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惺惺相惜?呵呵
    赵统领呆呆地看着李永生,好半天才颓然长叹一声,“你猜到了?”

    李永生一摊双手,其中一只手上兀自鲜血淋漓,很随意地反问,“这用得着猜吗?”

    赵统领又是一声苦笑,“如果我能赢了你,我可以不死的。”

    他提出斗将的初始,确实是想以死明志,他觉得桐河大营的沦陷,真的跟他无关。

    他非常同意高阳扁说的那句话——郑王自己做错了,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

    事实上,他心里都有点后悔,早知道郑王如此没有担当的话,当初都不该支持他起事。

    然而话又说回来,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他想要证明自己,恐怕是终生无望了,至于说重振本支辉煌,那更是不可能……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是桐河大营的统领,大营现在沦陷了,他必须负责——哪怕有人认为,这并不算沦陷,可是赵家的子弟,不会不认账。

    当发展到斗兵器这一步,他生出了点侥幸之心——若能靠着自身的勇武,带走一千名士兵,他起码对郑王、对军队都有了交待,也无须以死明志。

    不过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些妄想罢了。

    李永生歪着头看着他,不屑地笑一笑,“那你告诉我,明明我胜得过你,为什么我要输呢?”

    你为什么就不能输呢?赵统领心里相当地不平,整个大营我都交给你检查了,这么配合你,你稍微放一放水很难吗?

    不过就是带走一千军士,有啥呢?郑王府不会因为多了一千军士,就增强多少战斗力。

    你给我一个面子,我有了这个台阶下,就可以不死了。

    赵统领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身为赵氏皇族的一员,不会将这份不平说出口。

    他有属于自己的骄傲——技不如人,本来就是他自己的问题,若是抱怨对方不肯放水,那也太不要脸了,委实愧对赵氏先人。

    然而这一刻,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想,如果可以不死,谁愿意死呢?

    他耷拉着眼皮站在那里,自顾自地魂游天外,心里五味杂陈,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抬起眼皮,讶然地看向李永生,“你不劝我一下?”

    李永生呲牙一笑,雪白的牙齿上血渍俨然,“我劝你的话,你会答应吗?”

    赵统领双目失神,又沉默了片刻,才略带一点茫然地摇摇头,“我不会答应。”

    “那就是了,”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以阁下的骄傲,既然已经决意赴死,我为何要阻止?”

    赵统领再次陷入了茫然中,良久才叹口气,艰涩地发话,“没想到,在两军对垒的战场上,我才遇到了真正的知己。”

    李永生却没有表现出身为知己的“荣幸”,他淡淡地发话,“难得你有此担当,我可以斟上一碗酒,为阁下送行。”

    “赵统领,使不得啊,”高统领刚刚苏醒过来,听到这话,顿时叫了起来,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就噗地喷出一口血来,再次晕了过去。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赵统领,“有人在劝你,多考虑一下。”

    赵统领闻言,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摇摇头,声音低沉地发话,“我意已决,此刻并非怕死,只是想起来,多少有点不甘心,其实斗将非我所长……我更擅长的是排兵布阵。”

    他的语气中,有着无限的遗憾,以及浓浓的无奈。

    李永生扭过身子来,冲着老海头摆一下手,“给赵统领上一碗好酒!”

    “不用!”赵统领大喝一声,抬手抽出佩刀,在颈下一抹,顿时血光四溅。

    “赵兄……”张供奉哀嚎一声,眼中浮现出泪光。

    血奴却是在不远处的空中虚悬着,死死地盯着他,严防他有异动。

    观战的军士们见状,也是一番躁动,赵统领行事虽然有点优柔寡断,但是对下面人还是不错的,不见就连五千永乐新兵,对他都没有多少埋怨?

    李永生见到对方骚动,却是冷笑一声,“擅长排兵布阵?真是开玩笑,你还是自裁了比较好,那样只耽误你一个,省得害了其他军士。”

    “你!”张供奉气得死死地瞪着他,“统领终究是赵氏皇族,他以一己之力,承担下全部的责任,对逝者保持适当敬重,难道很难吗?”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死者为大没错,但是我也没说错他……他不是带兵的材料。”

    说完之后,他并不看对方脸色,而是侧头看向空中的血奴,“我不让你对战他,原因也在这里了,因为我知道……他有死志!”

    他真的没有单挑对方主将的欲望——搁在仙界,这种家伙甚至不值得他看一眼。

    他是从对方提出斗将的要求上,猜到了赵统领可能会在斗将失败之后求死,否则的话,这斗将一点意义都没有。

    既然这厮打算求死,他当然不能让血奴出手,否则的话,万一血魔的身份被人识出,麻烦就大了。

    虽然中土人不是很在意血魔,可它终究是异族,甚至还是异种,一旦传出去,中土皇族被异种逼死了,真不能想像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所以对战对方主将的事,还得观风使自己来做。

    他跟血魔说话,张供奉却是恶狠狠地发话,“李大师,赵统领已经逝去,你竟然如此说话,真的欺我六万大军,没有血性吗?”

    军士们的愤怒,原本已经压下去一些了,听到这话,顿时聒噪声再度大起。

    “哦?”李永生看他一眼,饶有兴致地发问,“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张供奉面无表情地回答,顿了一顿之后,又说了一句,“而且我提醒李大师一句……阁下和祭真人,都是身负重伤。”

    “是啊,我俩身负重伤,”李永生笑着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然后呢?”

    还用得着问然后吗?张供奉这威胁之意,已经昭然若揭。

    事实上,张供奉打的也是这个念头,郑王的军队之所以在面对雷谷时束手束脚,主要是因为输了大义——在追查邪教妖人的名头下,雷谷可以为所欲为,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

    但是眼下赵统领在斗将失败之后,自裁身死,本来就很容易博取口碑。

    须知死者为大,也是政治正确,而他自身又是皇族,这就更令人嗟叹了。

    这种时候,李永生口出不逊之言,郑王的军队若是因为悲恸过度,真的乱起来,就连玄女宫也不好说什么。

    所以张供奉就有这么个念头,要是撺掇军士们齐齐发作,他还真不怕玄女宫找后账。

    反正真要比战力的话,经过训练的军士,肯定比七拼八凑的义军要强不少。

    然而,他算盘是这么打的,可是现在见到李永生古怪的眼神,心里忍不住忐忑一下,难道此人尚有后手?

    不得不说,投靠郑王这亲王待遇的真人,成色真的不高,大家为了就是求财。

    眼见情势有点出乎意料,他果断地转移了话题,“好吧,是我悲伤过度了,不过军士们的情绪需要照顾,还是请李大师慎言。”

    李永生白他一眼,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他们可以试一试。”

    回到己方阵营之后,他丢一颗丸药进嘴里,也不去调息。

    老海头却是寻个机会,悄悄地问他,“李大师,我怎么感觉……你有意逼死那个赵统领呢?”

    李永生看他一眼,微微颔首,“没错,我正有此意……不过是他自己也有死志,我只是帮他一把,要他无须后悔。”

    老海头想一想,然后才又悄声发问,“既是如此,那也成全了一段佳话,你又何必事后出恶言,反不为美?”

    他觉得今天两人这一仗,可圈可点,输了的赵统领竟然自杀了,更是让这一仗具备了流传下去的资格。

    “什么佳话,”李永生不屑地笑一笑,“我可没兴趣给赵家人传佳话……中土破败至斯,黎庶流离失所,赵家人是始作俑者。”

    老海头闻言,愕然地张大了嘴巴,“我还当……我还当你跟那赵统领是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呵呵,”李永生冷笑一声,“我只是觉得,黎庶已经死得够多了,也该死几个皇族了,怕他舍不得死,所以催一催他。”

    老海头的嘴角抽动一下,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经过这一番谈话,他也对李大师有了新的认识,此人虽然年轻,却是看待问题眼光独特,行事洒脱不落窠臼,真真当得起“大师”二字。

    不多时,祭强也听到了这一番说法,特地找到李永生来,“你真不怕激起兵变?”

    李永生笑一笑,也不正面回答,“休息一天,我们要去希山了,你在桐河养伤。”

    祭强虽然粗犷,心思却也机敏,闻言忍不住愕然,“原来你吐血是假的?”

    李永生轻描淡写地回答,“确实没伤那么重,我只是想借此勾出,可能隐藏在暗处的家伙。”

    观风使非常擅长未雨绸缪,只不过很多时候,他留的后手都没有被触发,现在别人问起,他倒也不掩饰。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