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八十九章 有备而来
    李永生回了山谷之后,也没招呼别人,就是让血奴跟他走一趟.

    考虑到现在的山谷并不是很安全,他特地留下了几个阵盘,让他们保护好自己。

    雷谷的人早就习惯李大师的阵盘了,倒是祭强拿着阵盘,翻来覆去地琢磨。

    李永生和血奴的配合,也不是一朝一夕了,他俩先是选了一个方向,贴地飞出去差不多六十里,才折向过去,直奔那一处断崖,以此逃过对方可能的戒备。

    血魔打探消息的能力极强,来到距离断崖二十里的地方,它直接嘴巴一张,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那血雾在空中凝聚成一只黄豆大小的微型蝙蝠,直接破空而去。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黄豆大小的蝙蝠飞了回来,血奴一口将它吞了下去,然后闭目回味片刻,断崖处的景象,就通过奴仆契约,传到了李永生的识海里。

    黄豆血魔在探查的过程中非常小心,避开了一切它认为可能有问题的东西,李永生分析着画面,还真让他发现了几处埋伏。

    不过,这几处埋伏的杀伤效果有限得很,主要的任务,应该还是用来示警,不过,郑王府两个小小的真人,能布置下这些东西,也是相当了不得的。

    紧接着,他又很意外地听到了一段对话,是那两个真人在聊天。

    其中一个真人抱怨说,算李永生命好,否则出其不意之下,怎么也要重伤他。

    另一个真人则是表示:知足吧你,万一李永生真在的话,咱俩没准要吃不了兜着走,现在杀了那些蝼蚁,咱们的目的应该也达到了。

    “目的达到了?”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制造了这一起惨案的目的,是为了出口气吗?

    遗憾的是,两名真人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起了郑王府现在面临朝廷的反击,有捉襟见肘,说到郁闷的地方,两人还忍不住唏嘘一番。

    大致明白了他们所处的情况之后,李永生带着血奴,悄悄地潜行过去,在断崖的周边,布置下了禁空大阵,防止他们逃脱。

    他安排了血奴在外面,准备发动禁空大阵,自己却是悄悄地潜进去,来到了距离一名暗哨仅有一丈左右的地方,捏了两个阵盘在手里,还有几块撼神符,默默地等待着。

    这暗哨是十人中仅有的岗哨,藏得极为隐秘,视野却相当开阔,只能靠近了杀。

    李永生等了一阵,感到气机忽然有了极细微的变化,他想也不想,直接捏碎了撼神符,身子电一般地蹿了出去,同时拔出了长刀,斩杀了那名充当暗哨的司修。

    身子前欺之际,他抖手打出两面阵盘,直取对方。

    那九个人本来是或坐或站,猛然间发现周遭有灵气的变化,一名真人毫不犹豫摸出了一张符箓,不过遗憾的是,紧接着,他就觉得识海猛地一震,意识就变得混乱了起来。

    事实上,他知道李永生有神识攻击的手段,因为雷谷李大师最近的名头太响了,此人的很多手段,都被郑王府的人挖了出来。

    然而,他虽然知道这些,怎奈自家的地位实在有欠缺,想要搞一些高级的防神识攻击的道器,根本没有门路。

    所以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来自李永生的神识攻击?不会这么强吧?

    另一名真人,也遭遇了类似的眩晕,他想的却是:我可能买了一块假的定魂玉玦!

    两名真人同时遭受撼神符的攻击,紧接着,他俩就被两块阵盘困住了,只剩下七个司修,其中还有一名也受到了撼神符的攻击。

    那六人的反应不一,其中三人口喷鲜血,再次透支精血,同时迅速调整位置,看样子是打算组成三才阵。

    不过李永生一招得手,哪里还会再给他们机会?

    他毫无花招地一刀斩了过去,刀光幻化出三个刀影,对着三人各是一刀。

    这就是他在对战赵统领时曾经使出的“梅花三弄”,这一招的威力比阳关三叠差一,但是胜在轻盈快捷,袭杀三个尚未组成阵势的司修,也是绰绰有余了。

    李永生本来是有心将他们全部擒回山谷,活祭那惨死的三百七十八人,但是一旦动手,他首先要保证的是不能放走一个,至于说这些人的死活,就排到第二位了。

    三名司修被他一刀枭首,三颗头颅像是商量好了一般,齐齐地向远处飞去。

    看一眼尚存的三名司修,李永生根本懒得理会。

    他走到一名真人身边,看一眼地上掉落的符箓,不屑地笑一笑,“土遁符?倒也是不容易了……不过,只能遁出十来里,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吧?”

    几乎在同时,他的身后风声响起,扭头一看,却是一个司修手执大戟,狠狠地向他扫来,大戟上还闪着异样的光芒。

    “爆裂道器?”李永生是识货之人,少不得运气于身,同时身子一闪,十几道青芒向对方打去。

    爆裂道器是很阴损的玩意儿,对方跟你作战的冷兵器,突然变成了炸弹,威力还是格外大,遇到这种情况,怕是谁也要挠头。

    李永生算是个警觉的,但饶是如此,道器自爆的冲击波,也让他的身子晃了两晃,就像有人猛地推了他一把似的。

    等他站稳身子,那自爆兵器的司修,已经被自家的兵器炸得千疮百孔,更别说了还吃了李永生十几根穿甲钉,虽然这些穿甲钉打的都不是要害,但是此人也眼见就不能活了。

    “反派常常是死于话多,”李永生小声提醒自己一句,正战斗呢,我不能太得瑟了。

    事实上,今天他遇到的这十个对手,素质还是相当高的,司修竟然能有爆裂道器,初阶真人居然怀揣土遁符,可见这些人是做了相当充足的准备。

    就在这时,血奴冲了过来,李永生看它一眼,一道意念发出,“司修交给你了,真人我来收拾。”

    两名真人都被困在了阵中,但是他也要尽快将对方擒下,倒不是担心对方脱阵而出,而是提防对方一旦发现无法破阵,没准会服毒或者自爆啥的。

    李永生没想着留这两人的性命,但是他想知道,所谓的“达到了目的”,指的是什么。

    而且,祭奠逝者,最好是用活的祭品。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他才要跨入阵势,猛地感觉一股威胁扑面而来,想也不想就倒射了出去,还在面前祭出了一块盾牌。

    “砰砰”两声响起,却是那两名真人身子膨胀,齐齐地自爆了。

    “吱,”血奴气得尖叫一声,李永生居然听出了它的意思我的储物袋啊~

    紧接着,血奴就拎起一个司修来,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这司修顿时被摔了一个七荤八素,不过到了他这样的修为,被摔得骨断筋折不太容易,而且他身上也有防御物品,而且防御指数相当高。

    别看李永生杀司修跟杀鸡一样,一刀一个,事实上,没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变态。

    血奴只是发泄怨气,也没使出太大的力气,这厮竟然囫囵着爬了起来。

    不过他的眼中,却满是茫然,“我捏碎的,难道不是传送符?”

    合着这名司修手里有一张玉符,是他的上官给他的,说这是一张传送符,一旦自己陷入了缠斗前景不妙时,希望他能捏碎符箓,帮助自己脱身。

    这名司修也没想那么多,上官打不过对手,肯定是要跑的,但是那时候很可能抽不出手激发玉符,当然就要让自己这个亲卫来帮忙。

    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他捏碎的可不是传送符,而是爆裂符。

    原来这两名真人前来,也是存了必死之心,所以他们将自己精血的气机,用一种很罕见的诡异手段,关联到这块玉符上,一旦事不谐就可以自爆,同时还能给对方造成杀伤。

    这司修眼见自家上官陷入了危机中,忙不迭捏碎玉符,却造成了这种效果。

    血奴虽然不懂阵法,但它的直觉是相当敏锐的,眼见这厮不知道捏碎了什么东西,那俩就自爆了,它凭感觉就能判断出,此事定然是这名司修所为。

    这一下,它气得可是不轻,那俩真人,可都是有储物袋的,虽然储物袋里的东西,未必就能归它所有,但是它如果有需要,李永生也不会不给。

    盛怒之下,它能控制着不将此人摔死,已经是充分地考虑到了仙使大人的怒火。

    当然,另外一名司修就没那么便宜了,血奴的身子一闪,就将此人的双臂撕下,同时放出一根束缚用的索子,将那名被撼神符击昏的司修捆了起来。

    李永生看一眼血奴,本来想说你怎么不快下手,竟然导致那两名真人自爆了,可是再想一想,自己可不是也忽略了吗?

    凭良心说,这一次的对手虽然不强,但是对方准备充分,也很有诡异手段,若是被他们暴起发难,雷谷一方很难完好无损。

    怪不得这区区的十个人,竟然就敢惦记偷袭,真的是有所仗恃,而李永生若不是提高了警惕,发动了雷霆一般的袭击,想要全部留下对方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