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四章
    商璐璐看着阿宝郁闷的脸色,后悔多嘴,决心补偿:“我陪你去吃全醉宴吧。”

    阿宝手指在前台大理石桌面上抠了抠:“我要回去做作业。”下次见面的时候,把作业摔在祖师爷的……脚前,让他承认错看了自己!

    商璐璐担心地送他回房,临别不忘嘱咐:“有什么不懂的,就打内线问我。”

    阿宝:“……”

    不懂?

    哼,他是懒,又不是蠢!

    十分钟后,阿宝额头贴着窗玻璃,嘴叼笔杆子,冥思苦想:魂飞魄散符的中间怎么画的来着?

    记忆的断层发散了思绪。

    他的目光无意识地瞟向窗外。

    天空亮得诡异,夜半十一点,却呈现出黎明景象。如桃花般粉嫩的红光从东方升起,一把散开。

    天光下,一伙人披粉戴红地从宾馆门前的小路转进来。

    阿宝透过六楼的玻璃窗,静静地看着他们急急忙忙地冲进来。虽然是远距离俯瞰的几个头顶,但那几身打扮十分眼熟——不久前在罗亮家里见过。

    这伙人不会想趁着月黑风高……光天化日,来杀人灭口吧?

    黎奇和王警官只有两个人,四拳难敌众手,可能被揍得很惨。

    阿宝飞快地放下笔,拿上外套,决定看戏去。

    黎奇的房间下面一层。他刚从楼梯间里出来,就看到黎奇和王警官被那群村民簇拥着往电梯里走。

    “阿宝!”

    惊天动地一声吼啊,叫得楼房跟着抖呀!

    嘿呀咿儿呀嘿唉嘿咿儿呀……

    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阿宝只好干笑着解释:“我出来借厕所。”

    黎奇拽住他:“罗亮家有厕所!一起一起。”

    阿宝婉拒:“太远了,我憋不住。”

    黎奇友好地递出了矿泉水瓶。

    阿宝望着那狭小的瓶口,瞬间想起了魂飞魄散符中间那部分怎么画!

    路上,黎奇交代了那群村民来找他们的原因——罗亮女友自杀了。

    阿宝心里咯噔一下。

    家族祖训第七条:

    见死不救者,逐出家门,永不得归。

    虽然他遇到罗亮女友的时候,对方并没有为自己求救,但恶鬼作孽,他袖手旁观也是事实。

    “幸好发现得早,人没事。”

    黎奇下一句话,将他从惊恐的边缘拉了回来。

    阿宝提到喉咙的心终于落回胸腔,赶紧吸了口新鲜空气。

    黎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突然,若有所悟地架起他的胳膊:“再忍忍,就快到地方了!”

    阿宝被提得胳膊疼:“你先松开。”

    “……是不是太颠簸了?我有办法,来。”黎奇俯身就是一个公主抱。

    阿宝身手矫健地从魔爪中跳了出来,转身怒斥:“国家规定,不许耍流氓。”

    王警官头疼地看着他们:“大晚上的,别闹了,快走。”

    围观村民十分感动地想:警察同志果然是正经人,就是和那些搞文字、搞迷信的不一样。

    快马加鞭地赶到罗亮家,就听到罗亮女友用嘹亮的大嗓门在二楼的院子里咆哮,那高昂的音调、充沛的情感,丝毫不像一个刚刚死里逃生的人。

    王警官上楼,排开众人:“怎么回事?”

    罗亮女友裹着棉被坐在地上,头、面湿漉漉的,像刚淋了一场暴雨。

    王警官说:“我不是让你想想父母,想想朋友的吗?怎么一转身就不记得了?你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姑娘,人生还长得咧,遇到一点挫折就要放弃,那父母白养你了!”

    “不是,不是……”看到他,罗亮女友突然斗志全消,再不见鲁迅笔下“杨二嫂”的风采,往前一扑,抱着王警官的脚,浑身颤抖地痛哭起来:“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王警官狐疑地看向其他村民。

    那些村民拼命摇头摆手。

    其中一个说:“胡说八道,我们要是想杀她,还救她干嘛!我们今天不来的话,她早就死掉了。”

    人多嘴杂,倒也还原了部分事实。

    原来,那些村民回去之后,对罗亮女友不放心,生怕她连夜偷运罗亮的尸体,不给下葬,特意派了两个人过来监督。

    两人到了门口,喊了半天没人应,以为怀疑成真,破门而入,刚好看到罗亮女友蹲在厕所里,将自己的脑袋死命地按在水盆里,想要自杀……

    “谁要自杀!”

    罗亮女友歇斯底里般地怒吼:“明明是有人要杀我!”她拼命地扒开自己的头发,露出脖子上被按红的手指印,“你们看!你们看呀!”

    村民说:“那是你自己的手啊。”

    罗亮女友忍无可忍地吼道:“你们还包庇她!”

    王警官敏锐地捕捉她言下之意:“你看到凶手了?”

    罗亮女友沉默下来。

    王警官蹲下来,拍拍她的肩膀:“你遇到的事情很可能跟罗亮的的案子有关,你看到什么就说出来,我们警察一定会秉公处理。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纵一个罪犯。”

    义正辞严、一身正气!

    在场每个人都从他的身上看到了金光。

    罗亮女友擦了擦眼泪,咬牙说:“是村长的老婆,我在镜子里看到了。”

    她说完之后,四周明显静了静。

    罗亮女友突然踉跄着站起来:“我去收拾东西,跟你去宾馆住吧。你们警察不是要保护证人的吗?等明天天亮了,你再送我去镇上。”

    王警官虽然来自镇上派出所,却知道村长在常乐村的权威与地位,事涉他的老婆,罗亮女友的确不安全了,便默许了下来。

    那些村民七嘴八舌地说:

    “不可能。”

    “不可能是村长他媳妇儿。”

    “这……胡说八道!”

    几个人一股脑儿地说着相近的话,像是预先收买的水军,更令人反感。

    王警官冷声说:“案发时,你们都见过朱美翠?可以给她作不在场证明?”

    村民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个人鼓起勇气说:“因为,她已经死了呀。”

    ……

    “什么?”

    王警官变了脸色。

    村长的老婆朱美翠死了,而且比罗亮女友遇袭早两个多小时。那时候,王警官、阿宝、黎奇,那些村民正在罗亮家里。

    短短几天的工夫,一个村子前前后后竟然死了三个人,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王警官问:“她是怎么死的?”

    村民说:“傍晚忘了把鸡赶回笼子里,晚上她老公嫌吵,她就黑灯瞎火地去抓鸡,绊了一跤,头磕在石头上,一下子就没了。可惜那时候天不像现在这么亮,不然不会这么倒霉的。”

    王警官说:“这事儿你们怎么没和我说?”

    村民说:“我们回去才知道的。而且,是意外,又不是谋杀,没啥好说的呀!”

    罗亮女友依旧一口咬定是朱美翠,王警官只好去村长家走了一趟,果然见到了朱美翠的尸体。

    事情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全程围观的黎奇和阿宝在回来的路上,忍不住讨论了起来:“你怎么看?”

    阿宝反问:“你说呢?”

    黎奇说:“所有‘巧合’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必然’。”

    阿宝难得赞同。

    罗亮死了,村长的老婆朱美翠跟着死了,紧接着罗亮女友受到了袭击……

    假设,罗亮女友没有获救,她也死了。那么,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根据现有的数据来推测规律的话,村长是不是可能性更大的一个?

    再增加点想象的话……

    黎奇问:“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

    阿宝说:“如果有呢?”

    黎奇兴奋地说:“有的话,这道题就解开了。罗亮是自杀,朱美翠是意外,但是,加上鬼的因素,所有的自杀和意外都可能是谋杀!罗亮死后,变成鬼,杀了朱美翠;朱美翠变鬼后,为了报复罗亮,就想杀他的女友,就像是一个循环!”

    阿宝说:“我有问题。”

    “什么?”

    “变成了鬼的罗亮为什么不保护他的女友?”

    “……可能鬼有设定,杀了人就要魂飞魄散。”黎奇猜测。

    阿宝:“……”要不是自己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差点就被说服了。小说家真是可怕的职业。

    虽然口头上没有承认,但阿宝心里的确有几分赞同。为了证实,他决定再招一次魂。

    黎奇看着阿宝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回家的路,忍不住跟上去:“回宾馆不是这条路。”

    阿宝说:“你先回去,我另外有事情要做。”

    “什么事?我跟你一起去。”

    “你忘了我为什么下楼吗?”

    ……

    黎奇再度诚心诚意地掏出了矿泉水瓶。

    阿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