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又现真君
    悠地回答,“先前你不跟我说,现在轮到我拒绝你了……凭你的身份,还不配知道那个地方!”

    叶院长闻言,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痉挛了两下,然后才咬牙切齿地发话,“原来你也不过是口出妄言,仗着救命恩人的身份胡言乱语。”

    以他的年纪和城府,原本是不该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人要是恼羞成怒了,一时冲动之下,很难把握情绪上的分寸。

    李永生看他一眼,却是连生气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你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回吧,我会向公孙不器说的,你这样的姻亲,还是少来往一点的好……会给他带去麻烦的。”

    话音刚落,他心里就生出一丝悸动来,愣了一愣之后,他无奈地笑一笑,“这家伙……”

    下一刻,玄天观的后院里,凭空飘起一人来,紧张地四下张望。

    出现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玄天观的监院,一名老迈的中阶真人。

    他左右看了半天,才看向李永生这边,“咦?奇怪,刚才观中的阵法有些感应,似乎是有强敌在周边窥伺,李大师可有发现?”

    “没事,”李永生微微一摆手,“是我刚才不小心提到了公孙家那位真君的名字,激发了他的感应……这家伙好像很介意别人说自己的小话。”

    “原来如此,”监院松了一口气。

    他也知道,公孙家刚证真的那位真君,跟李大师交好,尤其是此人在惊动了真君的感应之后,竟然还敢大喇喇地将其称之为“这家伙”。

    这得是什么样的交情,才能让一个真人对着真君的关注,还敢如此口出狂言?

    他只能苦笑一声,“我说,您动静小点成不?周围来论道的人不少,莫要惊扰了大家。”

    就在这时,又是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却是经主邓小文,他笑着发话,“李大师,您这是说了不器真君什么,他这么大反应?要知道,他可是在辽西的!”

    “邓经主慎言,”又一条人影飘了起来,却是玄女宫的风真人,她淡淡地四下扫两眼,才继续发话,“刚才有些气机变动,那是京城的一些防御措施,被不慎激发了出来。”

    京城是天子脚下,那可不仅是嘴上说说,各种防御齐全得很,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京城权贵们意识不到的。

    公孙不器的神识遥遥地感知到了,这里有人提他的名字,于是稍微聚集一下神识,想过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哪曾想,顺天府现在是一日三惊,各种警戒的级别,都提升到了相当的高度,他的加强版神识才探查过来,京城这边顿时就做出了反应。

    李永生的心悸,是发现公孙不器广布中土的微弱神识起了反应,所以要快一点。

    而玄天观的监院能意识到这一点,则是真君稍强的神识,跟京城的防御发生了些纠缠,观里的示警阵法做出了反应,所以就稍微落后片刻。

    真君和京城防御阵法发生的摩擦,其实极为细微,一般人根本感应不到,但是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玄天观拥有一些变态的设备设施。

    说起玄天观,也是蛮有意思的,这里原本是个子孙庙,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京城周边的子孙庙都破败了,只有这个当初不怎么起眼的玄天观,出人意料地留了下来。

    因为只有这么一家庙宇,玄天观就逐渐壮大了起来,到了后来,就有了转型的意思,打算改制为十方丛林——毕竟背靠大树才好乘凉。

    然而,观里的真人也早意识到了,一旦改为十方丛林,朝廷的心里多半会不喜,须知这里可是京畿近郊,朝廷怎么会乐意看到道宫系统扎根?

    玄天观的历代主持,都十分重视这个问题,一边小心地为转型做准备,一边尽量缓和跟官府的关系,恪守本分,轻易不做那些过分的事情。

    事实上,玄天观这子孙庙的传承很是一般,要不然也不会连个高阶真人都没有,听起来似乎还不如朱尔寰的二郎庙。

    不过,这里终究是京城近郊,最不缺的就是杰出的修炼人才,玄天观里一共三个中阶真人,四个初阶,司修数量就更多了。

    这些就扯得远了,反正玄天观一直在小心地发展,虽然算不上左右逢源,但是他们是京畿附近唯一的道观,道宫体系的人来了,大多也是在这里挂单。

    如此一来,他们在道宫里的口碑当然不错,也结了不少因果,很多人想要帮扶他们一把。

    然而大多帮扶,却是玄天观不敢要的,生恐朝廷心里不满,所以他们一般的要求就是,给点灵石和灵谷就行了,功法或者宝物之类的东西,还是免了。

    有些人就发现,玄天观的阵法一般得很,就着手加以改进,而这么做的人,并不止一个两个。

    所以现在玄天观的各种阵法,都极为精妙,别看他们的战斗力很一般,可是预警的阵法,种植灵谷的阵法等,甚至超过了大多数的十方丛林,几乎都快可以跟四大宫相媲美了。

    正是因为如此,监院能比较早地感受到异常,反应还快过来自玄女宫的风真人。

    当然,风真人来自四大宫,对京城的防御手段,也有一定的认识,所以才出声解释。

    这时就又有人发问了,“风真人,京城的防御如此厉害,竟然能隔绝真君神识,像这种手段,耗费应该不菲吧?”

    “其中耗费,我却是不知道,”风真人摇摇头,心说就算知道我也不说,在天子脚下问这种居心叵测的问题,我怎么可能回答你?

    所以她顺势转移了话题,“不过你说得也不完全对,这种防御,多半还是警示为主,告知异地的真君,这里是中土的中枢,做事不要太随意了。”

    就在这时,空中响起了人声,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异常清楚。

    声音来自于他们正在议论的某个存在,“呵呵,我当然不会在京城乱来,当初我证真遇劫,还是躲进了京城寻求庇护,怎么可能做那恩将仇报的事情?”

    在场的人齐齐一怔,然后忙不迭地向空中纷纷拱手,“见过真君。”

    这可是传说中的真君啊,来听风真人讲道的人,有几人曾经跟真君距离这么近?很多人兴奋得脸都红了,心中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倒是玄天观的道人,虽然也行礼,却不失章法,这庙就是如此,虽然等级不高,却是京师独一份儿,接触真君的机会比大家大得多,见得多也就习惯了。

    “免礼,”公孙不器的声音再次响起,“我道是谁念我的名字,原来是李大师。”

    李永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叶院长就是一拱手,“见过三长老,我是小叶啊。”

    公孙不器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话,这是他看在自己曾经在对方府上养伤的份儿上,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若不是叶家大张旗鼓地寻找名医,自己可能会错过李永生。

    至于说姻亲什么的,那真的是枝节末梢,公孙家的数万子弟,姻亲海了去啦,他怎么可能照顾得过来?

    凭良心说,就连族中的子弟,他都没可能一一照顾,只能对异常优秀者,稍加关注。

    叶院长的脸上,难免悻悻之色:对我只是轻轻一哼,对李永生,就是以大师称之?

    总算还好,此刻已经入夜,没几个人能看得到他的尴尬。

    李永生却是轻声一笑,“大师二字,真君客气了,你最近的神识,涨得很快啊。”

    公孙不器心知他不愿意高调,于是说起了别的,“神识的增长只是一方面,公孙家已经很久没有真君了,现在我证真成功,当然会关注一下中土的动态。”

    “好了,我知道这样很累的,”李永生笑着摆一摆手,“真君请回吧,我是来道贺的,咱们证真庆典上再见。”

    公孙不器却是很热情,“都到家门口了,我将你接引过来好了……哦,对了,还有玄女宫的贵客们。”

    “这可不用了,”李永生笑着拒绝了,“真君就要真君的体面,我们来道贺,不能乱了章程。”

    公孙不器轻笑一声,“咱俩之间,还说什么体面?以前你是李大师,以后你还是!”

    李永生郁闷地挠一挠头,“我说,你能让我低调一点吗?”

    “哈哈,”公孙不器轻笑起来,这笑声越来越轻,最终至不可闻。

    知道真君离开了,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有人却是难掩眉眼间的兴奋,低声激烈地议论着——这可是真君啊,活的!

    李永生收回心思,却一眼看到,叶院长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极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