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一章 纷纷来援
    李永生听到这话,很无奈地看高阳扁一眼,“当然,我李某人从来说话算话。”

    呼~高真人暗暗松口气,总算争取了些成果回来,人家愿意松口,那就证明我没做出什么。

    不过紧接着,他的心中又生出一些疑惑来:难道这李大师,真的不是有意刁难?

    没准是我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了……

    然而,第二天天刚放亮,事情又发生了变化,有一支多达万人的队伍,一路急行军来到了大营之外,很多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到了地方之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半天都起不来。

    来的不是郑王府的援军,也不是朝廷的兵马,而是……永乐的义师!

    三百永乐的新兵,在箫阳东大营被屠戮,消息传到永乐之后,民间大哗。

    每天有无数人跑到县城和大营,要求出兵讨伐郑王。

    当雷谷的人马直奔桐河之后,永乐人更急了,桐河大营里,可是有五千的永乐新兵。

    这五千人再被屠杀的话,永乐不能说是家家戴孝,起码五、六家里要有一家戴孝了。

    他们要求县里马上出兵,解救家乡的子弟——目前没兵,那就召集义军好了。

    蒙县令不仅萌,也是比较爱护黎庶的,一开始考虑着实力上有差距,强行压制着,当他知道李永生转战桐河之后,马上组织了三万的黎庶,还放出了被俘的桐河兵,要他们带路。

    同时县里还在继续组织人手,万一桐河打成拉锯战,要保证还能拉过去三到五万人。

    现在赶过来的一万人,是这三万人里最能跑的,先跑过来昭告大家一声,稳定军心之余,还能为后续的大部队准备扎营等事宜。

    桐河人原本对永乐人很有点耿耿于怀,他们的亲人在永乐损失了一些,但是话说回来,那是打仗,刀枪无眼,死了谁苦了谁,跟军营里自己人屠杀自己,性质完全不一样。

    而且事实上,在永乐大营那一战,总共也没死多少人。

    所以见到永乐方面竟然有成建制的义军来援,还是一副跑断气的样子,桐河人异常感激,马上箪食壶浆迎接义军。

    同时,他们兴高采烈地宣布:这才是永乐义军的先头部队,后面还有五万大军。

    桐河人表示,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然后就开始抱怨,还是永乐好啊,人家现在能集全县之力,打造这么一支援军出来,咱桐河的县城,可惜还在逆贼的手中。

    有组织和没组织,终究是不一样的。

    但是这消息传到三万被看管的新兵耳中,大家心里都是拔凉拔凉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新兵营,不少人心里哀嚎:这大营,也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希望再回去。

    高阳扁昨夜去老军营开会,吵吵了一晚上,总算是撇清了自己建议失当的责任,今天哈欠连天赶过来,就是防着雷谷的人再出什么幺蛾子。

    当他来到地方,看到漫山遍野的永乐人,听着四处可闻的永乐口音,只觉得眼前一黑,好悬没晕过去: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这一万人仅仅是先头部队,这个话他信。因为桐河大营的军队建制目前还健全,驻守在乡镇的那些军士,也能有效地哨探情报,这么大一支军队过境,没道理不知道。

    之所以没人汇报,那就是因为这一支军队是夜间行军,赶路过来的,别人没察觉。

    想到还有五万永乐人在路上,他的头都是大的——再有五万人来,军营外的义军要到十万了,老军营的三万多人,都未必挡得住了。

    王爷的援兵再不到的话,这桐河县的大营恐怕……吃枣药丸!

    就在他四处寻找李永生的时候,远处一队人马押来了两个人,他一眼就认出,那两人是自己的兵,忍不住大喊一声,“你们干什么?”

    桐河人对大营的官军不感冒,但是对于这个真人,还是有点敬畏。

    就那么一愣神的工夫,两名军士大喊,“高统领,张堡、二道河、桃林等四个乡镇,一夜间陷落,是永乐人干的!”

    这一嗓子,声音着实够大,起码周围四五百人都听到了,大家顿时就炸锅了。

    原来永乐的大军,真的就在后面不远处啊。

    一些桐河人坐不住了,“不就是几个乡镇吗?桐河的老少爷们儿,咱们不能让永乐的兄弟们小看了咱们。”

    “走起!”马上就有人附和,“怎么说也是在桐河呢,咱不能丢这个人。”

    闹哄哄之中,就有一两千人起身,眼下义军越聚越多,除了两万人在军营里四处乱找,其余人只能看着那三万新兵,根本就闲得没事做。

    “好了,”祭强正好从新兵营里出来,见状大喊一声,“规矩一点,搞定了大营,乡镇算什么,知道什么叫令行禁止吗?”

    众人闻言,齐齐噤声,毕竟祭真人最近管理大家很严——据说是军营里出来的。

    不过听到他这话,高阳扁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什么叫“搞定了大营”?

    眼下情况危急,他也顾不得跟祭强计较了,而是进入新兵营,找到了正在监督检查的李永生,大声发话,“李大师,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又将永乐人召来,强行攻打大营?”

    “你这话说得好生奇怪,”李永生侧头看他一眼,很随意地一摆手,“我何时召集永乐人了?不过,永乐有人前来襄助的话,我当然也不能拒绝。”

    高阳扁简直要气疯了,“你敢说自己不知道永乐人要来?”

    李永生看也不看他,淡淡地回答,“这不正常吗?你们杀了人,怎么可能没有果报?”

    “可是……”高真人犹豫一下,就想解释箫阳大营和桐河大营的区别。

    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无意义的行为,而是选了更要紧的话题,“那你可是答应了,检查完新兵营之后,才会检查老军营,你不会连这也不认吧?”

    李永生看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发话,“我之所以那么答应,是因为人手不够,所以才有了先后,你难道不知道,追查邪教妖人是多么大的事,从来是赶早不赶晚吗?”

    “噗,”高真人终于喷出一口鲜血来,纯粹是气的,“我真是没想到,堂堂的雷谷李大师,竟然是巧舌如簧之辈,你这么欺骗别人,心中没有愧疚吗?”

    “没有,”李永生摇摇头,直勾勾地看着他,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其实我从来没打算要你配合,是你自己表示要尽力配合,接下来检查老军营,你也可以选择不配合,我们无所谓。”

    高真人好悬又喷出一口血来,长这么大,我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也豁出去了,冷哼一声,“莫要以为只有你雷谷有援兵,王爷也不会坐视桐河出乱子。”

    “我说了,对此无所谓,”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洒脱地回答,“王府想派援军,那就来呗,若是郑王能亲征,我更高兴。”

    高真人简直要气炸了,他大声喊道,“王府现在有战兵五十万,你挡不住的!”

    李永生无所谓地笑一笑,“呵呵,我倒是不信了,郑王能把五十万的兵全部派过来。”

    “派不过来五十万,五万却是不难,”高真人冷笑一声,“五万百战老兵,想守住老军营,真的很简单,那些义军的战斗力,终究是堪忧。”

    “我就奇怪了,”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莫非你以为,郑王会为了阻止我们追查邪教妖人,真的跟雷谷拉开架势打一场?”

    高真人顿时语塞,其实他心里也清楚这一点,只不过不想承认罢了。

    眼见蒙哄不住对方,他咬牙切齿地发话,“阁下莫要得意太早,我大营三万多将士齐心协力,挡住十万人的攻击,却也不难。”

    “这个我信,”李永生笑着点点头,然后面色一整,似笑非笑地发话,“我就是有点奇怪,那五千永乐新兵,也算在防守力量里吗?”

    高真人的脸,刷地就黑了下来——那五千人哪儿能算防守力量?正经是还要消耗防守力量去看管,而且就算在战斗中,也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否则一旦弄个里应外合……

    李永生见他不说话,也懒得理会,自顾自又去监督别人查找大营了。

    不多时,高阳扁又找了过来,一脸的坚毅,“我们如何做,你就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李永生根本都不看他一眼,“我压根儿也没弄死你们的打算,这个罪名太大了,我现在正做的事情,是追查邪教妖人。”

    高阳扁也知道这厮说话太绕,索性直接发问,“你们打算何时检查老军营?”

    李永生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要看人手情况了,永乐若是能再来两万人,就足够强行检查老军营了……当然,你们可以抗拒。”

    高阳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希望这次你没有骗我。”

    李永生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这家伙……我这人从来不骗人的!”

    当天晚上子夜时分,又有一万永乐人抵达了,跟他们一同到来的,还有八千桐河人。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