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五十八章 惊闻屠杀
    这场发生在天亮之后的混战,混乱到一塌糊涂。 .

    箫阳人不但打桐河兵,也打大营里的其他兵郑王军队对箫阳的祸害,也不算轻。

    而大营的兵又分作了三个阵营:支持桐河的,支持希山的,以及……没什么倾向的。

    到最后,还是祭强忍不住了,直接出手干预,将几个活跃分子打得骨断筋折,又有雷谷其他人帮着镇场子,才算控制了局面。

    再然后,就是对军士的甄别和管理了。

    而雷谷大部分的人,则是去大营搜查,一来查可能存在的邪教妖人线索,二来也是接管大营的物资经历了永乐一事之后,他们对朝廷军队的操守,并不是很放心。

    这些物资与其被中饱私囊,倒不如掌握在自家手上。

    对于雷谷人的强势,箫阳人多少有点不甘心,不过也没谁敢表示出来。

    大家都是长了眼睛的,且不说雷谷的人在县城里飞扬跋扈随便杀人,只说这区区百来人,敢直接对五六千人的大营下手,就不是区区“骄兵悍将”四个字能形容的。

    最不可思议的是,人家还真的打下了大营!

    所以他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雷谷的修者将大营里的仓库,都直接据为己有。

    不过还好,祭真人说了,这些物资里,别的不说,粮食大都得自于箫阳,雷谷也不是占大家便宜的人,决定将这些粮食大部分用于箫阳。

    这个消息很令箫阳人振奋,这是箫阳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能收获了这个承诺,大家也不枉参战一场。

    紧接着,祭强在箫阳人里,竟然发现了一个曾经的军中袍泽。

    这人已经退伍了,昔年也是祭强手下的小兵,修为不高,仅仅是高阶制修。

    此刻的他跟祭真人,根本是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若不是祭强受雷谷之邀来此,两人恐怕今生都难以再有交集。

    战友相见,两人痛饮了一场,祭强跟李永生打个招呼,然后就告诉了手下的小兵:这个大营的物资,所有权是在雷谷,但是暂时交给你打理了。

    箫阳的县丞原本还有点蠢蠢欲动,以为库房的管理,也要仿永乐的例子,哪曾想人家直接就转交给了一个退役的老兵。

    恼怒之下,他直接找到了县令,“县尊,雷谷委托的粮仓管理,实在有点儿戏,那厮不过是一个大字都不识的莽汉,如何能管理了这粮仓重地?”

    蔺县令奇怪地看他一眼,“管理不好,那也是雷谷的私事,他自家的东西,想怎么败家,是他自家的选择。”

    “县尊这话我不敢苟同,”县丞大义凛然地发话,“这粮食原本是我箫阳黎庶的血汗,他雷谷夺走了,也是要用在咱箫阳人身上的,账目不清,吃亏的可是咱箫阳。”

    蔺县令点点头,“这倒也是,不过雷谷没有将粮食裹了走,愿意用在箫阳,做事算是比较磊落,咱们也该承情才对,你这是……有什么想法?”

    县丞犹豫一下,才期期艾艾地发话,“就算不能仿永乐例,县衙也该有权力安排账房过去,帮助核算,以避免账目不符,县尊你说如何?”

    蔺县令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心说安排了账房过去,才会账目不符吧?

    听到县丞所说的“仿永乐例”,他已经知道这厮是如何打算的了。

    对于自己这个副手,他实在太清楚了,这厮眼睛里就见不得白花花的银元。

    那么,县丞争着管粮仓的目的,也就不言自明了。

    想到这个,蔺县令忍不住想笑:雷谷那是一帮什么样的人物,这种便宜你也敢惦记?

    不过他也没有明说,既然县丞看不清形势想作死,那他就帮着递个话好了,正好看一看雷谷在民生方面,是不是也那么杰出,“那我帮你问一问。”

    没过多久,蔺县令就问出了答案,面对来了解情况的县丞,他淡淡地发话,“粮仓做账的事情,雷谷方面给了答复,说已经安排了专门的人做账,不劳咱们费心。”

    “这怎么可以呢?”县丞暴跳如雷,“咱们必须为箫阳父老负责的,县尊就没有跟他们说,要仿永乐例?当地的事,还是要交给当地人办的!”

    蔺县令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说了。”

    你说了才怪!县丞心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那我再去跟他们说一声。”

    走了两步,他觉得不太对劲,又停下身扭过头来,“他们是如何回答的?”

    马勒戈壁的,你看你这态度,还像个副手吗?蔺县令暗暗吐槽:倒是像我的上官。

    他面无表情地回答,“雷谷李大师说,永乐县丞是被军队打断了腿的,为人绝对可靠,咱们若是想仿永乐例,那么……那么,你先让别人打断腿再说。”

    县丞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一时间无话可说。

    永乐在这一点上,比箫阳强出太多了,蒙县令和县丞,都是采用了极为明显的敷衍态度,来对待郑王府军士,而箫阳的县令和县丞,对郑王府的态度都相当暧昧。

    两人相对无语之际,猛地跑来一个衙役,“不好了,东大营那里……杀人了!”

    军营里杀人很常见,哪怕是郑王的军队强调爱兵如子,也有忍痛整肃军纪的时候。

    但是这一次,东大营可不是一般的杀人,他们杀了六百多人,占军营人数的十分之一强!

    桐河籍和永乐籍的军士,被屠戮一空。

    李永生听到这个消息,都有点不敢相信,在他的感觉里,东大营主官的胆子不是很大嘛。

    不过,他倒是猜到了对方这么做的缘故,“是因为桐河和永乐兵在西大营闹事?”

    “是的,”打听消息的探子回答,“西大营被攻陷,东大营惶恐不已,一致认为是桐河和永乐兵的问题,大营主官就决定,诛绝这两个县的士兵。”

    “东大营的这货,是不是朝廷的卧底啊?”祭强闻言,也忍不住了,“这个时候屠戮两县的军士,根本就是要引发兵变……这尼玛得有多么短视和愚蠢?”

    探子犹豫一下,才笑着出声发话,“这厮也不是特别的愚蠢,他找了一些理由。”

    “哦,是吗?”祭强眉头一扬,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他找了什么理由?”

    东大营主官找的理由,还真有点名堂,杀了六百多士兵之后,他对着其他军士宣布:我这不是滥杀无辜,而是这些人危及到了东大营的安全。

    西大营的沦陷,大家都知道了,很多同袍死得惨不忍睹啊。

    就在今天,咱们东大营的桐河兵和永乐兵,也在开始串联,阴谋将东大营也卖给雷谷。

    主官再三强调,我个人对桐河兵和永乐兵,没有任何的偏见,只不过咱们军营里,这两股势力在串联,我绝对不能因为要爱兵如子,就把其他士兵的性命,置于危险中。

    祭强听到这里,虽然还是气得直咬牙,却也忍不住轻叹一声,微微点头,“还行,没有让我太失望,也算个不错的借口。”

    “是啊,”探子出声附和,听起来也是有些遗憾,“这厮虽然冲动了一点,但是杀人之后,居然能找出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借口,东大营的人心,竟然没怎么乱。”

    “是吗?”李永生不屑地一哼,“你们真觉得,他能自圆其说?”

    探子一听,顿时就是一愣,他是雷谷的老人了,自然知道李大师算无遗策的名声,而且也不止一次亲眼目睹了,所以忍不住想一下:不能自圆其说吗?

    祭强可不是雷谷老人,他是曲阿杜家引荐过来的,虽然也知道李永生的神奇,但是终究没有亲历过,于是忍不住出声发问,“这里面有纰漏?”

    李永生微微一笑,并不回答他,而是看向探子,“关于揶教妖人的说法,东大营那边,是如何向军士解释的?”

    “这个……”探子想一想,方始回答,“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消息,也就是私下里解释了一下,说是咱们攀诬郑王,还说郑王不可能跟揶教勾结。”

    要说起来,东大营主管的想法,也不能说是错了,已经杀了六百人,稳定了军营,此刻关于揶教妖人的谣言,还是低调一点处理的好,省得再引起军心动荡。

    李永生听到这里,却是轻笑一声,“没有当众解释吗?呵呵……郑王选官,也就这种眼光了。”

    祭强的眼睛眨巴一下,他隐约听懂了李永生的意思,但是同时,他觉得那主官做的,似乎也没什么大错,“他不当众解释,只是为了稳定军心……很正常吧?”

    李永生微微一笑,“他若真是为了稳定军心,就不该杀那六百人……不过是一介志大才疏的匹夫。”

    祭强眼珠转一下,“但是他找到借口了,不是吗?有听起来很合理的借口,就能平息众怒。”

    “呵呵,”李永生又是一声轻笑,“他有借口,咱们就不能有吗?”

    “咱们能找什么借口?”祭强好奇地看着他,“总不能诬陷他是邪教妖人。”

    李永生侧头看他一眼,也是很奇怪地发问,“为什么不能说……他是邪教妖人?”

    “因为……”祭强的嘴巴张了几张,竟然迟疑了起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