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五十三章 邪教还是揶教
    郑王府的人做了件什么事呢?他们将军营里桐河籍和永乐籍的士兵,都单列了出来.

    王府军队的士兵,大都是宛邑府和许州府的人,而且都是打乱了混编的。

    王府的人认为,消息传出那么快,是军队里有人通风报信。

    这里面,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桐河和永乐人桐河人刚刚跟箫阳人大打了一场,导致了永乐的失陷,而永乐人已经开始正面对抗郑王,嫌疑自然也很大。

    郑王府将这两地的士兵单列出来,也不是要报复这不利于军营团结,他们只是想集中看管,防止消息再次走漏。

    但是这样的行动,激起了军中永乐人和桐河人的强烈不满我们是为郑王效力的,你们只为了一点猜测,就如此信不过我们,实在太让人寒心了。

    不得不承认,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真的太愚蠢了。

    不管怎么说,两个乡镇试图阻拦的人,被雷谷的人杀掉一批之后,看到郑王没有出头的意思,士兵们自然也就不肯多事了。

    然后,事态就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郑王府军队所能干涉的事情越来越少,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小,没过几天,他们的活动范围,竟然被压制到了驻地周边。、

    严格来说,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虽然箫阳是相对稳定的一个县,但郑王军队打到这里的时候,也很是做了点天怒人怨的事。

    比如说打掉了一些不听话的大户,比如说任用了一些地痞做事,又比如说,他们抢劫了黎庶的一些粮食,逼迫一些黎庶离开田土,还征用了相当的丁壮。

    箫阳人不是不想反抗,但是想要有效的反抗,必须有个核心才行通俗一点说,就是得有一个挑头的,一盘散沙的话,太容易被人各个击破了,成不了事。

    但是有资格组织反抗的,不是被镇压了,就是被强行纳入了管理,就连官府里的官吏,因为发动不起民众,都只能浑浑噩噩地混日子。

    现在雷谷做这个挑头的,郑王府还奈何不了他们,此前积蓄下的不满,就开始萌发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郑王起兵实在是太勉强了,资格上差得太多。

    虽然他是享受亲王待遇,但本质上还是一个郡王,这天生的短板,怎么补都补不来。

    比如说招纳贤才,荆王纳贤的话,招揽真人不是很难都已经是亲王了,万一身登大宝,大家会跟着水涨船高。

    郑王想招纳贤才,延请真人就不太容易你大不了从郡王升为亲王,我与其投靠你,不如直接投靠一个亲王,如此一来,省去了多少奋斗?

    这实在太容易理解了,真正的人才,都是奔着北上广去的,差一点也是去二线城市,谁会去三四线城市?

    至于说郑王可能身登大宝拜托,在那些亲王没死绝之前,你还是不要做梦了。

    仅仅是吸引人才一方面,就有这么大的区别,其他诸如声望方面,也有巨大的差别。

    荆王打进淮庆府,大家都知道他反了,但是亲王作乱,似乎是可以理解的……有想法嘛。

    要是郑王打进淮庆,大家绝对会跳脚,觉得自己受到侮辱一个小小的郡王也敢这么嚣张,想啥呢?

    做坏事,也是要讲本钱的。

    这些就扯得远了,总之,在不知不觉间,郑王府在箫阳的影响,迅速地减少了很多。

    郑王府的人觉得,这不是个事儿啊,于是大家坐在一起商议一下:咱们是不是得反击?

    结果还没商量出个长短,就有人来报,“大事不好了,雷谷的人,围了城卫营。”

    郑王的军队,当然也有分类,其中城卫营负责城镇的安保工作,此前这工作是军役房城卫营来负责的,不过郑王军队控制了箫阳之后,直接将那少得可怜的城卫营解散了。

    没错,朝廷的城卫营,人数真的不多,也就两百来人,其中一百人在县城,其他一百来人,分散在下面的各个乡镇。

    郑王在箫阳搞的城卫营,足有两千多人,是朝廷城卫营数量的十倍。

    目前在县城的城卫,人数就超过了一千人,而且在城中有一个不小的营地。

    大营的军官听到这消息,顿时勃然大怒,“围住城卫营?雷谷真是好大的胆子……他们想做什么?”

    汇报的人犹豫一下,战战兢兢地回答,“他们要搜查揶教的信徒。”

    揶教的信徒?众多军官可不是下面的小兵,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有人忍不住冷哼一声,“是揶教妖人,不是邪教妖人?”

    汇报的人很肯定地点点头,“是揶教妖人,我们没有听错。”

    “这就麻烦了啊,”有人忍不住哀叹一声。

    郑王府的中高层都知道,堪舆队的正副队长,就是揶教妖人,被雷谷诛杀了,这些知情人还负责压制这样的消息,不让外界乱传。

    现在雷谷公然放出风去,点明要在城卫营内搜查揶教妖人,摆明了就是要拿堪舆队那两名死去的真人说事了我们都不针对邪教妖人,单单说揶教妖人。

    这种情况下,郑王的军队若是敢反抗,雷谷亮出证据之后,不光是玄女宫不答应,其他三大宫也不会答应这是道宫的大敌。

    可是不反抗就这么认了,郑王府的人也不甘心,那两名揶教妖人,纯粹是意外好不好?

    所以这些军官能做的,就是向上汇报,甚至有人壮着胆子建议,“要不劝王爷认真考虑一下,避而不谈揶教的事,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跟雷谷沟通一下的好。”

    马上就有人出声附和,“是啊,真得坐下谈一谈,不直面这个问题,会让咱们很被动。”

    这建议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军营中的统领叹一口气,“咱们就算想建议,也得能把话递上去才行……而且,谁能保证说服得了王爷?”

    郑王难道不知道该跟雷谷沟通?只不过他对道宫介入此事,抱有相当的警觉性,只想尽量低调地处理,一点都不想让别人觉得,他这里是藏污纳垢的渊薮。

    一旦道宫介入,事情根本由不得他做主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而雷谷谷主赵欣欣,是英王的女儿,这父女二人都是坚决支持天家的,九公主在玄女宫再施加一点影响的话,郑王几乎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败亡了。

    他们在如何算计不提,雷谷众人包围了城卫军驻地之后,直接强闯营地。

    按说擅闯军营,是可以格杀勿论的,但是事实上,这几天一直在格杀勿论的,是雷谷中人,而不是郑王的军队。

    城卫军驻地里,有超出一千名的军士,往日里,这里不会有这么多人,但是这几日雷谷配合箫阳人,四下搜查邪教妖人,城卫军稍有阻碍,就会遭到拳打脚踢。

    令他们感到耻辱的是,大部分时候,动手的还不是雷谷的人,而是箫阳土著。

    以前他们对箫阳人做的事,现在又被还了回来,正是“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甚至有那以往作恶较多的城卫军,被黎庶找个借口,竟然活活被打死了。

    所以大家都躲进了驻地,不当值的时候,坚决不出去。

    事实上,他们现在的值守任务都很少了,也就是一个百人的巡逻队,在城中四下巡视,每过两个时辰,巡逻队回军营,再换另一百人出来巡逻。

    雷谷的人堵门,正好赶在一支巡逻队回去,另一支没有出来的时候。

    不过,雷谷虽然只有百人,千人的城卫军,却是不敢对他们出手。

    撇开雷谷的实力和威名不提,只看驻地外黑压压的人头,城卫军就不敢随便出手围观的箫阳人足有七八千。

    雷谷的人闯进军营之后,要所有军士都迅速走出营房,并且还要打开房门,接受检查。

    这个要求,实在是太侮辱人了,军队里都是些什么人?血气方刚的修者,敢于跟人搏命的老少爷们儿。

    当然,冲动也是分场合的,这种时候,大多数人是敢怒不敢言。

    但是这世界从不缺少意外,雷谷一名制修走在队伍前方,正在粗暴地踹门,通知军士们出来,忽然间射来了一支冷箭,正中他的胸口。

    李永生侧头看向祭强,低声发话,“没必要弄得这么逼真吧?”

    他们在包围城卫军驻地之前,就设计好了下一步的行动,必须要让对方出点乱子,给搜查者造成威胁,这戏才好继续演下去。

    暗自收买城卫军的人,其实一点都不难,桐河人和永乐人,都可以成为公关目标,更别说城卫军里,还有少量的箫阳人。

    以郑王的练兵水准,不会忽略了该有的禁忌本地的兵,不合适驻扎在本地。

    不过城卫军却是例外,他们负责维护本地城镇的治安,还必须有出身本地的军士做配合,所以这其中有少量的箫阳兵,是很正常的。

    李永生事先就考虑到了这一步,特意吩咐祭强布置内应,不过现在看来,这内应为了追求逼真,还真是不择手段,“血都出来了。”

    祭真人的表情,却是有点奇怪,他紧皱眉头不说话。

    看到雷谷几名司修一拥而上,他最终轻咳一声,“这个……好像不是咱们安排的。”8)