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七十章 尔虞我诈
    李永生提出条件的第二天正午,高阳扁再次出了大营。

    这一次,高统领给出了答案:我们可以把人派出来,由你们调查,不过一开始的时候,只能派出三万新兵来。

    原来这个大营,是分老军营和新兵营的,老军营差不多有一万八千人,新兵营只有五万人。

    其中大营的大统领,就是祖上也是赵家皇族的那个,主要负责管理老军营,而管理新兵营的事情,就落在了高阳扁副统领的身上。

    赵统领决定,让高统领带着三万人,出新兵营任由雷谷的人检查,检查完之后,雷谷的人还可以进新兵营,继续检查这五万人的营房。

    而赵统领则是带着剩余的两万新兵,进入老军营,这其中就有五千多的永乐新兵。

    等到雷谷的人将那三万新兵和新兵营检查完之后,再来老军营,依样检查一遍。

    大营里这些军人提出这个方案,肯定是有他们的想法,祭强打算再争取一下。

    但是李永生表示,这个方案就不错,好了,就按他们说的做。

    高统领见他们答应了,于是表示说,今天都已经午时了,显然不方便办理相关事情了,不如从明天开始?

    其实,就算从明天开始,那两万的新兵撤离新兵营,转到老军营,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赵统领大事上墨迹,小事算得却极为精明,这样一来,差不多又能拖一天。

    先答应下雷谷来,然后拖一天算一天,这就是他的计划。

    能拖延到王爷派来援兵,那是最好的,等不来也无所谓,哪怕等到朝廷的援兵来,他们也已经答应雷谷配合了,不怕朝廷的兵马借机生事。

    兵荒马乱的岁月,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哀,大人物也要讲究生存手段。

    但是李永生拒绝了这个建议,“从现在就可以开始执行。”

    他不知道对方的算计,但是他的心里也在提防着:万一对方来了援军怎么办?

    郑王占领的县,总共也就二十个不到,永乐和箫阳已经换了旗帜,两个县转眼脱离了控制,对于这样的损失,郑王府不可能没有反应。

    至于朝廷可能的反应,他也有猜测,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不是特别确定。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担忧,他需要尽快开始执行,只要启动了这个事情,郑王府来人也没用了。

    高阳扁能猜出赵统领的一些算计,于是他表示自己很为难,“就是半天时间了,三万人出营就需要一个过程,另外两万人要转移到老军营,转移过程中,营地里会很乱的。”

    祭强听着这两人的对话,感觉这里面没什么可争执的——他还是没听懂。

    不过他是无条件支持李永生的,于是马上出声表态,“这半天时间里,我们不进军营,只在外面检查,那两万的新兵正好能借机搬迁……永乐的新兵也在其中吗?”

    高阳扁听到“永乐新兵”四个字,心脏忍不住猛地一跳,顿时就忘记了自己还要坚持什么,“两万新兵,一下午恐怕搬不完。”

    “搬不完就把大件物品留下呗,”李永生很随意地发话,似乎并没有想到其他事,“他们只是暂时离开,又不是不回来了,不需要全部搬完。”

    “是啊,”祭强马上就表态了,“这三万新兵,一下午也检查不完,各忙各的就是了……嗯,关键是你得让我们看到诚意。”

    “我这还没有诚意吗?”高真人简直要叫起来了,“问题在于,这些新兵出了大营,还是一下午检查不完……你让他们吃什么,睡在哪里?”

    “吃的问题很好解决,我们吃什么,他们吃什么好了,”祭强毫不犹豫地回答,“住嘛……也不难,睡地上就行了,天气这么热,我们都是这么睡的,当兵的还能怕吃苦?”

    高阳扁无言以对,对方的解决手段很粗鄙,但还真是那么个道理,他没办法反对。

    他回去之后,说服赵统领又用了一点时间,所以新兵出营的时候,已经是申正时分……就是下午四点了。

    接下来的检查比较简单,出营的新兵,最多也就是带了一个行李卷和一些干粮——有人想带长兵器来的,但是军营认为,这会损害双方的互信,喝止了这样的行为,只许带短兵器。

    到了这个时候,大营外的聚集的桐河人,已经超过了两万人,这大半个白天,又赶来了两千多的桐河人。

    必须指出的是,大部分的桐河人,没有检查新兵的权力,郑王的军队愿意接受检查,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的,两万桐河人,大概分出了一千人负责检查。

    其他的桐河人,则是负责维护秩序,还分出一部分人,看管检查完毕的新兵。

    对于桐河大营的新兵来说,这是耻辱的一天,然而他们别无选择,不仅要接受别人的检查,还要忍气吞声,防止跟桐河人发生冲突。

    桐河人在豫州府中,原本就算得上悍勇,又对郑王的兵有成见,再加上东大营屠杀事件,他们对大营新兵的态度可想而知。

    哪怕是李永生已经警告过他们了,他们检查的时候,动作依旧很大,而且异常粗鲁。

    大多数新兵对此敢怒不敢言,但是精壮的新兵里,从来不缺血性汉子,有人更是因为不堪受辱,还爆发了几次小冲突。

    最后李永生不得不宣布,谁要再胡来,莫怪我雷谷对事不对人!

    有了这样的公开表态,桐河人的行动才收敛了一点,不过当天检查不完,也是必然了。

    事实上,没有人公开表示仇视之后,对立双方的关系,马上就缓和了下来,说到底,大家都是宛邑和许州人,天生的乡亲,差别只是所处的县不同而已。

    三万新兵是在第二天中午才检查完毕的,检查出了二十多个疑似邪教妖人的家伙,接着桐河人又用一天半的时间,检查了整个新兵大营,居然从中查出了三个朱雀的牌位。

    看来是有些新兵因为降雨的原因,信了玄女道,眼见有人检查,又不敢毁掉牌位,只能将其悄悄地丢弃。

    朱雀信徒不在此次的追查中,当然没人去计较这些,于是高阳扁问李永生:现在天色已晚,孩儿们已经在外面露宿了两天,是不是可以回军营了?

    当然不可以!李永生很干脆地表示,“既然可以有朱雀信徒,就肯定能发现别的信徒,对这新兵大营,我们还要仔细地搜索。”

    高阳扁不高兴了,“你们这么搜下去,何时是个尽头?能告诉我,还需要几天吗?”

    李永生一摊双手,似笑非笑地发话,“这个我怎么知道?总是要查到没有嫌疑为止。”

    堂堂雷谷,竟然出尔反尔?高阳扁气得牙根直痒,却只能面无表情地发话,“那么,看起来检查其他军士的活计,要放一放了。”

    “不用放,”李永生摇摇头,淡淡地发话,“这两天又增加了近万义民,他们可以帮忙搜查,麻烦高统领通知赵统领,明日卯末,老军营士兵出营寨,辰正时分,我们开始检查。”

    高阳扁闻言大怒,“我们已经送了三万兵到你手里,现在你又想拿下其他人,枉我觉得雷谷还都是些讲规矩的高人……真当我郑王府的军队好欺?”

    这三万新兵虽然有短兵器护身,但是跟解除武装也相差不大,再解除了老军营士兵的武装的话,这桐河大营就是不战而亡了。

    “我怎么不讲规矩了?”李永生冷冷地发问,“新兵营尚未彻底检查,难道不是事实?”

    高阳扁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对方的当,但是对方偏偏有歪理支持。

    新兵大营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检查完了,还有新兵营的代表在一边监督,严防对方栽赃,不过雷谷若是执意认为,还没有检查完,那也不是说不通——谁让查出朱雀的牌位了呢?

    可是再要细细检查的话,用的时间就没数了,没准整个大营统统掘地三尺,才能算检查完毕——甚至可能是掘地五尺!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们不配合了!高阳扁知道,这三万新兵的命运,已经由不得他来决定了,于是咬牙切齿地发话,“还是先检查完新兵营吧,老军营的检查,不急在一时。”

    无论如何,他要保住老军营里的三万多士兵。

    李永生似乎没听出里面的意思,很无所谓地发话,“这样不好,太耽误时间,我这边这么多桐河人无事可做,容易生出是非来。”

    高阳扁一脸的铁青,他被雷谷骗了,三万新兵贸然交到了对方手里,会成为他生命中抹不去的耻辱,所以他异常坚定地表示,“我坚持!”

    “哦,是吗?”李永生侧头瞥他一眼,思索一下微微颔首,轻描淡写地表示,“既然你坚持,我也愿意尊重你的选择,难得遇上一个愿意配合的。”

    高阳扁都打算以鲜血来洗刷耻辱了,闻言又是一怔,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军营的检查推后……这可是你答应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