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三章
    罗亮的尸体被放下来之后,就一直斜躺在地上,房间太小,那双光着的脚差几厘米就能伸出门去。

    用来上吊的绳圈悬在木梁上,空荡荡的,好似等待着下一个受害者。

    黎奇正翘着屁股研究罗亮的鞋子。严格来说,是鞋子上的泥痕。

    阿宝靠坐在房间唯一的单人沙发里:“有什么发现?”

    “痕迹会告诉我们,他生前去过哪里。”

    “然后呢?”

    黎奇沉默了片刻,无奈的直起腰:“从脖子上的勒痕看,的确像自杀。如果能知道他自杀去了哪里,也许就解开他突然自杀的原因。”

    突然自杀的原因?

    阿宝看着明显被怨气缠身的尸体,暗道:活见鬼了呗。

    王警官在外面喊他们出去。

    找不到更多线索的黎奇满怀遗憾地往外走。

    阿宝跟在后面,迈出大门时,后背好似被什么东西盯着,下意识地回头,正好对上一个脑袋从案发房间对面的那道门里,鬼鬼祟祟地探出来。

    两厢打了个照面,都是一愣。

    “大师。”站在门口的罗亮女友激动地问:“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阿宝转身,不动声色地挡住身后:“我在看风水,的确有些门道要和你说。”

    王警官是相信科学的进步青年,向来对风水学说嗤之以鼻,当下决定先走一步,避免迷信的荼毒。

    阿宝顺便把黎奇也一道打发了。

    被留下谈话的罗亮女友充满期待。

    阿宝将她引到院子里,调整彼此的站姿——确保罗亮家到楼梯的这段路处于她的视线死角,才说:“罗亮的法事,你有考虑过吗?”

    “?”

    “我正好有个法事的八折优惠套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

    “法事上烧的纸钱地府不抽税,算下来还是很划算的。”

    罗亮女友打算提前结束对话。

    阿宝看着刚从门里冲出来的黑影,急忙双手按住了她转动的肩膀:“其实罗亮的死,我觉得……”

    那身影在楼梯口一晃,消失了。

    “你觉得怎么样?”罗亮女友焦急地催促道。

    “嗯?”阿宝松了口气,放下手说,“我觉得很遗憾。”

    “……”

    半分钟后,阿宝从二楼下来,半路还能听到罗亮家愤怒摔门的声音。走到一楼,拐个弯,就见商璐璐俏生生地站在屋檐下等他。

    “刚才谢谢你。”

    年轻漂亮的女孩纸笑眯眯地说谢谢,对一个血气方刚却九曲十八弯的男孩纸来说——并无卵用。

    阿宝大人双手插兜,表情庄严,神色肃穆,气场两米八。

    商璐璐败下阵来,忸怩地说:“我想查明真相。你也发现了吧?罗亮的尸体上有煞气,他的死因一定不是自杀这么简单。”

    “只是怨气。”阿宝不以为然。自己呼出一口二氧化碳的煞气成分都比他高。

    商璐璐音调微微扬高:“所以,这桩案子很可能和女明星连环被杀案一样,凶手不是人。”

    阿宝依旧兴致缺缺的模样。

    两人默默地往回走了一段路。

    商璐璐没话找话地搭了一句:“今晚的天真亮啊。”

    阿宝看了她一眼。

    她忍不住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阿宝想也不想地回答:“各方面功能都很正常。”

    “……”商璐璐斟字酌句地说,“我好像还没见过你的鬼使。”阿宝是御鬼派传人,身边应该有鬼使相随。

    这话忒扎心!

    阿宝摸着胸口,心痛如绞,难以言说。

    别说她没见过他的鬼使,他都好久没见过自己的鬼使了。

    遥想当年,他还是一个人,身随三大鬼使——三元、四喜、同花顺,保镖、管家、吉祥物一应俱全,何等意气风发。

    看今朝,明月照我心,我心在沟渠。形单影只就罢了,偏偏,那没影子的三个也没了影:

    同花顺与旧情人重逢,嫁人了;

    四喜考上地府公务员,跳槽了;

    好不容易留个三元,祖师爷一句“自力更生”,被调走了。

    仰天长啸。

    谁家恋爱谈得像他一样,比高三还煎熬。

    “你没事吧?”耳边传来商璐璐关切的问候,那小心翼翼的语气,仿佛面对无药可救的病人。

    阿宝满腔幽怨:“没事。”

    既然祖师爷让他独、自、一、人外出实习,就不要指望他主动接活了,哼哼。罗亮怎么死的,关他什么事!

    “其实……”商璐璐迟疑着说,“如果你忘记怎么召唤鬼魂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帮你问问。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是你让我问的。”

    阿宝目瞪口呆:“我什么时候让你问的?不对,我什么时候说我不会召唤鬼魂?”

    商璐璐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悯与鼓励:“好好做作业,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你师父那样厉害的御鬼师的。”怪不得冥婚这么小的事,还要自己跟着来,一定是传说中的那个大人物拜托自家掌门来保护他的。

    阿宝:“……”好想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师父那样的,来一沓都能打趴下!

    为了证明召唤鬼魂这种事完全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阿宝还是找了个僻静、隐蔽的地方做法。

    他拿出了纸片人:“你有罗亮的生辰八字吗?”

    “有身份证。”商璐璐背出出生年月日。

    这么小的地方,撞日子的鬼应该不会多。

    阿宝掐了个诀,口中念念有词。

    一时间,阴风大作。

    大作。

    大作。

    ……

    商璐璐打了个喷嚏。

    阿宝看着空荡荡的四周,脸色不佳。

    看着他黑漆漆的面色,商璐璐打算给个温馨的鼓励:“我觉得……”

    “你什么都不要觉得。”阿宝毫不留情地打断她。

    商璐璐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阿宝原地做了个热身运动,然后掐诀、招魂……

    然而地上的纸片人始终一动不动。

    他绕着房子跑了个四百米……

    商璐璐蹲在地上打起了瞌睡,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她看着一地的纸片人,默默地揉了揉僵硬的小腿,站起来:“该吃早饭了。”

    阿宝瞥了她一眼:“才过去一个小时。”

    商璐璐觉得他的自尊心实在太强了,竟然连这样的谎话也编得出来。低头看手表:“什么,过去了二十五个小时?!”

    阿宝:“……”

    商璐璐:“……”脱口而出的话暴露出内心太多的不信任,她默默地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阿宝说:“我召唤鬼魂是不可能失败的。”自从谈了恋爱,他的事业心就处于不强也要强得状态,个人能力不断攀登高峰,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

    商璐璐显然不这么认为,只能艰难地下载着“睁着眼睛说瞎话”技能。

    不等下载完,阿宝又说:“除非,这些鬼魂被禁锢了。”

    商璐璐脱口:“兰花僵尸?女明星连环被杀案!”这桩案子,她的掌门连静峰也参与了,知之甚详。很多女明星的灵魂被装在罐子里,所以才会被召唤失败。“罗亮的案子果然有问题!”

    阿宝说:“不仅如此。我连鬼差也召唤不到。”

    商璐璐:“……”所以还是能力问题吗?

    阿宝说:“这种情况有点像……”月光村(详见《遛鬼》鬼煞村卷)。月光村被下了结界,自成小世界,人、鬼无法从村中出来,鬼差也不能进去。

    “像什么?”商璐璐在旁边问。

    阿宝故作深沉地摇摇头:“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通。”

    商璐璐说:“那你说说想通的那部分。”看侦探小说的时候,每次侦探说还差一点就想通的时候,她就想让对方把其他点先说出来分享一下!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阿宝:“……”

    阿宝说:“罗亮的死,确有蹊跷。”

    商璐璐:“……”这点不是她想通的吗?

    两人一无所获地回宾馆。

    阿宝又去前台打电话,商璐璐走了一段路又折回来,好奇地问:“你是给传奇打电话吗?”

    阿宝说:“我最近只给王者荣耀打电话。”

    “……”

    电话通了,阿宝刚出声,那头就传来甜腻得仿佛要流出蜜汁糖浆般的呼唤声:“主人!”

    话筒声音太大,听了一耳朵的商璐璐:“???”没想到传说是这样的传说!

    听到熟悉的声音,受伤心灵得到抚慰的阿宝半真半假地抱怨:“之前给你打了两通电话都没有接,你在干什么?”

    “就是,就是……”对方突然支支吾吾起来,“那个时候……邱邱抓着人家的腰,不让人家接电话。”

    猝不及防,吃了一嘴狗粮。

    阿宝被塞的嗓子眼都疼:“祝你生日快乐,再见!”

    同花顺再也不是当年天真纯洁的同花顺了!

    邱景云你这个流氓!

    一想到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大的鬼使被居心叵测的师弟这样那样的吃掉,阿宝的心就跟过山车碾过似的。

    “不是传奇呀。”商璐璐遗憾地叹息,“是你的鬼使吗?”既然叫“主人”,那身份就很好猜了。

    阿宝冷笑。他的鬼使,呵呵,明明都是别人家的,他没有的。

    商璐璐安慰他:“你要不要给传奇打个电话?”

    阿宝脑海顿时浮现了成堆的空白作业。

    商璐璐说:“顺便问问案子。”暴露真正目的。

    这倒是个好借口。

    阿宝春心萌动,决定暂时不计较商璐璐的小心机——

    熟练地按下号码,那头很快传来熟悉而亲切的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恋人也快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