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八十八章 追凶
    看完山谷内外的惨象之后,李永生一行人全部沉默了。

    此处一共有三百七十八人被杀,上至白发苍苍的老妪,下至襁褓内的婴孩,凶手都是照杀不误,还有几名妙龄少女,死前还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禽兽!”祭强前后看了一圈之后,忍不住出声大骂,

    李永生则是黑着脸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雷谷的修者里,不乏有那些一技之长的,很快地,有一名寻踪好手前来汇报,“凶杀发生在寅正左右,而当时这里……在下雨。”

    凶杀应该是没过去多久,否则大雨早就把血腥气冲得闻不出了。

    “早知道,昨夜就该赶过来的!”祭强气得大喊一声,左手握成拳,狠狠地一砸右掌心,咬牙切齿地发话,“都怪我偷懒,不想赶路!”

    李永生依旧黑着脸,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见他不说话,旁人也不敢随便发言,良久,才有一名司修小声发问,“李大师,您会用气息寻踪吗?时间一旦拖得久了,气息就散了。”

    李永生这才回过神来,他微微一摇头,低声发话,“没用的,对方收束了气息,就算有什么遗漏,这场大雨也足够冲刷得干净了。”

    擅长寻踪的那位也出声发话,“雨水把脚印都掩盖了,很难追踪。”

    这位并不气馁,再次建议,“那天机推演呢?”

    “我也试过了,”李永生摇摇头,黑着脸回答,“天机被遮蔽了。”

    “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有人低声嘀咕一句,“是来报复的。”

    “瞎说什么?”刚才出声的那位忙不迭呵斥一句,你丫也不看看看,李大师的脸色都难看成什么样了?“没准是来偷袭咱们的,咱们不在,才迁怒于黎庶……好狠辣的心肠。”

    “确实,”那位倒是听得进去话,“如果不遇到那场雨,咱们昨天晚上应该就到了。”

    祭强气得脸色通红,“肯定是郑王府的人干的,欺咱们没有证据。”

    “郑王府?”又有人后知后觉地惊呼一声。

    不过接下来,他的问题却很有点前瞻性,“那么接下来,他们会不会去永乐的大营出气?”

    祭强的脸色一变,侧头看向李永生,却也不说话。

    “好了,不用担心,”李永生的脸色,终于正常了一些,他淡淡地发话,“军营可不是那么好偷袭的,气息更难以遮蔽,他们若是有那样的实力,就该在这里埋伏等着咱们。”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冷笑一声,“至于说没有证据?呵呵。”

    “咱雷谷做事,何须证据?”有人高声发话在雷谷待得久了,一般人都会滋生出一些傲气来,“这是打算偷袭咱们……李大师,倒不如索性召唤援兵,平灭了郑王府。”

    李永生淡淡地看这厮一眼,“有傲气是好的,不过最好不要乱用……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完之后,他身形一闪,直接电射而去,消失在了远处。

    寻个四下没人的小山包,李永生摆出阵势,召唤朱雀。

    朱雀来得很快,“仙使有何吩咐?难得我冒领一拨香火,正补亏空呢。”

    最近豫州雨水多了起来,很多不是它做的,但是信众要感念它,又多出了很多香火。

    然而这种香火没有因果关联,它得四下忙碌去收集,免得浪费或者被别人占了便宜去。

    李永生看它一眼,一指自己的来处,“那里有个小山谷,里面有三百多人被屠戮,凶手隐匿了气息,你帮我查出来。”

    朱雀闭上眼睛,感知一下,然后缓缓摇头,“没有类似消息,待到夜里,我去托梦。”

    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问,“托梦……然后呢?就会有确切的消息?”

    “这怎么敢保证?”朱雀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若是没有人知晓,也不在我香火的感知范围内的话,没有消息也正常。”

    “这样不行,”李永生很干脆地发话,“用你的真君修为推演一下天机。”

    观风使也能推演天机,但是他的修为在那里摆着,哪怕是曾经的上界仙人,论起推演水平,也不过是比本位面的真人强一点,大致可以媲美真君。

    朱雀在本位面就已经是真君修为了,而它的本尊修为远超真君,它若是愿意推演天机,比本位面的真君还要强上一些。

    为什么别人都说朱雀野祀无所不知?它的香火流传广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推演天机的水平高强,一旦有什么大事发生在它身上,它肯定找得出正主,不会吃哑巴亏。

    然而,听到这个要求,老鸟儿的脸,顿时就皱做了一团,“仙使,我是野祀哎,你推演不出的天机,让我来推演……这可要用很多的香火,咱先试一试托梦成不?”

    李永生此刻心情极为糟糕,可没兴趣跟它讨价还价,他黑着脸发话,“我仙君阆苑每百年可得一枚启灵芝华,你若推算起来麻烦,我自去召唤白虎。”

    “我干了!”朱雀听到启灵芝华四个字,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这种宝物可以帮助兽修提升灵智,在仙界都极为罕见,而且只有胥兽仙君会种植,出产有限,每十年结一次果,只有区区八十枚,很多非人类种族的修士,都要打破头去争抢。

    想一想以永生仙君之尊,每百年才能有一颗的份额,就知道它有多珍贵了虽然是胥兽仙君着人送到阆苑里,但那是对永生仙君表示恭敬。

    总之,一颗启灵芝华,连朱雀的本尊都要意动,就别说这区区的分身了。

    分身帮本尊赚家业,原本就是它的使命大河有水,小河才能满。

    但是老鸟儿的心里还是有点疑惑,忍不住又问一句,“其实……没准托梦就能得到消息。”

    李永生闻言,狠狠地瞪了它一眼,“你一定要将机缘让给白虎吗?”

    不过,瞪完这一眼之后,他最终还是叹口气,“死的人是我的因果,我不能让凶手溜走。”

    “这还了得?”朱雀勃然大怒,它义愤填膺地表示,“敢将仙使牵扯到下界的因果中,我就算豁出去这具分身灰飞烟灭,也要推算出凶手!”

    老鸟儿的表情有点夸张,它怎么可能猜不到,此事涉及了李永生的因果?

    要不然,仙使也不会急吼吼地找它来推演天机了,而且出手还如此大方。

    这一番做作,都是看在那一枚启灵芝华上。

    李永生对此也心知肚明,但是这话没必要点破,朱雀全力推演天机的话,付出也是很多的,别看这里是下界,极端情况下,真的可能因为强行推演某道天机,而毁掉这具分身。

    朱雀全力出手,速度还是很快的,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它就缓缓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笑一笑,“幸不辱命……”

    在山谷里制造屠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希山大营里逃走的两名真人,他俩一共带了八名司修亲卫,于昨天晚上悄然潜到山谷附近,并且在大雨来临之时暴起发难。

    用朱雀的话来说就是,这两人似乎小看了李永生,又或者觉得暴起发难的情况下,可以占到便宜,所以在刚开始出手的时候,就果断地透支了精血,随时准备着搏命。

    那时候,山谷里就算有真人,没准都要重伤甚至丧命。

    不管他们是不是打算偷袭李永生,反正他们发现山谷里都是老弱妇孺之后,还是选择了杀戮,一条性命都没有放过。

    李永生听到这里,黑着脸发问,“那他们现在躲在哪里?”

    朱雀随口说了一个方位,这十个人制造了杀戮之后,因为那八名司修都透支了精血,而两名真人为了不被人发现,也不敢飞行逃走。

    所以这十个人竟然没有远离,而是躲在距离此地六十多里的一座断崖下。

    没准他们是认为,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李永生看到朱雀一脸疲惫的样子,心知它不是装出来的,于是站起身来,“好了,辛苦你了,我这就去……对了,是谁帮着他们遮蔽天机的?”

    能让他都推算不出天机的主儿,应该是真君最起码也得是高阶巅峰真人,还得是有非常独到的手段才行。

    “啊?”朱雀愕然地张大了嘴巴,然后才赔着笑脸回答,“这个……真的没注意,比较耗费香火的,还有反噬之力……好吧,我现在就去推算。”

    李永生看着它疲惫的样子,微微一摆手,“算了,我也没要求你查,就是随口一问,你感受到了固然好,推算不到也无所谓。”

    其实他心里是想着,那十个滥杀无辜的家伙,为三百多条人命抵命,未免有点不足,可是他也懒得去杀这些人的家属,正经是查到什么人帮着遮蔽天机,他还能多一个发泄的对象。

    不过既然朱雀没有用心去感知,他也不强求它去推算,无心的感知和强行推算,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截然不同的。

    然后他身子一晃,就飞遁而去,在进入山谷的时候,他才猛地想起一件事来,狠狠地一拍自己的头就忘了问问老鸟儿,知道不知道会稽的战事如何。

    这一刻,他真的理解朱雀刚才的失误了,心里有事的人,一般很少会关注其他事情。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