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六十三章 破营
    其实一般情况下,李永生不会这么暴走的。

    首先,暴走对他的灵气要求很大,其次,一旦在木墙上打开口子,他这一方的修者必然会冲锋,那就存在个伤亡问题。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还是不愿意让这些训练不足的汉子,硬碰硬地杠上正规军。

    可是此前两县联军遭受了算计,出现了一点损失,这让他感觉分外挂不住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提前发出警示,有失察之嫌,恼怒之下,他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至于说硬碰硬,那就硬碰硬好了,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他已经很为黎庶着想了,当地黎庶被郑王轻易地控制,自身肯定是有点问题需要正视,该交些学费的时候,也得交一点。

    说到底,跟在他身后的箫阳义军,不少都是冲着粮仓来的,想要有收获,不冒险怎么行?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不过,斩开两个缺口,似乎还不是很够,他身子再一闪,接着三刀,又斩出一个缺口来。

    事实上,箫阳人还是相当悍勇的,看到他在木墙上斩出三个十丈宽的口子,他身后的两个千人队齐齐呐喊一声,没命地冲了过来。

    三里地的距离,冲锋也得有一阵,很多有经验的汉子已经在大喊,“慢一点慢一点,匀速跑,冲进军营之后,才是硬仗。”

    这时候,就体现出民间智慧的深邃了,大家心里都知道,跑得快一点,冲得狠一点,就能最早接触到粮仓,能拿首功,但是在场的头领们,没有一个人拿粮仓说话。

    大家心里都知道,粮仓是重中之重,但是嘴上偏偏不说说出来不但显得格局小,容易贻笑乡亲,而且更容易让手下人丧命。

    足足三里地呢,若是不加节制地狂奔过去,那冲进大营之后,就只剩下喘的份儿了,哪里还有力气杀敌?被杀才是真的。

    所幸的是,三个大口子被撕开,木墙上的火把和镜子,也纷纷地跌落,大营外大多是一片漆黑。

    正是因为受到黑暗的保护,攻击者冲锋的过程虽然比较长,时间也久了点,但是真没受到多少像样的攻击。

    大约用了盏茶的工夫,前锋抵达了三个缺口处,而此刻大营也做出了反应,数百名军士拦在了缺口处,组成了防御阵势。

    冲上来的修者也没有傻到直接冲阵,而是开始放箭,大片的箭矢从城外黑暗处射出,射向堵着缺口的东大营军士。

    这些军士是来堵缺口的,当然配置了盾兵,不过他们真没想到,大营能瞬间就被打破,所以准备不是很充足,盾兵、长枪兵以及刀斧手的配合,不是很到位。

    尤其糟糕的是,攻击者来自黑暗的城外,而防守者身后却是明亮的军营,他们身形被攻击者看个正着,敌暗我明的情况下,防守起来真的很艰难。

    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营断然不可能将灯火熄灭,否则敌人摸进来,会遭遇乱战。

    这是东大营的驻地,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事实上,黑夜中的乱战,只有攻击方会喜欢,防守一方却要提防自家的坛坛罐罐被打烂。

    而且,东大营早将对方得罪得死死的了,一旦防不住营地,后果简直无须猜想。

    然而话说回来,这种仗,真的不好打,几轮箭雨过去,堵着缺口的军士就有两成人受伤了,局面也越发地危急。

    就在此刻,有人大喊一声,“冲啊,斩杀了邪教妖人,没准道宫还有奖励!”

    东大营的军士原本就抵挡得很辛苦,不管是李永生强力破开木墙,还是目前这只挨打不能还手的局面,都在挑战着他们的神经。

    待听到又有人提起邪教妖人,他们的士气越发地低落了。

    有人大喊一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才是真正的妖人,我们是郑王的军队!”

    然而,没人喊这一嗓子还好,这一嗓子喊出来,结果是两名军士扔掉手里的兵器,转身就跑雷谷是玄女宫的下属机构,人家真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能力!

    今天遭受了这么多挫折,昨日军营里杀人之后产生的威慑力,早就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想到自己还可能被污蔑成邪教妖人,不跑才是傻的!

    其实很多军士对主官昨日的盲目杀戮,心里也有不满谁还没几个朋友?

    只不过,他们在高压之下,不敢表现出来,现在眼看大营要守不住了,心中积压的火气也随之反弹去尼玛的,让你胡乱杀人,报应来了吧?

    军营里不是不能执行高压手段,但是一旦连连遭遇败仗,士气随之低迷之后,那些高压很可能引来报复性的反弹。

    现在这军营便是如此,初开始只有两个人逃跑,很快地,别人也反应了过来:去尼玛的,反正是守不住了,不如趁机先开溜反正这节奏大家也熟悉。

    一个缺口处的官兵溃逃,其他两个缺口的官兵也意识到了:不跑不行了,等大家都跑了,我就跑不了啦。

    于是在一转眼的功夫,三个缺口处的官兵,雪崩一般溃败了下去。

    进攻的修者顿时大喜,一窝蜂地冲了进去。

    可怜营地的主官,昨天才沙发果断,整肃了军纪,军容也为之一变,结果今天一连串臭棋下出来,转眼就被打回了原形。

    甚至可以说,他们比被打回原形还惨起码在原形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结下两个大仇,现在别说永乐和桐河放不过他们,其他的外人中,看不惯他们血腥手段的也多得是。

    这些人的退却和逃跑,正好撞上前来支援的其他同袍,一瞬间,大家就知道发生在西门的事儿了,彼此交换一个目光眼下该怎么办?跑呗!

    没过多久,整个东大营都炸锅了,昨天只顾杀人杀得爽了,现在可是遭报应了。

    看守北门的军士最绝了,直接打开了营门,整整一个百人队,撒丫子就开溜了这可是夜里擅自开门禁,性质有多么恶劣,也就不用提了。

    他们一溜,别人也跟了过来悄声开溜此刻只有北门没有敌人,还能不赶紧跑?

    至于说为什么悄声?这也很简单,他们除了担心主官追究,同时也希望同袍能晚一点发现攻打营地的人,火气实在太旺了,肯定要杀人立威,而且杀的人不会少。

    他们此刻逃跑,算是有先见之明,不过为了防止对方追上之后杀人泄愤,他们必须争取到足够多的优势不需要跑得有多快,保证比其他同袍跑得快一点就行了。

    北营门那里,足足逃走了五个百人队,然后才被大多数人发现有个希山的兵在逃跑之时,还是去其他百人队通知了一下老乡,结果事情败露。

    希山兵是一定要逃的,他们原本就跟桐河不对付,昨天杀人的刽子手里,起码有三成是希山籍的军士,大营易主之后,他们就等着被砍头吧。

    又逃了七八个百人队之后,雷谷的人也发现了北门的异常,不过大家并不以为意,反倒是加快了对营地的清肃。

    正经是营地的主官,却好死不死地没有逃出去。

    其时主官正在军械仓库清点,因为军械比较敏感,数量也比较多,他盘点了好一阵,正说结束了要外出,正好传来了西边被破开了三个口子的消息。

    主官大怒,马上安排人去反击,自己也不去营帐指挥,说军械库是不容有失的,一定要坐镇在这里。

    而军械仓库和粮仓,离得并不远,不少修者一边问一边杀了过来,想要夺取粮仓。

    不过对大家来说,粮仓很重要,军械库也不差多少,粮食能保证生存,军械却是能保证粮食不被抢走甚至还可以借此抢别人的粮食。

    于是就有一部分修者,前来攻打军械仓库。

    等到战事胶着,主官才知道,已经有一千多名官兵,从北门溜走了,最后离开的几百人,甚至还骑着马。

    而此刻留在营地里抵挡的军士,已经不足千人,有数百名军士,从东门离开了,还有几百名,直接从木墙上跳下去逃生了。

    除此之外,还有千余名军士投降了这些有胆投降的家伙,大都是没有参与那一场屠杀的,甚至其中不乏跟被杀军士关系极好的。

    缠斗了一阵,主官眼见不能脱身,说我要求见雷谷李永生。

    李永生根本没见他的兴趣,并且通过别人传话过来,“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去见你?想见我的话,主动过来过不来?那你投降嘛。”

    主官闻言大怒,直接点燃了军械仓库,和一百多名军士自、焚了,与此同时,粮食仓库那边的军士也点着火了。

    这个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不得不承认,此人做事还是有可取之处,到了最后,能有两百人陪着他自、焚,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不过后来,李永生他们才知道,这些的家伙不是主官的亲卫,就是希山籍的士兵希山士兵哪怕没有参与杀人,也不敢投降,他们知道桐河人放不过自己。

    但是这两个仓库一着火,箫阳人顿时着急了,“粮食!尼玛我们的粮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