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八章
    月黑风高、夜深人静,正是干坏事不为人知的好时候。四个&quot;没安好心&quot;的外乡人结伴上山,准备干一票神不知鬼不觉的……

    &quot;哎哟!夜寒露重,几位不如进来吃碗夜宵呗?&quot;郭庄老酒的招牌被棚角的灯泡照得闪闪发亮,与店家一口白牙相映成趣。

    阿宝狐疑地问:&quot;你什么时候改做夜宵了?&quot;

    店家愁眉苦脸地说:&quot;自从您离开之后,小店生意就很不好做了。我老婆让我晚上也出来兜兜生意,说不定运气好,能碰上几个晚上去郭庄找死的傻瓜呢。&quot;

    傻瓜一号、二号、三号、四号站成一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店家自发地上了醉鸡等冷菜:&quot;别管你们上哪儿,做什么,都得吃饱了肚子。有力气才好办事啊。来来来,我老婆昨天刚腌的醉鸡,鲜滑爽口,尝尝。&quot;

    阿宝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后,拉开凳子坐下。

    四人坐成一个圈儿。店家在阿宝与商璐璐之间上菜,上完之后,又送了一瓶桃花酒。

    阿宝开玩笑:&quot;喝了这酒去郭庄,不会撞鬼吧?&quot;

    店家陪笑道:&quot;喝酒见鬼是个噱头,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吗?&quot;

    印玄冷不丁地说了一句:&quot;邱敏那天喝了多少?&quot;

    店家下意识地回复:&quot;没多少,没陈家那个大少爷喝得多……哎呀!&quot;呼一巴掌让自己闭嘴也晚了。他干站了会儿,苦笑着乞求道:&quot;行行好,千万别说是我讲的。不然我在这地儿就活不下去了。&quot;

    阿宝简直想给祖师爷点一连串的&quot;6666&quot;!

    他说:&quot;保密也可以。但你要一五一十地说清楚,邱敏和陈杰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又做了些什么?&quot;

    说一句是透露,说两句也是透露。

    店家也是豁出去了,干脆扯了把凳子在他们旁边坐下:&quot;就是三月十一号晚上,我记得很清楚。我跟老婆吵了一架,没处可去,干脆就来这里摆摊子。没想到,晚上竟真的接了一笔生意。你们猜,来的是谁?&quot;

    阿宝说:&quot;邱敏、陈杰以外的人才叫猜。&quot;

    &quot;你猜对了!&quot;店家鼓掌说,&quot;就是他们。&quot;

    阿宝:&quot;……&quot;

    &quot;邱敏走得累了,要在这里歇脚,陈家少爷就要了一桌全醉宴。对了,你们要不要也来上一桌,我再送你们三瓶桃花酒,一人一瓶,还能打包带走。等等……冷静,别掀桌,我继续说就是了。&quot;

    店家干笑一声,继续道:&quot;陈家少爷原本有些不高兴,直到我送了酒,他突然兴致高昂起来,还劝邱敏喝了几杯。他们吃完之后,就去郭庄了。&quot;

    阿宝说:&quot;郭庄出过那么多事,你就没有劝他们不要去吗?&quot;

    店家说:&quot;我刚提了一句,差点被陈少爷甩了个耳光,还敢说什么?只能目送他们远去,默默地在心里送上祝福。&quot;

    阿宝道:&quot;所以,你知道邱敏是去了郭庄才死的。那我上次来问,你怎么不说?&quot;邱敏与郭宛江举行冥婚时,店就大摇大摆地开着,不可能不知情。

    店家大呼冤枉:&quot;我哪儿知道邱敏怎么死的?有的说得了怪病,有的说摔了一跤,磕破脑袋,还有的说筹不到学费想不开……我哪知道和郭庄有关系啊。没准信儿的事我可不敢乱说。再说,那陈家少爷不活得好好的吗?&quot;见阿宝不依不饶地盯着自己,只好补上一句,&quot;事关陈家少爷,村长递了话儿……我还得在村里讨生活不是?&quot;

    四人轮番上阵逼问,榨得店家连胆汁都吐得干涸了,才放过他。

    走时,阿宝拎上了那瓶酒。

    商璐璐对上次醉酒心有余悸,劝他喝酒容易误事。

    阿宝说:&quot;就是容易误事,我才带上的。&quot;

    几天内,郭庄进进出出不知几次,几人熟门熟路,都跟回自己后院似的,推门关门那叫一个利索。然后径自去了桃花林。

    桃花林里的桃花竞相开放,明艳似火,丝毫不见那日掉了一地花瓣后,几近&quot;秃头&quot;之相。

    阿宝在林子里走来走去,都没摸出门道,想出一个馊主意:&quot;我建议放火。&quot;

    连静峰反对:&quot;容易引起森林火灾。&quot;

    阿宝说:&quot;下个结界就好了。&quot;

    四人投票,两票对两票——和阿宝一起投赞成票的竟然是连掌门。

    连静峰解释道:&quot;你的解决办法很有道理。&quot;

    那欣慰欣赏的表情,仿若一张生动的招生广告。

    阿宝看向两位反对党。

    商璐璐说:&quot;花开得这么美,烧了太可惜。&quot;

    阿宝:&quot;……&quot;他们四人里,最怜香惜玉的竟然是个女人。

    印玄说:&quot;不必如此麻烦。&quot;手中突然多了一个罗盘,指针滴溜溜地一转。他长臂一指,那片桃花树便自动地倒向两边,露出一条光溜溜的土路。

    路的尽头,几棵桃树正从两面向中间集结,再挡去路。

    印玄五指微张,吸住一把泥土,凝出一把土剑,对阿宝说:&quot;煞气。&quot;

    两人心意相通,不必多言。

    阿宝立即伸出右手,在土剑上轻轻抚过,松软的土质刹时坚硬如水泥。

    印玄体剑开路,剑气所到之处,花飞树裂。

    行至尽头,剑尖结出一个小火人,身形轮廓与他相仿。

    阿宝正想看个真切,那剑已然飞出去,插|入一到无形的墙。小火人跳起,在半空中结印,少顷,便成了一个巨大的&quot;破&quot;字。

    结界炸开,露出一棵顶天立地般的巨型桃树。

    商璐璐惊呼:&quot;是它!&quot;醉酒被掳那日恍恍惚惚看到的这棵树,果然不是自己的臆想!

    连静峰站在她身后,凝神戒备。

    结界破裂时产生的冲击,将小火人弹得灰飞烟灭。

    阿宝惋叹。

    印玄侧头看他。

    阿宝说:&quot;还以为有机会把你捧在掌心,揣在兜里……&quot;

    印玄说:&quot;这个法术不难。&quot;

    阿宝:&quot;……&quot;让他改掉多嘴这个习惯,很难!

    巨型桃树的枝叶遮蔽半壁天空,越靠近看,越大得吓人。

    阿宝感到一种不舒服的气息从树上传来,本能地停下了脚步。

    印玄原本走在他后面,不到五厘米的距离,此时立刻守住脚:&quot;怎么了?&quot;

    阿宝说:&quot;这棵树……好像想压制我。&quot;

    印玄沉吟。想要压制阿宝,说明树本身已经长出了灵识?莫非那日遇到的妖就是桃树妖?但是……那个妖给他的感觉与这棵树又非全然一样。

    忽地,连静峰拔剑出鞘,出手如电地斩断了一根想要接近商璐璐的桃枝。

    与此同时,商璐璐脚下的地面一软,人陷入半截,连静峰伸手去抓,额头就被树枝抽了一下。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阿宝与印玄欲出手相救,巨树上的桃花便纷纷扬扬地落下来。那花瓣如星辰、如火花、如萤火虫,竟是亮着的。

    一片片,美如幻境。

    阿宝满脑子想着这东西落在脸上会不会长包,正要挥手扫开,眼角瞥到印玄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乎在发呆。

    &quot;???&quot;

    阿宝扯了他一下:&quot;祖师爷?&quot;

    印玄侧头看他,目光温柔如水:&quot;如此一生,倒也值得。&quot;

    阿宝:&quot;……&quot;

    是中了幻术吗?

    阿宝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一手揽过印玄,将人挡在后面,一手设下结界,包住两人。桃花瓣落在结界外,很快没入地中,消失不见了。

    另一边,连静峰单手拄剑,脑袋低垂,静立在漫天的花瓣雨中,不知是睡是醒。

    其他三人里,唯有商璐璐与阿宝一样左顾右盼。

    只是,她身不由己地站在阿宝的对面,喉咙被一个月白长袍,石青马褂的男子扣住。那男子偏着头,看她时目光缱绻,如情人呢喃;向阿宝望来时,神情转换,满眼的恶意比那桃花瓣儿更扎眼。

    阿宝情不自禁地喊出了那人的名字:&quot;郭宛江?&quot;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