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只是聊天
    一般来说,永生仙君是很不屑欺负弱小的,等闲也不会计较别人小小的冒犯。

    刚才叶院长那副嘴脸,令他十分地反感,可就算这样,他也没有计较的兴趣——因为没必要,叶院长这种人,他都是当小透明对待的。

    然而,目睹对方尴尬之色,李永生突然间生出了促狭之心,他笑着发话,“还没有谢过叶院长,刚才教我做人。”

    叶院长的脸色,真的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可是目睹了刚才的一幕,他再也不敢说什么“姻亲强于朋友”的话。

    三长老刚才的话,已经算是裸的打脸了。

    所以他只能悻悻地表示,“李大师,我贸然来找你,虽然有些唐突,但终归是亲自上门,是有诚意的……而你刚才对我的羞辱,也抵得过我的冒失了吧?”

    “咦?”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我刚才一直是实话实说,何曾羞辱过你?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觉得……你值得我羞辱吗?”

    “看看,又是这种话,”叶院长一指他,气得叫了起来,声音里竟然带上了哭腔,“刚才你就说,说我不配知道三长老的证真之地。”

    李永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道宫中人,所以只能跟雷谷众人一起,住在观外的客房里,不过两人的争执,却已经引起了道宫其他人的注意。

    杜晶晶闻言,忍不住出声发问,“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叶院长却越发觉得耻辱了,身为姻亲,竟然不知道三长老是在何地证真,这消息若是传出去,他还如何在别人面前摆架子,秀优越感?

    然而天姥双杀的打击,更是接踵而至,兄弟俩满脸的不屑,齐声发话,“还姻亲呢,假的吧?”

    叶院长不想跟他们计较,也没脸计较,只能怒视着李永生,大声地质问,“看看,这就是你说的我不配知道?还敢说你不是有意羞辱我?”

    杜晶晶眼中带着些许痴迷,呆呆地看着李永生:就连羞辱人的时候……你都这么帅!

    她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李永生是有意羞辱对方——公孙不器在雷谷证真,这是整个中土都知道的,难道还有不知道雷谷的吗?

    李永生轻咳一声,慢条斯理地发话,“该知道的人,早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人,我也没必要让你知道!”

    叶院长的脸涨得通红,才待说什么,就听得远处一个声音传来,“他说的没错,你真的没必要知道。”

    “你算什么东西,”叶院长勃然大怒,扭过头来,想也不想就直接开喷——他现在可是真君的姻亲,就算真君不怎么搭理他,那也是姻亲不是?“我们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下一刻,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眼睛也顿时张得老大,“这个……无心、无心真君?您怎么来了?”

    瘦小老头背着手,从黑暗中不紧不慢地走出来,“我怎么来了?我想来就来……莫非还要你许可不成?”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叶院长慌乱地解释,“我只是没想到来的是您……我不是有意冒犯,还望真君海涵。”

    无心真君慢慢地走近,看也不看他,嘴上不紧不慢地发话,“不器真君在哪里证真,确实是很多人知道,但是消息依旧被封锁了,明白了吗?”

    为啥我不能知道?叶院长还真的不明白,他摇摇头,“我有点不懂,三长老已经证真完毕,成就了真君,不用再担心别人偷袭了吧?”

    尼玛!李永生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刚才你跟我摆谱的时候,可是说了,不器真君证真的地方是秘密。

    这厮真的太可恨了,观风使自问脾气不错,也忍不住暗暗咬牙。

    而杜晶晶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李永生:你难道不是在骗人?公孙不器雷谷证真,真的算秘密?

    下一刻,无心真君做出了回答,“他证真的地方关系重大,甚至关系到中土的兴衰……姓风的小姑娘,你说是不是?”

    “正是如此,”风真人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她一开始也以为,李永生不肯告诉对方,是有意羞辱,但是听了无心真君的话,她仔细想一想,终于反应过来了。

    在三湘,甚至在整个南方,雷谷都不是秘密,而公孙不器在雷谷证真,知道的人起码数以十万计——甚至可能数以千万计。

    然而,以为这并不是秘密的人,忽视了一点,不管怎么说,雷谷有毁灭道意在,那就是可以连续制造真君的。

    这个秘密重要不重要?简直太重要了。

    对于中土南部的人来说,大家要考虑的是:如何能从雷谷争到一个证真机缘。

    但是对于北方的修者来说,除了争夺证真机缘之外,他们还要考虑一点:怎么样才能不让敌人破坏了这一风水宝地?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类似的宝地,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而这样的宝地,也是敌国重点关注的地方——从战略层面上来讲,破坏这么一处宝地,比拼掉一个真君的好处还多。

    所以这样的消息,在南方不是秘密——其实南方人也在控制传播,以免影响对争夺机缘的争夺,但是对北方来说,这真的不仅仅意味着机缘。

    风真人也是南方人,此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南方,这真的不是秘密,可是现在她明白了,“这位初阶真人,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以玄女宫的名义保证,他不是在羞辱你。”

    叶院长愣了好一阵,然后一转身,二话不说就走了。

    他甚至没有跟无心真君打个招呼,就这么自顾自地走掉了。

    无心真君是修无情道的,不在意这些俗礼,他甚至不在意叶院长的离开。

    他看着李永生,很直接地发问,“公孙家的那位关注到了京城,有什么说法没有?”

    合着他是因为城防系统的波动,注意到了有来自外地的真君神识,而公孙不器也相当不含糊,被发现了之后,还是不管不顾地来找李永生聊天。

    无心真君感知一下,就知道了神识的根脚,他对公孙不器也不算陌生——当初他甚至专程赶到雷谷,想要见七杀异象的主人一面。

    回来之后略略费点手段,他就查清楚了,证真的是辽西公孙家的三长老,紧接着,公孙不器的资料就源源不断地传了过来。

    通过了解,他对公孙不器还是比较放心的,尤其是此人证真失败后,躲到了京城避难,证明此人对中土朝廷,有一定程度的信任。

    但是公孙家三长老触碰了京城的防御之后,神识还逗留了一阵,他就有点不放心了,于是赶来玄天观,彰显一下存在。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我们跟不器真君比较熟惯,不小心提了一下名字,他感应到了,就过来看一下,然后就聊了几句。”

    尼玛……无心真君的脸上,露出了痛不欲生的表情,“我说,你们就算想聊天,能不能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和地点,真当我们闲得很吗?”

    凭良心说,他这么说话还算客气的,他大部分时间在京城,接触类似的情况太多了,总有些人嘴上没把门的,那些被念及到真君,很多时候也会做出反应。

    这次公孙不器无视了防御发出的警告,滞留了一阵,与此同时,无心真君的神识也感觉到了,玄天观里来了玄女宫和雷谷的人。

    他知道公孙家跟这两方交好,但是双方的沟通,被不器真君遮蔽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要赶来了解一下情况——谁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呢?

    待他巴巴地赶过来,得知对方竟然是在聊天,他真是连吐血的心思都有了——不带这么折腾真君的!

    可是事涉另一名真君和李永生,他还不能随便生气,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我们的态度,真君应该比较清楚吧,何至于这么紧张?”

    无心真君心里生出点无奈来:你的态度,我们倒是很清楚,但是玄女宫对朝廷的态度,却是微妙得很,毕竟劫夺离火扇的事情,还没过去多久。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话题,所以他又发问,“你从辽西回来之后,有没有回博灵郡的想法?直接来京城也行。”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京城真君这么多,何须我这小小的真人插手?”

    “唉,”无心真君意兴索然地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一言难尽呐。”

    李永生对朝廷所谓的苦衷,是一点兴趣都不感,所以只是微微颔首,“哦。”

    可是他不想听,无心真君还想说,因为他分得很清楚,雷谷的实际掌控者赵欣欣和李永生,跟玄女宫本部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他们对朝廷的态度相对和善。

    于是他将声音收束了起来,传音给对方,“有些亲王在宗正院,也有人帮忙关说,所以他们在两殿也不乏同情者,譬如说幽思真君,就对荆王持同情态度。”

    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他,“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其实我是非常想干掉襄王的,”无心真君淡淡地表示,“已故的太皇太妃,对我倒是颇为关照,但是她这个儿子,我实在是看得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