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破碎山河(第一更)
    老海头一直是坐镇永乐大营的,就连永乐义军进入桐河,都没有动身。

    不过这一场斗将约定之后,李永生就着人将老海头喊了来,因为他不太清楚张供奉的修为,生恐祭强成为斗将的短板,而且也担心斗将的时候,出现不可控制的场面。

    至于说永乐大营的防守,那就只能交给郑王府那名投降的真人了,反正观风使已经给那厮下了禁制,倒也不担心他不出力。

    事实上,就算那名真人有别的算盘,不想出全力,李永生依旧有后手。

    但是现在看来,老海头是没必要出场了。

    所以李永生摇摇头,“对付赵统领,还是我来吧。”

    一边说,他一边就走上了场,抬手掣出了长刀,向前微微一指,“想怎么打,你划出道来。”

    赵统领依旧在擦拭斩马刀,虽然那刀已经是锃亮无比一尘不染。

    他头也不抬地回答,“你确定,想跟我赵家人单挑兵刃吗?”

    赵家皇族是马上得江山,对兵刃的运用,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号称是刀枪双绝。

    辽西公孙家的白马银枪威震天下,但也只是自命枪帅。

    而赵家皇族的虎头枪,可是号称霸王枪的。

    当然,霸王枪未必能赢得了枪帅,但是起码人家敢称王,而公孙家就只能称帅这或者跟赵家得了天下有关,不过也从侧面证实了赵家人在枪法上,有绝对不凡的造诣。

    李永生却是傲然一笑,“比拼兵刃……有何不敢?想必你也知道,在箫阳的军营,发生了什么,你自以为比得上寨墙吗?”

    赵统领却是傲然一笑,“寨墙对没有多么难破……军寨挡不住我的气运!”

    李永生顿时无语还真是这么回事,对赵家皇族来说,己方的军寨,对皇族气运的认可程度极高。

    当然,这必须得是同一阵营的军寨,像襄王想去亲自攻打朝廷军寨的话,军寨不会认可他双方都有气运,这个不假,但是这两者不是加成关系,而是在相互掠夺。

    赵统领想打破箫阳军寨的话,阻力要小很多。

    然而,他这话有点偷换概念,自家的狗不咬自己,其实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不过奇怪的是,李永生并没有出声驳斥,而是默默地站在那里。

    赵统领终于抬起头来,将擦拭的布子丢到了一边,沉声发话,“那么……比拼兵刃?”

    李永生冷冷一笑,“我无所谓,无非是不同的胜利方式。”

    “你很狂,”赵统领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斩马刀虚虚地向前一指,“你先动手!”

    “那我就不客气了,”李永生身子前蹿,三道刀光几乎同时斩下,直取赵统领。

    这是刀速太快,形成了虚影,事实上他只有一把刀。

    不过这一刀,竟然不是阳关三叠的第一刀,而是另一种刀法,唤作“梅花三弄”。

    而赵统领的斩马刀一横,以异常狂野的气势,迎了上来,刀光划出一个大大的圆弧,竟然要同时接下这三刀。

    按说以双方修为的差距,他是接不下三刀的,赵统领才是初阶真人,而李永生已经是中阶巅峰,只差一步就晋阶高阶的。

    更别说李某人还有一个身份,他在仙界,可是堂堂的仙君。

    然而,世间事还真就有这么奇怪,李永生的三刀,竟然被对方挡住了,

    李永生的身子急退,直接退出去有二十余丈,他脸上的表情也比较怪异,“还真的是……气运?”

    他之所以不用阳关三叠,就是提防对方身上有气运重宝,阳关三叠这刀法有点霸道,万一气运反噬,他也要掂量一下后果,是以,他选择了相对轻灵一些的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斩下的时候,斩马刀上果然传来了气运的反击,李永生因为准备充足,并没有受伤,这么着急后退,无非是要细细感受一下这气运。

    赵统领见他后退,却是毫不犹豫地笔直前冲,挟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斩马刀狠狠斩落。

    “竟然还有军中的肃杀之气?”李永生又品味出了一些。

    不过他也没有放弃迎战,手中的长刀极为凶悍地迎了上去。

    两人叮叮当当地战在了一起,转眼之间,就过了七八十招。

    猛然间,李永生大喊一声,“你竟然带着山河社稷图……跟我比拼兵刃?”

    他终于回味过来了,对方这区区初阶真人,为何能跟自己对抗而不落下风对方身上不但有气运重宝,而且还是极为逆天的重宝。

    山河社稷图,可是代表了赵家子孙对中土的掌控,这样的重宝,比什么官府的大印还要强出很多。

    赵统领闷哼一声,又连攻几招,才抽个空子发话,“装备也是实力的一种。”

    这就是刚才祭强说的话,他原话奉还,打脸的效果极佳。

    “我只是确认一下,”李永生一边战斗,一边发话,“总是有点担心,会毁了什么气运重宝,要是山河社稷图,那我就放心了……你身上带着的,不过是个仿品。”

    当然,他嘴上说的是“不过”,心里却还是相当重视的。

    山河社稷图只有天家手里是正品,其他亲王手里的,都是仿品以英王之尊,都舍不得将自己的山河社稷图带在身边,以至于在生日宴会上,差点被刺客得手。

    中土到底有多少山河社稷图?这谁也搞不清楚,不过按照常理,只有亲王才能得到仿品,然后流传给后人。

    眼前的这名赵统领,显然也是一名亲王的嫡脉,才能得到一张山河社稷图。

    赵统领紧紧地抿着双唇,没命地攻击着,他有山河社稷图之助,都不便分心说话,但是对方竟然在战斗之余,能随随便便开口,这让他心中原有的忌惮,又增添了几分。

    双方又激战了二十余回合,李永生有点不耐烦了,“喂喂,我说你差不多点啊,是一定要我毁了这山河社稷图吗?”

    赵统领一听,气得乐了,他索性放缓了攻势,然后也开口了,“哦,你能毁掉山河社稷图?那你尽管毁,我本来还想着尽快拿下你呢,现在我决定了,给你这个机会。”

    山河社稷图,那真不是一般人毁得掉的,想毁掉这东西,怎么也得是高阶真人出手,或者是几个中阶真人实施饱和攻击亲王都舍不得随身携带的东西,简单得了吗?

    尤为要紧的是,中土修者毁掉这东西的话,要遭受气运反击,就连道宫中人,也不敢随便对这东西出手除了要承担因果,气运也是一大因素。

    赵统领原本对打赢李永生,还是有点期盼的,但是眼见自己有山河社稷图的加成,都打不过对方,索性是心一横:我也不打你了,你来打我吧。

    要是纯粹的防守,不争取胜利的话,赵统领并不觉得,李永生能奈何得了自己再怎么说,你也是中土人,甚至还是一个官府的小吏,你承受得起气运的反击吗?

    所以啊,别你一个劲儿地唠叨了,我也说两句吧。

    然而,他想的是不错,可是下一刻,李永生凶狠的一刀斩来,重重地撞在山河社稷图的防御圈上,他整个身体都忍不住抖了两抖,“这是……真不怕气运反击?”

    他其实也不看好今天这一场斗将,但是对方不使用道术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赢的,起码不会输,所以他能让对方承诺只用兵刃,心里觉得有了几分胜券。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颠覆了他的认知。

    李永生一刀斩出,脸色微微地一红,不过他想也不想,又是一刀狠狠斩了下来。

    这是阳关三叠的第二刀。

    赵统领手中的斩马刀,被硬生生地斩成了两截,他整个人也倒退两步,脸色通红。

    李永生的脸色也不好看,身子后退一步,又猛地前蹿,狠狠地斩出了第三刀。

    赵统领从储物袋里又取出了一柄斩马刀,黝黑的斩马刀,虽然没有开锋,看起来品相不凡。

    然而,这一柄斩马刀,也被长刀斩为了两截,与此同时,只听得“噗”的一声轻响。

    赵统领的身上,冒起一股淡淡的白烟,整个空间也似乎凝滞了那么一瞬。

    等到空间恢复正常的时候,大家总觉得,哪里发生了什么问题,可又说不出来。

    赵统领探手往胸口一摸,神色顿时大变,“你、你、你竟然真的……毁了山河社稷图!”

    李永生倒退两步,脸色是不正常的酒红色,他的身子晃了两晃,抬手一捂嘴,却见指缝中,有鲜血渗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方始缓缓地发话,“好厉害的气运反噬,不过……咳咳,终究是被我破了,你还有什么仗恃吗?”

    赵统领愣了好一阵,才轻叹一口气,低声发话,“好吧,你赢了。”

    李永生用很怪异的眼光看着他,“这就认输了?”

    赵统领嘿然不语,好半天,他才深吸一口气一拱手,“今日方知,不可小看天下英雄。”

    李永生又咳了一声,“那么……你真的决定了?”

    赵统领怪怪地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永生放下手来,看着满手的猩红,耷拉着眼皮,也不看对方,沉声发话,“你提出斗将的时候……就早有死志?”

    (今天有主编力荐的推荐,以这个理由加更了,风笑也是蛮拼的,大家记得,不许在书评区留差评哦,最后召唤月票。)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