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二章
    离明天还有六个小时,没到后悔时间的三个人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饱饭。

    虽然愤怒离席的村长没有结账,但阿宝从他那儿骗来……赚来的钱,买单五十次还绰绰有余。

    阿宝提议饭后散步。

    商璐璐识相地表示自己吃撑了,要找个地方躺躺,大马路不合适。

    接收队友祝福眼神的阿宝,高高兴兴地牵着印玄出门。

    鑫海宾馆东面三十米的民安桥,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老石拱桥,桥下溪水潺潺,溪边花草芬芳,四舍五入就是一座野生公园,实在是牵手约会的好地方。

    阿宝先勾住印玄的小指,过了会儿,手指不安分地移动,慢慢探入那干燥温暖的掌中,握了个结实。安分不过两三分钟,他手指微抬,正要进一步换姿势,对方的手就缩了回去。?!

    维持着握手的姿势,阿宝委屈地停住脚步。

    印玄脚不停,头不回,只是漫不经心地伸过手来,扣住他的手掌。

    手指与手指的纠缠,仿佛替代了肢体,完成了最亲密的姿态。

    感受交融的手温,阿宝心里甜丝丝的,手臂轻轻地晃起,宛如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子。

    如果他们的爱情有保质期,一定像他的生命周期那么长。

    民安桥在望。

    阿宝正打算略尽导游之谊,说一段桥的典故,就听印玄说:&quot;你布置个结界,将这座桥藏起来试试。&quot;

    ……

    阿宝说:&quot;桥是村民的,我个人藏起来不太好吧?&quot;

    印玄指着路边的石头:&quot;或这块石头。&quot;

    阿宝暗暗比划了一下大小,弯下腰,飞快地将石头抱在怀里用衣服裹住,然后无辜地望着前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印玄:&quot;……&quot;

    等阿宝拖着沉重的脚步,精疲力尽地跟着印玄回到宾馆,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

    商璐璐坐在大堂,等成蜡像,阿宝经过时,都没有注意到那里是个活人,直到她发出了幽幽的呼唤声:&quot;前辈。阿宝。&quot;

    本以为自己这四小时过得煎熬,没想到她比自己更憔悴。

    阿宝吃惊说:&quot;你又怎么了?&quot;

    商璐璐&quot;哇&quot;的一声哭出来:&quot;掌门被抓走了。&quot;

    阿宝:&quot;……&quot;贵派的风水有没有请人看一下。

    商璐璐催促两人上路,具体边走边说。

    事情要从三个半小时前,也就是七点说起:

    连静峰抵达常乐村,与商璐璐会合后,见天色尚早,提出夜探郭庄。商璐璐坚持同行。连静峰改变主意,打算踩个点就走,谁知一入庄,两人就遭遇了偷袭。

    阿宝惊讶地问:&quot;偷袭?&quot;郭庄开启了新的探索模式吗?

    商璐璐说:&quot;对,有人抓我。掌门为了救我,和那人打了起来。他们的速度太快,我根本帮不上忙,没多久,两人都消失了。我在庄里找了很久,什么都找不到!&quot;

    她回来又找不到阿宝,等待的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见她情绪几近崩溃,阿宝拍肩膀安慰:&quot;连掌门这么暴力……火爆强力,一定是对方吃亏。&quot;

    商璐璐吸了吸鼻子:&quot;我们要把掌门救出来。&quot;

    阿宝拍胸脯保证:&quot;我刚学了一个结界,特别厉害,一会儿给你展示一下。&quot;

    印玄赞许:&quot;好。&quot;

    ……

    祖师爷等等,我只是口头安慰安慰小姑娘啊。

    阿宝冲他拼命地眨着眼睛。

    印玄说:&quot;实践课优秀的话,作业成绩可以忽略不计。&quot;

    阿宝:&quot;……&quot;要是这么说的话——

    郭庄老鬼,来战!

    又是半夜,又是郭庄。

    虽然悬在空中的月光让阿宝充满力量,但是,作为从小看着&quot;月黑风高杀人夜&quot;长大的一代,这种气氛一点都不美好。

    商璐璐此时已经收住了眼泪,眼神变得极为坚韧和镇定,仿佛面对千军万马,也能一往无前,视死如归。

    阿宝嘴里嘀嘀咕咕念念有词:&quot;我家乡没有男朋友等我回去娶。&quot;

    听得一清二楚的印玄:&quot;……&quot;

    &quot;就算干完这一票,我也没到退休的年龄,并不打算收手。&quot;

    &quot;我和老爸的心结早八百年就已经解开了,早已过了时效。&quot;

    印玄终于忍不住打断他:&quot;家乡没有男朋友,那别的地方呢?&quot;

    阿宝觉得推倒了所有电视剧小说套路中的flag,心下稍定,微笑着回答:&quot;只有眼前这个。&quot;

    印玄满意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今夜的郭庄憋闷得叫人喘不过气,空气是粘滞的,每吸一口气,都像用尽了全力。

    商璐璐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脚迈出去,仿佛踩在棉花里。

    印玄突然伸出手指,顶住她的后背:&quot;屏息放松。&quot;

    清冷的声音如一道微风,吹散了商璐璐周遭的窒闷。她依言屏息后,原本压制、影响自己的不适感瞬间消失,重新活了过来。

    阿宝挡在她身前,向着笼罩在黑暗中的郭庄,高声道:&quot;是英雄好汉就出来堂堂正正的决斗!躲在后面偷偷摸摸地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quot;

    清幽的香风来袭。

    细小的桃花瓣随风而来,纷纷扬扬地散落在地,连成粉红地毯,引出一条路来。

    阿宝伸出一脚,无畏地踩了上去。

    商璐璐走在中间,印玄断后。

    花瓣路的尽头亮着微光——

    那桃花盛开的桃树林,不知被何人挂了数百颗拳头大小的灯笼,一点点烛火在细棉纸中闪烁,仿佛是漫天星辰坠落人间。

    铺路的花瓣重新滚动起来,在他们的脚前聚拢成字:以人换人。

    阿宝来不及说话,商璐璐已经冲了出去,双脚重重地踩住第一个&quot;人&quot;字:&quot;我就在这里,你来换啊!把掌门放出来!&quot;语气慷慨激昂,神情悲愤交加,浑然不顾一切。

    阿宝正诧异,就见桃树们突然激动地摇晃,桃花纷纷落下,连成一片花瓣雨。

    花瓣雨滚动成环,形成一条直径与商璐璐的身高相仿的通道。

    眼见着商璐璐就要不管不顾地冲进去,阿宝扑过去将人拖住:&quot;亏了!别去!都没见到连静峰,算哪门子的买一送一……不是,以人换人?&quot;

    商璐璐愣了下,已然六神无主:&quot;那怎么办?&quot;

    阿宝冲着花瓣通道,大喊:&quot;换人的规则请你了解一下。起码双方人员到位,互相验明正身,确认无误之后,同时向对方走来。&quot;

    地上的花瓣翻滚,渐渐形成文字……

    印玄突然走到商璐璐身后,低声问道:&quot;闭上眼睛,凭直觉,指出那棵桃树的位置。&quot;

    他没有说哪一棵,可是举手时,她心里就有了方向——

    桃花通道向右九十度。

    毫不犹豫地,印玄右手向虚空一引,缠在商璐璐腰际的软剑自发地舒展开来,跳入掌中。

    软剑挺得笔直,剑尖遥指那桃花深处。

    清脆的剑鸣如战斗的号角,刚吹响,便如千军万马蓄势待发。

    满地、满树的桃花瓣忽然翻滚汹涌,如掀滔天巨浪,密密麻麻地扑向阿宝等人。

    阿宝娴熟地布下结界,将己方人马全都隐藏起来。

    与此同时,印玄的剑已经劈了出去。

    虽然,剑不再是赤血白骨始皇剑,但人依旧是那个鬼神宗传人、御鬼派与通神派的祖师!

    空气仿佛被碾碎,一棵开满桃花的巨树展现在眼前——只是一眨眼,树再度消失,而前方的地上,多了一个伤痕累累却神采奕奕的持剑青年。

    &quot;掌门!&quot;

    欢呼雀跃的呼唤声中,夹着一道闪电,转眼间,从阿宝这头划到了青年那头。让阿宝发出由衷的叹息:&quot;女大不中留。&quot;

    连静峰安抚好她,前来与印玄、阿宝见礼,感谢援救之情。

    阿宝揶揄道:&quot;有人想以己换人,我们啥都没帮上。&quot;都是过来人,谁还看不出商璐璐眼底的那点春波荡漾呢。

    连静峰再度向眼眶发红的商璐璐道谢,那平静的神色已然表明态度。

    阿宝暗暗替商璐璐心酸,却识趣地不再提这个话题。

    桃林虽美,不宜久留。

    四人立即下山回鑫海宾馆,刚到门口,就看到自己的行李被丢了一地,唯一幸免于难的是连静峰。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