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八章
    村口遇到王警官。他逮着村民做调查,正问到近来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就听那村民说:“有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奇怪。就是两三礼拜前,突然听到很响的打雷声,我出去一看,天么好好的,阳光好好的,油菜花也好好的,不知道雷声从哪里来的。”

    阿宝停下脚步,想起遇见浮尸时黎奇的推测:“山里池子都蓄了水,应该下了好几天的暴雨吧?”

    村民连连摇头:“怎么可能哦!下好几天的暴雨……油菜花都淹掉了。你看现在,油菜花多漂亮。”

    微风吹拂。田里的油菜花们仰着小脑袋,一起摇摆!忘记所有伤痛来一起摇摆!

    王警官告别村民,转身安慰阿宝:“你也别太担心了。有可能是晚上天太黑,小姑娘人生地不熟的走丢了。我和村长打过招呼,他也会帮忙一起找的。等会儿,我也上山和你一起找人。”

    这个时候,没消息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阿宝心很烦,身边连个能发牢骚商量的人都没有,王警官走后,就把锁魂袋拿出来,拽在手里,思考着要不要和朱美翠签订一个临时鬼使的合约。但想到邱敏的死……

    哎?

    朱美翠好不容易从昏睡中醒来,就发现自己被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依山傍水的僻静某处。

    “啊!”

    她吓得直往土里钻。

    阿宝踩住她的脚,朱美翠依旧以自由泳的姿势,往土里划。

    阿宝将她一把拉出来:“放心,不会魂飞魄散的。”

    朱美翠小心翼翼地露出脸。

    阿宝晃了晃手里的伞:“遮着呢。”

    朱美翠立刻缩成一团,确保自己的边边角角都在伞的保护范围之内。

    阿宝手突然歪了一下,伞跟着倒到一边,和煦的阳光立刻撒了进来。

    朱美翠尖叫着躲开。

    阿宝笑眯眯地看着她,将伞重新撑直:“一夜没睡,心累手软多担待。”

    朱美翠气得哆嗦:“这也是能手软的?”

    “你说得对,该狠的时候,手一定不能软。”阿宝下颚微收,嘴角单边翘起,目光由下往上地盯着她,营造出十分矫揉造作的鬼畜效果。

    朱美翠下意识地抓住自己的衣领:“你想怎么样?”

    阿宝慢慢地吐出两个字:“邱敏。”

    这个名字仿佛有定身符的效用,定得朱美翠半天没有动静,直到阿宝手里的伞慢慢倾斜,才回过神来。

    “她……”

    “她怎么死的?”阿宝慢悠悠地问。

    朱美翠说:“郭庄的鬼害死的。”

    继村长之后,她又提供了一个内容更丰富、过程更详细的版本:

    邱敏读大学,欠学费,跑去郭庄“借”东西。第二天就被丢在了村长家院子里奄奄一息。村长发现时,人已经死了,只好通知了她表舅,将人草草安葬了事。

    阿宝质疑:“就地葬在自家院子里,还真不是一般的草草啊?”

    朱美翠噎了一下:“那……难道还给她买块地建个坟吗?她表舅不肯出钱,我们只能这样啦。”

    阿宝无语地说:“你家后院是乱葬岗吗?”

    这里面一定还隐藏着其他事实,朱美翠宁死不说,阿宝也无可奈何,但这鬼使临时工是肯定不能要的了。

    阿宝将朱美翠重新收入锁魂袋中,转身要走,就看到不远处树林间,有身影一晃而过,那掀起的衣袂眼熟得令人眼眶发热。

    他拔腿就往树林冲,五六米的山坡,一跃而上。

    黎奇好好走着路,被猛然扑出来的黑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谁,舍,什……你干嘛!”

    阿宝看看他,又看看来路,忽然不满:“没事穿什么白风衣?!”

    黎奇:“???”

    黎奇站起来,低头打量自己洗完澡换上的新衣服:“是不是不吉利?”

    阿宝愤愤地说:“……容易脏!”

    黎奇扭头看屁股,黑糊糊的一团,果然很脏,顿时义愤填膺:“……那是谁害的?”

    阿宝无精打采地问:“你刚要去哪?”

    “找你啊。”

    阿宝精神一振:“有璐璐的消息了?”

    “不是,但是我找到了郭庄的藏书阁。”

    黎奇兴奋地领着他往山上跑,沿途还絮絮叨叨地解释自己如何如何机智,从一众房屋中看出了藏书阁与众不同的气质。“像这种老家族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可以帮助我们解开整个谜团!”

    阿宝心里无非四个谜团:

    一是罗亮、前村长等人的鬼魂去了哪里。

    二是邱敏之死。

    三是郭庄的鬼。

    四是商璐璐的失踪。

    后两个问题,的确可能从郭庄得到解答。

    郭庄的藏书阁藏在第三进正房左边的耳房里,且书架放了挡板,若不将木板移开,根本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抽出书来,翻开一看,竟保存完好。

    黎奇一边翻书一边感慨:“科技进步带来的不全是好处。你看这些纸,一摸就知道是纯手工制造的竹纸,放个几百年也不会坏。换机器做的,几十年就烂了。”

    阿宝埋头翻书,翻着翻着就停下来。

    黎奇说:“你看到什么了?”

    阿宝说:“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

    “好多字不认识。”阿宝赤红着脸,默默地怀念起备受冷落的家庭作业。祖师爷对自己就是爱之深,责之切吧!可恨自己领悟的太晚。

    黎奇接过他手里的那本:“这些不认识的话……是挺不足的。”

    阿宝:“……”

    阿宝突然举起一本书,颤巍巍地问:“这两个字念什么?”

    “你就算不认识第二个,也该认识第一个啊。”黎奇指着,一个个地读出声:“僵尸。”

    阿宝不可置信地说:“这个副本不是打完了吗?”为了通关,他都进化成BOSS了。

    黎奇翻开内页。前面都是各种各样的僵尸传说,到最后一页,有撕扯的痕迹,只是没有被彻底撕下来,还剩小半片:

    九怨魂僵尸成。

    黎奇惊奇地问:“这是有人在炼制僵尸?”

    阿宝半天说不出话。

    黎奇说:“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阿宝生无可恋地说:“我想到了死。”

    “轰轰烈烈造僵尸”这个运动,曾震惊三大世家、撼动三宗六派,一度搞得人间腥风血雨,当然,也成就了自己与祖师爷的缘分。只是,这个由尚羽发起、被大镜仙截胡的运动最后败于天兵天将之手,按理说已是上个世纪的八卦,为什么还有后续?

    难道尚羽和大镜仙又出来搞风搞雨?

    阿宝靠坐在门槛上,无语地望着天花板。

    微弱的歌声在屋里回荡。

    黎奇吓得心脏一缩,循声找源头,才发现是阿宝在唱歌: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我算来算去算来算去算到放弃……”

    黎奇拍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阿宝动了动眼珠子。

    黎奇问:“我要怎么安慰你?”

    阿宝说:“把璐璐找回来。”

    黎奇正要说话,就听外面有声音说:“阿宝?”

    屋里的两人同时一僵,不可置信地往外看去。

    商璐璐穿着昨晚的衣服,一脸惊讶地站在门口。

    ……

    阿宝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再来个祖师爷!”

    虽然祈祷没有奏效,但商璐璐的回归,使阿宝肩头压力轻了一半。他振作精神,兴奋地说:“璐璐,为了证明你是真的璐璐,把这座房子拆了吧。”三宗六派第一暴力团的风采,无人能模仿!

    黎奇为房求情:“郭庄应该算文保单位。”

    阿宝说:“所以我武拆。”

    黎奇:“……”

    折腾了一夜,商璐璐明显累了,蹒跚着走进正房,拉了张椅子坐下。

    阿宝看着她奇怪的走路姿势,紧张地说:“你伤到哪儿了?”

    商璐璐说:“扭到脚了。”

    阿宝跳起来:“什么?扭断了你的脚?”

    商璐璐、黎奇:“……”

    安抚了半天,总算让阿宝相信她只是轻微地扭了下脚,并没有瘸。

    黎奇问:“你昨夜到底去了哪里?”

    说罢,他与阿宝正襟危坐,准备聆听故事。

    商璐璐沉默了会儿说:“你们能不能先帮我把行李拿过来?”

    黎奇说:“根据小说定律,唯一的知情人总会发生各种意外,尤其是在她准备说出真相的时候。如果我是你的话,宁可损失财物,也要撑着一口气把秘密公布出来!”

    阿宝热烈表示赞同。

    商璐璐表情很难堪:“我大姨妈来了。”

    空气凝滞了两秒。

    黎奇、阿宝挤出微笑:“好的。马上。稍等。”

    阿宝退房的时候,并没有带走商璐璐的行李,而是另外延了房,要拿行李,必须回鑫海宾馆。由于她不方便行动,黎奇与阿宝只好兵分两路:黎奇回去拿东西,阿宝留下来保护。

    黎奇身影一消失,阿宝就说:“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先说你的经历吧。”

    商璐璐面露为难之色,顿了两秒才说:“说两遍太麻烦了,不如等他来了一起说吧。”

    阿宝错愕:“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

    商璐璐答不上来。

    阿宝狐疑:“你不会想拖延时间吧?”

    商璐璐心虚地挪开了视线。

    阿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