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六十八章 愿意配合
    高阳扁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不到四十岁,肤色微黑,浑身带着军人的精悍之气。 .

    他的身边,竟然是八个女侍卫,一个个英姿飒爽,一看就知道,都是军中的好手。

    事实上,就连高阳扁本人,也赫然是初阶真人。

    李永生单枪匹马迎了上去,一拱手,面无表情地发话,“见过高统领,我就是李永生,不知道阁下此来有何时?”

    高阳扁也一拱手,硬邦邦地回答,“还没谢过雷谷的回护之德,昨天若不是李大师,我军中又要少二十名精锐了。”

    他说话的语气绝对不算好,可是配合上他的气质,再加上说话的内容,给人的感觉竟然是……他在给雷谷示好?

    李永生不是能被一句话动摇的,他的下巴微微一扬,“约束下属,是我的本分,别人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这跟回护无关。”

    我只是讲规矩,至于说什么回护,抱歉,你想多了,我对郑王的军队,没有任何义务。

    不软不硬的一个钉子,令高阳扁有点尴尬,他身边的八个侍卫,面色也不太好看。

    然而,停了一下之后,高真人勉力挤出一个笑容,“好吧,不管阁下怎么说,我们军中的袍泽是被保住了,我能问一下吗,李大师此来,所为何故?”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李永生微微撇一下嘴角,最终还是再次回答,“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此来,是追查揶教妖人的。”

    高阳扁收起强行挤出的笑容,再次回复了那张冷脸,面无表情地发问,“李大师确定,我们的军营里,有邪教妖人吗?”

    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有没有邪教的妖人,查过之后才知道,我如果现在说肯定有的话,恐怕你要认为我是在栽赃。”

    “这倒也未必,”高真人冷着脸回答,“毕竟堪舆队和桐河县,都出现过妖人的踪迹,你若是能点出人来,我们愿意配合捉拿。”

    是吗?李永生狐疑地看他一眼,然后摇摇头,“抱歉,我认为无此必要,哪怕我真的有妖人的名单,也不会告知你们,因为我非常怀疑,妖人会不会被你们特意放走。”

    高真人一翻白眼,冷厉的脸上,显出了几分无奈的表情,“真没想到,雷谷对我们的误会有这么大……事实上,身为中土人,我们也非常痛恨揶教妖人。”

    李永生抿着嘴巴并不说话,但是他身后响起了祭强的声音,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嘲讽语气,“你是想说……在箫阳大营发起大屠杀的人,只是个意外吗?”

    “那当然是个意外,”高阳扁没有丝毫的犹豫,理直气壮地回答,别人对祭真人相当头疼,但是他没这个顾忌你是真人,我也是真人。

    不过紧接着,他又再次表示出了善意,“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所以才主动出来,商量一下,接下来双方该如何配合。”

    “配合?”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确定自己没有说错?”

    “我非常确定,”高真人很干脆地点点头,“没错,就是配合,我们有很大的诚意。”

    祭强闻言又忍不住了,“想要配合?那好说啊……我们早就说了,郑王往雷谷一行,亲自向谷主做出解释,他不过是个区区的郡王,九公主有资格这么要求他。”

    “这不可能,”高阳扁地干脆地拒绝了,心说你们都道郑王僭越,可是那雷谷的赵欣欣,也不过是英王的九郡主,怎么就敢称公主?

    他拒绝得过于快了,以至于祭强眉头一皱,就要怒斥他。

    然而,高阳扁虽然是一张冷脸,但是反应却是很快的。

    他迅速地为自己的拒绝作出了解释,“我们只是王爷的下属,不可能为替王爷答应下来,若你们有兴趣,我们可以代你们向王府通传,至于相关事项,你们可以亲自跟王爷交涉。”

    “无此必要,”祭强拒绝得也相当干脆,“事实上,你们的王爷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要求,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反应。”

    高阳扁斜睥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回答,“也许王爷没有收到,你要知道,下面人有时候不是很听话,喜欢擅自做主……”

    “大人物想要明察秋毫,有时候并不是很容易,我可以保证,这次一定能将你们的话传到,撮合双方见面也未必就很难。”

    “还是无此必要,”祭强一摆手,继续很干脆地表示,“他见了李大师也没有用,雷谷的要求不容更改……郑王必须亲自前往雷谷解释,我想我说得很明白了。”

    “这有点不合适吧?”高阳扁冷着脸发话,“王爷是皇族贵胄,享受亲王待遇,除了天家,没有谁能让他屈尊前往,而且……封王不得出封地,这一点不需要我再说了。”

    “事涉揶教妖人,他必须前往,”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话,“至于说封王不得出封地,只要郑王愿意出来,相关事宜道宫作保了……皇族也有配合调查邪教妖人的义务。”

    封王是不得出封地,那那是常规状态下,有事当然就可以出去,更别说是这种大事。

    “好吧,咱们还是不要提王爷的事了,”高阳扁见对方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强求,“干脆一点说吧,我们如何配合,就能让你们尽快完成对大营的调查?”

    听到这话,李永生忍不住眨巴一下眼睛,“我们要求你们如何配合,你们就能全力配合?”

    “这当然不可能,”高阳扁面露苦笑之色,“合理的,必须是合理的要求,我只能说,我们愿意全力地配合,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李大师注重规则,对这一点,我们非常高兴。”

    “全力配合吗?”祭强狐疑地看他一眼,“如果我们要求入营检查,你能接受?”

    高真人思索一下,然后点点头正色回答,“能接受,不过我要建议一点,入营检查其实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军营是很大的……”

    “比如说,你们检查了这一块,再检查另一块的话,你们检查过的那一块,会不会……会不会你们再找回来,认为里面还可能有问题?比如说转移了什么东西之类的?”

    “这种争议很好解决,”祭强大喇喇地发话,“我们将整个军营看管起来,严禁军士们走动,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高阳扁顿时就愣在了那里,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好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祭真人,我是很诚心地来谈配合的。”

    “我也很诚心,”祭强一摊双手,淡淡地看着对方,“难道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吗?”

    “这当然不是什么有效手段,这是欺人太甚!”高阳扁冷冷地发话,不过奇怪的是,在他的脸上,看不到多少的愤怒,“我们这么大的军营……足足六万八千人,让你们看管起来?”

    李永生听到这里,忍不住出声发话了,“我就奇怪了,谁给你们的权力,让你们召集六万人的?别说郑王只是享受亲王待遇,哪怕他是实打实的亲王,他有资格募这么多兵吗?”

    “李大师,郑王有没有资格募这么多兵,是王爷自己的事,跟雷谷无关,”高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咱们说的是追查邪教妖人,您的关注重点偏差了。”

    他这话有道理,雷谷本来就是玄女宫罩着的,关心官府事务算怎么回事?

    但李永生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我不认为自己偏差了,你所要强调的东西,那是不正当的权益,我们没有必要因为要考虑一些不正当的要求,放弃行使自己该有的权力。”

    “没错,”祭强洋洋得意地发话,“你这个军营的存在,本身就是非法的……”

    “好了祭真人,”高真人很干脆地打断他的话,“非法与否,你说了不算。”

    祭强先是眉头一皱,怔了一怔之后,他笑了起来,“那么好吧,高真人你拿出合法的证据来,比如说朝廷的委任书,又比如说……郡军役房的相关文书,这个要求不高吧?”

    这要求倒是不高,但是高阳扁真能拿出这些东西的话,郑王府的行为还能叫作乱吗?

    高真人也挺头疼的,“祭真人你这么说,就真的没意思了,我若是能拿出来这些,你们想在军营调查,就要通过军役部……起码也得是郡军役房了。”

    祭强却是有意作对,“对我们来说,那些许可都好办,还是说你能不能拿出合法的凭据吧。”

    高真人重重地叹口气,“祭真人,赵家子孙争夺江山,跟咱们能有多大关系?我是真心地想帮助你们调查揶教妖人,你若执意在这些细节上纠缠,就没意思了。”

    “我倒是想有意思呢,”祭强闻言眼睛一瞪,气呼呼地发话,“赵家子孙争夺江山,确实跟咱无关,但是郑王……你那王爷,他做了什么?”

    “堪舆队是他组建的吧?两名揶教真人,是他请来的吧?我们要他去雷谷解释一下,他却不敢去,就这么屁大一点的胆子,造什么反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