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六章
    承店家吉言,还没走到郭庄门口,商璐璐就变成了醉鬼,抱着树狂吐了一通,好不容易爬到郭庄门口,就坐在阶梯上不肯走了。

    阿宝没想到这酒后劲这么强,只好自己进去。

    对普通人来说,参与冥婚多少有些不吉利,他一进郭庄,就看到村长挨个给轿夫们塞钱,自己也领到了一个,隔着白信封摸了摸厚度,六百左右,看来下了血本。

    吉时至,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地走起。

    阿宝出门找商璐璐,发现她靠坐在角落里,头上还盖着一张轻薄的红纱,犹如新娘出嫁的红盖头。他伸手想揭开红纱,突如一阵风,先一步将红纱吹走了。

    商璐璐睁开眼睛:“出发了吗?”

    阿宝比着OK手势在她面前晃了晃:“几根手指?”

    商璐璐说:“五根。”

    “你醉了,是三根。”

    “五根啊,那两根缩着,但还在的。”

    阿宝:“……是我醉了。”

    迎亲队伍最前面,一对壮汉提着镂空的纸灯笼慢慢走。按村里的说法,一是给活人照明,二是请死人避让。若是灯笼里的蜡烛被风吹熄,就是有鬼拦路讨酒喝,一定要就地烧一把“买路钱”。

    队伍中途停了几次,村长惴惴不安:“大师,这……”

    阿宝一边扶着商璐璐,一边说:“今夜风大。”鬼影子都没有,都是风吹的。

    村长想了想说:“我爸和我媳妇儿来了吗?”

    你媳妇儿在我口袋里装着呢。阿宝睁着眼睛说瞎话:“没见到。”

    村长将信将疑。

    阿宝说:“郭宛江不是死了很多年吗?怎么突然想起给他找对象?”

    村长流利地说:“邱敏忽然死在郭庄里,多半是郭老爷留的人。郭老爷对我们村子有恩情,难得他有心愿,我们肯定要尽孝心的。”

    阿宝收住脚步:“邱敏死在郭庄?什么时候的事?”

    村长警惕地看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阿宝紧急忽悠:“鬼魂对死亡之地会心生排斥,你早点说,我也可以布个法阵弥补一下,免得她心生怨恨,到了郭庄门口不肯进去啊。”

    村长竟信了:“那怎么办?她死的时候是……3月12日凌晨1点多。”

    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阿宝说:“她是怎么死的?”

    村长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活活吓死的。”

    阿宝问:“验尸了吗?”

    村长顿时阴沉了脸:“为什么要验尸?死因清清楚楚的,我们都看过,都知道的,没什么要验的。”说完,加快脚步,超过几个人,走到前面去了。

    这桩生意是祖师爷亲自接洽的。

    本着对恋人无条件的信任与仰慕,阿宝压根没想过中间会有什么问题。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恋人只是关系,考官才是专业。

    怎能轻视祖师爷的专业要求!这趟任务根本就是一张布满陷阱的考卷。

    他拉着商璐璐,悄然离开队伍,躲在树后拿出纸片人准备招魂。

    商璐璐软趴趴地抱着树:“你等会儿,我想吐。”

    阿宝用脚撑着她的后背,自己低声念咒。

    小纸片人纹丝不动。

    不出意外,果然招不到。

    商璐璐拍拍他的脚:“我好了。”

    那努力从迷蒙中寻找清醒的双目,散着光搜寻自己的下落。

    他收回脚,将人重新扶起。

    原来伺候人这么累。早知道,当年应该用一屋子的“有滋有味符”来挽留四喜跳槽的心,这年头,找个合格的鬼管家多不容易!

    寻找新鬼使这件事必须提上日程了。

    常乐村处处透着诡异,他不好丢下商璐璐,只能一路搀扶到新娘家。

    出来接待的依旧是表舅。他双手捧着邱敏的牌位与照片出来,递给阿宝。

    阿宝低头看照片。

    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模样青涩秀气,但目光坚毅,应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

    他将牌位与照片送上花轿。

    旁边有人喊:“哭嫁。”

    一本正经的表舅头一低、嘴一歪,发出巨大的嚎啕声。新娘家的亲朋好友们都“应景”地“哭”了起来。

    场面感人肺腑。

    等轿子回转,哭声仿佛遭遇同一个休止符,瞬间消弭于无形,随即,唢呐声响起,锣鼓声中,迎亲队伍继续顺着羊肠小道,在黑暗中摸回郭庄。

    阿宝重新将“新娘”请出来,跟着村长等人,一步步走向准备好的新房。

    他不知道郭庄有多大,但是看外墙结构,应当不少于五进,然而,村长走到堂屋就停下了。

    堂屋正中放着一张古旧的四方红木桌,上面摆着郭宛江的灵位与照片,前方贡品琳琅满目,鸡鸭鱼肉、水果鲜花,桌子被放得满满当当,显然用了不少心思。

    阿宝目光停留在黑白老相片上。这是张古董照,边角泛黄,颜色脱落,然而,相中人的眼睛仿佛穿越了时光,犀利地看了过来。生前必然是极有主见的人。

    他突然好奇。若郭宛江与邱敏泉下有知,对这桩婚事会如何看待呢?

    应当是,一笑置之吧。

    郭宛江离世超过百年,多半投胎转世,另一位当事人邱敏招不到魂,也不在现场,根本不能接结成有效冥婚,这场婚礼只是活人演给自己看的闹剧罢了。

    在其他人“好好过日子”“相亲相爱”之类的祝福语声中,阿宝将邱敏的牌位与照片放在郭宛江旁边,正要抽身,那邱敏的牌位与相片“啪”的一声叩倒。

    堂屋顿时静谧如死。

    阿宝慢吞吞地转身,看看磕头认错般倒在桌上的新娘照片和排位,又看看在旁边“站得”笔直的“新郎”,心中涌起奇怪的感觉。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新娘对这门婚事不满意啊?”有人颤巍巍地问。

    村长立刻说:“胡说!大师合了八字,怎么可能不满意?”

    阿宝:“……”八字是半吉祥,简单说,一切皆有可能。

    他走到桌边,刚扶起照片与牌位,手就僵住了。刚才瞧着还簇新、光鲜的牌位从中间裂开,直接把“邱敏”两个字劈成两半。那照片里的面容也变得模模糊糊,仿佛拍照的时候忘了对焦。

    “有鬼啊!”

    一记“播放键”,混乱了暂时静止的画面。村民们拔腿就往外冲,村长原本还想维持秩序,眼见队友们跑得一个不剩,自己终究敌不过恐惧,追在他们后面跑了出去。

    阿宝站在光溜溜的堂屋里,觉得事情不太对劲,最不对劲的是——

    商璐璐呢?!

    阿宝从郭庄跑出来,追上村长,让他召集人,清点人数,自己在附近找了一圈,始终没有看到商璐璐的影子。那边村长完成清点任务后,也说没看到她。

    “大师,你收了钱的,好好的婚礼搞成这个样子,你不能不管!”出了郭庄,村长的底气又回来了,“而且自从你来了,村里出了多少事情,你……”

    阿宝说:“村里为什么出事,你心中有数吧?”

    村长嘴巴虚张了一下:“你,什么意思的?我有数什么,我爸我老婆都死掉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阿宝心里惦记着商璐璐,怕他胡搅蛮缠起来没个完,敷衍将人打发走。转身想回郭庄,眼角瞥见收拾摊位准备回家的郭庄老酒,又改了主意,大步走了过去。

    店家抬头见是他,热情招呼:“酒的味道怎么样?我今天要打烊了,明天请早!”

    阿宝拿出打火机点着,右手勾起那团火,在五指间把玩起来。

    那微弱的火光在他脸上跳跃,竟比冥火还诡异。

    店家目瞪口呆。

    阿宝说:“我要知道桃花酒的秘密。”

    店家脸色一变:“桃花酒有什么秘密?就是桃花酿的酒啊。”

    阿宝走入店铺,伸手托起放在推车上的一小坛桃花酒:“喝了能见鬼?”

    店家赔笑:“这不就是个噱头吗?”

    “是酒的问题,还是桃花……的问题?”

    店家的脸色变了。

    阿宝也是忽然想到的。

    每年郭庄桃花盛开的时候,天有异象;

    喝了桃花酒就能见到鬼;

    郭庄闹鬼;

    商璐璐在郭庄失踪了。

    将每件事串联起来,就慢慢地画出来一个圆。

    在他的逼视下,店家兵败如山倒:“小本经营,您要保密呀。我真不知道我家酒有什么秘密,都是祖传的。我爸说,以前有两个吃过酒的人在郭庄看到了鬼,我就拿来当噱头了。”

    阿宝说:“桃花是哪里的桃花?”

    “……郭庄。”

    阿宝在郭庄找了一夜,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翻遍了桃花园的每一寸土,用了各种搜魂、追踪的法术,依旧没有找到商璐璐。

    天亮时,黎奇找了过来:“还没找到吗?”

    阿宝坐在桃花树下沉思。

    黎奇说:“再没消息的话,我们就报警吧。”

    阿宝猛地站起,拔腿就跑。

    黎奇怕他做傻事,跟在后面狂追。

    阿宝跑到堂屋,将郭宛江与邱敏的牌位、照片一把揣走,对着空气冷笑:“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黎奇:“……”这发展,有点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