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七章
    阿宝长着一张讨喜阳光的脸,成为尸帅之后,平常看着也与常人无异。但是,一旦煞气萦身,那统领千万僵尸的凶悍霸道便浑然天成,莫说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鬼魂,就是修为数百年的妖魔,也不敢轻撄其锋。

    朱美翠当即吓得瑟瑟发抖,缩在角落里动也不敢动。

    阿宝缓缓走到她跟前,手指在她额间一点。

    焚烧般的灼热透过手指,传到她体内。她痛苦地□□出声,魂体忽隐忽现,竟是魂飞魄散之兆。

    商璐璐惊诧地看了连静峰一眼。

    后者面色凝重,放在身侧的手似要动作,却被印玄拦住。他波澜不惊地站在房间正中,如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阿宝的手指仿佛要插|进她的脑袋:&quot;搜魂咒极霸道。一经施展,被搜魂的鬼体轻则失魂落魄,重则魂飞魄散。而你辛苦掩藏的秘密依旧藏不住。即便这样,你还要负隅顽抗吗?&quot;

    朱美翠缩成一团,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仿若痴傻,只是阿宝一动,她下意识地就会产生反应,显然并非失去意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看她的样子,阿宝心中已有了答案,如果凶手真的是郭宛江,她何至于惧怕至斯?自己说的道理,她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凭着一腔母爱,不肯亲手丢下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阿宝缩手,在她身上贴了一张定魂符,依旧收回锁魂袋中。

    搜魂咒的确对鬼体有所损伤。朱美翠虽有包庇之嫌,却不是罪大恶极,既然知道了想知道的,也不必非要她受罪。

    这厢事了,那厢也收了涌动的暗潮。

    连静峰转身坐到沙发上,商璐璐暗暗松了口气。

    一无所知的阿宝收回煞气,神情自若地转回来,捋了一遍思路,缓缓道:&quot;朱美翠一家人有共识:陈杰是杀人凶手。以此为基点,推敲整件事,应该是这样的——&quot;

    &quot;陈杰奸杀邱敏,与父母一起埋尸后院。之后,老村长送他回校读书……咦?老村长死亡时间在三月二十几日,前后都不是放长假的时间。陈杰和邱敏两个学生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常乐村?&quot;一时想不通,只好搁置,他继续说,&quot;总之,后来发生的事,我们已经猜到了。村长坚持为邱敏、郭宛江举行冥婚,也是为事发做准备吧。就像现在这样,圆上逻辑圈,找人顶罪。&quot;

    商璐璐听完只有一个感想:&quot;所以整件事和郭宛江一点关系都没有?&quot;

    阿宝说:&quot;目前看来,的确。冥婚与罪名,都是村长一家人硬塞给他的,他本人一定不愿意。不然,邱敏的灵位也不会裂开……这么说来,郭宛江的确还在郭庄。&quot;顿了顿,&quot;突然不想知道村长家的破事儿,我只好奇郭庄到底藏着什么秘密。&quot;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但脸上的表情是一致认同的。

    阿宝提议:&quot;我们假装不知道陈杰是凶手,找郭宛江问情况吧?&quot;

    其他人:&quot;……&quot;还有这种操作?

    商璐璐说:&quot;我还好奇郭宛江和陈孟友其他的信说什么?&quot;

    连静峰与印玄没作声,阿宝大力点头:&quot;干脆我们先去村长家借阅信件,再去郭庄,反正顺路。&quot;

    他们故意找了个黎奇不在的时间,在前台留言&quot;有事外出&quot;,便匆匆收拾行李,从王家镇折返常乐村。

    走之前,阿宝还开玩笑说,找找村长的下落,跟他们父子一起走,谁知上山没多久就看到村长略显伛偻的背影。

    阿宝向其他人打了个&quot;先走一步&quot;的手势,披上隐身衣,悄悄追了上去。

    村长沉默地走了段路,阿宝跟得郁闷,往前跑了一段,突然听到后面发出一声火山喷发般的怒吼:&quot;小王八蛋,你走那么快干什么!&quot;

    阿宝吓了一跳,正想还嘴,就看到一个瘦猴精从灌木丛里窜出来,蹦跳到他面前,抱怨道:&quot;你腿脚太慢了,我一个人走,早就到家了。要不我先回去,你自己走着。&quot;

    村长一把扣住他的手腕:&quot;你阿爷怎么死的,你忘记了?还敢一个人在路上走?&quot;

    瘦猴精就是陈杰。他露出不以为然地表情:&quot;阿爷年纪大了,自己掉池子里淹死的,关我屁事!你别这么迷信,我要先回去看电视!&quot;

    村长轻拍了两下他的后颈:&quot;你阿爷你妈才走了几天,你还有心情看电视?&quot;

    陈杰忍不住吼回去:&quot;我不看电视他们也活不过来!人死都死了,我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想的。我反正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要过得开心快活,那他们也能安心上路了呀。&quot;

    村长气得直哆嗦,陈杰趁机甩了他的手就跑了。

    阿宝在旁边看着,也不得不感慨:恶人自有恶人磨。

    和村长一道回到家时,天色已暗。

    村长与陈杰在厨房里煮面吃,阿宝趁机看抽屉,翻了一圈没找到,又将朱美翠叫出来——只要不是逼问邱敏的死因,她都很配合。

    阿宝猜得不差,那厚厚的棉被里还卷着一沓郭宛江与陈孟友往来的信。

    阿宝拿着信,出门找祖师爷。出门前,那父子仍无所觉地坐在厨房里,一个抱怨面难吃,一个骂小王八蛋,有的吃还嫌,绝口没提从前煮面那人,也不知站在厨房门口偷看的朱美翠心中是何感想。

    因不想让村里的人发现他们回来,便不好去鑫海宾馆。

    阿宝提议去罗亮家。

    死了人的房子,多少有些避讳,就算有其他想法,也要等外头舆论平息之后。果然,罗亮家保持着他们最后一次离开时的模样。

    阿宝进屋开灯。

    白炽灯明亮的光线将屋内照得一览无遗——椅子都凑不齐四个人的数。只好去了卧室,勉强都有了一席之坐。

    阿宝兴奋地搓了搓手,开始翻信。

    两人早期的信,大多被村长拿给他们看了,余下的几封都是郭宛江用这般口气写的:

    相别数日,如隔数秋。所赠折扇,日日随身,何时得其主人归?

    日夜思念,无一刻停。何日复行云雨事?切切盼归。

    ……

    陈孟友的回复含糊得多,基本是用不同的说辞来表达同一个中心思想:父亲在郭庄当老师,家中无人照料病重老母,自己要尽孝道,暂时不能回去,但是我的心和你是一样的。

    阿宝震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quot;郭宛江和陈孟友才是恋人关系?&quot;

    难怪村长将这些信收起来。一旦它们曝光,不但推翻了郭宛江为爱杀人的说法,还证实了他家祖先搞|基。

    更令人震惊的还在后面。

    陈孟友的一封信说:玉如知道了你我的事情,怎么办?

    郭宛江回复:她不是喜欢你吗?你哄哄她就好了。

    陈孟友又说:她说她喜欢的是你,想与你在一起。

    郭宛江连写三封信答复此事。

    先怒斥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随后写信说,先不要激怒她,试探她的口风,是真心还是要戏耍他们;最后直接同意了这件事。

    阿宝目瞪口呆:&quot;所以,她是插足进来的?&quot;

    怪不得郭宛江要陈孟友监视邱玉如,原来她是勒索犯。

    印玄读的一封信,第一次出现了第四个人——

    陈孟友写信给郭宛江:邱玉如还要我与喜鱼成亲。

    阿宝看的头昏脑胀:&quot;邱玉如这是瞎搞事情啊!&quot;给情敌包办婚姻来铲除情敌的做法也是666。

    最后一封信是郭宛江告诉陈孟友,父亲过世,他要继承家业了。想必后来的他成了家主,自然不必关在家中,与陈孟友的往来也不再限于书信。

    阿宝读后感只有一个:&quot;如果邱敏真的是邱玉如的转世……郭宛江想杀她简直有理有据!比不靠谱的冥婚靠谱多了。&quot;

    村长要是早把所有的信拿出来,他可能已经被忽悠住了。

    印玄问他:&quot;接下来怎么做?&quot;

    阿宝受宠若惊:&quot;祖师爷听我的?&quot;

    印玄道:&quot;想法一致的时候,听你的。&quot;

    ……

    阿宝说:&quot;那你把想法写个小抄给我。&quot;

    小抄就是:

    夜探郭庄,问问郭宛江,你是不是以为邱敏是邱玉如的转世,所以恁死了她?

    当然,以上是阿宝阅读后归纳的中心思想。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