了,你再耐心等等,离奇的部分来了。邱玉如死后没多久,陈孟友就成了亲,不到一年,诞下一女,那女儿天生聪慧,一岁能言,两岁能诗,三岁能文,两个弟弟都不如她,直叫陈家夫妇爱不释手,待如掌上明珠。&quot;

    阿宝说:&quot;那女儿是邱玉如投胎吗?&quot;

    黎奇目瞪口呆地说:&quot;你怎么知道?&quot;

    阿宝啧啧摇头:&quot;你确定自己是推理小说家吗?这埋伏笔的水平……和邱玉如埋尸差不多。&quot;还不如郭庄门口一个卖酒的。

    黎奇顿时失去了说书的兴致,草草地说完剩下的故事:&quot;陈孟友二十五岁生日那晚,她突然吵着与他同屋睡,一个七八岁的小人儿,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拿起早准备好的刀,半夜起来捅死了自己的父亲,刺中的位置与周喜鱼的伤口一模一样。据陈夫人说,她杀人时还问了陈孟友一句:‘记得否,你的生日是我的忌日’。就是这句话,让陈夫人笃定自己这个聪颖得不像话的女儿,是邱玉如转世来讨债的。&quot;

    正好走到郭庄老酒。

    店家还没上班,几个人就自发地搬下凳子坐着等。

    阿宝拿过书来翻看,书中所说与黎奇转述的一般无二。像是证明书中所写并非虚构,里面姓名、地点、时间都很详实,就差配几张惟妙惟肖的插画了。

    阿宝问:&quot;书是王警官找到的?&quot;

    黎奇说:&quot;村长讲的话,王警官嘴上说不信,事后还是去找了资料。这是镇上图书馆的馆藏,好不容易借出来的,我一会儿还要还回去。书里讲的要是真的,那郭宛江杀邱敏也是一报还一报了。&quot;

    阿宝说:&quot;就算书里是真的,邱敏也不一定是邱玉如的转世。&quot;

    黎奇一呆:&quot;但她们的相貌一模一样……&quot;

    阿宝说:&quot;可能是巧合。很多人转世后不但相貌变了,连性别也变了。&quot;

    黎奇想了半天,找不出反驳的话,只好愣愣地说:&quot;这样的吗?&quot;

    阿宝拍拍他的肩膀:&quot;你还是太年轻了。&quot;

    黎奇对着张明显比自己稚嫩的脸,讷讷道:&quot;如果真的是郭宛江的魂魄作祟,你会不会收了他?&quot;

    阿宝语重心长地说:&quot;其实,我是个生意人。收鬼降妖这种事一定要有人委托……&quot;他看着黎奇,嘴角一弯,双指一搓,贪钱市侩的形象活灵活现。

    黎奇说:&quot;多少钱?&quot;

    阿宝笑嘻嘻地说:&quot;百年老鬼,特别难收,价格必须十万起跳。收鬼过程中用到的法器价格另算,普通黄符一千一张,祖师爷画的五千一张,桃木剑一万块一把……如果受伤,不留疤的一万块一条,留疤的五万块一条,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全包。你看怎么样?&quot;

    黎奇斟酌道:&quot;你可以问问村长。&quot;

    阿宝拍拍屁股站起来:&quot;那行,你和村长谈妥了再来找我。我先回鑫海宾馆住着,就住两天啊,逾时不候。&quot;

    正好店家推着一车美食上山摆摊,他们干脆吃了一顿过度丰盛的早饭再走。

    黎奇跟着他们到鑫海宾馆,藏了一路的话终于忍不住说出口:&quot;你之前的报价……能打折吗?&quot;

    阿宝捂住胸口:&quot;那是我们拿命去换的!鬼有多凶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居然还要跟我讲价吗?&quot;

    &quot;……对不起。&quot;在大义凛然的阿宝面前,黎奇落荒而逃。

    商璐璐小声问连静峰:&quot;阿宝不是善德世家的传人吗?&quot;那是传说中非常、非常、非常有钱的大户人家呀!需要计较这点小钱?

    连静峰神色复杂:&quot;据说为了对付尚羽,善德世家付出了许多。&quot;

    商璐璐:&quot;!!!&quot;所以是……破产了吗?

    两人内心感叹:不愧是引得天道眷顾的慈善之家啊!真是为善不遗余力。

    忽悠完黎奇,满足而归的阿宝正要去前台订房,就被连静峰拦住了。

    连静峰掏出钱包:&quot;让我来吧。&quot;

    阿宝狐疑地看向印玄。

    印玄想起连、商二人的误会,再度习惯性的不解释。

    但是,他们登记入住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鑫海宾馆一口咬定满房,一边接待新来的客人,一边拒绝他们入住。

    阿宝没想到村长的□□时效这么长,无奈道:&quot;看来,我们又要回郭庄住了。&quot;

    回去的路上又遇到郭庄老酒。

    店家乐呵呵地欢迎他们进来享用午饭。

    阿宝吃醉鸡腻味,问他有没有其他的选择。

    店家说:&quot;既然您问了,我没有也得给您变出来呀。香椿蛋炒饭,顶新鲜的食材,吃过得都说好……&quot;

    &quot;我不吃香椿。&quot;

    店家说:&quot;那就蛋炒饭,我这蛋是纯正的绿色食品农家蛋……&quot;

    &quot;我要吃红烧狮子头、西湖醋鱼、鱼香茄子……&quot;

    店家慌忙打断他,说没有。

    阿宝说:&quot;你不是时候没有也得变出来吗?&quot;

    店家哭丧着脸:&quot;我说说场面话,您还真信啊。&quot;

    最后上的还是蛋炒饭和香椿蛋炒饭。

    店家看阿宝拎着酒壶,说:&quot;您怎么不尝尝这酒呢?&quot;

    阿宝说:&quot;难得出来一趟,总得带些特产回去。再没有比桃花酒更合适的了。&quot;

    &quot;您有眼光。&quot;店家用力地拍了几下马屁,话锋一转,&quot;不过这酒和别的酒不一样。别的酒是越藏越醇香浓郁,这酒放得久了,就馊了。您还是要赶紧喝。&quot;

    在郭庄住,上山下山不容易,阿宝原本想提前点个外卖,让店家晚上送上来,但店家死活不应,还振振有词的说:&quot;我老婆说了,我要是去了有鬼的地方,那就是去鬼混!&quot;

    怎能怂恿一个起早贪黑给老婆赚钱的好男人出去&quot;鬼混&quot;?

    阿宝败下阵来,只能自己提着晚餐上山。

    餐费还是连静芬结的。

    阿宝好奇地问印玄:&quot;最近清元派生意很好吗?&quot;

    印玄说:&quot;……可能是心情好。&quot;

    到了郭庄,几个人分配房间。

    连静峰与周璐璐住了第一进客堂左右的两个房间。

    阿宝与印玄住在第二进。

    关了门,阿宝对印玄说:&quot;我想招陈孟友的魂。他的生辰八字我已经推算出来了。&quot;

    那本《倬县十案》里写明了陈孟友死时二十五岁,是哪一天。借此往前推,自然就知道他的出生年月日了。好在当时没有阴历阳历的说法,不易混淆。

    印玄盯着他得意的小表情,冷静地说:&quot;他死了超过百年,早该投胎。&quot;

    阿宝说:&quot;我已经做好了失败之后,让四喜帮忙找档案的准备。&quot;

    &quot;……那就开始吧。&quot;

    明堂里,阿宝掏出纸片人,正要施法,就看到印玄一脸慈爱地站在旁边。???

    这眼神……

    阿宝气沉丹田,仗起狗胆,轻唤道:&quot;阿玄。&quot;

    ……

    气氛凝固了三秒。

    印玄正要开口,就听阿宝率先道:&quot;啊……玄之又玄的道术呀!我现在就要招魂啦!&quot;

    平辈相称能够拉近彼此的距离、消除年龄的隔阂——司马清苦的名言。

    阿宝一边念咒一边想,他自己一定没有试过。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