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八十一章 想跑?
    夏真人闻言,脸上的刀疤处涨得通红,忍不住怒吼,“我也不想这么做啊,可是军营就给了这么多粮食,想要征召人手,不得再找粮食?李大师……只要你有粮食,我给钱!”

    “我差你那点钱?”李永生白他一眼,这个时候,钱不是硬通货,粮食才是,“既然你没粮给丁壮,那也不用征召了,靠你的兵打大营吧,反正你自家不缺粮。”

    夏真人的脸又皱做了一团,“可是只靠我这一万两千兵,十天打不下来的。”

    对他来说,怎么算都是缺粮,兵多的话粮食不够吃,只靠本部的话,时间不够——一万两千人去打六万人,已经是很狂妄了,想要十天打下来,基本上是做梦。

    正经是一旦着急取胜,心态失衡的话,很可能犯了致命的错误。

    人少打人多,本来就很不容易了,再没个好心态,其实也就不用打了。

    李永生听得又是一翻白眼,“我就奇怪了,知道不好打你还来?”

    “中土板荡,正是我辈建功立业之际,”夏真人正色回答,“我不来,自有人来,他们却未必会像我一样体恤黎庶。”

    李永生转身就走,“好了,话就说到这里,我许你征召人,动我的粮是不要想……还有,必须自觉自愿,要不然别怪我翻脸。”

    他一听就明白上面是怎么想的,下面想争功不是?人数和粮草给你定死了,出去之后自己发挥好了,能弄到多少人和粮,我们是不管的。

    当然,不征召人和粮也可以,反正军队就给这么多兵和粮食,只要能打赢了就行。

    军方这么做,也不能说是完全错了,很多战争都是这么打的,但是……该死的!这是中土的内战,不是国战,也不是在异国的土地上作战!

    军队没人没粮,自然是要骚扰地方,你可知道,你荼毒的是中土黎庶?

    这种情况下,夏真人还要争抢着出兵,以为是个建功立业的机会,李永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

    总之,看在夏明妃的面子上,他做出了小小的让步,许对方征召追随自己的义军,再多的退步,却是不可能了——义军原本就不算雷谷的人,他也不便干涉太多。

    当天下午,夏真人就遣了手下兵将过来,分别关说两县的义军,想要征召他们。

    可是这两县的丁壮,又哪里是那么好哄的?大家虽然地处偏僻,见识算不得上太多,但是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朴素的认知能力。

    加入朝廷军队好不好?那肯定不错,但是自由吗?给关饷吗?遇事军官会冲在前面吗?

    既然什么都没有,征召我们做什么?

    至于说报仇和救人?我们跟着雷谷李大师,也不愁做到,雷谷的人遇事,还会冲在前面。

    雷谷也不关饷,但是管饭啊,等闲也不呼来喝去地斥责人,甚至谁愿意参加战斗,人家都不管,只不过想上场打仗的人,要事先协调一下,保证听从安排。

    自由主义之所以能盛行,而且屡禁不绝,魅力就在这里了。

    尤为重要的是,雷谷足够强大,能在战场上有效地庇护大家,战损比非常低,而且一点都不介意郑王的态度。

    这样的势力,才是大家最愿意投靠的,谁都喜欢打胜仗,但是首先……咱们要少死人。

    哪怕是百胜将军,若是每一战基本都打光了士兵,你看谁愿意跟着他?

    而雷谷在两县威风八面大杀四方的时候,朝廷在做什么?

    郑王起兵之初,朝廷就是步步退让,对于子民被郑王盘剥,朝廷只有坐视。

    当初你不理会我的死活,现在要我为朝廷效力……凭啥呢?

    大部分人坚决拒绝了朝廷的招揽,有些胆小的人,原本是不敢拒绝的,但是看到大家都在拒绝,也就有胆子说不了。

    少数人有点心动,这是因为夏真人也承诺了,打下你们县之后,查一查有哪些人附逆了,他们的田土和家产被充公之后,可以用奖励的形式发给你们。

    夏真人终究不是迂腐的,他也将李永生的建议听了进去,知道现在征召丁壮,不能光凭着军令了,必须要有利诱才行。

    利诱的话……粮食他是拿不出来,这个是真的为难,但是不要紧,他还有别的,比如说那些附逆者的家财。

    当然,这些家财现在并不掌握在他手里,不过,等他打下希山之后,可不就到手了?

    用尚未到手的财富来许诺,不得不说,夏真人也是满拼的。

    半天时间下来,他们拉拢到了三千多人——义军里的丁壮,来希山也未必都是激于义愤,不少人前来的最大目的,是要冒险发点小财。

    这些被拉拢的人,大部分是桐河人——桐河和希山的仇太大了,对于合法地抢劫希山人的财物,桐河人有极大的兴趣。

    这点人数,令夏真人很有点失望,不过他还是鼓足勇气,让军士们继续沟通,希望这些被征召的人,能自己带些干粮过来——军方可以补贴一些银钱,不让他们吃亏。

    当然,这个“不令其吃亏”的价格,跟夏真人买高价粮的价格相比,要低很多,虽然他不知道“发动民众”的说法,但是他很清楚,这么做才能最大可能地减少支出。

    在这一点上,义军的脑瓜转得就不太够了,因为跟雷谷的人在一起,他们并没有觉得粮食有多么难得。

    李永生接到消息,就有点苦恼了,心说这夏真人还真是能折腾,这么从我手里搞粮,有点防不胜防啊。

    就在他闷头琢磨,该如何应对这个场面,才能尽量不伤和气的时候,第二天中午,有一支溃兵,投奔两军而来。

    来的竟然是箫阳人,这一点,非常出乎李永生的意料,在他的感觉里,箫阳虽然是打下了,但是那里的人,对郑王的怨气,应该不是特别大才对。

    在箫阳遭遇屠杀的,只有永乐兵和桐河兵,而现在的箫阳,也是一帮地方豪强在做主,其中还有祭真人曾经的袍泽。

    不管怎么说,他觉得箫阳人没有来希山的兴趣——这两县的关系也不算太糟糕。

    不过很快地,他就知道箫阳人前来的目的了,这帮家伙……合着是捡漏来的。

    箫阳人确实不太想来希山,他们的悍勇,比希山和桐河都差一点,能不招惹希山的话,还是不愿意去招惹。

    然而,当他们听说,雷谷拿下了桐河,心思就活泛了起来,只要是个人就知道,雷谷是绝对放不过希山的,哪怕他们不想打,桐河人也会去打。

    雷谷能不能打下希山?这根本不需要问的,人家战力强悍,又有大义在手,还有复仇心切的两县义军,怎么看都是稳居不败之地了。

    这种局面下,箫阳人忍不住怦然心动,那两县有义军?我箫阳也可以有啊。

    我们打着响应雷谷号召的旗号,去希山武装游行一番,岂不是很好?

    当然,若是在这游行中,能遇到什么肥肉,抢几口来吃也是正常的。

    他们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态,进入希山的。

    箫阳来的人不多,一共就五千多人,分属四个大势力,他们进了希山之后,本来想袭击符扬镇,夺取镇子上的军械和军粮——符扬是希山第三大的镇子,应该比较富裕。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在侦查中发现,郑王府的兵正在镇子上抢劫。

    这些兵搜走了黎庶最后一点粮食,烧了不少反抗者的房子。

    同时,他们还告诉被抢劫的希山人,“我们在箫阳和桐河,被雷谷的人抢了很多粮食,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夺你们的口粮,你们想要活命,还是去找雷谷的人要吧,他们粮食多。”

    箫阳的人听到这话,顿时大怒,他们还是很念雷谷的好的,而对方这架势,明显是祸水东引之计。

    眼见对方不过两千人左右,他们商量一下,决定埋伏起来,打上一场,不光能为雷谷出气,同时也能抢粮食。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他们看到的是两千人,事实上,人家还有两千人在另一个乡抢粮,才开打不久,郑王府就有军队来援了。

    五千散兵游勇和四千正规军作战,结果可想而知,这种差距,真不是打个埋伏能抹平的。

    箫阳人见势不妙,撒丫子就跑,好在郑王的军队要保护粮食,也没追上来。

    再然后,他们就遇到了朝廷军队的斥候,被领到了这里。

    敢来希山的箫阳人,也没几个善碴,别看吃了败仗,但是大部分人都跑脱了,五千人跑到这里,竟然还有四千多。

    夏真人听到这消息,马上前来安抚他们,同时又抛出橄榄枝——要不你们接受军队的庇护好了,到时候我们帮大家报仇。

    不得不说,环境真的特别锻炼人,他才接触了李永生一天,现在就不说征召了,口口声声不离“庇护”二字。

    李永生听到这消息,反应却是另一回事,他气得直跺脚,“这郑王的军队,着实可恶,竟然逼迫黎庶来跟我们争粮。”

    老海头不屑地冷哼一声,“要不我就懒得理会这些破事?真的很让人寒心。”

    下一刻,李永生惊呼一声,“不行,马上集合队伍,这些家伙想跑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