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一章
    即使铡刀悬顶,也不放弃求生。

    阿宝提出上厕所的要求。

    印玄允。

    阿宝提包上厕所。

    印玄:&quot;?&quot;

    阿宝振振有词:&quot;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日子啊!&quot;

    印玄:&quot;……&quot;

    阿宝坐在马桶盖上,拿出包里的黄符,奋笔疾书。危难关头,人的潜能无限。曾经朦胧的、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答案忽然变得清晰深刻,恨不能化作蜈蚣,生出几十只手来。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过去,印玄终于敲响了厕所门。

    阿宝紧张得手一抖,笔划到了黄符外。

    &quot;我便秘!&quot;

    印玄仿佛叹了口气:&quot;后天再交作业吧。&quot;

    ……

    一阵冲水声后,阿宝笑嘻嘻地出来。

    印玄站在门口看他。

    糟糕!中计了!

    阿宝笑容慢慢地发干:&quot;今天就是那个‘后天’?&quot;膀胱在精神压力下,迅速运作起来。

    印玄轻轻抚摸他的脑袋:&quot;早点睡吧。&quot;

    温柔的祖师爷是极好看的——就是绝顶漂亮的无限加成。

    阿宝几乎要溺毙在他的目光中。

    记得有人问过,什么是爱情?

    有人这么回答:当他温柔注视你的时候,你满足得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阿宝不知道拥有全世界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他很满足。

    接下来的一切,恍如被人下了降头——乖乖跟着祖师爷进了房,上了床……

    第二天。

    印玄也很满足。

    两人躺到中午才黏黏糊糊地起来,商璐璐已经打了好几个内线进来。

    阿宝安排好今天的行程:

    先和祖师爷一起去郭庄老酒吃午饭,再去郭庄挖尸,顺便与祖师爷逛桃花林,享受浪漫时光,然后带祖师爷去阅览郭庄藏书,晚上回鑫海宾馆用餐。饭后在月光下散步。

    商璐璐提出组队申请。

    阿宝毫不犹豫地拒绝:&quot;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请你去做。&quot;

    商璐璐责任心爆棚:&quot;什么事?&quot;

    阿宝说:&quot;和黎奇一起去报警,并持续关注邱敏案子的后续进展。&quot;

    商璐璐疑惑地说:&quot;这件事黎奇可以单独做。&quot;难得有近距离学习传奇的机会,她不想错过。

    阿宝笑得意味深长:&quot;有些事可以单独做,也可以两个人做;有些事应该两个人做,但不能三个人做。&quot;

    ……

    终于领悟到问题核心的商璐璐自觉地拔掉了电灯泡的电源:&quot;那个,晚上村长请吃饭,还要我去吗?&quot;

    她不提,阿宝都忘了这件事:&quot;当然。总要有人理他。&quot;

    商璐璐:&quot;……&quot;

    今天依旧是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和煦的微风带来山野独有的草木清香,再心急的人闻着这股味道也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学习在大自然独创的情调中享受人生。

    经过一夜酣战的阿宝自觉后门被走得十分到位,印玄的身份已经从&quot;教导主任&quot;的那头滑到了&quot;男友&quot;的这头,作业什么的,完全不需要烦恼。

    他挺直腰板,神清气爽地走在山间小路上。

    前方的郭庄,往昔看起来诡异莫测、凶险万状,今日简直如AAAAA级景区一般闪闪发光。

    阿宝熟门熟路地穿过重重宅院,走入桃花林。

    回头见身后的印玄银发上沾了一枚桃花瓣,眼波流转间,漂亮得不似真人,他脑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一句:人面桃花相映红,这个男人我老攻。

    印玄看树影推算方位,到其中一棵树下。

    与其他桃树相比,这棵树枝叶凋零,精神萎靡,似有病入膏肓之兆。

    印玄说:&quot;挖吧。&quot;

    阿宝拍脑袋:&quot;……我忘记带工具了。&quot;

    印玄说:&quot;用雷轰符。&quot;

    ……

    雷轰符听起来很拉轰啊。

    阿宝咬着指甲作沉思状。

    印玄提醒他:&quot;第四天的作业里有。&quot;

    阿宝:&quot;……&quot;原来&quot;后天交作业&quot;的坑在这里等着。

    印玄也不急,站在一边,静默地看着他。

    无声的压力比有声的催促更叫人不安。

    阿宝低下头承认错误:&quot;祖师爷对不起,我没有好好做作业。&quot;

    头顶传来一声轻叹。没有责备,却比责备更让人难过。

    以前没有好好学,还能归咎于魂魄不全,如今连个像样的借口也没有了。

    会不会,在祖师爷的心里,那个曾从自己的三魂七魄中分裂出去的丁瑰宝更招人喜欢?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就透不过气来。

    一只手按在头顶上,轻轻地揉了揉。

    阿宝抬起头,正好对上印玄无奈的目光。

    印玄说:&quot;将符纸和朱砂笔拿出来。&quot;

    阿宝默默地递过去。

    印玄没有接,而是绕到他身后,一手将符纸按在桃树的树身上,一手握住他的手,轻轻落笔。

    咒纹在笔尖下渐渐成形,每一笔都像刻刀划过脑海。收笔的刹那,那咒纹便深烙在记忆里,睁眼闭眼都清晰可见。

    阿宝惊奇道:&quot;我记住了!&quot;不等印玄开口,自发地又画了一张。

    印玄眼里微带笑意:&quot;不错。&quot;

    阿宝兴冲冲地说:&quot;我试试。&quot;说着,退后一步,将黄符砸在地上,只听&quot;轰&quot;的一声,泥土果然比炸开一块,露出一个半米见方的小坑。

    见到坑,他才后知后觉地问:&quot;会不会伤到遗体?&quot;

    &quot;不会。&quot;印玄说,&quot;尸体并不是埋在这里。&quot;

    阿宝:&quot;?&quot;

    印玄向东走了十二米,树与树之间的一块空隙明显有翻土的痕迹。他摘下一根桃枝,在地上拨了几下,就露出一具尸体。

    尸体上贴了符,倒也不臭。

    但是……

    阿宝&quot;虚心求教&quot;:&quot;所以,根本不需要用到雷轰符吗?&quot;

    印玄难得地露出了一抹微笑。

    阿宝:&quot;……&quot;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被骗算什么?

    算真爱啊!

    印玄说:&quot;功课还是要做的。&quot;

    阿宝用力地点头。祖师爷说什么都对!

    印玄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阿宝按胸表决心:&quot;我保证好好学习!再也不会发生昨天这样连地府大门都打不开的事!&quot;

    印玄说:&quot;不怪你。&quot;

    阿宝感动得几乎泪如雨下。

    印玄说:&quot;通向地府的入口是被结界挡住了。&quot;

    ……

    阿宝:&quot;?!&quot;

    印玄说:&quot;那个村民听到的雷声,池子莫名蓄满的水,很可能是有人做法时形成的风雨。&quot;

    阿宝:&quot;……&quot;常乐村的水,果然很深。

    后来,与祖师爷一起逛桃花林的心愿还是达成了。

    阿宝跟着他在桃花树下转来转去、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quot;祖师爷,我们要转到什么时候?&quot;阿宝快认全林中的每一棵桃树了,&quot;这些树到底有什么问题?&quot;

    印玄说:&quot;有一个问题。&quot;

    阿宝好奇:&quot;什么?&quot;

    &quot;商璐璐那天遇到的巨大桃树在哪里。&quot;

    &quot;……咦?&quot;

    阿宝站在桃花林里,举目四望,远处的青山依稀可见,哪有一棵参天的桃花树鹤立鸡群?

    到下午三点左右,商璐璐和黎奇终于带着王警官到来。

    邱敏的尸体被带走。

    王警官知道他们要赴村长的饭局,委婉地暗示道:&quot;你们来村里这么多天,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吧?早点回家吧。正好我要回派出所,跟我一起走得了。村长的饭局少吃一顿也不是坏事。&quot;

    阿宝说:&quot;他还有尾款没有结清。&quot;

    ……

    这就没有办法了。

    王警官只好嘱咐他们,遇事别冲动,他明后天还要来村里一趟,有什么事等他来了再说。

    阿宝等人先下山,刚回宾馆洗了个澡,村长就亲自上门接人。

    对突然多出来的银发男人,村长有些警惕,口气不善地盘问起来。

    阿宝一言以蔽之:&quot;我的男朋友。&quot;

    村长:&quot;……&quot;

    到包厢吃饭,落座时,村长特意坐到商璐璐边上,与阿宝、印玄拉开距离。

    阿宝对他的识趣表示满意。

    大师有男朋友这件事,对村长产生了巨大冲击,消耗掉他所剩无几的耐性,菜还没上齐,就开始下逐客令,咄咄逼人地问他们什么时候离开。

    阿宝说冥婚结了一半,于心不安,想留下来寻求弥补之道。

    村长大手一挥:&quot;这个事你不用再管了。反正新娘送进了门,其他和你没关系!&quot;

    &quot;那尾款……&quot;

    村长直接甩了个厚厚的信封给他:&quot;这里发生的事,到了外面,不要乱说。&quot;信封里加了封口费。

    阿宝满意地收起钱,然后笑眯眯地说,常乐村桃花林真好看,想再多留几天。

    村长认为他出尔反尔,耍着自己玩儿,终于按捺不住,威胁道:&quot;大师应该知道最近村里不太平吧?外乡人待在这里更不安全,出了什么事,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quot;

    阿宝气定神闲地说:&quot;来之前买了保险。&quot;

    村长冷笑道:&quot;人都死了,要钱有个鬼用?&quot;

    阿宝说:&quot;就是鬼用啊。贿赂鬼差,投个好胎。&quot;

    村长拍桌子:&quot;大师是铁了心要多管闲事了?&quot;

    阿宝说:&quot;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也是为了维护我的商誉啊。&quot;

    村长盯着他,眼里的恶毒几乎化作实质的刀子,狠狠地扎过去:&quot;今天说的话,你们明天别后悔!&quot;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