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五十七章 西大营乱
    在这一天里,大营里的军官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他们也分批次地去找下面军士谈心。 .

    被谈心最多的,当然会是桐河人和永乐人,军官们指出,雷谷人是在骗人,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不幸的事,都被你们的家小碰到了?

    那帮该死的家伙心存不轨,是要乱咱们军心。

    谈话的效果,似乎还不错,不过军官们跟其他士兵谈话的时候,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咱郑王府跟揶教,到底是什么关系?

    虽然在昨夜之前,有个把士兵,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揶教”二字,不过,有大量的同袍,可以为大家答疑解惑那是个邪教,跟真神教差不多邪恶,在中土东北经常骚扰边民,制造过不少劫掠和杀戮。

    对其他籍贯的士兵来说,这才是最不能沾染的大麻烦跟真神教同样邪恶的邪教,整个中土都会群起而攻之。

    军官们不想多谈,事实上他们了解得也不多,所以就含糊地说,堪舆队两名真人确实亡故了,至于他们是不是揶教妖人,现在我们也不清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王爷身为中土皇族,绝对不可能勾连揶教。

    这个回答,并不能令士兵们满意,但是他们想问更多的话,就是军棍伺候了到了这时候,军官们想不抓军纪都不行了。

    他们不住地强调,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你要连长官的话都不信,做什么军人?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夜晚再度来临。

    雷谷的人又开始行动了,这一次,他们除了宣布揶教的消息、桐河人的消息,更是增加了永乐人的消息。

    原本,他们昨天就能发布相关的永乐士兵的消息,但是昨天偏偏不发,选在了今天。

    一开始,军营里的反响不是很大,军官们忙了整整一个白天,并不是毫无效果的。

    但是随着永乐士兵的相关消息被宣传出来,军营里再次躁动了起来。

    这次躁动的,可不仅仅是永乐兵,还有其他籍贯的士兵。

    小兵们的慌乱,其实不难理解:昨天是桐河的,今天是永乐的,这些同袍当兵之后,家里都发生了那么多惨事,那么,其他地方就会很太平吗?

    再加上关于揶教的传言,大部分的士兵,心里都生出了一些不便说的念头。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的躁动,比昨天还是要差一些。

    然而,有些事情,是不能只看表面现象的,就在子末时分,军营里猛地炸锅了,在一片突如其来的喊杀声中,有人直接击破了军营的围墙,冲了出来。

    冲出来的人嘴里还在高喊,“雷谷的大人,救命啊,我们是永乐的!”

    原来永乐兵在知道家乡的惨事之后,并没有直接闹事,而是将心思放在了别的上面。

    两名永乐制修,说服了看管自己的士兵,并且求见对方的军官,说我们要逃走。

    敢这么明目张胆表示的,也只有永乐人,因为军营之外的雷谷修者,就是他们的后台单单是这一点,哪怕是桐河人都学不来。

    由此可见,李永生选择第二天才爆永乐的料,也是经过了仔细的算计。

    负面情绪的蔓延,需要一个过程,而这情绪积蓄到一定的程度,该引爆的时候,一定要选好导火索,选不好是会熄火的。

    很显然,桐河人不能承担导火索的重任,因为他们和雷谷的人之间,没有互信的基础,很可能是一厢情愿,也不足以取信他人。

    相较而言,永乐人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负责看守永乐兵的军官,其实是个副职,永乐兵悄悄找过去的时候,此人正在纠结地考虑,郑王和揶教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有点后悔自己加入了郑王的军队谋反不成,不过是一死,勾连外虏,那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等这军官听说,永乐人想跑,他顿时就下了决心:赌了,我跟永乐人一起跑!

    然而想跑出去,也有个难点,他仅仅是个副职。

    而且他非常清楚,正职是郑王府家丁出身,是死忠份子,没可能动摇的。

    于是他心一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悄悄召集了自己的两名亲信,再加上两名永乐兵,直接暴起发难,干掉了正职,然后没命地向外跑。

    李永生原本是打算,在丑末时分,尝试性地攻打一下大营那是凌晨三点左右,夜袭的最佳时间,而且对方的军心,明显有所动摇了。

    “四面楚歌”的典故,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也没指望,能等到对方自行溃散,他只是想,有了军心动摇这个前提,再有适度的压力,没准就能找到一个机会。

    哪曾想,己方还没有来得及发动,对方就先行乱了起来。

    血奴在夜里是最警惕的,也是反应最快的,见到乱起,它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

    夜色里的血魔,最擅长的就是隐踪匿迹和偷袭,而且它并不确定,那些追兵会不会动用大型军械,所以直接发挥了最快的速度,杀向了那些追兵。

    追杀永乐逃兵的,是执法队的宪兵,他们早早就接了军令,见到这种骚乱,毫不留情地追杀和镇压郑王固然是爱兵如子,但是士兵都要叛逃了,那当然就不用手软。

    宪兵是很强悍的,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才追了没多远,最前方的同僚,就一个个地爆裂开来,化作了漫天的血雾。

    这情景委实恐怖,但是更恐怖的是,他们竟然看不到凶手在哪里。

    连续死了十余人之后,执法队的其他军士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怖,齐齐呐喊一声,转头就跑他们再是宪兵,因为很少执行军法,心肠就不算太硬,心理承受能力也要差点。

    就在此刻,那执意叛逃的军官眼珠一转,领着十余人竟然又杀了回来看到执法队的惨象,就算是白痴也想得到,是雷谷的人出手接应了。

    既然已经确定有了接应,他心里大定,就又开始盘算了,我已经杀了正职,而且带着永乐兵逃跑,成了郑王不可饶恕的死敌。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他不介意在死敌的路上,走得更远一点。

    所谓的“时势造英雄”,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一旦在乱世中抓住时机,就会一搏到底,不是出人头地扶摇直上,就是一败涂地身败名裂。

    杀回去的过程中,他不住地大喊大叫,说雷谷已经打进来了,郑王勾结揶教,早晚是死无葬身之地,大家快点反正吧,识时务者为俊杰。

    要知道,他本来在西大营里,就算得上一个有点地位的军官,认识他的人非常多,其他士兵看到这一幕,第一个感觉就是浓眉大眼的朱时茂都叛变了,我还硬撑着做什么?

    军营里原本就是人心惶惶,全靠着一股惯性,在维护着秩序,一旦出现裂缝,就像雪崩一样,根本是人力无法挽回的。

    就在雪崩即将发生之前,十几名精悍的军官和军士冲了过来,要围堵住这个不安定的家伙只有阻止此人的疯狂,才能挽救了大营。

    但是非常遗憾,他们的反应有点慢了,双方才陷入缠斗,两名真人就凌空冲了过来李永生和祭强接到消息,疯狂地赶过来支援。

    僵持的局面,在几息之后就打破了,真人的参战,让大营里的军士生出了更多的惶恐。

    到了这个地步,谁也不能阻止骚乱的蔓延,为了让大营更乱一点,有人还开始四处点火。

    点火的到底有些什么人,这不太好统计,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李永生也参与了这一行动。

    他点火不但是为了制造混乱,也是为了能及时地脱身大营越乱,他就越好脱身。

    至于他脱身的目的,也很简单要防备东大营有人来偷袭。

    西大营这里乱成一片,东大营的指挥官若是有点见识和胆子的话,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派出奇兵来偷袭,哪怕胜不了,只要能造成足够的混乱,就够雷谷喝一壶的。

    雷谷虽然强势,但是人数太少了,这是致命的缺陷。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东大营的主官并没有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令李永生感到有些意外。

    然而,更意外的事情还在后面。

    等到天色大亮,西大营彻底沦陷,相关的军官死的死逃的逃,这时居然混战依旧在继续。

    这实在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很快地,大家就知道了,原来桐河兵跑出来之后,眼见获得了安全,就又想起了跟希山兵的仇恨,竟然又杀了回去。

    两个县的关系,从来就不怎么好,又是在昨晚刚打过一架,因为有其他军士的参战,昨天桐河人吃了大亏,今天当然是要找回场子。

    然而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恰恰相反,这仅仅是另一场混战的开始。

    桐河兵找场子,当然要争取永乐兵的支持大家昨天都吃亏了,可是混战没多久,箫阳人又参与了进来。

    没错,大营里没有几个箫阳兵,但是大营外面,起码有四五千箫阳人。

    箫阳人出手,最先针对的就是桐河兵永乐县那一战,箫阳和桐河是结了大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