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八十三章 试探无效
    李永生和夏真人都看穿了本质,雷谷这一刻支援朝廷军队与否,就决定了战场的基调。

    按说,雷谷是没道理支持朝廷的,道宫插手红尘中事已经是不该了,就算真的有必要插手,也要遮遮掩掩,争取不让人抓到把柄。

    而在两军交战中,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支持其中一方,这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所以夏真人都没指望,李永生肯定会帮忙,毕竟这是要冒风险的。

    但是李永生却很干脆地答应了,而且表明我不是支持朝廷,而是支持你。

    当然,这种借口在战场上,是不适用的,郑王的兵又不是傻子。

    看到李永生的军营里驰出千余名骑兵,旁边负责骚扰郑王骑兵不能无动于衷了,于是有四五百骑拦了过来,嘴里大喊,“这是王爷和朝廷的公案,跟雷谷的诸位无关!”

    打头的数十骑,正是雷谷的人马,李永生和血奴赫然在其中,面对这样的喊话,一名雷谷的司修大声发话,“有关无关,你说了不算!我雷谷行事,何须你多言!”

    拦截的骑兵也是沙发果断之辈,“雷谷贸然插手官府事务,后果自负……大家列阵!”

    几百骑很快就列出了阵势,四个百人大阵,大阵中还套得有小阵,又有人贴身护卫,错落有致秩序井然,一看就是真正的军中精锐。

    就连夏真人见状,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郑王这是……把护卫亲兵都派来了?”

    然而打头的雷谷数十骑,根本就当没看到一样,策马继续向前奔去。

    “雷霆!”郑王府骑兵有人高喊一声,一个百人骑兵队在马上齐齐举起了长刀,其中一人向空中抛出一个排球大小的黑色物事,诸多长刀的杀气,遥遥地指向了黑色物事。

    此物名为雷引,也是军中重器,制作方式只有军械局才掌握,

    在气机牵引之下,雷引迅速地膨胀起来,涨大成一个直径四五尺的黑色圆球。

    紧接着,雷引猛地炸裂开来,一道闪电迅疾地劈向雷谷众人一方。

    几乎在同时,闪电的下端,又生出无数小小的枝桠,就像一棵倒立的大树一般,因为速度过快,又像是闪电扎根于地面,猛地向空中蹿去一般。

    雷霆阵势,在骑兵对战中比较罕见,但是一旦施展开来,杀伤力也极为惊人,尤其是还有麻痹的功效,对方须得有避雷之术,才能比较好地防御。

    这一百骑兵的配合果然精妙,雷霆正正地劈在雷谷骑兵前方的七八丈处,警告的味道很浓。

    疾驰的奔马顿时降低了速度,还有的马儿受到了惊吓,忍不住人立长嘶——尼玛,前面太危险了,本马儿不去!

    但是奔在前方的,都是雷谷的精锐,根本丝毫不为所动,有人更是直接将惊马压下,再次强行提速。

    这一下,郑王的骑兵有点坐蜡了——咱警告过了,人家不理会,这可咋办?

    他们在出击的时候,就知道打的是朝廷兵马,这两千骑兵更是出营来确认了的。

    他们知道雷谷握有大义,也不敢上前来纠缠,但是打朝廷的军队,这可没啥压力。

    甚至雷谷来解围,这种可能他们也想到了,但是他们真的不怕——你敢打我,就丧失了大义,还令你自己陷入了麻烦中。

    可是当雷谷众人顶着警告,硬冲上来的时候,他们还是难免犹豫:这尼玛打还是不打?

    “打!”领军者大喊一声,“丙队丁队锋锐!乙队雷霆准备!甲队三才分阵!”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非要强行干涉红尘事,我们就不算不教而诛了。

    事实上,他还防了雷谷拿私人交情说话,所以刚才他的警告,不是“道宫不得干涉红尘”,而是“雷谷不得干涉官府事务”——就算你不是道宫体系,社会组织也不能影响官府。

    百人队发出的锋锐,就连血奴都要避让一下——倒未必是扛不住,但是因此受伤很划不来。

    但是雷谷的骑兵居然丝毫不让步,八名司修骑士组成了两个四象阵,冲在前方,两个四象阵又是一阴一阳,化为两仪阵,硬生生地顶住了两个百人队发出的锋锐。

    不过这一击,也令八名司修的面色齐齐一变——这还是他们身上有防御符箓。

    其中的两人,更是直接口鼻流血,忙不迭摸出丸药来吞服。

    可饶是如此,他们依旧不停歇,继续向前冲去,有两匹马也也明显不行了,燃烧着生命和精血,做一生中最后的冲刺。

    对面的骑兵头领也火了,正要继续发号施令,旁边有人高叫一声,“头儿,打不得了,人家要来真的了!”

    “来真的又如何!”头领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占理啊。

    他高声叫着,“雷谷干涉红尘事务,弟兄们都听好了……”

    话音未落,有人高声叫了起来,“小红魔……小红魔飞起来了!”

    若说雷谷众人在豫州的名头,李永生排第一的话,血奴绝对排第二,它以诡异的身法、凌厉的杀人手段、以及颇具颠覆性的形貌,在豫州闯出了好大的名头。

    就连雷谷谷主赵欣欣,名气都要排在它之后,位居第三名。

    血奴见到左一个雷霆,又一个锋锐,心里实在烦躁不已,索性从马背上直接飞了起来。

    它的飞行能力是天生的,并不是到了真人才会飞——事实上,初代血魔起步就是真人。

    所以,就算前方有禁飞阵法,对它的影响也会小很多。

    骑兵头领却是不管不顾地喊一声,“击杀它!”

    得,这下好了,原本乙队准备的雷霆,直奔血奴而去。

    血魔对危险的预知能力,那是天生的,这是物种的优势,它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威胁袭来,想也不想就直接一个瞬移,避过了这一道雷霆。

    然而,就这么一道雷霆,却是让它想起了刚刚遭受过的天狱之雷——那道雷可是连它的头发都劈焦了半边。

    念及此处,它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忍不住尖叫一声,“吱~~~~~~~吖!”

    这叫声里,是掩饰不住的杀气。

    “跑吧!”郑王府的骑兵里,有人忍不住大喊一声,“咱们是来试探的,不是送死的!”

    有几名军士更是不等头领发话,拨转马匹就跑。

    四五百的骑士,确实不弱,尤其他们还是郑王亲卫,但是对方的战力,走的是精锐路线。

    小红魔不可怕,八名扛得住锋锐的司修也不可怕,可是这两者加在一起,那就太可怕了,更别说还有一个号称大师的李永生。

    郑王这一方,除非有两个真人——起码也得有一个战力超强的真人,牵制住对方的顶端战力,这仗才有得打。

    没错,仅仅是有得打,至于输赢,那还是两说。

    没有相匹配的高端战力,这仗真的是没法打,给谁也打不赢,军阵终究不是万能的。

    而且,喊叫的那人道出了一个真相:别看他们在大张旗鼓地攻打夏真人,但是本质上,他们还是在试探雷谷的反应,看雷谷打算在这件事里介入多深。

    以郑王府的想法,雷谷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支持朝廷的。

    但是万一呢?所以相关的应急预案,总是要准备的。

    要是郑王府连预案都没准备的话,他们这一次的起兵,基本上是等于找死——涉事的都是亲王,你一个区区的亲王待遇,想介入其中,又不懂得算计,不是找死是什么?

    在遭遇初期,郑王府的军队可以表现出强势来,雷霆警告也好,锋锐攻击也罢,这都是该有的——不用点真功夫,怎么吓得住对方?

    但是雷谷不吃这一套,不但不吃警告,就算中了军阵的攻击,都硬顶着上来了,这足以证明,人家不是样子货,而是要玩真的。

    面对这样的雷谷,郑王的骑兵,终于意识到,己方必须做出抉择了。

    这些骑兵都是郑王的亲卫,到了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悍不畏死,但是……

    现在是必要的时候吗?

    没错,他们不怕死,但是要考虑一下,自己的牺牲,划得来划不来。

    骑兵们认为,硬扛雷谷划不来,而且预案中也早有决策——若是雷谷一定要救朝廷军队,也要避免发生大规模的冲突。

    雷谷的底蕴,是郑王都要退避三舍的,道宫中人不得干涉红尘事,这是没错的,但是郑王真的要执意跟雷谷为敌,没准在雷谷激起众怒之前,自家已经先完蛋了。

    且不说雷谷背后的玄女宫,只说那两名结了跨境之缘的真君,一旦发作,也不是郑王的小身板扛得下的。

    当然,真君是不能随便出手的,但是雷谷若是仗着跨境之缘,执意要真君有所动作的话,旁人也不好说什么——人家是在了结因果,算不上随意出手。

    骑兵中的头领,刚才还义愤填膺,待发现对方的真人小红魔都飞了起来,而且躲过了雷霆的军阵,忙不迭大声发话,“让开,让开,要对雷谷保持敬意。”

    四五百名骑兵顿时拨转马头,向两侧分去,不见如何混乱。

    可是雷谷这些骄兵悍将,早就被养得眼高无比了,现在竟然受到了攻击,哪里肯善罢甘休?根本不去凿穿骑兵的封锁,而是再次加速,衔尾直追退去的郑王骑兵。

    血奴当然是冲在最前面。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