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九十七章 旧友重逢
    无心真君本是修无情道的,想要提升心境,需要对人情看得淡漠。

    所以,他能说出这话来,并不奇怪。

    李永生甚至有点怀疑,这位是不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完善一下自己的道心。

    于是他又点点头,继续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

    你看得惯看不惯某人,那是你的事,跟我说这个有意思吗?

    无心真君见他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自己也觉得无趣,只得郁闷地发话,“你若是能想办法将襄王引入幽州,我可以将此人解决掉。”

    李永生本待拒绝,不过想一想之后,终于正面回答,“此事我无法答应你,不过,你若是想对付襄王的话,我要提醒你一句,襄王府就有真君,还是昔年的排帮余孽。”

    “排帮真君在襄王府?”无心真君听到这话之后,也是有点小小的吃惊。

    不过很快地,他就调整过来了心态,无奈地笑一笑,“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但是这种违禁的事情,可不止一个亲王在做。”

    李永生听到这话,是越发地失望了,“也就是说,这样的消息,也不能让你们占据大义?”

    无心真君一摊双手,“你说一说简单,但是……证据呢?你不会告诉我,你有证据吧?没有证据就信口开河的话,很容易激怒其他亲王。”

    想要证明真君跟某人勾结,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也不信对方找到了证据。

    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所以说……真君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对吧?”

    无心真君听到这样的回答,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顿了一顿才继续发问,“你发现了这个秘密,居然能安然无事?”

    “这也不是很难做到吧?”李永生懒得回答这个问题,可还是忍不住泄露一点秘密,“不器真君证真之时,曾经遇到此人的偷袭,好在有玄后在场,化解了这一劫。”

    无心真君深深地看他一眼,微微颔首,“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终究是心怀大善之人。”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竟然没有继续问下去,对方打算如何对待那个真君。

    他俩这番谈话,其他人浑然不觉,倒是一些来听讲道的修者,兴奋不已地谈论着。

    一晚上竟然遇到了两个真君,实在是太荣幸了,哪怕其中一个真君,来的仅仅是神识。

    第二天,风真人继续讲道,李永生带着血奴,在京城里转悠了一圈,然后去远远地看了一下吴小女。

    吴妈妈最近的日子还算不错,虽然京城里的粮价飞涨,但是她有房子,安心地做收租婆就是了,跟她相比,那些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房客,倒是大多愁容满面。

    知道她生活安定,李永生也放下心来,转身就离开了。

    他在街上正走着,猛地前面有人招呼他一声,“永生,你什么时候来京城了?”

    李永生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汤师姑的弟弟汤昊田,他一脸欣喜地看着自己。

    他笑着点头,“前天到的,不过这次是路过,马上就走。”

    汤昊田的气色并不怎么样,看得出来,他最近的日子过得不好,不过这也正常,他就是做个中介,还是做图书这一块的,主要是靠着教化部,向修生们销售配套的书籍。

    可是这种兵荒马乱的时代,姑且不论修生们能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只说顺天府已经跟下面各郡联系不畅,他的生意好坏真的不问可知。

    不过他见到李永生,还是非常开心的,兴冲冲地发话,“着什么急走?今天就住城里吧,我给你接风。”

    “不用了,”李永生摇头拒绝,“此次是赴东北办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赶……”

    拒绝的话说到一半,他就想起了叶院长对真君的点评,心说我不能身份发生了变化,就无视了以前的这些朋友。

    正好,他也想了解一下京城的动态,于是表示,“我就借住在玄天观客舍,你若想跟我喝酒,只管来就是了……别再跟别人说了。”

    “好的,没问题,”汤昊田笑着点点头,然后看一眼血奴,笑着发话,“永生你果然没变,还是那么喜欢小女孩。”

    我去!李永生听得直翻白眼,什么叫我喜欢小女孩?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

    不过,血奴对这话,可是有一些敏感,在回去的路上,选个没人的时候,它壮起胆子,战战兢兢地发话,“仙使大人,您喜欢小女孩?我可是雄性……是男的,你知道的。”

    “你脑子进水了吧?”李永生狠狠地瞪它一眼,“我是人类,你是血魔。”

    “那就好,”血奴长出一口气,然而,顿了一顿之后,它又低声嘀咕,“不过,跨越了种族的爱恋,也不稀奇吧?比如说方真人的那位先祖……”

    李永生面无表情地看它一眼,阴森森地发话,“你是希望有一种爱恋,在跨越种族的同时……还跨越性别吗?”

    血奴吓得一哆嗦,顿时不敢吱声了。

    不过血魔这个种族,实在没有长性儿,过了一阵之后,它又兴奋地发话,“中土的京城,真的好多人啊,跟你们相比,布瑞藤、佛朗斯和伊万国这些地方,根本是不毛之地。”

    “呦呵,居然学会使用成语了?”李永生看它一眼,然后面容一整,正色发话,“我警告你啊,你再忍不住口水,小心我收拾你!”

    原来,京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血奴看到那么多的小姑娘,一个个鲜美多汁的样子,嗜血为生的它,一个劲儿地猛咽口水。

    听到李永生的呵斥,它也不敢辩驳,只能选个他不注意的时候,低声嘀咕一句,“我不吸血,她们每个月也要流血……这不是浪费吗?”

    三个时辰之后,它终于没有顶住诱惑,再次流下了口水。

    汤昊田还是没有听从李永生的话,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同行的还有三人,正是任家三姐妹。

    永玢就是他嘴里的“小女孩”,此前在跟李永生的接触中,他非常清楚,永生很喜欢永玢这娃娃,今天知道李永生来了京城,他就跑到朱塔任家,告知了这一消息。

    跟汤昊田不同的是,任家终究是在规划部讨生活,体制里的人特别多,这个号称“小政务院”的副部级机构,消息一向是特别灵通的,他们对李永生的动态比较清楚。

    更别说任家也是奉旨勾连道宫的,所以听说李永生来了,姐妹三个一齐出动。

    李永生第一个过问的,还是任永馨,“你不是要入十方丛林的吗?怎么还在京城?”

    数年没见,永馨出落得越发动人了,褪去了一分青涩,却增加了不止三分妩媚,实实在在的大姑娘了,而且是中土国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任永馨微笑着回答,“我已经是氤氲洞记名弟子了,不过目前的并州,情况不是很好,氤氲洞建议我在京城上研修生,顺便了解时局动向……我终究是顺天府本地人。”

    “不错,”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他很为永馨这一世的有缘人高兴,“已经身入道宫,还能在红尘修行,很多人会羡慕你的。”

    “他们是羡慕,我心里却未必好受,”任永馨幽幽地叹口气,美目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你的雷谷,现在还需要人吗?”

    很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当初她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李永生,现在已经成长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而她曾经心动不已的十方丛林,如今看起来,诱惑力就小了很多。

    如果当初,她选择了这个人,而不是什么道宫系统,前景显然会更可观。

    法院的叶副院长,不是很清楚雷谷的动向,可是任永馨是十方丛林氤氲洞的弟子,对那里相当清楚,事实上,氤氲洞的都管知道她跟李永生相识之后,都曾经专程找过她,希望她能帮着引见一下李大师。

    不过,她终究是惊艳了整个京城的美女,被人呵护和仰慕习惯了,心气儿不是一般地高天下的美女,年轻时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她没有主动去联系李永生,不过当她知道,他来了京城,当然就要过来看看,顺便鼓起勇气问一句我能不能去雷谷?

    李永生对她,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想起那个正牌永馨的醋劲儿,他有心拒绝,不过最后还是决定,让永馨来对待她的“有缘人”好了。

    于是他摇摇头,“现在肯定不合适,兵荒马乱的,路途上极不安全,雷谷谷主有言,希望能尽可能多地接待灾民……你若是想去,我还得问谷主一声。”

    任永馨的脸上,掠过一抹失望之色,然后若无其事地问一句,“对了,你说的雷谷谷主,可就是那英王殿下的九公主?”

    李永生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微微地颔首,“没错,她做的很多事,深得黎庶的喜爱。”

    看到他那压抑不住的笑容,任永馨的心里,没由来地生出一丝不服气,“听说她是一夜之间晋阶司修的,确实是难得的修炼奇才。”

    比修炼的话,我可能不如她,但是其他嘛,哼哼……

    就在这时,李永生的身侧,传来“咕噜”一声,非常地响亮。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