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六十四章 扫平箫阳
    总算还好,粮食仓库只烧了一小半,就被众人抢救了下来。

    军械仓库是没法抢救了,因为里面存得有火油、霹雳子等物,烧起来快得很,还会爆炸。

    事实上,李永生没说军械仓库也会交给箫阳人,所以箫阳人救火也不积极,最后只抢出一些刀剑、箭头等不怕烧的物资。

    不过粮食仓库的收获也不好,被泼上火油烧掉的粮食是不能吃了,很多半焦状态的粮食,发出一些怪味儿,估计吃了也会有毛病。

    完好无损的粮食里,有一多半也沾染了烟火气味,果腹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味道也极差。

    在没烧完的粮仓里,大家还活擒了七八个被烟熏得晕过去的家伙,一问才知道全是希山人。

    从这些希山人的口中,大家得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消息:原来他们之所以宁死不降,除了害怕被杀之外,也是担心被栽上“沟通邪教妖人”的罪名。

    希山和桐河的恩怨已久,这次又是大屠杀的主力之一,他们对雷谷的评价不高,认为自己一旦被擒,不但要赔上小命,还要连累家人,成为“沟通邪教妖人者”的家属。

    左右是个死了,倒不如死得干脆点,没准家人能逃过一劫。

    李永生听得有点啼笑皆非:人要想死,那真是拦不住。

    事实上,这次攻打东大营,损失还是很大的,箫阳人死了一百多,受伤者有五六百,两县士兵死了三十多人,就连雷谷都死了三人。

    不过东大营的损失更大,阵亡者八百多,伤者逾千,被俘者两千多人,跑掉的不过是千把人。

    这个战损比,李永生不是很满意,心说我对上了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都损失这么多人,比前两次的损失都打,真是够丢人的。

    可见这再鱼腩的部队,只要用得好了,也能发挥相当的战力——若不是这大营的主官昏招连连,己方的损失还要翻倍。

    其实,他也是有点傲娇了,这样的战绩足以自夸了,起码箫阳人就很满意,觉得自家用极小的代价,打了一场漂亮仗。

    对于粮仓里面粮食的分配,李永生没有再关注,全部转交给箫阳人自己商量了,他则是在第二天,公审了被擒获的小四千俘虏。

    这四千俘虏里,有五十多人参与了屠杀,还有八十多人罪大恶极,连箫阳人都跑过来血泪控诉,所以又是一百多颗头颅滚滚落地。

    接下来的一天,则是在军营里四下搜查邪教妖人的线索,别说,他们还真的搜到了两个黄色的小十字,经查是大营主官和他的一名亲卫收藏的。

    若是旁人看到这里,忍不住就又要吐槽了:雷谷你栽赃还没完了?

    但是李永生敢发誓,他真的一点都没有栽赃,就是搜出了这些东西。

    所以说,这大营主官的强势……背后没准还藏着什么说辞、

    不过,那是以后要考虑的事儿了,肃清东大营之后,除了两个四五百人军寨还控制郑王府军队的手里,整个箫阳都再没有郑王的势力了。

    这两个军寨位于交通要道,分别是通往桐河和许州府。

    没错,箫阳还是宛邑府跟许州府接壤的所在。

    李永生在东大营休整了一天,将当地军队交给了箫阳地方丁壮,自己则是带着雷谷的精锐和两县的士兵,直扑许州府方向的军寨。

    军寨对他们的来犯有所提防,也摆出了严防死守的姿态,李永生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考虑的时间,才赶到军寨,就发起了强攻。

    强攻还不是普通修者打头,而是他、血奴和祭强三名真人,直接冲到近处出手。

    军寨的士兵哪里想得到,对方一旦出手,就是三名真人直接赤膊上阵?

    按照他们的计划,本来是打算坚持防守一段时间,可是斗地主开头就丢王炸的话,就算再笨的人也知道,这是摊上大事了。

    稀稀拉拉的十几支箭射了出来,然后军寨上……直接竖起了白旗!

    李永生也知道,郑王的军队不经打,但是真没想到,会如此地不经打,须知这军寨的选址极佳,哪怕是三名真人出手,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地拿下军寨。

    很快地,他就弄明白了真相,合着在这里防守的,大多都是许州的兵。

    雷谷现在宛邑折腾得厉害,许州人也听说了,他们来客地防守,是为了加强两府有无,可没想着招惹雷谷,为许州招来大祸。

    许州只有三成县城,是被郑王拿下了,不像这宛邑,郑王拿下了七成多的地盘,所以许州的官兵认为,没必要招惹雷谷这群疯子,让他们继续在宛邑祸害好了。

    当然,原本他们是打算象征性地抵挡一阵,体现出自己的难缠,也好为己方增加点砝码,可是眼见对方直接扔王炸,非常利索地投降了。

    那两县的士兵兀自不肯干休,想严惩这从逆者,最后还是李永生做主,收了军寨的兵器、粮草和马匹,又一把火烧掉军寨,放那些军士回家了,

    祭强觉得李永生有点心软——这四五百人虽然不多,可也是训练有素的军士,你将他们放回去,将来打许州的时候,还会遇到。

    所以这些人就算不当俘虏对待,也得征用过来,当丁壮来使唤。

    “你这么想就不对了,”李永生耐心地解释,“这是咱们第一次遭遇主动投降的,必须要树立一个榜样出来,没有区别对待的话,岂不是逼着别人跟你死战?”

    “好吧,”祭强无可奈何地回答,“其实放回去也好,投降过一次的,第二次投降就没什么抗拒之心了,也比较熟练了……我只是随口一说,争取体现出咱们的正统性来。”

    李永生听他说到“比较熟练”的时候,忍不住微微一笑,这还有熟能生巧一说?

    不过听到最后,他还是正色发话,“想体现正统性,还真不好征用对方,咱们不是官府,只是一个有活力的民间组织,在大力追查邪教妖人,既然对方愿意配合,咱就不能为难,凭什么征用人家?”

    祭强闻言,忍不住摇头苦笑,“你这条条框框的,说法还真多,我说李大师……你整天想这么多,累不累啊?”

    祭真人不愧是在军营里待过,尽管脑瓜够用,可做事依旧比较粗犷直接——本来嘛,已经是真人了,很多时候没必要瞻前顾后。

    “不累呀,”李永生一摊双手,很平淡地看着对方,“讲规矩,这就是个习惯问题,一旦习惯了讲规矩,其实真的很简单。”

    “好吧,”祭强也不跟他争执,“现在该转头冲着桐河去了吧?”

    当初说打军寨的时候,大家就商议过,先打哪一个,很多人认为,直接去打通向桐河的军寨就好,然后一个急行军过去,顺手就把桐河光复了。

    不过李永生认为,先打掉通往许州的军寨比较好一点,拔了这个军寨,再派上少量的人防守,基本上就不用担心后面杀来敌人了。

    祭强也认为,直奔桐河的话,容易被人算准行动,先敲掉另一个军寨比较好。

    哪曾想,这军寨也太不经打了,基本上就没耽误时间,就连善后都极为方便,每人拿上两天的粮食走人,军寨也被一把火烧了。

    不过也好,快速地杀一个回马枪,更能出乎对方意料。

    哪曾想,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一路赶到另一个军寨的时候,正看到一群箫阳丁壮进入了军寨,还有人在打扫战场。

    战场不是很乱,厮杀的痕迹也不算太明显,大家一问才知道,驻守这个军寨的五百军士,昨天就收拾行囊准备跑路了——傻瓜都想得到,雷谷的人肯定会通过这里进入桐河。

    跟雷谷死战什么的,这些军士都没想过——事实上,这五百人里,也有不少人对东大营的屠杀很不满意。

    总之,箫阳除了俩军寨,其他地方都被光复了,这个寨子的军士就想跑路,但是被赶到的箫阳人围住了——你们可以投降,绝对不许逃跑。

    守军闻言大怒,马勒戈壁的,劳资只是不敢招惹雷谷,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小民耀武扬威了?竟然敢要我投降?

    于是守军跟箫阳的丁壮打了一场。

    丁壮明显是打不过职业士兵的,但是这些士兵也有忌讳,对方人多,而且……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雷谷的人就会过来——真要打得狠了,局面就不好收拾了。

    打到天黑的时候,竟然伤亡不大,箫阳人来情绪了,要跟对方挑灯夜战——这都是话本里的桥段,但是大家还就是喜欢种气氛,想像着自己也会成为传说。

    夜战的时候,都是单挑或者是二对二、三对三之类的,打到后半夜,守军不干了,说我们真要走了,你们要是敢拦着,那就别怪我们大开杀戒了。

    打到这时候,箫阳人也意识到了,己方单对单不虚,但是比配合,远远比不上对方,不过……那又如何?我们人多啊。

    守军们闻言冷笑,人多又如何?你们当中夜盲也多!

    夜盲是中土国常见的病症,在这一点上,丁壮是绝对不能跟军士相比的——他们吃的肉食太少,营养跟不上去,夜盲症自然多。

    于是丁壮们表示:留下粮食,放你们离开!

    (更新到,召唤月票。)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