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分歧
    祭强的话,说得高阳扁脸上白一阵青一阵。

    这还不算完,李永生在一边补刀“东大营搞屠杀的揶教妖人,也是郑王委任的吧?”

    “是啊,”祭强点点头,继续大声发话,那样子是要多痛心疾首,就有多痛心疾首。

    “你们搞得民不聊生,连中土的气运都要惦记,现在暴露了,竟然嫌我们没意思……如果学你们做事,才叫有意思的话,那我还不如自杀了算求,真丢不起这人!”

    高阳扁被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别看他是典型的军人,一脸的不近人情,正经他是大营里的主和派代表之一,此次出营来谈判,也是他极力主张的,并且亲自带兵出来。

    主和派仔细分析过雷谷的行事,一致认定这帮人做事,其实还是很有章法的。

    只要当事人行事不过分,雷谷就不会过分;你若是过分了,雷谷可能会更过分。

    分析的另一个结果则是,若是真的惹恼了雷谷,郑王绝对扛不下这么大的对头。

    那么,目前雷谷的诉求,只是追查邪教妖人,郑王府好好配合才是正理。

    郑王要面子不肯配合,其他地方行事也没章法,雷谷那么大的名气,不好好出一口恶气,怎么肯善罢甘休?

    所以高阳扁此番求见,一是为了表明态度,二也是求虐来了,你们出了气,事情就好办了。

    但是他真没想到,雷谷不但名气大、武力强横,就连玩诡辩,也极为擅长,挤兑得他连话都说不出口。

    说来说去,他忍不住要抱怨郑王胆子太小——雷谷的人说得还真没错。

    你真去一趟又如何,赵欣欣能杀了你,还是敢扣下你?

    不过这种抱怨的话,心里想一想就好了,没办法说出口的。

    良久,高真人才叹口气,“我是有诚意的,你们若是执意做如此要求,那我也只能回转了……你们提的要求,我根本不可能答应。”

    李永生并不做声,而是看向祭强——这时候得你出面,我若是出头,谈不拢就是崩了,你出面的话,谈不来还有我。

    祭强不太明白这一眼的含义,但是谈判的艺术,他还是懂的,军队在战场上,也偶尔会玩这一招——下级军官谈事,努力给自家争取好处,至于拍板,那是上官的事。

    于是他一摆手,“那你就直说好了……你能答应什么?”

    高阳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生硬地发话,“祭真人,这不是合作的态度……能答应的,我都可以答应,关键是你提的要求不能过分。”

    “你这才不是合作的态度,”祭强眼睛一瞪,生硬地发话,“我是让你说你的底线,你别问我的底线是什么……这不真诚!”

    高阳扁一摊双手,近似于无赖地发话,“我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只要你的要求合理,什么我都敢答应,当然,必须得合理。”

    “你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祭强的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喊了起来,“我怎么知道你的眼里,什么是合理的,什么是不合理的?我觉得我刚才提的要求,都是合理的。”

    高阳扁双手摆一摆,“这样吧,咱们这样争,也没有意义,不如这样,你说一说打算如何追查,所有的预案都拿出来……能答应的我就答应。”

    “这个……还是我们吃亏啊,”祭强觉得还得己方开条件,有点不划算。

    一边说,他一边瞥向李永生,希望能得到些什么暗示。

    不过非常遗憾,李大师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祭真人想一想,索性是心一横,“那这样吧,你的军士出营接受检查,检查完毕之后,我们还要进大营检查,这是最低的要求了。”

    “这是最低要求?”高真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这跟投降有什么区别?”

    “你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合法的,‘投降’两个字,用词错误,”祭强淡淡地发话,“这是最低要求,你若是不答应,那就算了。”

    高真人当然不想答应,哪怕对方似乎是发出了最后通牒。

    他只是若有所思地发问,“我若是不能答应,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祭强冷冷地一笑,“我们当然会召集其他的义民,等到人数够了……那就是强行检查,你若是不信,可以走着瞧。”

    雷谷的手段,当然不会仅仅这么一点,不过再多的细节,他也不可能透露了。

    高真人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他的眼神异常复杂。

    良久,他才叹口气,“我希望你能再给出一种合作方案。”

    “这不可能,”祭强很痛快地回答,“你要知道,其实我们并不在乎你们配合不配合。”

    他一边回答,一边斜睥李永生一眼。却发现对方的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在想着什么。

    就在这时,高阳扁也看向了李永生,“李大师,这就是你雷谷的诚意?”

    李永生一摊双手,“我觉得祭真人说得挺好,符合雷谷的意愿。”

    高阳扁不再说话,沉默半天之后,才一拱手,“既然如此,此事我要回去商量。”

    “好的,”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一句,“你要知道,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高阳扁怔了一怔,拨马转身就走,没有多说一个字。

    他身边的八名女侍卫,紧紧跟着他离开,接着又是那一千训练有素的骑兵。

    再然后,就连那五千军队,也向后撤了差不多半里地,距离虽然不长,但是内中的含义非常明确:他们不想动手。

    观察到这一幕,祭强才放下心来,侧头看向李永生,“你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李永生微微一笑,“就是字面的意思,时间不多了,他们拖不起,咱们拖得起。”

    “我当然知道字面意思,”祭真人幽幽地看着他,“我是想问,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能发生的事情很多,”李永生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地反问一句,“你不觉得,他竟然会答应考虑你的条件,是很奇怪的事吗?”

    “很奇怪吗?”祭强的眉头皱一皱,“雷谷有这份威慑力的吧?”

    跟李永生配合了这么些时间,他自己都有点迷信雷谷的影响力了。

    李永生看他一眼,“骄兵必败,你这念头要不得,我相信……他们遇到了麻烦。”

    高阳扁回到军营之后,一干高层军官已经等在统领的大堂中了。

    他将交涉的经过说一遍,顿时有人跳脚大骂,“高统领,你执意前往,竟然谈了这么个耻辱的条件回来,真是罪莫大焉,当杀之!”

    他嘴上说“当杀”之类的,也仅仅是说说,表示一下愤怒而已,高统领是大营的二号人物,甚至可以说是新兵营的一号人物,哪里是说杀就能杀的?

    当然,可以肯定的是,附和他的说法的人不少,纷纷指责高统领被吓破了胆,涨他人士气,灭自家威风。

    高阳扁也不是一个人,一名高阶司修冷哼一声,“朝廷要分兵来支援雷谷,此事必须尽快解决,你们继续纠缠下去,后果谁来承担?”

    原来高真人着急配合李永生,除了不愿意开罪雷谷,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通过某些渠道得知,朝廷正酝酿着出兵,配合雷谷的行动。

    这个消息真的非常隐秘,郑王在军役房安插了钉子,才得以知道,像李永生之流,想知道就难了——这种消息,不是通过斥候探查就能得知的。

    “朝廷未必会派兵来支援雷谷,”有人大声反驳,“他们可以在许山一线的战线上,加强攻势,牵制住王爷的注意力,令王府不能来援桐河,就算对雷谷的支持了。”

    这个猜测倒也有说服力,雷谷有援兵,桐河大营也可以有援兵,朝廷攻打得紧一点,郑王当然就无暇分心他顾了。

    不过还是有人有点接受不了,“咱们大营里,这么多人马,王爷就不派兵来救?”

    “你有点出息成吗?”有人看不惯了,“咱们这么多兵马,足堪一战,何须王爷派兵来援?”

    众说纷纭中,统领表态了,“要不咱们再等一等,看一看情况再做决定?”

    统领也姓赵,赵家皇族之后,不过血脉有点远了,托庇在郑王府中,真人的修为,算是郑王的心腹,思维比较缜密,不过决断能力差了一点,很多时候扮演和稀泥的角色。

    “统领大人,”高阳扁不得不出声发话,“等一等是可以的,但是万一等来了朝廷的军队,到时候,想跟雷谷谈配合都难了。”

    有人冷哼一声,“万一等来的,是王爷的援兵呢?”

    “就算王爷派来援兵,雷谷也能纠集桐河人,”高真人大声发话,“现在时间不是站在咱们这一边,是站在他们那一边!”

    他的话一点都没错,截止到天黑,又有两千多近三千的桐河人,来到了大营之外。

    这些桐河人也要过那个关卡,但是关卡的两个什,根本不敢上前阻拦,甚至都不敢直视对方,生怕再次惹祸上身。

    若不是他们还要承担接应斥候和信使等任务,早就龟缩回大营去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