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六章
    结合四喜给出的消息,阿宝整理出两套方案。

    A方案被命名为“你来追我呀”:佯作离开,引蛇出洞。如果黎奇真的有问题,一定又会整幺蛾子。

    B方案名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访郭庄。不管对方是人是妖是鬼,统统拿下,彻底掀老巢。

    阿宝赞成A,商璐璐和连静峰选择B,决定权落在年纪大、辈分高、一人顶两票的印玄手里。

    阿宝用眼神向他暗示:从门派到立场,他们才是一伙的。

    印玄说:“我选B。”

    呵呵,男友都是别人家的!分手分手分手!

    阿宝回身就准备分行李。

    印玄慢悠悠地说:“我来抓人。”

    ……

    阿宝乖巧地坐回原位,冲他露出体贴贤惠的微笑。

    去郭庄,把人一锅端了,的确是釜底抽薪的好办法。

    虽然祖师爷一直说对方的实力未成气候,但阿宝还是多要了一天的时间,待在房间里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炼制黄符。

    送上爱心符咒的时候,阿宝不忘酸溜溜地说了一句:“可能成分不太好,将就着用吧。”

    印玄道:“嗯。”

    居然“嗯”。

    阿宝狠狠地咬笔杆。

    印玄说:“那以后每天加练一百张。”

    ……

    阿宝用笔杆捅自己的喉咙:要你多嘴!

    一行人整装待发,正要坐电梯下楼,缓缓打开的电梯门后,露出了村长寒气逼人的脸。

    视线交错的刹那,双方都是一怔。

    村长及时调整表情,挤出了瘆人的亲切笑容:“你们上哪儿啊?”

    阿宝抓着印玄的胳膊,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贫穷。”

    其他人:“?”

    阿宝啧啧有声:“不然怎么可能惊动高贵的村长大人亲自来扶贫?”

    村长心理活动有多激烈,不得而知,但表面的笑容完美无缺:“我知道你们一直在靠自己的力量查案子,我很欣赏。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要有这种不畏强权、不怕困难、寻求真相的干劲。作为常乐村长,我要帮助你们,我责无旁贷。”

    商璐璐耿直地说:“派出所还没放出你儿子吗?”

    村长脸颊重千斤,差点挂不住笑,嘴唇抖了抖,才说:“所以,我们一定要联手阻止冤假错案的发生。我家里还有一些东西,能证明郭宛江和邱敏前世的关系,你们可以看看。”

    明知村长的目的是给孩子脱罪,但阿宝他们的确想用郭宛江的生平来推敲郭庄的秘密,两者一拍即合。

    重新回到房间,村长从皮包里拿出一沓牛皮信封。

    阿宝等人各自接过,取出里面的信。那纸张的质感细腻光滑,显然是手工竹纸,过了百年依旧不黄不霉,与郭庄藏书阁里的书本一模一样。

    牛皮纸中的信,都由郭宛江写给陈孟友。

    起先几封,像是微信好友的日常聊天,具体分三类:一是抱怨西席——陈孟友的父亲管得紧,整日里读书,十分无趣;二是写书的读后感;三是闲聊自己的生活。

    唯一叫阿宝在意的是,郭宛江曾在几封信的最后提到一个叫邱玉如的人,问陈孟友,她又做了什么,最近如何,还说继续监视。

    阿宝看的时候,村长就在旁边盯着,见他读到这一段,立刻说:“邱玉如就是邱敏的前世。郭宛江被关在家中出不去,才让陈孟友帮忙照看邱玉如。三人的关系一目了然。”

    阿宝就是看不得他得意:“长得一样,也不见得是前世今生。”

    村长又拿出一沓用报纸裹住的信,是陈孟友写给郭宛江的。这些信有的发黄、有的发脆、有的发霉,许多纸张都破破烂烂,字迹也模模糊糊,只能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边看边猜。

    与郭宛江写信时的随心所欲不同,陈孟友的每封信都写得十分考究,可说是斟字酌句。尤其与郭宛江的信连读,就能推测出他们平日相处的模式。

    郭宛江说:园子里的桃树结果了,你从狗洞溜进来,我们一起摘桃子吃。

    陈孟友说:我去后门等着,你让下人摘了桃子,赏我几个就好。

    这个“赏”字,绝对不是开玩笑,而是正儿八经的说法。

    陈孟友还经常劝他好好读书,讨郭父欢心,继承家业。对邱玉如的事,也有回复,却极简练,只说今日又见了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看起来气色尚好;或是她今日如何问起你,我又如何回答。

    的确表现得像为小情侣牵线的好朋友。

    可阿宝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违和感。

    一个真正在谈恋爱的人,难道满足于第三者口中的恋人消息吗?既然郭宛江能够与陈孟友通信,甚至明目张胆地提及邱玉如,那为什么不干脆带话给对方呢?却用“观察”“监视”的手段?

    村长一口咬定邱玉如是邱敏的前世,因此郭宛江才杀了她,想要做一对鬼夫妻,还怂恿阿宝以大师的身份出面,将这件事曝光给媒体,向派出所施压。

    阿宝不置可否,反过来要他将信留下来。

    村长以祖传之物,不能流落他方为由,拒绝了。

    印玄问:“你知道他们三人的结局吗?”

    村长说:“郭宛江遭遇意外,英年早逝……之后邱玉如不知所踪。我祖宗依旧留在常乐村。”说完,他又催促阿宝作证,去向派出所施压。

    阿宝“十动然拒”。

    村长拂袖而去。

    阿宝放出朱美翠,让她去偷他丈夫带来的信。

    朱美翠起先不肯,后来受不住威胁,又觉得老公都肯将信给他们看,偷过来也不是大事,便悄悄去了。只是,她不是鬼使,不会用符的技巧。村长刚出电梯,她就现出形来,将村长吓得屁滚尿流,直接昏了过去。

    朱美翠原本还想与他叙叙旧、通通气,见状只好匆匆捡起信回去了。

    阿宝对她的识相很满意,特意给了她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朱美翠转头就去找自己的丈夫。

    商璐璐有些担心:“她会不会和罗亮一样失踪啊?”

    阿宝说:“放心,我封了一道煞气在她的体内。”

    这种法术是搜魂咒独家衍化版。使用搜魂咒用的是自身的一魂一魄,对施术者有极大的风险。阿宝用自身的煞气,虽然感应稍弱,但大大减低了风险,如果朱美翠遇到危险,煞气还能立即反击。

    对阿宝勇于创造与实践的行为,印玄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商璐璐将那一沓信拿在手里,仔细翻看:“这些信我们不是都看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偷过来?”

    阿宝将信一封封地展开,按落款的时间排列,然后得出规律:

    郭宛江与陈孟友闲聊互动的信,大多是丙申年;郭宛江提到邱敏的信都是戊戌年。

    中间足足差了一个丁酉年。

    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信?

    还有,郭宛江戊戌年的信有六封,而陈孟友戊戌年的回信只有两封。而且根据日期排列后,一来一往的话题还不能完全对上。

    很显然——

    “信被删选过。”

    谁删选的?

    村长么?

    为什么删选?

    因为其他信隐藏着村长不想被他们看到的信息?

    如果真是这样,村长走的这一步棋可太臭了。

    商璐璐看着阿宝兴奋地闪闪发亮的眼神,忍不住说:“我们是不是偏离主线了?”一开始是主持冥婚,后来变成追查连环凶杀案,现在竟然探究起郭庄来了。

    阿宝说:“我有个预感,我们遇到的所有事,都和郭庄有关。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黑手,一直将我们的注意力推向郭庄。”

    像是为了证实他的猜测,黎奇在外面用电话通知他们:“陈杰被放出来了。”

    很快,放风回来的朱美翠也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她喜滋滋地说:“警察已经搞清楚了,邱敏的死跟我儿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阿宝盯着她,缓缓道:“有种法术,可以搜索鬼魂的记忆。”

    朱美翠笑容倏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