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九十二章 隐现真君
    李永生实在有点小看永馨对他的关心了。

    他才转身北上,重新抵达了豫州和博灵的交界处,身后就追来了同行的人,其中有五名真人,分别是天姥双杀、杜晶晶、风真人,以及一名郭姓真人。

    天姥双杀是雷谷的,杜晶晶和风真人,都是玄女宫的人,其中风真人还跟曲阿杜家有点关系,而郭真人却是来自清微庙,一名老牌的中阶真人。

    公孙不器证真,玄女宫这种大势力,是要遣人到场道贺的,更别说不器真君就是在玄女宫属下的雷谷证真,有一份因果在其中。

    然而,辽西公孙家所在的地方,是北极宫的传统地盘,而且几近于核心领域,玄女宫也要照顾北极宫的情绪,所以派了风真人这中阶真人来道贺。

    杜晶晶却是主动要求跟着来的,中阶真人身边跟一个初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正经是孤零零地一名真人前往,反倒显得有点寒酸。

    当然,杜真人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曲阿杜家跟公孙不器接触过,但是没有深交,杜家目前比较凋敝,虽然也要派出真人前去祝贺,可是到时祝贺的宾客肯定不会少,杜家如何才能保证自家人不会遭到轻慢?

    所以杜晶晶认为,自己也有必要去一次,她这种心态在道宫中,属于典型的放不下家族的弟子,不会为道宫所喜,但是在她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之前,玄女宫也不会太过在意。

    郭真人跟着来,就有意思了,按说清微庙虽然也是不小的势力,但却属于南七庙,不前去道贺也是无妨就算他们死皮赖脸去了,公孙家都未必愿意接待。

    但是清微庙的二代首座弟子蓝天真人,曾经因为做事冲动恶了李永生,还被血奴拽下了一条大腿,所以赵欣欣稍微示意一下,清微庙就派出了郭真人,一起去参加庆典。

    郭真人在庙里,也算得上老成持重之人,他此行最大的任务,就是配合好李永生,至于说为不器真君道贺,那只是其次的任务。

    当然,参加这种盛事,对清微庙也有好处,真君可不是那么好接触的,也只有这种时候,才可能近距离沟通,顺便结一点香火缘。

    总之,郭真人虽然是赵欣欣召唤来的,但是这件事本身,对清微庙是有好处的若是不跟着李永生,他们就算前去道贺,也得不到什么重视。

    除了五名真人,雷谷还派了几名司修前来,而玄女宫更是为风真人备下了场面有九名正式弟子和十八名道童,跟随风真人前往。

    两拨人汇合之后,一路北上而去,其间风真人打出了玄女宫的旗号,根本没有人敢阻拦,哪怕他们路过襄王和豫州交战的地方,也没谁敢不开眼地上前阻拦。

    然而,在行至豫州郡中部的时候,还是出了一点小意外,襄王遣了他的长女前来,邀请玄女宫的弟子去别院做客。

    风真人很干脆地拒绝了,道宫不跟红尘俗世来往,更不跟赵氏皇族接触。

    襄王长女有点失望,就说你们收了英王的女儿做弟子,又何必独独别样对待襄王?

    听她话里的意思,是说襄王早晚要身登大宝的,到时你玄女宫还不是要跟我们打交道?

    风真人觉得对方这话,实在有点狂妄,不过对方是依足了礼节来拜访的,她也不太方便发作,于是就表态:将来咱们会不会打交道,我不太清楚,现在我是有事的,请你让开。

    襄王的女儿让开了,但是几乎就在同时,一股庞大的气势扫了过来,慢慢地掠过了每一个人,那威压竟然是令人喘不上气来。

    风真人顿时大怒,她大声发话,“玄女宫途经此处,是哪家的真君,敢如此地无礼?”

    普通人是不能冒犯真君的,哪怕道宫的弟子也不例外,但是玄女宫已经打出了旗号和仪仗,若是有真君就这么不打招呼,直接发动气势压过来,那就是对玄女宫的冒犯了。

    以风真人的好脾气,都气得呐喊,可见这件事有多么出格。

    那道威压却似乎没听到一般,肆无忌惮地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才缓缓地离开了。

    风真人看着襄王长女,脸色铁青地发话,“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襄王的女儿摇摇头,很歉然地回答,“启禀风真人,此事我们真的不知情,父王的兵前几日才来到此处,哪里会知道,这里竟然还有真君?”

    明明是跟你有关,前来威慑我们的!风真人恨得暗暗咬牙,但是这种正规场合下,她也不能随便发作,更别说还有一个真君躲在暗处。

    所以她只能冷哼一声,“既然知道这里不太平,你们又何必巴巴地从海岱打到这里?”

    这话原本只是暗藏讥讽,算不上干涉红尘。

    但是这襄王的长女被人娇惯习惯了,是个不晓事的,顿时拉下脸来,阴森森地发话,“玄女宫管得也太宽了吧?你们插手赵家的事情,还上瘾了?须知我父王可不是郑王!”

    风真人闻言心中大怒,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你确定,自己是在跟一个道宫真人说话?”

    襄王长女再不晓事,也知道自己的语气有点冒失了,然而她并不打算认错,只是气呼呼地回答,“我无心冒犯真人,只是替郑王叔打抱不平罢了。”

    “哦?”风真人怪怪地看她一眼,“依你的意思,郑王豢养揶教妖人,是应当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襄王的长女叫了起来,明显是很委屈的样子,“王叔是赵家人,怎么可能勾结揶教妖人?绝对不可能!”

    风真人的脸一沉,阴森森地发话,“你的意思是说,是我们有意栽赃陷害他了?”

    她竟然将雷谷的行为,直承为其用意不言自明这因果我玄女宫接了。

    襄王的长女闻言也慌了,忙不迭地解释,“我不是说陷害,而是说……天底下任何事情,都可能出现例外,他一时不察,误信了两个邪教妖人,这也不算什么……”

    合着她不但被骄纵惯了,说话时也相当没有分寸,语言表达能力欠佳。

    “你闭嘴!”风真人厉喝一声,一股威压凭空生出,“再敢出言无状,真当我杀不了你的乳臭未干的娃娃?”

    她这威势爆发得极猛,烈度也极强,是存心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好看。

    襄王长女猝不及防之下,被逼得忍不住倒退了两步,脸色也变得刷白,胸口更是有如被大锤重重地一击,好悬一口血喷了出来。

    见她不再聒噪,风真人冷哼一声,下巴微微一扬,杜晶晶早忍不住了,上前一抬手,就将对方一行人裹起来,远远地甩到一边。

    这还亏得是她知道,附近有真君在关注,所以没敢用多大的力,否则对方跌个骨断筋折也是正常的。

    当然,杜真人的小心谨慎,也是能理解的,她才晋阶真人多久?在大多数修者的心目中,真君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存在。

    撵开这些人之后,风真人一行再次上路,她表面上装作没事人一般,可是心里却忐忑不安,生恐那没有显出行踪的真君,做出点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行人埋头赶路,气氛相当地沉闷,有真君在一边关注,谁也不敢随便出声说话,更没胆子去讨论此事,但是为了维护道宫的面子,大家还不能走得太快。

    所以这段路,走得是要多憋闷有多憋闷,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赶出了近百里,李永生才轻哼一声,“这名真君……我知道是谁。”

    风真人侧头看他一眼,心里有点纳闷,你不会想不到,那家伙可能还在暗暗观察吧?

    当然,这样的问题,她不可能问出来,要不然玄女宫的脸都被她丢光了,她轻咳一声,“真君的性情,咱们不便评说,但是这件事……总归要有个说法的!”

    李永生微微一笑,“那厮已经离开了,风真人你只管放心便是。”

    “咦?”风真人这才讶异地看他一眼,顿了一顿之后,才微微颔首,“常闻你有过人之处,今日才知道,原来真君的行踪,也瞒你不过。”

    她这话也是试探,试探那真君在不在,同时还能显出玄女宫的担当来不止你敢谈论真君,我道宫弟子也敢谈。

    当然,她心里也清楚,自己的话虽然涉嫌了不敬,但那真君若是真在一边观望,也不好为这点小事出手,毕竟自己也是玄女宫的,不是那些没有根脚的散修。

    然而,她以为自己胆子已经不算小了,哪曾想李永生又不以为意地哼一声,“这厮骄狂习惯了,说句实话,我若是他,早就找个地方藏起来了,真是不知死活!”

    风真人再有城府,闻言也忍不住脸色一白:你……你确定自己是在评价一个真君?

    这一刻,她真的很想知道,这名真君到底是何许人。

    但是很显然,她是不能这么问的,提及真君的名讳是大忌,于是在忍了半天之后,她终于开口发问,“永生你此前见过这位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