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十章
    手背传来轻微的凉意。凭那熟悉的触感,阿宝第一时间就认定了来人的身份,满心的惊喜与委屈糅杂成复杂至极的情绪——饱含期待,又难掩幽怨。

    “专心。”清冷的嗓音如沙漠里的一道清泉,越发地惑人心神。

    阿宝脑袋里仅剩糨糊翻滚,心心念念都是:

    他来了。

    他才来。

    但他终于来了。

    仿佛意识到怀中人短时间内很难“清醒”,身后那人认命地摇响铃铛,咒语如涓涓细流,舒缓而清晰地流泻而。

    最后一个字脱口的刹那,天地间仿佛形成了极霸道的罡气,源于无形,来势汹汹,空气中出现一道细微的白色裂缝,犹如玻璃从中间碎开,起初是一小块,随即裂向四面八方,终至坍塌。

    银色的光屑翩然起舞,星星点点地闪烁着周围的美景。

    地府门户大开,露出一条幽深的长道,足以冻伤活人的凝寒阴气萦绕在入口处。

    阿宝眨了眨眼睛,终于将目光从眼前人的脸上“拔”出来,扭头看向刚才还心心念念的地府入口。不过两秒,他又回过头来,继续盯着那张脸,直到对方无可奈何地低头,亲了亲那微白的嘴唇。

    故作坚硬的表面一碰即碎,露出委屈巴巴的真面目。阿宝胳膊蹭了蹭身边的人:“祖师爷。”

    印玄轻轻地拍拍他的脑袋:“去吧。”

    阿宝恋恋不舍地走到交界处,不放心地回头:“我出来的时候,你还会在吧?”

    印玄点头:“会。”

    阿宝不放心:“不骗我?”

    印玄说:“我还没检查你的作业。”

    ……

    阿宝干笑:“你有重要的事,也可以先走。”

    印玄说:“你最重要。”

    阿宝:“……”其实是作业最重要吧。

    阿宝进入地府,很快排泄完煞气,磨磨蹭蹭地走出来,印玄果然留在原地等他,连站姿都没有变。

    树林中,月光下,一头银发如雪,一人俊美如画,若非那身无法忽略的“教导主任”气质,景色将何等曼妙啊!

    阿宝仰头叹息。

    回去的路上,阿宝以“常乐村外遇浮尸”为起点,“连环凶杀案”为线索,“郭庄传说”为悬念,“商璐璐失踪”为高\\潮,将自己的经历讲述得跌宕起伏,委婉地暗示劳心劳力的自己并没有空余时间做作业。

    印玄耐心地听完,摘出重点:

    “罗亮女友发现罗亮尸体的时候,你正在散步?”

    “……”

    “郭庄闹鬼的传闻是你在‘郭庄老酒’吃饭闲聊时听说的?”

    “……”

    “你原本不打算调查?为何?”

    阿宝说不出话来。

    回到鑫海宾馆时,商璐璐正站在大堂里打电话,看到他们进来,神色一怔,一双眼睛不知所措地左摇右晃,看上去极为不安。

    始终认为她回来之后言辞闪烁、内有蹊跷的阿宝忍不住上前一步,喝问道:“你在给谁打电话?”

    商璐璐呆呆地说:“掌门。”

    阿宝伸手,话筒就被递了过来,温柔又熟悉的女声传来:“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ed off……”

    ……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大佬。

    商璐璐看看他又看看印玄,小心翼翼地说:“这位是……”

    阿宝正要张口,就听印玄说:“不必再瞒他。”

    瞒她?

    他本来就不打算瞒呀。

    虽然自家的恋人是祖师爷,差着年份和辈分,听起来有些惊悚,但自己一向敢做敢当,怎么可能让恋人受委屈、藏地下?

    阿宝笑着摇头说:“祖师爷放心,我……”

    “哦。”商璐璐的应答声突兀地插|入,面上闪过如释重负的轻松,与印玄的目光对视时,明显交换了一个他们才懂的信息。

    阿宝:“……”

    求WiFi信号,他要搜索捉奸技能!

    商璐璐羞涩地看着阿宝:“其实,我和印前辈之前就认识了。”

    阿宝:“……”

    哦,之前就认识了……

    所以,我才是后来的那个多余的。

    印玄低头,看着突然伸过来死死抓住自己衣角的小爪子:“?”

    阿宝手指搓着衣角的布料,心酸地说:“再感受一下手感。”

    印玄将他的手从衣角上拉下来,然后在对方悲愤的目光中,默默地塞入手心:“这里的手感更好。”

    “!!!”

    阿宝如饮鸡血,将交握的手状若不经意地举在商璐璐的面前,扬了扬:“果然很好。”

    看他们感情这么好,商璐璐露出欣慰的姨母笑。

    半夜的大堂有些清冷。

    不战而胜的阿宝内心柔情似水,体贴地建议衣着单薄的商璐璐回房休息。

    商璐璐迟疑道:“我的房间不大,加上前辈,睡不下三个人。”

    阿宝:“……”躲过了个坎儿,没想到踏进了个坑!

    他缓慢地转头看向印玄:“我要解释一下……”

    印玄淡然地瞥了他一眼。

    阿宝立刻换了个口气:“要不您检查一下?”

    印玄说:“我知道。”

    阿宝松了口气,又提心吊胆:“您知道什么?”

    印玄说:“所有。”

    阿宝撇嘴:“那你说说为什么璐璐被抓又被放回来。”

    印玄竟然真得回答了:“我救的。”

    阿宝:“……”

    所以你们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话题越说越深奥,已经不适合曝露在大堂这样的公众场合,阿宝遂与印玄、商璐璐转移阵地。他又开了一个房间,就在商璐璐的对面。

    是个小套间,客厅的沙发正好有一把单人沙发、一把双人沙发。

    商璐璐自觉坐在单人沙发里。

    阿宝夹在两人中间,方便左右观察:“开始吧,你们的故事。”

    讲故事的人依旧是商璐璐。

    “在我到桃花林之前,都是真的。”她歉疚地看着阿宝,“之后,我在桃花林里走到了尽头。”

    阿宝忍不住嘲弄了一句:“‘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你找到了世外桃源?”

    商璐璐眨眼:“我看到了一棵非常非常高大的桃树。”

    阿宝问:“有多高大?”

    “三十多米高。”

    阿宝眨眼:“你确定是桃树?”

    商璐璐说:“它开花了。”

    “然后呢?”

    商璐璐说:“过了一段我也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我听到了前辈的呼唤声,转过身,就从那棵树下出来了。前辈告诉我你们在郭庄,我就来找你们了。”

    阿宝如鹦鹉一般重复:“‘前辈告诉我你们在郭庄’?”

    商璐璐舔了舔嘴唇,身体往后一缩,提前离开即将展开的修罗场。

    阿宝霍然扭头看印玄:“所以,祖师爷很早就到了常乐村?”怪不得电话打不通。

    印玄说:“你以为我真的放心留你一人?”

    修罗还没到场,场子就散了。

    阿宝喉结上下抖动了数下,吞下的口水几乎灌满了一个矿泉水瓶,还是没克制住眼角眉梢和唇边的笑意。“你什么时候来的?”

    印玄说:“比你早两天。”

    可说是非常贴心周到了。

    凉了几天的心终于在今天煮沸,阿宝放在茶几下的脚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你发现了什么?郭庄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印玄说:“暂时不知道郭庄隐藏着什么秘密,我只找到了邱敏的尸体。”

    提前抵达常乐村的印玄,一直在暗中调查。在罗亮发现村长家后院埋着邱敏尸体的那天晚上,他亲眼看着尸体被转移到了郭庄的桃花林。

    阿宝说:“你一开始就知道这桩冥婚有古怪?”不然何必特意来调查?

    印玄说:“接到委托后,我曾招魂,邱敏与郭宛江都未到地府报到。”

    这次阿宝是真正的吃惊了:“郭宛江也没有到地府报到?”邱敏新丧,情有可原,可郭宛江都死了上百年了,按地府章程,重新投的胎都已成年。

    他萌生了个脑洞,对商璐璐说:“那棵巨大的桃树会不会是郭宛江变的?”神异小说不都这么写吗?人死后,因为种种原因,突然基因突变……成了其他物种。

    商璐璐十分耿直地回答:“人死后变成鬼,又不是变成妖怪。”

    阿宝:“……”捧哏黎奇不在,段子都失去了应有的味道。

    他将印玄与自己的经历合并后重新排列,整理出思绪:“所有的疑问归结到底,就是一个:邱敏死后,村长为什么非要把她嫁给郭宛江。”

    商璐璐说:“也许我们能从尸体上找到答案?”

    夜太深,就算有答案,也要明天再寻。

    商璐璐识趣地回房睡觉,留下单方面以为久别重逢的一对恋人。

    阿宝理直气壮地秋后算账:“我说璐璐回来之后为什么古古怪怪,还拖延时间,原来是想着怎么现编故事。这是不是你授意得?”

    印玄爽快承认:“是。”

    阿宝说:“如果不是今晚我打不开地府的门,你是不是还不打算出来?”

    印玄点头。

    阿宝十分生气:“我要发动冷战了。”

    印玄气定神闲地说:“冷战前,作业交上来。”

    ……

    先发制人、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的阴谋失败。

    阿宝瘫在沙发上装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感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