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斗将
    平心而论,赵统领勉强算得上一个合格的统领,分寸把握得极好。

    他虽然派人将永乐新兵看管了起来,还威胁说要押他们上第一道防线,由执法队来督战,但是在此期间,永乐新兵还真没受到什么欺负。

    所以在接下来的检查中,不少永乐新兵,甚至会为某些军士求情,说这个人对咱老乡不错,咱们该检查的肯定要检查,不过呢……给个面子,态度好一点。

    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桐河人,他们检查对方的时候,是绝对地简单粗暴,尤其是碰到希山人的时候,要想方设法地羞辱对方,只等对方反抗,就要下重手惩处。

    祭强其实挺不喜欢这一点,都是一个府的,何必这样呢?于是他找到李永生,希望每一个检查点,能由桐河人和永乐人共同负责。

    李永生正跟赵统领高统领一起,在军营里闲逛,听到这消息之后,微微颔首,“适当控制一点仇恨的好,都是中土子民,道宫的基石,这两个的县的关系,已经够糟糕的了。”

    高统领闻言,忍不住冷冷一哼,“在永乐挑起桐河和箫阳人争斗的,可不就是你雷谷?”

    发生在永乐大营的混乱,并没有权威的说法,不过到了高统领这个位子,很多猫腻一眼就看得出来,张嘴就道出了真相。

    李永生当然不会直接承认,他冷冷一哼,“高统领是不是还想说,发生在箫阳军营的屠杀,也是我雷谷干的?”

    高阳扁顿时哑口无言,破坏各县关系的事情,数东大营那夯货做得彻底了。

    就在此刻,祭强又说了一件事情,“迄今为止,还有千余名乡镇驻兵,没有来大营报道,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这些人应该已经逃出了桐河。”

    李永生侧头看一眼赵统领,不无讽刺地发话,“这就是你带的兵,服从性和纪律性呢?”

    赵统领本不想说话,不过顿了顿之后,终于还是出声辩解,“被人强行检查,这种耻辱的事情,能不遇到,还是不要遇到的好。”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就不担心,这些逃走的军士里,隐藏着揶教妖人?”

    赵统领嘿然不语,倒是高阳扁愤愤地回答,“我能保证,没有揶教妖人。”

    这明显是意气用事的话,李永生毫不客气地反驳,“你倒是厉害,郑王都不能保证,稽查队里不会出现揶教妖人,你倒是能保证自家的军士,我就想问一问……”

    “是你自认领导才能高过郑王呢?还是你觉得,郑王其实私下跟揶教有勾结?”

    高阳扁顿时语塞。过了好一阵,他才侧头看向赵统领,轻叹一声,“听到了吧?这就是雷谷李大师的无双辩才。”

    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辩才,小道耳,不要给人以攻击的借口,才是王道……”

    这一次的检查,用了三天的时间,在检查过程中下了一场雨,虽然阻碍了效率,但是天气变得凉爽了不少,检查的双方都少受了很多酷暑的煎熬。

    检查了军士之后,就该是对大营的检查了,不过赵统领认为,此刻已经可以斗将了。

    是的,他不想再等下去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双方就来到了老军营前空旷的空地上,一方是李永生、祭强和血奴,另一方则是赵统领、高统领和张姓供奉。

    两里地外,聚集了超过十万的修者和军士,观看着这难得的一幕真人对战!

    张供奉是最先出场的,这是一名微胖的中年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饭店厨师,长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一般人根本想像不到,此人竟然是管理执法队的。

    他笑眯眯地冲着对面一拱手,“笨鸟先飞,我本非王府军人,只是一个区区的供奉,这场切磋,也是点到为止,大家尽量不要伤了和气。”

    “呸,笑面虎,”祭强吐了一口唾沫,悻悻地发话,“我最烦这种装模作样的,执掌执法队的,能是善人吗?”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那你上去教训他?”

    “不用,”祭强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我看那高阳扁有点手痒,跟他对吧。”

    他和高真人都是行伍出身,气质差不多,修为也是半斤八两,当然是想来个棋逢对手。

    李永生见他拒绝,就看血奴一眼。

    然而,血奴也不想跟此人打,它摇摇头,抬手一指赵统领,咿咿呀呀两句,意思是我要对他以它的修为和身手,对面三人都不是它的对手,那当然打对方的主官比较过瘾。

    “这可由不得你,”李永生脸一沉,“赵统领是要交给我的,你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血奴又吱吱呀呀两声,看那表情和语气,显然有点不情不愿。

    不过下一刻,它一跺地面,小小的身子腾空而起,站立在空中,冲着那张供奉轻蔑地勾一勾手指头:你上来吧。

    这个嚣张的动作,顿时引起了一片叫好声,不过紧跟着,就是不小的嘘声,原来是那些军士们见到了,忍不住要喝一个倒彩,为张供奉增加一些气势。

    张供奉对这小女孩了解得不少,先给自己加一个轻身术,轻飘飘地飞起来,然后才微微一拱手,“见过道友,未知阁下怎么称呼?”

    小女孩儿绷着脸,冷冷地摆一下手,又抬起手指来勾一勾:你动手吧。

    她虽然看起来年纪小,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得却是轻车熟路,同时又显得无比的高冷,构成了一副极其怪异的图像。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供奉干笑一声,手腕一翻,一道黑光迅疾地打了出来。

    “天狱之雷!”祭强是个识得货的,见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出手就是这么狠?”

    天狱之雷又被称为惩戒神雷,事实上这东西一般不是用来对战的,而是用来惩治人犯的比较特殊的人犯,比如说真人囚徒之类的。

    此雷中有火属性,僵直的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可以烤炙肉身和神魂,恢复起来也很缓慢,用来惩戒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此物经常在皇族的天狱中施展是天狱不是天牢,不属于朝廷管辖,那里是关押高阶修者的地方,都是赵家最危险的对头。

    所以这雷又被称为是天狱之雷。

    张供奉能有这种宝物,是相当令人惊讶的,而他刚才还笑眯眯打招呼,接着第一个照面就将此物打了出来,可见真的是人不可貌相,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杀器。

    血奴也是识得厉害的,一见这黑光,它直觉地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胁,想也不想就是身子一晃,想要遁逃。

    祭强无语地摇摇头,他都甚至来不及提醒小女孩:天狱之雷会锁定气息,你躲不开的。

    然而血奴也当真了得,它的身子才一动,就感受到了锁定的威胁,于是整个人在瞬间就砰然炸开,化作了漫天的碎屑。

    这正是血魔的天赋神通:以一化万。

    张供奉却是一脸的懵圈:这是干啥呢?怎么雷还没打到,人就炸了?

    天狱之雷虽然自带寻踪功能,但还真没有点亮“分导式多弹头”的科技树,对方化身亿万,它也只能选择其一,追踪过去狠狠一击。

    可是血魔这么多化身,根本就不怕被击杀,揶教一直不能将血魔除尽,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个天赋神通你杀得再多,只要人家有一个化身跑了,就将流毒无穷。

    一声炸雷之后,本来炸开的小女孩,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她半边的头发被电得站了起来,同时还有些弯曲,正是地球上那种“爆炸式发型”。

    显出身形之后,它气得凄厉地叫了一声,身子如闪电一般,直扑对方而去,显然是气坏了。

    血魔身法的诡异,可是连李永生都要感慨的。

    然而这张供奉也着实了得,他应该是听说了这小女孩的身法诡异,所以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为自己增加一个轻身术。

    别说,轻身术虽然是个比较鸡肋的道术,一般只用于赶路,可是对上这诡异的身法,还相当有用因为轻,所以不着力,血魔的身子移动时,会带起气流和有若实质性的杀意。

    张供奉有轻身术在身,对这些气机的流转,会有微弱的回避效果。

    再加上他的身法也不错,竟然非常勉强地让过了这一击。

    由此可见,中土的功法秘术,就没有什么是没用的,只要利用得好,鸡肋功法照样有奇效。

    而张供奉能先示弱再抢攻,又使出了这么有效的辅助道术,可见对这一仗做了足够的准备。

    然而他的幸运,也就到此为止了,血奴吃了一记雷击,是异常的愤怒,眼见对方还能躲开自己的追杀,想也不想,直接一个瞬移,来到了对方身边,探手向前一抓。

    它这一抓也有讲究,能释放出一种类似于“束缚”的效果,令对方的身体微微变缓。

    这原本就是血魔猎食时的一种手段。

    哪曾想张供奉才发现身子有点滞缓,想也不想就大喊一声,“我认输!”

    (最近总有人说节奏,风笑开书时就说了,这本是试水之作,会做一些新的尝试,现在写的情节,也是为收尾做的铺垫,是必要的,不管书友们感觉如何,我保证最近章节都是用心码出来的,代笔会写得这么认真吗?当然,我知道大家都是玩笑话。最后,召唤月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