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九章
    女人心,海底针,一个晚上就变了。

    阿宝心如刀割:

    “你知道昨天晚上我是怎么过的吗?”

    “一夜没合眼,就怕你有个三长两短。”

    “整个郭庄被我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青石板都翻松了,插上秧就是良田。”

    “你又是怎么对我的?”

    “你竟然……”

    “我说。”最终,商璐璐在他谴责的目光中,低下头来。

    不过,她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偏头凝望门外的阳光,整理了一会儿思绪:“我是被突然拽出去的。那时候,我和你一样,正在看桌上倒下来的牌位。”

    这说明她当时的思绪还算清醒。阿宝继续听了下去。

    “出去后的一段时间内,我脑袋昏昏沉沉的,很混乱,很迷糊,直到眼睛被八卦镜反射的月光扎了一下,才清醒过来。我抽出扣在腰上的剑,发动攻击,不知过了多久,天就亮了,我一个人站在桃花林里。”

    阿宝忍不住打断她:“我见过八卦镜,就挂在第四进院落的树上,上面的确有剑痕。从那里到桃花林,中间隔着一进房子,你记得是怎么过去的吗?”

    商璐璐捂着额头:“不记得。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桃花林里,周围除了桃花,什么都没有……我往回走,路过这里时,听到了你们的声音。”

    商璐璐在天亮前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记忆会缺失?

    她为什么被毫发无伤地放了回来?

    原以为她的经历能捋顺线索,没想到依旧缺了关键一环。

    阿宝万念俱灰,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商璐璐宽慰他:“你不要这么快放弃,俗话说的好,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阿宝蔫蔫地说:“陆游的诗,哪里俗了?”

    “……”

    “而且他和唐琬不是山穷水尽了吗?哪来的柳暗花明?”

    商璐璐说:“不要这么悲观,说不定有转机?”

    “什么转机?”

    “贵人相助之类的。”

    “……”阿宝突然跳起来,“我想到了。”

    商璐璐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想到了什么?”

    阿宝说:“连掌门快到了。”

    “连掌门……掌门?!”她跳起来,随即想起身上的窘状及脚伤,又坐了回去,但脸上震惊难消。

    阿宝松了口气:“这么复杂的事情,交给连掌门再合适不过了。”

    商璐璐:“……”

    商璐璐神色复杂地问:“掌门为什么会来?”

    “担心你呀。”

    “但我已经没事了。”

    阿宝说:“不要随便立flag!”

    商璐璐:“……”

    黎奇终于在天黑之前,带着晚饭赶了回来。

    商璐璐跑去换衣服,余下两人边吃边聊。阿宝简述商璐璐昨夜的遭遇,听得黎奇目瞪口呆。很显然,这位推理小说作家也对这段经历寄予厚望。

    阿宝说:“根据小说套路,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黎奇很头疼:“牵扯到鬼魂,这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套路啊。到目前为止,我们连凶手是谁,目的是什么都搞不清楚。”

    阿宝叹气:“正确地说,我们连凶手有几个都搞不清楚。”

    商璐璐换完衣服回来,阿宝建议回宾馆。

    黎奇说:“你刚才问我小说套路,我现在有个想法。小说的主人公经常会因为各种原因留宿郭庄这样有奇怪传说的地方,如果我们住下去……”

    话没说完,阿宝已带着商璐璐走远,风里传来对方兴致勃勃地建议:“安排连掌门来住吧?”

    回到鑫海宾馆,前台有村长的留言,请阿宝和商璐璐五号吃晚饭。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正想找案子的突破口,突破口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阿宝问:“今天几号?”

    前台答:“四号。”

    “……真是个好日子。”他莫名地感觉到了亲切。

    一天的时间,也许连掌门能赶上。

    阿宝对连静峰的到来,充满了期待。

    商璐璐拖着沉重的脚步回房,正要关门,就被一只手挡住。昨夜的经历让她有些草木皆兵,手下意识地抽出剑来。剑身舞动,反射廊灯,照亮阿宝无辜的脸。

    阿宝眨了眨眼,默默地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商璐璐说:“你房间几号?”

    阿宝侧头看了看门边的房间号:“6026。”

    “……”商璐璐说,“这是我的房间。”

    阿宝可怜巴巴地说:“村长订的房间被我退掉了,重新入住就得自费。”

    商璐璐瞪大眼睛:“难道你缺钱?”

    如今的圈子里,谁还不知道阿宝原名丁瑰宝,是善德世家的继承人。而善德世家的资产……天天大手笔做慈善的人家,不存在“有没有钱”的问题,只有“有钱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阿宝换了个套路:“你不是要监督我做作业吗?”

    商璐璐说:“这种事不能靠你的自觉吗?”

    阿宝奇怪地反问:“如果我能够自觉,三元还会拜托你吗?”

    商璐璐:“……”竟无法反驳。

    她说:“如果你是担心我再出事,那我……”

    “你就能保证不再出事?”

    “不,我是说或,那我在你身边也没用。”商璐璐非常直白、毫不婉转地陈述事实,“昨天晚上,我就在你身边,同个房间里,一个屋檐下,还是失踪了。”

    阿宝:“……”清元派简单粗暴的作风,可说是方方面面、周周到到了。

    最后,阿宝还是死皮赖脸地住进了商璐璐的房间:“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被抓走绝不是巧合,一定还有后续。”

    商璐璐说:“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可能会后悔。”

    阿宝说:“只是一个晚上,明天连掌门来了,我就走。”

    商璐璐叹气:“你打算睡哪里?”

    阿宝给早已没电的手机充上电,然后缩在椅子里:“我坐在这里就行了,你睡吧。”

    商璐璐吃惊:“你昨天一夜没睡,今天又不睡?”

    阿宝说:“我不困。”

    “这样容易猝死。”

    别人是倾国倾城貌、多愁多病身,阿宝是想死死不掉的身:“没关系,我是关系户,鬼差是我小弟。”

    商璐璐劝了半天没劝动,终于放弃。

    等她躺下,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阿宝靠坐着发了会儿呆,见手机充到了百分之五十,伸手打开,打算玩游戏,界面突然跳出一个提醒:

    伟大的阿宝大人,排污时间到了。!!!

    阿宝惊跳起来,抓起背包,夺门而出!!!!

    被吵醒的商璐璐拔出剑就一顿乱劈!

    世间有神,有仙,有人,有鬼,有妖,有魔,也有僵尸。

    传说成为僵尸王,就能翻天覆地,无所不能。

    为了这个传说,多少神祇自甘堕落。

    上古神兽神屠,为了成为僵尸王,想法设法地制造僵尸;

    神将惑苍,化身大镜仙,藏身幕后,覆雨翻云。

    然而,那时候的他们绝想不到,自己兢兢业业搞事情,最后全便宜外姓。

    僵尸王的炼制失败了,但仅次于僵尸王的尸帅诞生于世。

    那就是——

    阿宝。

    顶上没有王,尸帅是最强。

    从此以后,阿宝不老不死不灭。

    只是,僵尸像药,好处多多,副作用也不少。最大的副作用是,自产煞气,污染环境,必须每个月排放一次。为了保护人间环境,地府开辟通道,确保煞气每个月都进入地府。

    原本地府的通道是固定的,但是考虑到世界这么大,阿宝还想走走看看,一个月的周期太短暂,随便出个国,就可能赶不回来。祖师爷与地府几经周旋,终于为阿宝拿到了等同鬼差的直通车待遇——无论身在何方,只要念咒语,就能瞬间接轨。

    但附加条件是,每个月只开放一天。

    如今,定期排放的那一天到了。

    阿宝在林间飞奔。地府每个月只开放一天,要是错过了今天,煞气又得熬一个月。那滋味,比憋尿更难受。

    他一口气跑到发现浮尸的池子边,从包里拿出一串铃铛,念念有词。

    “地府大门,开!”

    树静风止,四周纹丝不动。

    阿宝握着铃铛有一瞬间的茫然。手机上时间显示23点39分,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换地方了。

    他屏息,重新念咒。

    “地府大门——开!”

    依旧毫无动静。

    就在他失望之极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从身后绕过来,连铃带手得一同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