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五章
    心中默念一百遍“欺负弱小是不对的”之后,阿宝“友善”地驱离了黎奇,回了趟村长家,以做法事为借口,讨要朱美翠的生辰八字。大抵村长也觉得这事蹊跷,犹豫良久,还是给了。

    阿宝拿到后,立即找了一处春光明媚、风景秀丽的新场地来招魂——微风下的油菜花田齐整地摇摆起小裙角,充分展现了我国主要油料及经济作物的良好修养。

    小纸片在油菜花背景的映衬下,灵气洋溢,仿佛下一秒就要乘风归去。

    阿宝低声念咒,不消片刻,那纸片人竟一抖一抖地动起来,还发出惊惧的尖利叫声:“什么人……啊,你是那个阴阳师!”

    阿宝:“……”这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掏出茨木童子,让她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

    降临吧,地狱之手!

    ……

    以上想想而已。

    “我是御鬼师。”他十分温和礼貌地介绍着,“我召唤的是鬼魂,不是式神。”

    朱美翠低头看自己的小纸片身体,表示不信。

    阿宝懒得解释,直接问:“你是怎么死的?”

    朱美翠说:“你要复活我吗?”

    “我能助你投胎。”

    朱美翠大失所望:“……人死了不都能投胎吗?”

    “不一定。”阿宝说,“有的下地狱,有的魂飞魄散,有的沦为孤魂野鬼,无处可去。”

    朱美翠被吓到了:“我没干坏事,凭什么……”

    阿宝提醒她:“你刚刚还想杀罗亮的女朋友。”

    “是罗亮先杀的我!”朱美翠恶狠狠地说,“他晚上特意把鸡放出来,引我出去,推我、砸我。他才是杀人凶手,我是给自己报仇!”

    这证实了黎奇猜测的方向是对的。

    问题是,罗亮为什么要杀朱美翠?

    阿宝说:“罗亮是怎么死的?”

    小纸片人抖了下,虽然不能反应出表情,却能明显感受到朱美翠的惊慌:“我怎么知道?他不是自杀的吗?”

    阿宝说:“包括你丈夫在内,大家都认为你死于意外。”

    “我呸!”铿锵有力的卷首语之后,小纸片人浑身抽搐着骂起人来。

    阿宝掏出一只打火机,在纸片人面前晃了晃:“你猜,纸会不会点着呢?”

    纸片人僵住,如临大敌地盯着他的手。

    阿宝笑嘻嘻地说:“点着之后,又会怎么样呢?”

    纸片人心里“mmp”:“你想怎么样?”

    “罗亮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真的不知道。”

    “嚓。”

    火苗窜起,明晃晃地照着阿宝握打火机的手,以及那张娃娃脸上诡异的笑容。

    黑山老妖般的狞笑瞬间突破了朱美翠的不堪一击的心防。

    她期期艾艾地坦白。

    “我公公出去半个月咯,一点消息都没的。我们都怀疑罗亮在外面找人弄他!我们几次找罗亮,罗亮都说不晓得,但转背就跟他女朋友讲,说我公公一定在外面被人弄死了。还不是他干的?”

    阿宝说:“所以,你们杀了罗亮给你公公报仇?”

    小纸片人说:“没的!他自杀的,我问过了,不是我们的人干的。”朱美翠丈夫所在的家族是常乐村最大的家族,嫡系旁系加起来,足有一百多号人。“真的!罗亮死的时候,我们怀疑过,后来问清楚了,不是我们的人杀的。他就是自杀死的。”

    “你们家和罗亮有什么过节?”

    “还不是为了罗家的土地和房子嘛!罗亮是罗家养大的,但手续没办过,户口也没有上到罗家,那是没资格继承的呀!我老公说要另外分一块地给他,他不肯,很不讲理!”

    阿宝理了理思绪。

    朱美翠公公失踪了,怀疑是罗亮干的。

    后来,罗亮死了。朱美翠等人以为是自己人干的,想草草收场,被罗亮女友阻止。

    紧接着,罗亮的鬼魂杀了朱美翠,朱美翠想杀罗亮女友报仇。

    “你为什么不找罗亮报仇?”

    “找不到啊!他杀了我以后,就不见了。孬种!他女朋友找到这种人,也是倒霉吧唧的!”

    阿宝问不出更多的消息,便想遵照约定,送她入轮回,却依旧联系不上鬼差,打不开地府大门。为免朱美翠步上罗亮后尘,便暂时收在了锁魂袋里。

    拍拍屁股回宾馆,商璐璐正在大门前晨练。

    “你去哪里了?”她瞪大眼睛。

    阿宝看手表:“才四点多,起这么早?”

    商璐璐说:“这天气,睡不着。”

    但阿宝是真的很困。

    他昏昏沉沉地回了房间,倒头就睡,迷迷糊糊了会儿,就听到一阵山摇地动的敲门声。

    噬魂咒!

    魂飞魄散符!

    ……

    各种知识点在阿宝脑海中聚集,恨不能将门口那人打得永世不得超生。

    好在,他一向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懒汉。无论脑内活动多么激荡,动作依然迟缓。

    懒洋洋地拉开门,他睡眼惺忪地看着来人。

    黎奇兴奋地跺脚:“查出浮尸的身份了!你猜是谁?”

    “……嗯?”

    “你一定猜不到!”

    这就很狗眼看人低了。

    阿宝随口说:“朱美翠的公公?”

    黎奇:“……”

    黎奇说:“你到底能承包哪些业务?算命的有没有,给我来个套餐。”

    造就黎奇与阿宝、商璐璐相遇缘分的浮尸身份被证实,就是朱美翠嘴里失踪了半个月的公公,常乐村前任村长陈乐清。

    王家镇派出所对他的死因结论是溺亡。由于身体没有打斗痕迹,倾向于意外或自杀。

    阿宝问起罗亮女友。

    黎奇说,王警官一大早带着她去了王家镇,经过昨夜惊魂,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阿宝在“罗亮、朱美翠、罗亮女友”这份名单最前面,正式加上了陈乐清三个字。

    如果连环杀人的因果关系是受害人变成加害人,那么,在朱美翠被抓、罗亮女友离开的前提下,这个循环应该是终止了吧。

    “你们怎么还在门口聊天?”商璐璐从电梯出来,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

    阿宝愣了下说:“门口聊天才能避嫌啊。”

    黎奇:“?”两个大男人聊天要避哪门子的嫌?

    商璐璐问:“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阿宝急忙拿出许久不用的手机,翻出备忘录:“不是生日,不是纪念日,不是情人节……”

    商璐璐无语地宣布答案:“是郭宛江下定的日子。”

    “哦——”

    阿宝拉长音。差点忘了,自己不是来常乐村破案的,而是当媒人。

    匆匆洗漱换衣,跟着商璐璐去了郭庄。

    郭庄早已没人,所以聘礼都是村民集资筹办的。不仅有纸糊的棉衣、棉被,还有真金白银的首饰器具,场面十分宏大。

    请来的轿夫早早地候在郭庄照壁前,村长带着人在旁指挥。接连失去了妻子与父亲的他,几乎被掏空了身心,骤白的双鬓更显外强中干。

    阿宝与众人打了招呼,等到吉时,便一同上路。

    因为是冥婚,沿路没什么凑热闹的人,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女方家。

    出迎的是女方表舅,打了个照面,没啥废话就收了聘礼,然后回了些纸糊的嫁妆。下定的队伍带着嫁妆回郭庄,在照壁前焚烧,算是定亲成功。真正成婚,还要等晚上。

    离晚上不过两个多小时,来来回回还麻烦,阿宝与商璐璐又去了郭庄老酒。

    店家依旧是那个店家。

    “哟!两位又来了,怎么样?这回要不要试试我们的全醉宴?喝了就能见鬼哦。”

    阿宝说:“你上次不是这种语气。”

    店家眨眨眼睛说:“我上次用的是激将法,这次用的是电视购物的广告。主要看你们想吃哪一套。”

    阿宝全醉宴吃了一套。

    所谓全醉宴,就是把店里的菜肴都上了一遍。店家特意还送了一壶桃花酒,吟道:“桃花谷里桃花仙,桃花美人树下眠。花魂酿就桃花酒……”

    “收!”

    店家识趣地咽下后半句,悄然退下。

    两人磨磨唧唧地吃了会儿,天黑了。

    店家点了纸糊的白灯笼,随风一摇,犹见几分寒恻恻。

    阿宝看着漆黑的夜空,突然说:“这里的半夜经常像昨天那么亮吗?”

    店家说:“只有郭庄桃花初开的时候。”

    商璐璐吃了不少酒,有些上头,扶额说:“这么神奇啊?”

    店家说:“要不是我们村位置偏僻,郭庄早就成景点啦!这里头的故事讲出来,可比什么仙人石、飞来峰有趣多了。”

    “什么故事啊?”

    店家笑嘻嘻地说:“故事太长,来一次哪听得完呢?得一连来个七八天,天天吃顿全醉宴,醉眼朦胧地听故事,才带劲咧!”

    这见缝插针的广告手法,也是没谁了。

    阿宝托着商璐璐起来,付了钱,往郭庄走。

    店家在后面喊:“你们吃了全醉宴,到郭庄,别久留。小心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