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七章
    阿宝回宾馆收拾行李,直接搬去郭庄。离开前,他再次拨打那个“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号码,得到了同样的回复。

    黎奇劝他:“听说郭庄很邪门,你一个人去太危险,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阿宝点头:“好啊,等你。”

    说说而已的黎奇:“……”

    去郭庄的路,春光明媚。

    黎奇一路嘀嘀咕咕:“我们先报警吧?商小姐失踪得蹊跷,我和王警官说说,说不定能马上处理。”

    有幸目睹清元派掌门连静峰的风采,阿宝相信商璐璐的战斗力不会太弱。她若无法自保,那来多少警察都是白给。

    阿宝转移话题:“你昨晚没参加婚礼?”

    商璐璐通知他的时候,黎奇也在,说过要一起去的,谁知一转头人就不见了,且消失了一整天,这很不寻常。毕竟,参加冥婚才是黎奇来常乐村的目的。

    黎奇说:“我去了趟王家镇。”

    昨天与阿宝分开后,他回房间换衣服,准备参加婚礼,却接到了王警官的电话,说罗亮女友坚持要与他当面谈谈。他以为案件有新的进展,在前台给阿宝留言后,立即赶了过去。

    到镇上时,天色已晚,罗亮女友说请他吃饭,饭局上却一味灌酒。他察觉不对想走,被再三挽留,实在到留不住了,她才说出实情。

    她和罗亮回村之后,为了罗家遗产的事,找到了村长好几次,每次都不欢而散。后来罗亮想了个坏招:先毒死村长家的鸡和狗,再造谣他们刻薄罗家后人,伤天害理,被罗家父母寻仇。

    事情计划得很好,也实施得不错。村长家的确被毒死了几只鸡,但奇怪得没惊动任何人。罗亮不死心,第二次出手,却看到村长一家人半夜三更挪开鸡窝,挖出一具尸体,叫“邱敏”。

    罗亮回来后,与女友商量半天,当即决定离开。村长这家人连杀人、埋尸、强行结冥婚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丧心病狂的段数高出不止一筹,他们自愧不如。

    万万没想到,罗亮决心下了没多久,人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女友以为是村长下的手,又惊又怕。她不敢直接提村长,只能指桑骂槐说楼下邻居觊觎罗家房产,希望警察能深入调查,找出凶手。

    罗亮的发现显然是极其重要的。

    这证实了阿宝的一个猜测,死在池子里的前村长并不是第一个受害人,也许邱敏才是。只有找到源头,才能让整件事真正地浮出水面。

    阿宝问:“那邱敏的案子?”

    黎奇沉默了会儿说:“如果邱敏的家人不向警方报案,王警官他们很难插手。但邱敏的父母前几年就过世了,家里没什么做主的人。”

    难怪出嫁是表舅出面。

    阿宝沉吟道:“如果能找到尸体呢?”

    “那应该……另当别论了吧。”黎奇动了心,“要不我去村长后院的鸡窝下面翻翻看?”

    阿宝说:“你不怕了吗?”

    犹记那天,浮尸初现,推理大手倒池边,屁滚尿流哭丧脸,真真是——丢人又现眼。

    黎奇抿唇说:“那我找王警官一起。”

    那纠结的小眼神,看的阿宝都不忍心告诉他,邱敏死亡时间更长,出土时的遗容一定没有前村长那么“富态齐整”。

    阿宝到郭庄放下行李,就开始挖地三尺,寻蛛丝马迹。

    商璐璐失踪时,虽然醉酒,但意识清醒,一定会想方设法地留下暗号或痕迹。他回到堂屋,走到商璐璐最后的站位上。

    阳光射入,照在他的脚边。光溜溜的木地板上,有几道拖曳的老划痕,除此之外……

    阿宝挪开腿,低头看太师椅右后方的那只脚——一片蜷起的桃花瓣安静地躲在阴影里。

    太师椅背后是一间卧室,卧室有两道门,后门通第二进院子。但是这几个地方,都没有线索,直到第四进。

    这个院落面积与前几进差不多,但屋前种了两棵槐树,树上还挂满了八卦镜。昨晚天黑,他又走得匆忙,并没有发现这些八卦镜上布满了细碎的剑痕——崭新的。

    他取下一面镜子,摸着镜面上入铜三分的刻痕,仿佛重见了昔日连掌门拔剑砍僵尸的英姿——从三宗六派第一暴力团出来的选手,果然不是盖的。

    但是,过了第四进,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层层叠叠的房舍后,是占地近二十亩的桃花林。林中桃花初开,稀稀落落的小花朵半藏在桃叶里,青涩而懵懂。

    风来时,花叶轻颤,摇曳生姿。

    黎奇中午的时候带着王警官来了。

    常乐村近来实在出了太多的事,哪怕失踪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王警官依旧认认真真地做了笔录调查。只是问到商璐璐的职业时,他的表情有些微妙:“捉鬼的难道还怕被鬼捉?”

    黎奇怕阿宝不高兴,忙转移话题:“挖邱敏尸体的事,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王警官说:“只有罗亮女友单方面的供词,她还不是目击者,很难办。”

    黎奇说:“这件事牵扯的人这么广,我们可以从别人下手。”推理小说常见的套路,破案关键往往潜藏在路人甲乙不经意的供词中。

    王警官说:“感谢你的协助。不过你们不是当事人,也不是当地人,别牵扯太深。出了这些事,更要注意安全。”

    送走王警官,黎奇自告奋勇地留下来寻找线索。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有免费的帮工可用,阿宝是不会拒绝的。

    留住他的人,先留住他的胃。阿宝主动下山买便当。在等待便当打包的时间,他又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依旧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第二个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哪位?”

    清清冷冷的一个问句,感动得阿宝热泪盈眶:“我是阿宝。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对方冷静地说:“你说。”

    “璐璐失踪了。”

    商璐璐是自己带出来的,却在自己手上失踪,阿宝深感羞愧,正要作个深刻的自我检讨,以及保证尽力营救时,就听对方说:“嗯,至少她保住了你。”

    阿宝:“???”

    连掌门,你是不是对我和商璐璐的定位有点偏差?

    连静峰此时远在千里之外,辗转赶来,也要两三天的时间。

    但阿宝挂下电话后,心里平静了许多。

    祖师爷、师父、师叔、师弟、三元、四喜、同花顺……好吧,这个没什么用,他们都不在身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了。

    阿宝坐在郭庄老酒的长凳上沉思。

    尽管人在郭庄失踪,但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郭庄范围。

    他看着忐忑的店家,慢慢地拿出打火机。

    店家差点吓哭:“有话您直说,千万别吓我。”

    阿宝手里的打火机一下下地敲桌面:“我想来想去,还是认为我的小伙伴失踪,与你有关。”

    店家说:“我做的是正经生意……”

    “卖人肉包子的黑心店家开始也这么说。”

    店家哭诉:“我卖的是醉鸡醉虾……这食材都清清楚楚的呀!”

    “可吃了你家全醉宴的人,看鬼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阿宝板起脸来说,“你说说,之前那些人是怎么遇到鬼的。”

    板着的娃娃脸不吓人,但他手里的打火机吓人。

    店家吞了口口水:“你等我回去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

    “没带折扇和醒木,穿的也不是长衫……”声音在阿宝的瞪视下,渐渐消失。店家开始讲故事:

    “话说当年,郭庄最后一代庄主郭宛江辞世五十载,外头风云变幻,连年战乱,这村里也跟着乱了起来。两个地痞吃了我家全醉宴,不给呀钱,当晚还要去郭庄盗些古玩玉器出去卖。谁知第二天,两人被发现躺在村外边,一个毁了容,一个断了指,脸上还刻俩字——‘无耻’。那地痞醒来,直说自己见了鬼。那鬼的样貌与郭宛江的遗照一般无二,定是庄主显灵,护佑郭庄。从此,郭庄闹鬼说不胫而走。”

    “就那么一次?”阿宝问。

    店家干咳一声说:“后来年代不好,又有人打郭庄主意,但不是瞎了就是瘸了,总之下场都是一个‘惨’。”

    阿宝抓住重点:“他们吃桃花酒了吗?”

    店家眼神晃了晃,老老实实地摇头。

    也就是说,桃花酒并不是郭庄见鬼的必要条件,对郭庄不利才是。

    阿宝问:“你们祖先偷郭庄桃花,难道没有受到惩罚?”

    店家忙争辩道:“怎么能说偷呢?我祖上曾出过郭庄管事,也算半个郭庄人。而且我们只拿桃花,其他东西一概不碰的。”

    难道说,昨天那场冥婚强行将邱敏嫁给他,惹恼了郭宛江?

    可是,他愤怒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与村长才对,商璐璐何其无辜?

    “打郭庄主意的人,第二天都会被发现?”阿宝又注意到一个重点。

    店家点头:“对,都是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血淋淋的,特别可怕!杀鸡儆猴似的。”

    阿宝起身就往村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