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三章 敢斗将否?
    赵统领问出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高阳扁。

    事实上,他没有看任何人,他的双眼茫然地看着军营外,这句话,更像是他在喃喃自语。

    那指挥使听到这话,却是吓了一大跳,“统领,您不会也”

    赵统领并不回答他,而是侧头看向了高阳扁,“阳扁老弟,还来得及吗?”

    高真人沉吟一下,苦笑着缓缓摇头,“已经有点晚了,李永生那厮,报复心比较强”

    “若咱们能早早地答应,就会体面很多,现在嘛,就算配合也是城下之盟,他想要为难咱们,也很简单,多检查上三五个月这种手段需要人教吗?”

    赵统领嘿然不语,良久才叹口气,“阳扁老弟,你觉得咱们能坚持多久?一个月?”

    “够呛,”高真人摇摇头,“李永生此人,你我都琢磨过,比较爱惜兵力,一旦战事胶着,雷谷派来大批好手的话相较而言,桐河和永乐这点义军,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赵统领微微摇头,“雷谷的敌手也不少,荆王牵扯了他们很大的精力,前些日子他们又派出人去会稽作战,能抽出人手顾及这里吗?王爷还想援助咱们呢,被朝廷兵马牵制住了。”

    “雷谷跟朝廷,根本是两回事,”高阳扁非常干脆地回答,“除了雷谷,他们没有必守之地,所以,就算赵欣欣的酒家遭遇刁难,李永生依旧可以率领群雄,纵横柔然。”

    赵统领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纵横柔然听你这措辞,似乎是很欣赏李永生?”

    高阳扁犹豫一下,还是很干脆地点点头,都这时候了,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能纵横异域,是我们军人梦寐以求的荣耀当然,这小子的滑头,我是极不喜欢的。”

    赵统领闻言,重重地叹口气,“唉,遭遇到能让对手都欣赏的敌人,不甘心啊我本来是想,异日能领军征战异域,重新夺回我们这一支的荣耀。”

    “这真是咝,”高阳扁说到一半,倒吸一口凉气,眼睛也瞪得老大,“统领您这是?”

    “配合吧,”赵统领颓然地一摆手,语气虽然轻松,却是难得的坚定

    李永生指挥人将老军营围了,开始调整兵力,然后做一些训练,并未急着攻城。

    兵力布置的重点是南门和西门,东门北门兵力弱一些,但是东门那里,他在忙着布阵,也就是说,只留了北门一条路,让老军营的官兵突围。

    他正在布阵之际,军营的东门打开了,九匹骏马疾驰而出,正是高统领和他的八个女侍卫。

    其他人想上前拦截,李永生一摆手,“不用了,看他想做什么。”

    高阳扁策马来到李永生面前十余丈远,飞身跳下马来,硬邦邦地发话,“我们可以配合。”

    他的语气生硬,态度也很不友善,甚至连个称谓都没有,李永生却是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我就奇怪了,你早干什么去了?”

    高真人的语气,依旧很不礼貌,“身为军人,没有谁喜欢不战而降。”

    李永生闻言,也是冷冷一笑,“真是可笑,我就不说你们的编制问题了只说这残民以逞之辈,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军人?”

    “好了,我知道嘴皮子不如你,”高真人很痛快地认输,“我们愿意配合了,愿意签订城下之盟,有什么条件,你随便开好了,我们都认了。”

    要不说他本质上还是个军人,就连前来妥协,语气都是硬邦邦的,还夹带着些许嘲讽技能,丝毫不掩饰他的脾气和态度。

    可是李永生从来不惯这些毛病的,他冷笑一声,“真的我开什么条件,你们都认?”

    “当然当然不能太过分,”高阳扁硬着头皮回答,“而且,我也有条件”

    李永生其实没有什么过分的条件,他的想法就是拖,将大营里那些军士带出营,挨个检查之后,再进入老军营彻底地搜查,这期间就需要不短的时间。

    然后,他就可以拖着不放人别强调官府的拖延技巧有多高,只要愿意突破下限,民间的拖延水平,只会比官府强。

    毕竟官府是负责管理国家的,要考虑面子和形象,是强调规则和秩序的,没了这些,会动摇统治的基石,所以不能无限制地突破底线。

    但是搁给民间,哪里会讲这个?

    李永生将具体交给祭强,祭强又召人来商量,结果桐河人拍胸脯表示:拖着不放这些人回去?简直太简单了,多了不说,三五年之内,我们有的是招数!

    所以高真人在意的配合条件,对观风使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事,条件开得过分一点,还是收敛一点,与大局是无关的。

    不过,高统领提出的条件,倒是让李永生感觉有点意思:赵统领表示,我们愿意配合你们,但是身为军人,有些荣誉我们必须维护。

    不管大家再怎么认为,不能掩饰一个事实:对桐河大营的军队来说,这样的配合,是城下之盟,是军人的耻辱。

    赵统领也不说自家带的兵,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官兵,他只强调一点,身为主官,就这么把兵交给你检查,是我的耻辱!

    军人的耻辱,当然是要用鲜血来洗刷的,所以他提出:雷谷可敢跟我斗将?

    斗将是两军作战时,非常古老的仪式了,最早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战法。

    老军营里一共三名真人,除了赵统领和高副统领,还有一名来自郑王府的供奉,这名供奉负责管理的是执法队,但他本身不在军人序列,可以算是郑王府的督军兼高级打手。

    赵统领提的要求是:你们有三名真人,我们也有三人,咱们配对厮杀,如果我们输了,那就算了,若是我们赢了,赢一场就带走一千兵。

    当然,这些兵肯定也要经过甄别的,区别只在于,这些被带走的兵被检查之后,就可以直接离开肯定不能再回老军营了。

    事实上,大家都已经意识到,李永生检查了士兵和大营之后,不会轻易罢休。

    不得不说,赵统领为了挽回面子,也是相当拼了,一军的主帅甚至赤膊上阵。

    祭强觉得这个建议,有些不公平,“凭什么你们输了之后,没有任何的付出,而我们输了,就要让你们带走士兵呢?”

    高阳扁冷着脸回答,“我们是为了军人的荣誉而拼命的,你们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当场将我们格杀,我们却肯定不可能格杀你们这样的差别还不够吗?”

    斗将可以是不死不休,也可以点到为止,按眼下的形势,老军营一方就算赢了,也不可能对雷谷的对手下死手,但是雷谷完全没有类似的忌讳。

    祭强还想再说点什么,不过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行,这次我们准了,看在你们还知道一点廉耻的份上祭真人,咱们要强调一下榜样的力量,桐河大营两次愿意配合,咱们也没必要计较太多。”

    高阳扁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多少好看了一点,“既然是这样,那怎么就说定了?”

    “可以,”李永生微微颔首,“你们若是不放心,可以找人来做见证。”

    高阳扁深深地看他一眼,“不用了,李大师虽然喜欢玩弄一些小花招,但是这种承诺,我还是信得过的。”

    李永生扬一扬眉毛,无所谓地笑一笑,“看来你对我的怨气不小啊。”

    说实话,他此前的行事,多少还是有点耍小聪明的意思,虽然这是时势使然,但总是欺对方不得不接受,既然已经占了这样的便宜,就懒得计较那些小小的不敬了。

    条件都商量好了之后,第二天中午,在外游荡的一万永乐义军也赶了过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再袭击那些乡镇的驻军,也没有意义了。

    事实上,经过前两天的攻击,那些乡镇的驻军,有不少都选择了逃跑。

    在这期间,还有一些驻扎的军士,在被俘虏之后,让人想起了以往的劣迹,然后被愤怒的桐河人诛杀,再加上有军士以地方黎庶为挡箭牌脱身,双方的关系极为紧张。

    不过老军营已经发出告示,要这些驻军回大营归建,如此一下,这些军士们也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地躲藏了。

    永乐三万义军终于汇集在了一起,当天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

    第二天,雷谷整顿一下各支义军,又约定了每一部的职责,终于在第三天头上,开始敞开队列,等待老军营的军士出来接受检查。

    当时的局面和气势不说也罢,军士们的士气相当地压抑,要知道,这老军营里是有一万多名老兵的,基本上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在作战中,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开溜,但是如此地被人强行检查,真的令他们感到耻辱。

    所幸的是,老兵之后,第一支新兵就是永乐的五千人,场面在瞬间就热闹了起来,他们直扑永乐的义军,不少人认出了自己的亲属,禁不住抱头痛哭。

    说句良心话,这五千人在老军营里待得,真的是提心吊胆,生恐哪一天就小命不保了,现在见到了来自家乡的义军,各种情绪顿时就宣泄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