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两败俱伤
    张供奉想一想,又摇摇头,苦笑一声发话,“祭家人狂妄得很,我反倒是担心,祭强不会接受拖垮高统领的结果……你看,他的进攻开始变得犀利了。”

    赵统领愣了好一阵,才不由自主地摇摇头,“隐世家族……果然是底蕴深厚啊。”

    说话之间,祭强就怒吼一声,亡命一般对高阳扁发起了攻击,“压着劳资打,很爽吧?”

    紧接着,他就将护手钩的凌厉攻势,展现得淋漓尽致——一寸短一寸险,使用这玩意儿,除了要有精妙的招式,更得有搏命的勇气。

    这一轮攻击,高阳扁防守得就有点吃力了,不过他反倒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才像几分样子,我也是说嘛,祭真人你终究是做过边军的,不该娘娘腔一般的软绵绵。”

    “劳资比你想像的还硬!”祭强冷哼一声,手中的双钩,舞动得越发地急了。

    十七八招之后,祭真人连砍三钩之后,头顶蓦地出现一只巨大的白色护手钩,冲着高阳扁狠狠地砍了下来,他嘴里还狞笑着,“跑吧!”

    战斗双方对于对方的情况,都比较了解,他非常确定,自己这一击,高阳扁不可能完好无损地接下来,此刻选择避让,才是最正确的反应。

    当然,对方就算避让,他也依旧有后手,不过他这话一说,对方只要有点血性,就不会选择避让了——军中汉子宁可死,也不能让别人小看了去。

    果不其然,高统领一咬牙一抬头,噗地向天喷出一大口精血,他头顶的大枪虚影,在瞬间就凝实了起来,青色的长枪中,隐隐透出了一丝血色。

    这正是军中用精血透支战力的法门,这一口血喷出,就算高阳扁取得了胜利,事后也要将养些时日,才恢复得过来,甚至可能影响自家根基。

    这种手段,若是用在其他场面的切磋上,有耍赖的嫌疑,也会被人看成是输不起——比如说博本院里两名修生切磋,使出这样的手段就算作弊,会被直接判输。

    但是在战阵对将的时候,这是军人血勇的表现,没有人会觉得不妥,不敢这么放手一搏的,反倒是容易被人看不起。

    见他如此行事,祭强长笑一声,单钩和长枪就重重地撞到了一起,在空中剧烈地碰撞了起来,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闷响——这不是真实兵器的碰撞,但兵器显化是灵气幻化的,有若实质的灵气的撞击,也会有声音和冲击波。

    高统领透支了精血,气势和力道比祭强要强一些,但是祭真人并不以为惧,也不透支精血,就跟对方硬碰硬地过招。

    到了此刻,两人甚至连招式都不讲究了,就跟两只蛮牛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顶牛,比拼的是纯粹的实力,没有任何的花招和和技巧可言。

    军中切磋,也确实容易沦落到这样,只是单纯的力量和修为的冲撞。

    高统领一枪紧似一枪,祭真人虽然逐渐落了下风,脸色也变白了许多,却兀自嘴角含笑——他是绝不肯透支精血的,不是没这勇气,而是他要在没有透支精血的前提下,赢了对方。

    铁血汉子的骄傲,一般人是不会懂的——我若透支精血赢了你,那不算本事!

    两人相争,争的就是谁能扛得到最后,别看高阳扁现在狂风暴雨一般地进攻,一旦到了撑不住的时候,那就彻底没戏了。

    正经是祭强还有强行碾压的机会,不过很想显然,他并不想使用。

    枪和钩在空中撞击了百余下,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护手钩终于溃散了,而高阳扁幻化出的长枪击开残存的混乱灵气,从侧上方斜斜地狠狠地砸落下来。

    祭强的脸上红晕一闪,显然是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不过他没有任何的退避,手中双钩扬起,迎向了那柄灵气幻化的大枪。

    大枪在撞击到两柄真实的护手钩之后,终于也溃散了开去,不过崩溃的巨大灵气,重重地冲击到了祭强的身上。

    祭真人身上白光一闪,却是有防御符箓被激活,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击。

    饶是如此,这巨大的灵气冲击波,还是将他整个人推得连退几步。

    几乎在同时,高阳扁手上的大枪也动了,枪头带着雄浑的气势,迅猛无比地扎了过来,这一招“无坚不摧”被他发挥到了淋漓尽致,仿佛空间都被他扎穿了一般。

    祭强的双钩再起,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枪,然后一张嘴,“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紧接着,高阳扁也喷出一口血,他收回长枪,枪尖点地,稳稳地站在那里,并不言语。

    祭强将左手钩交到右手中,抬起左手,一抹嘴边的鲜血,轻笑一声,“不错,过瘾!”

    高真人咬牙切齿地发话,“你身上的防御符,不是军中的货色,否则你定无幸理。”

    “那没有办法,”祭强耸一耸肩膀,很轻松地回答,“装备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是高统领胜了,”张供奉叫了起来,“不倚仗自身装备,先击溃了祭真人的兵器显化,又令祭真人先吐血。”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有胆子的话,你再说一遍?”

    他不怕跟别人斗嘴,但是才目睹了两条硬汉毫无畏惧的对撞,他觉得这厮是在侮辱人。

    张供奉当然不敢再说了,只能一摊双手,“我说的是实情。”

    他可以尝试歪曲事实——不试怎么知道不行?但是对方摆明态度要计较,他也不敢再胡说。

    祭强的嘴角,又冒出了些许的鲜血,他抬手抹掉,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姓高的你说吧,咱俩谁赢谁输了。”

    赵统领轻咳一声,缓缓发话,“应当算成平手,祭真人你有些托大,没有及时透支精血,这是战术上失误了……若是在战场上,死的可能是你。”

    这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但是很明显,屁股歪了的人,就不要指望他们能有多公正。

    “嗤,”祭强不屑地冷哼一声,又看向李永生,“李大师怎么说?”

    “要我说?”李永生的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看向高阳扁,“来,高统领你说一句‘我赢了’……你若是能说出这三个字,就算你赢!”

    高真人的嘴巴蠕动两下,终于是没有张开,而是缓缓地摇摇头:我不行!

    他非常清楚,只要自己一张嘴,就又是一口鲜血,根本不可能说出三个字来,勉强说一个字还差不多。

    既然自己的状况被人看清了,他也不想丢了军人的脸,所以索性认输——就算输,咱输得堂堂正正,打不过是很丢人,打不过还耍赖的话,那就更丢人了。

    “哈哈,”祭真人仰天大笑,然后他脸色一变,拍一下储物袋,取出一颗药丸丢进嘴里,人则是当即坐到了地上,眼睛也闭了起来。

    赵统领也发现高统领的不妥了,走上前一拍他的背部,拍出一大口鲜血,然后直接塞了一颗丸药进去,扶着他坐下。

    坐下的时候,高统领浑身软绵绵的,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一般。

    硬汉的碰撞,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事实上,对修为、和意志的要求极高,两人在空中显化兵刃对撞的时候,耗费了大量的灵气和意志。

    别人不说,只说祭强,以他的骄傲,只要有一分的奈何,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显化出的护手钩崩溃——实实在在是撑不下去了。

    护手钩崩溃的时候,他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但就算是这样,他还硬撑着接了两枪,说了那么多话,那纯粹是残留的一丝意念使然。

    高阳扁同样是如此,一枪扎出去无果之后,他只能靠长枪支撑着,自己才不至于瘫倒在地上。

    而一旦停止打斗,他透支精血的副作用就显现出来了,这个时候,祭强若是鼓足余勇,走上前给他一钩,高统领的大好人头会落地。

    当然,因为事涉一千军士,高统领一直在强提着一口气,不让自己显出疲态,可是窘况被人识破,一口血喷出,基本上就昏迷了。

    赵统领看一看高统领的储物袋,又扭头看一看祭强的储物袋,心理哀叹一声:没错,阳扁的储物袋里,还有底牌没有拿出来,但是人家祭真人,同样没有动储物袋的。

    这一战,双方都没有动用什么道器和术法,但是这硬碰硬的对撞,假冒不得,是属于军人之间的对决,也算相当公平。

    两人调息了一阵,双方都有郎中上来,简单诊治之后,将人搬了下去。

    祭强胜了,胜得有点侥幸,也胜得相当不含糊,当然,他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起码一个月内不能动手,完全将养好,起码需要半年。

    高阳扁比他还要惨,两年能恢复过来就算不错,至于说会不会影响根基,那都是两说。

    安顿好两名伤员之后,赵统领大踏步地走到了战场中间,自顾自地拿出一柄斩马刀,轻轻地擦拭着,也不看对方派什么人上来。

    李永生这一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出来,“李大师,要我来吗?”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永乐城的老海头。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