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五章
    居然与死人过不去!这么迷信的爆料,必须让科学的化身——王警官知道。

    阿宝怂恿黎奇报警,让村长好好感受一下唯物主义者爱的教育。

    王警官也觉得村长太荒唐,举报内容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立马赶过来开展教育活动。

    村长当了这么多年的常乐村一把手,自然有两把刷子。王警官一进门,他就拿出证据,震住场上所有人。

    他拿出来的,是一张泛黄的老相片,相片上两男一女,有三个人。

    阿宝一眼认出了其中两个:邱敏、郭宛江。

    冥婚新郎与新娘跨越千年的结婚照……没看出来呀,村长一把年纪,竟然藏着这么出神入化的ps技术!

    村长见其他人不说话,缓缓开口道:“大师见证过郭宛江与邱敏婚礼,肯定认识这两个人吧。”

    阿宝给王警官摇旗呐喊:“年纪相差一百多岁的郭宛江与邱敏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这件事,完全体现了现代科学的进步与发展。”

    王警官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村长说:“大师是专家高人,肯定懂得什么叫轮回。”

    阿宝呵呵冷笑:“村长又传授新词汇了啊?真是诲人不倦。你上次教的‘后悔’我还在揣摩呢。”

    村长适时地展现出非同寻常的厚脸皮,假装没听见,自顾自地继续说:“你一直想知道我极力促成邱敏与郭宛江冥婚的原因,就是这个!他们在一百多年前就是一对恋人,邱敏会死在郭庄,一定是阴魂不散的郭宛江想和转世后的她团圆。我是成人之美啊。”

    乱拳打死老师傅。

    不得不说,村长这一招,的确打了阿宝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印玄指着照片上的第三人:“他是谁?”

    村长说:“是我们家的老祖宗,叫陈孟友。”

    印玄说:“看三人的站姿,陈孟友和那位女子更亲近些。”

    其他人立刻拿起照片仔细端详。

    的确,照片上的三个人,陈孟友与郭宛江站一排,那女子站在两人的前面,更靠近左边的陈孟友一些。

    村长说:“一百多年前讲究男女大防,郭宛江和邱敏两人还没成亲,在外人面前自然要避嫌。陈、邱两家的祖上有亲戚关系,反倒好些。”

    王警官说:“你这张照片的真伪我要拿回去鉴定一下。”

    村长陪笑道:“当然当然。如果照片是真的,是不是说明我儿子无罪,您把他给放了?”

    王警官与陈杰有接触,就一个前熊后孬的龟孙子,连带对他老爹也没什么好感:“一百年前的照片想定一百年后的案子,是您没睡醒呢还是我在做梦?”

    村长瞬间变了脸色,恶声恶气道:“邱敏那□□被郭宛江玩死了,那是她自己放荡不检点,跟我儿子有什么关系?我跟你讲,我是懂法律的。你没证据,你告不了!我儿子要是在派出所受了委屈,你们整个王家镇都别想好过!话我放这里了,明天一早我就去接我儿子出来,你要是不放人,我就去上访!市里省里……我哪里不敢去?不信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我还整不了你了!”

    早已见识过村长变脸绝技的商璐璐、阿宝在旁边嗑瓜子边欣赏:就是这个粗暴流氓feel!

    村长气冲冲的走后,王警官突然问了一句:“你们透露过邱敏的验尸情况?”

    其他人齐齐摇头。

    王警官心里有了数,带着照片,精神抖擞得去了。

    商璐璐问:“王警官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阿宝说:“村长如果真的和邱敏之死毫无关系,他怎么知道她生前遭遇的不幸。毕竟,邱敏尸体的外表看不出被侵犯的痕迹。”

    黎奇提出新的思路:“会不会是村长发现尸体的时候,邱敏身上没有穿衣服,或有伤痕外露。村长怕有碍观瞻,才后来穿上的?所以他知道邱敏身上发生的事。”

    阿宝点头道:“也是个思路。”

    黎奇走后,阿宝冲其他人招手:“来来来,现在轮到讨论黎奇了。”

    其他人:“……”

    要破案,光讨论是讨论不出结果的,必须寻找新的证据。

    阿宝翘着二郎腿,对着天花板看了半天,最后一拍桌子站起来:“只要证人到案,一切谜团都能解开。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邱敏或郭宛江!”

    商璐璐说:“不是搜不到吗?”

    阿宝说:“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找鬼差。”阿宝顿了顿,对着印玄眉毛一抖,笑得得意,“正好我有个关系户。”

    这位关系户,就是当年阿宝三大鬼使中担任管家角色的四喜。后来他奋发图强,考上鬼差,跳槽去了地府,算是励志鬼使的典型。

    阿宝能去地府排泄煞气,他居功至伟。

    阿宝娴熟地给关系户点蜡烧纸……

    没多久,一个精神抖擞的白衣鬼差就喜滋滋地从地府出来,见面就给了阿宝一个大大的拥抱:“大人!我好想你啊。”

    阿宝顺手给了他一沓“有滋有味符”。

    四喜看也不看地揣入怀中:“大人,你又惹了什么麻烦吗?”

    “……”阿宝说,“给你个机会,重新说一遍。”

    四喜十分识趣地说:“又有什么麻烦找上门了吗?”

    阿宝直接掠过前因后果,颁布要求:“帮我搜个魂。”报出郭宛江的生辰和忌日。

    四喜摇了摇招魂铃,没找来人,眉头微皱。一只手悄然放到身后,默默地算起。

    阿宝期待地望着他:“找到了吗?”

    四喜说:“不好找啊。”

    阿宝又拿出一把“有滋有味符”。

    四喜一脸失望地说:“大人,没想到你还有存货!”却没有给我。

    阿宝说:“总要防备你坐地起价啊。”

    “大人,你真是太小瞧我了,我……”见阿宝伸手要将符抢回去,他立刻身体一缩,倒着跑回地府通道。

    阿宝目光追着他,忽然瞧见那地府通道的入口处,钻出一只牛角,还没看真切,就被四喜用身体挡住了。

    四喜消失了几分钟,又风风火火地跑出来:“找到了!他在郭庄!这笔生意可不便宜啊,大人给我的伴手礼全送出去了。”

    两手一摊,目的明显。

    阿宝只好冲印玄伸手,印玄就给了两张。

    阿宝有点不好意思:“数量是少了点,以后我……”

    “没关系,质量好啊!”四喜高高兴兴地收入怀里。

    不知道是否错觉,阿宝觉得,自己先前送的那两沓,四喜是随手揉着塞的,这两张是当作支票一样,平平整整地贴身放进去的。

    四喜说:“大人,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去巡逻了。地府最近事多,我不能久留。”

    阿宝心里有点堵,也想给他添点堵:“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只牛角,那样子有点像神屠。”

    四喜“扑哧”笑出声:“神屠本来就长得土里土气的,像头牛啊。刚刚那是我的上司——牛头。郭宛江在郭庄,就是他告诉我的。”

    地府入口突然阴风阵阵。

    阿宝吸了吸鼻子,说:“我一直以为牛头马面已经是地府的基层,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地下室。”这么想想,心情豁然开朗,突然就不堵了。“你有事去忙吧。我有事再找你啊!”

    四喜心不在焉地答应一声,急匆匆地回了地府。

    阿宝正要回去,临转身,突见准备关闭的地府通道震荡了一下。

    阿宝:“?!”

    他紧张地看向印玄:“你刚才……有没有看到?”

    印玄若有所思地说:“没有。”

    阿宝说:“……我还没说看到什么。”

    印玄说:“都与我们无关。”

    ……

    也对。

    阿宝又给四喜点了根蜡,聊表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